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福運嬌娘喜存糧
福運嬌娘喜存糧 連載中

福運嬌娘喜存糧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細葉疏節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凌舒 古代言情 霍澄淵

誰說穿越農家就是家徒四壁? 末世木系異能者凌舒就很幸運,穿到大山裡黑臉大夫家,住青磚大瓦房,每月還有十兩銀子的零花錢
然而末世餓死的凌舒,雖居安卻思危,拚命的賺錢存糧養娃娃
黑臉相公一朝毒解,把她按在龍塌上,滿眼寵溺,「舒兒乖,你那九個空間存的糧食,夠我和你爹的兩個國家的百姓吃上千年了,我們來做點有意義的事兒,可好?」 凌舒反客為主,「別騙我生娃娃,我只想存糧
展開

《福運嬌娘喜存糧》章節試讀:

精彩節選

第 1章 她穿越啦


「哼,這是和離書,拿了快點滾。」

一張紙飄到凌舒躺的床上,讓剛醒過來的她傻眼了,剛剛出去的黑人是誰?

「啥玩意?」凌舒撿起紙,看着上面龍飛鳳舞的字,不由的感嘆,「好字!」

她話未落音,頭卻傳來劇痛,接着一股子陌生記憶襲來。

凌舒瞪大雙眼,心中狂喜——她穿越啦!

她快速整理出原主記憶,原主也叫凌舒,今年二十歲,是南楚國姜家村凌正山的大女兒。

剛剛那黑臉漢子,是原主相公霍澄淵,他是個大夫,兩人還有個三歲多的兒子霍雲煦。

昨晚,原主喝毒藥威脅霍澄淵給她寫和離書,結果過量真的掛了。

等霍澄淵把她救活,內芯已經換成末世來的凌舒。

凌舒看着手裡的和離書,想到那個不用她孕生奶的兒子,這婚還是不離了吧,一家人齊齊整整的多好。

她順着原主的記憶往屋後的竹園葯廬跑,剛踏上竹園入口的石板路,絲絲縷縷的竹靈之氣湧進她的身體,凌舒一下子就喜歡上這裡了。

她身姿纖細,配上一身緋色長裙,走在竹園的石板小路上一蹦一跳的,宛若山谷精靈。

坐在葯廬通廳中竹椅里的霍澄淵,看到斑駁的陽光,落在她瑩白如玉的臉上,眸里泛起陰翳。

他抱緊懷裡的兒子,下巴在孩子頭頂摩挲一下,收回目光看着手裡的書。

「煦兒,和離書已經給她了。」

「爹爹,我不傷心。」三歲多的小傢伙和他爹如出一轍的臉,上面沒有一絲波瀾。

「爹爹會永遠陪着你的。」

凌舒走到葯廬門口,看向竹屋裡坐着的霍澄淵,眉眼帶笑,手一揚,和離書的碎片飄飄洒洒落了一地。

「霍澄淵,我要跟着你,不和離了。」

記憶里霍澄淵雖然對原主不聞不問,領著兒子住在這竹園中的葯廬里,但每月會給她十兩銀子做生活費。

可惜原主嫌棄他太黑太冷漠,被人一忽悠,就想和離重新找一個。

偏偏這種沒有喪屍,又不受人管,還給錢花的日子是凌舒最想要的,所以這婚她絕對不會離的。

霍澄淵黑目里裝滿了疑惑和戾氣,昨天她不是哭着求着說她愛的是姜懷景,讓自己放她離開嗎?

怎麼今天又變了一副嘴臉?

「你走吧!和離書,我會再寫一份給你。」

霍澄淵說完,眼睛又回到書上,他懷裡的霍雲煦連頭都沒有抬一下,好像眼前人和他毫無關係。

凌舒看着宛若被墨水染了的霍雲煦,嘴角抽抽的疼,卻不敢笑出聲,娃啊,你就不能照着你娘長嗎?

