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都市›漁村逍遙桃花客
漁村逍遙桃花客 連載中

漁村逍遙桃花客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白鶴水 分類:都市

標籤: 都市 陳江 黃秀芬

傻子陳江出生漁村,好不容易考上醫科大學衝出貧窮漁村,但被人陷害打回原點
他歷經磨難,獲得《太乙真訣》秘傳,從此人生走上巔峰
懲村霸,帶領村民致富;潛水抓魚,買大船,開船塢,南海填島,最後和有情人定居海島
展開

《漁村逍遙桃花客》章節試讀:

第3章 爆護八爪魚和墨魚


「阿江,要不是你及時出現,我就被趙天彪這個混蛋糟蹋了」黃秀芬幽幽的哭了起來。

「以後沒人敢欺負你,有我在,不用怕」陳江用溫和的語氣寬慰黃秀芬。

「好奇怪!你不傻了?黃秀芬一臉迷惑地望着陳江,「先前你還傻乎乎的,什麼都不會,怎麼現在這麼厲害?」

陳江凝望窗外,感慨良多:「我摔了一跤,然後就清醒了,好像做夢一般,往事不堪回首!」

最近幾天的經歷如夢如幻,陳江也不知怎麼表達。

「什麼?你,你真的不傻了?」黃秀芬欣喜若狂,「不錯,你果然不傻了,你的眼神突然變清澈了,說話的語氣也不一樣。」

黃秀芬很激動,忽然一把拉住陳江的手。

陳江頓時愣住了,不好意思甩開手,不經意看見兩團雪白的渾圓晃動,急忙又轉頭看窗外。

黃秀芬太興奮了,上衣給趙天彪扯掉了一角,她都沒發現。

陳江暗暗吞了一下口水,再怎麼說他也是個血氣方剛的小夥子,哪見過這種場面。

「我爸媽等我吃飯,我要回去了。」陳江尷尬的想離開。

「山海村那麼多男人都饞我的身子,難道你陳江就是個例外?」黃秀芬發現自己的失態,望着陳江遠去的背影,心中暗嘆。

……

陳江和父母坐在飯桌上共進晚餐 ,這是三年來他們最開心的一次晚餐。

吃完,他連忙回到自己的卧室,盤腿坐床上,修鍊起《太乙真訣》。

太乙真訣能修鍊出太乙真氣。而真氣是人體的元氣,生命活動的原動力,由先天之氣和後天之氣結合而成。道教謂為「性命雙修」所得之氣。

《素問·上古天真論》:「恬惔虛無,真氣從之;精神內守,病安從來?」

但人生於世上,常困於七情六欲,是以真氣泄露。真氣泄則氣脈不通,經絡阻塞,邪氣就乘虛而入。邪若勝正,人就會有五臟六腑的疾病,日久天長,內臟病變。

而太乙真訣能修鍊人的浩然真氣,真氣足則百病消,邪氣就沒有乘虛而入的機會。

修鍊了三個小時。

嗡!

陳江的《太乙真訣》入門了!

