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前男友是甲方總裁
前男友是甲方總裁 連載中

前男友是甲方總裁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一隻美少女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江河 洛一一 現代言情

作精美少女洛一一二十五年的生命里,有三件後悔的事情
第一,從小在前男友的家裡長大,還沒來得及欣賞萬千帥哥,就被前男友吃干抹凈
之後但凡她敢看別的男人一眼,就見不到第二天的曙光
第二,盲目追隨前男友,好好地一個美少女,幹什麼不好,跟着他學土木工程,一個只能去工地吃灰的專業
前男友能回家繼承公司,做霸總,她只能委曲求全啃前男友
第三,跟着師兄做前男友公司的項目,由作精祖宗小寶貝變成卑微乙方小舔狗,甲方爸爸說改就改,忍氣吞聲,恨不得的刷爆前男友的卡
但,洛一一唯一不後悔的事,就是從小陪伴前男友,被前男友嬌養着長大
展開

《前男友是甲方總裁》章節試讀:

第3章 前男友夜闖民宅


洗完澡,空調溫度正好,涼爽且舒適,洛一一心情美美的窩在沙發上,背景聲是電視里是投屏的遊戲直播。

捧着手機,沉浸在王者峽谷,操縱着背着小書包的小魯班和顧可心在下路逛街。

洛一一是一年前開始和顧可心玩這個遊戲的,她是典型的又菜又愛玩的玩家,曾經菜到被隊友罵,哭着跟江河抱怨。後來江河讓小陳給她找了幾個專職陪玩,補充她游戲裏的樂趣。

眼下洛一一和顧可心在下路,一個0杠5,一個0杠4,三個陪玩殺得沒有她倆送的多。

「顧顧,我才是你的好朋友,你怎麼可以出賣我。」洛一一對着顧可心的蔡文姬扔了個炮。

「一一,你要明白,江大總裁才是我的老闆,給我發工資的,你充其量是老闆娘,還沒領證。」顧可心沒有絲毫內疚,甚至沒有幫洛一一擋敵方的技能。

「你。。。叛徒。」洛一一支吾半天也還是只想出了這麼一個形容詞。

江河打開門,入目的就是這個場景。洛洛穿着他買的弔帶短裙,盤腿坐在沙發上,氣嘟嘟的盯着手機,手在屏幕左右兩邊滑動,軟軟糯糯的嗓音傳到耳中。

站在玄關處,瞧了她一會,警覺性真低,還沒發現他的到來。

輕手輕腳脫下鞋子,怕驚動了沙發上的人兒,江河徐徐走到洛一一的沙發後面,柔軟的發微微發黃,恣意散落在肩上,隱約可見白皙的脖頸。

伸手把她撈起來,抱在懷裡,江河感覺抱住了全世界,「洛洛,眼睛會壞的。」

被突然的擁抱嚇了一跳,洛一一的手機掉落在沙發上,顧可心和三個陪玩聽到江河的聲音,加速遊戲的進度,不似剛才的慢慢悠悠,並且很自覺的關掉喇叭和麥克風,怕聽到什麼會被滅口的東西。

「誰讓你過來的。」

熟悉的氣味,洛一一停止掙扎的動作,雙手環胸,撇撇嘴。

「你說,我可以來找你的。」江河的聲音有些委屈,洛洛用的是他最喜歡的牛奶沐浴露,奶味真好聞。

確實是她說的,洛一一沒有反駁,但總有些不甘心,開始找茬。

「可是,你現在是前男友,你現在的行為屬於夜闖民宅,小心我報警。」

「那洛洛報警吧,讓**把我抓起來。」江河現在順毛擼,好容易能抱抱香香的洛洛,他現在不想放手。

「放我下來,我遊戲還沒結束呢。」洛一一彎下身體,想去撿掉在沙發上的手機,只看見屏幕上大大的「勝利」標誌。

「呵。」江河沒忍住笑出聲,回頭要給這幾個陪玩加錢。

洛一一回頭狠狠的剜他一眼,江河立馬收住笑。

江河從外面進來沒多久,衣服還沾染着外面燥熱的空氣,洛一一有點難受。

可算找到借口了。

洛一一在他懷裡掙扎了一下,用手扇扇風,「放我下來,你熱死了。」

江河也意識到這個問題,輕輕把她放下來,轉身去浴室洗澡。

趴坐在工位上,洛一一揉揉腰,皺着眉,小臉寫滿了不爽,狗男人!