若不是那雙會動的大眼睛,她鐵定以為霍澄淵抱着一坨子黑煤球。

不過,她還是緩緩蹲在霍澄淵跟前,斂着笑意,「兒子,跟娘回家,我給你做好吃的。」

「想笑就笑吧!」霍雲煦很傲嬌的別過頭,別以為他看不出來,她落到他身上的目光里有着嫌棄。

「我怎麼會笑話自己兒子呢!」

凌舒又打量着霍澄淵,遠山眉,丹鳳眸,高挺的鼻樑下,完美的唇形厚薄適中,妥妥的黃金臉比例呀!

就是他這臉也太黑了,比赤道附近的居民還黑。

霍澄淵看着搭在他腿上的那隻蔥白纖細的手,身體微微僵硬,心裏也醞釀起怒火。

「我沒銀錢了,你要不甘心就這麼走,把你住的院子賣了,所得的錢財都歸你。」

霍雲煦也憤怒的看過來,小模樣奶凶奶凶的,「葯廬是我家,哼!」

每次她沒錢了,就哄他和她一起住,然後逼着爹爹給她錢,這一次自己絕不會上她的當。

凌舒看着父子倆同樣的大黑臉,同樣討厭她的表情,忍不住笑了。

她看到霍澄淵身邊有個竹椅就坐了下來。

「相公,兒子,我不是來要錢的,我以前有些混賬,但這次喝葯後,我想明白了,那姜懷景再好,他也沒給我吃,沒給我穿,更沒給我銀子花啊。

反倒是相公一個人辛苦賺錢養着我,我以前太不識好歹了,我要和那些人一刀兩段,今後我們一家三口美美的過日子,好不好?」

凌舒一番罪己懺悔,還落了幾滴子惱恨自己曾經不知好歹的淚水,讓三歲的霍雲煦有些暈乎,她娘真的不是在騙他和爹爹嗎?

他其實挺羨慕村子裏那些有娘疼的孩子,可他娘除了找他爹要錢的時候,其他時間從未抱過他一下,更可惡的是她還和別人一樣嫌棄他長的黑。

霍澄淵微眯着眼睛,盯着凌舒,想看清她到底耍什麼把戲?

不過她走與不走又有什麼關係呢,無非是扔在那院子里,每月給些銀錢,隨她怎麼逍遙自在。

凌舒見兩人只是看着她不說話,想來是不反對她留下了。

她站起身來,看向霍雲煦,溫柔道:「兒子,你就乖乖和爹爹一起看書,娘親去前面做飯,一會兒給你們送過來哦!」

「不必,我們餓了,自己會做,不要再來葯廬了。」

霍澄淵冷聲拒絕,這個女人到自己身邊四年多,兩人以前從未在一個鍋里吃過飯,以後也不會同桌而食。

當初,若不是師父給自己和她下藥,他是絕對不會碰她一下的。

以後她是想跟着姜懷景,還是其他的男人,都和自己無關。

凌舒暗暗嘆氣,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原主和眼前兩人的結,她要慢慢解才行。

「好吧!我先走了,兒子,要想我了,就去前面找我哦!」

凌舒一邊走一邊掃視意識海中的空間,暗暗慶幸它也跟着來了。

前世她是一個三階木系異能者,只學會了催生植物。

雖然這個身體也能修鍊異能,可她的三階異能卻置零了,好在她的空間沒有變化。

一畝大的黑土地,邊沿是一米寬的紅玉石頭鋪的小路,路的外側霧蒙蒙的一片。

她曾試圖走進霧中,卻被反彈回來了。

黑土地上躺着她師父留給她的半玻璃罐能量丸、醫療箱,還有一箱子衣服和一張大床墊,這是她所有的家產了!

「舒妹子,怎麼樣?和離書拿到了嗎?我家小叔子還等着你回話呢?」

凌舒剛到家門口,就遇到了鄰居周蓉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