運轉真氣,他感覺自己體內似乎有一股氣流,蟄伏在丹田氣海之中。

他把這股真氣調集到雙腿之中,腿部的力氣就立即大增,調到雙臂,雙臂的力氣大增。

起身站立,他發現全身充滿力量,輕輕一捏玻璃杯竟然脆了;輕輕一跳就是三四米遠,「哇塞,這也太牛逼了吧」陳江高興的叫了出來。

正所謂「含德之厚,比如赤子」,修鍊太乙真訣,真氣恢復嬰兒時期那樣旺盛,那樣朝氣蓬勃,那樣純樸渾厚,伴之人體就力如猛虎,動如脫兔。

四海八荒,我一男兒,來到凡間,只為渡劫。

陳江回想往事,本來自己可以在醫科大學平平安安的讀書畢業,然後進入醫院當個令人羨慕的醫生或者進入體制,有着遠大的前途。

想不到千辛萬苦衝出貧窮的漁村,又給人打回到了原點。

「崔曉峰,有朝一日,我一定要讓你為自己所做的事情,付出代價! 」陳江暗暗發誓。

能用錢解決的問題都不是問題,但如何有錢才是最大的問題。第二天起床,陳江覺得當務之急就是想辦法去賺更多的錢,先讓父母過上好生活再說。

山海村是個貧困村,地處大山之下,西北是巍巍大青山,南邊濱臨大海。

勤奮點的村民可以趕海打魚,填補家用,懶惰的就靠着幾畝沙土地,一年到頭也出不了多少莊稼,所以這裡是全縣聞名的窮村。

陳江拿着網籠步行幾百米來到海邊,望着無邊無際的藍色大海,他心情好了很多。

他想去海里進點貨,大海裏面有無窮無盡的資源,養育了一代又一代家鄉的人們。

望到遠處礁石底海水直冒泡,做為一個海邊出生,海里長大的青年,經驗告訴他礁石底肯定有貨。

陳江把衣服脫的只剩內褲,高大的身軀,結實的雙腿,堅實的膀臂,隆起的胸肌,展露的一覽無餘。

「嗖」的一聲,他如一條飛魚鑽入海里,潛水三四米,只見各種各樣魚類游來游去。深入八米多,到了礁石底,發現一條巨大的八爪魚藏在礁石洞中。

他一把抓住了洞里的八爪魚,手臂卻被對方猛地纏住,越收越緊感覺骨頭幾乎要被壓碎,這是非常危險的,費了好大的力氣,終於把它從礁石上扒了下來。剛扒下它就又緊緊纏住陳江的手臂,怎麼扒也扒不下來,在海里搏鬥了片刻,終於把它從手臂上擰了下來。陳江把它放進網籠裏面,防止它逃跑。

運氣還在持續,在這塊石頭下,又發現了一條大八爪,而它十分警覺,發現有人靠近,放出一團墨汁就彈射了出去,一下子就竄出去好遠,迅速的鑽入了另一個石縫中。陳江緊追不捨,就要伸手抓它時,它又一次彈射出去。陳江迅速跟進,在一叢珊瑚碓上把它逮了個正着,死死把它按在地上,用盡全力把它扯了上來。被扯了上來之後,陳江的手臂卻被他死死纏住了,只好把它一把抱住,好不容易浮出海面。

成功收貨了兩隻大八爪後,他潛入另一片珊礁里,發現一條墨魚偽裝成一團水草,但是被陳江發現了。

他直接從石縫裡拖出墨魚,它還在不停的吐着墨汁,把海水染黑了一大片,但始終沒能掙脫,拿到海面一看,這條墨魚得有十斤以上。還有一隻墨魚跑了,邊跑邊吐出墨汁,然後這並沒有用,被陳江輕鬆收了回來。

不能再抓了,今天帶的網籠有點小,兩條大八爪,兩條大墨魚,竟裝滿了整個網籠。

山海村東邊十里許,有一港口,港口碼頭人來人往,很多飯店收購海鮮。陳江想儘快拿去碼頭出售,現在正當下午,還沒到晚餐時間,應該很多飯店搶着要海鮮。

回到家,開着小電驢,他開心的向港口奔去。十里地,十分鐘就到了。

網籠里的幾條魚太稀罕了,六月封海期,大魚難得。

「多少錢賣?」飯店老闆紛紛跑出來詢問陳江。

陳江喜笑顏開:「你們誰出的價高,就賣給誰,以後長期供貨。」

陳江稱了一下,兩條八爪魚,每條10斤,兩條墨魚也是每條10斤,總共就是40斤。

「1800!」

「1900!」

「2000!」

「2400!」

……

陳江順着聲音望去,一襲明黃淡雅長裙,素顏清雅,笑靨如花的長髮女子凝視着自己。

「好,成交!」陳江把魚遞給長發女子,「你識貨,天然野生的,八爪40元一斤,墨魚80元一斤,公道價格」

「我叫楊海蓮,這是我名片,以後你有海鮮儘管送來我這裡,多多益善」女子笑盈盈的說,露出兩個深深的酒窩。

陳江接了錢,喜不自勝,這是他賺的第一筆「巨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