江大總裁一大早起床做好早餐,然後伺候着洛一一起床,洗漱,喂飯,親自把人送到洛一一公司樓下,要不是洛一一強烈反對,江大總裁想把人抱上樓伺候她在工位上坐下。

對於前男友昨夜的夜闖民宅的行為,洛一一今早厲聲譴責,江河連連點頭認錯,並表示以後還會再犯。

陸明修是接近飯點才出現在辦公室的,見洛一一萎靡不振,「怎麼了,一一。」

「不小心閃到腰了,問題不大。」洛一一戳戳抱枕哈士奇的臉。

陸明修的眼珠轉了一下,瞥了一眼總監辦公室的位置,一個好主意在腦中形成。

「聽說今天譚總帶人去洛河集團談項目去了,不知道會不會有什麼結果。」

「是嗎?」洛一一有了精神,瞬間坐直身子,盯着總監辦公室的門,咧嘴微笑,「應該沒有什麼問題。」

「是的,譚總昨天還交代我要做好準備,接下來會很忙。」

陸明修打開電腦,啟動軟件,趁着軟件開啟的功夫,拿着水杯去茶水間給自己泡杯茶。回來的時候,軟件開好了,洛一一也消失在工位上。

譚總啊,怒氣要散了,接下來的工作才能順利進行啊。

想了想,陸明修覺得挺對不起譚鴻軒,拿出手機,「譚總,一一好像去你的辦公室了。」

譚鴻軒坐在江河辦公室的會客沙發上,收到陸明修的消息,心中一顫,完了,小紅。

幾乎同一時間,江河收到「洛洛祖宗」發過來的照片,一個小花盆,一抔土和一株可憐的多肉。

「告訴譚鴻軒,小紅已經壽終正寢了。」

「看在小紅的面子上,我允許你一個星期來找我一次。」

「那我可以給你發消息,打視頻電話嘛。」江河想了想,敲擊鍵盤,「見不到洛洛,哥哥吃飯都不香。」

「前男友,不許得寸進尺,不許賣慘。」

又過了一會,「洛洛祖宗」又發來一條消息,「你可以發,我不一定回,電話也可以打,我不一定接,好好吃飯,要是犯胃病,我就一個月不理你。」

「好。」

江河心滿意足的關掉手機,哄妻大業有了進展,昨晚順利留下過夜,現在身心舒暢。

瞧着座椅上滿臉春風得意的霸總,譚鴻軒更加心疼小紅。「複合了?小祖宗願意跟你回家了?」

「小祖宗」三個字聽着很刺耳,江河眼神如刀,扎向譚鴻軒,聲音清冷,帶着怒意。

「是我的小祖宗。」

「好好好,你的你的。那你的小祖宗跟你複合了?」譚鴻軒縮縮頭,這霸道的佔有慾,洛一一是怎麼受了這麼多年的。

「沒。」江河眸光微暗,他能感覺到洛洛有心事,可洛洛不說,他也沒辦法。

「那項目還給我們做吧。」譚鴻軒旁敲側擊。

「做,不許讓洛洛累着,再給路明修找個幫手,要女的。」江河着重強調了性別。

「知道了,不讓洛洛累着,累死路明修。」

「是我的洛洛,你不能叫。」江河雙眸微眯,眼神冰冷。

「那合同。。。」譚鴻軒收起手機,小紅,回去我一定給你一個隆重的葬禮,以安慰你的在天之靈。

「去找小陳。」

冰冷的聲音如同機械人發出來的,江河低頭處理文件,譚鴻軒識趣的走出辦公室找小陳。

這個人,除了和洛一一有關的事情會給點反應,其他時候就像一台精密的機器,不知疲倦冰冰冷冷。

洛一一的功課是江河一點一點教的,有時候輔導完,天色已經晚了,洛一一就在江河家裡睡下,江河給她準備了一個漂亮的公主房。

江河不像洛爺爺對洛一一很嚴格,有時候洛一一撒嬌耍賴,江河會耐着性子,一遍遍教她,甚至幫她做作業。

為此,洛一一特別喜歡鄰居家的這個大哥哥。

洛爸爸工作忙,常年不回家。洛一一的爺爺奶奶年紀也大了,小孩子精力滿滿,有江河幫忙照看洛一一,洛爸爸也很放心。

江河的爺爺奶奶看出江河的心思,洛一一被洛爸爸養得乖巧懂事,很討人喜歡,也就由着江河去,媳婦兒從小養大不容易被別人拐跑。

有一陣江河忙着參加比賽和上課外輔導班,時間安排不過來去接洛一一放學,晚上上完輔導課到家的時候,洛一一已經抱着玩具睡著了。

等江河忙完比賽,跟之前一樣去接洛一一放學的時候,就見洛一一身邊圍着一群小男生,嘰嘰喳喳的叫着「一一」。

也是從那天起,江河改口叫她「洛洛」,稱呼和別人不一樣,他就和別人不一樣。

七歲的洛一一感覺到哥哥的怒氣,小手拍拍哥哥的胸口,企圖給他順氣。「好,哥哥,給,這是別人給我的糖果,我特意給你留的。」

江河接過她的糖果,滿意的把她背上的書包拿到手上,另一隻手牽着她回家。

「哥哥以後還會來接我放學嗎?」

「嗯。」

「奶奶說哥哥最近課業重,沒時間接我放學。」

「我安排好了,以後每天都來接你。」

「哥哥最好了,最喜歡哥哥。」

洛一一跳起來抱住江河,像只小考拉掛在他的身上,「哥哥,我不想走路,可是奶奶抱不動我了。」

「以後哥哥抱你回家。」

少年還不稚嫩的身軀,吃力的抱着懷裡的小考拉前行,下定決心,以後一定好好鍛煉。

譚鴻軒帶着簽好的合同回公司,看到辦公桌上小紅的遺體,心疼的把它們裝進垃圾袋,扔進去。所謂隆重的葬禮,也就是扔進去後,不捨得看一眼,然後把陸明修和洛一一叫進辦公室。

洛一一耀武揚威一般,大咧咧坐到會客沙發上,等着譚鴻軒開口。

陸明修帶上辦公室的門,看了一眼譚鴻軒,得到對方的示意,在另一邊的會客沙發上坐下。

譚鴻軒看着洛一一囂張的表情,餘光瞥見垃圾桶里的小紅遺體,捏緊手裡的文件夾,她是甲方爸爸的小祖宗,不能生氣,不能生氣。

咧嘴一笑,譚鴻軒把文件夾扔到會客沙發前的茶几上,「合同簽好了,江大總裁的意思是儘快,要是延誤了工期,該罰就罰,以後的合作另說。」

洛一一對合同不感興趣,陸明修拿過合同看了一眼,這個工作量有點大,時間是兩個月,他帶着洛一一,去掉審圖的時間,有點難。

見陸明修看完合同,譚鴻軒用筆戳戳桌子,「所以,我給你們找了個幫手,明天上午到。」

就沒指望那隻金絲雀能看一眼合同。

「好。」陸明修點點頭,起身把合同送回譚鴻軒面前。

「就這點事?」洛一一像只驕傲的孔雀,昂着下巴,滿眼不屑的問道。她還以為譚鴻軒會找她鬧一鬧呢。

「就這點事。」譚鴻軒捏緊拳頭,她男人是甲方爸爸,她男人是甲方爸爸,她男人是甲方爸爸。

「走了。」

瀟洒起身,洛一一對着譚鴻軒做個鬼臉,「你保護小紅不利的事情,我已經告訴桑青姐姐了。」開門出去,消失在譚鴻軒的視線之中。

「譚總,還有什麼要交代的嗎?」陸明修問道。

「江河的意思是,他的小祖宗不能累着,同時也不能啥也不做,具體怎麼做,你知道吧。」譚鴻軒臉色變了變,表情嚴肅,摸着下巴,若有所思。

「知道了。」

陸明修點點頭,走出辦公室,帶上門。

人與人之間是不一樣的,洛一一是被江河泡在蜜糖罐子里養大的,率性而為,肆意洒脫,有江河這麼護着,是她的幸福。

遇到她也是他的幸運,沒有洛一一,他也不會在畢業就接觸大項目,成長的這麼快。

跟他一同畢業的同學還捉襟見肘時,他已經不愁吃穿,攢錢買房給女友一個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