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醒來後,多了個便宜系統兒子
醒來後,多了個便宜系統兒子 連載中

醒來後,多了個便宜系統兒子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深淵白雪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吳來 吳臣 都市小說

【紅警 穿越 系統 神豪 美女 撩】大學三年,吳臣每天都做同一個夢,醒來時臉上都會出現淚痕,直到某一天,再次醒來的吳臣,點擊了手機上出現的怪異短訊鏈接,突然間,一切都發生了改變
展開

《醒來後,多了個便宜系統兒子》章節試讀:

第2章 肝腦塗地


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電話鈴聲,此刻聽上去是那麼刺耳。

就好像是索命梵音,不斷的刺激着幾人的耳膜。

好在,電話鈴響到第三聲的時候,莫非果斷拿起了聽筒。

「您好,義莊鬼苑小區物業,請問有什麼可以幫到您的?」

電話那頭,沉默了一會。

隨即發出了一個蒼老且嘶啞的聲音。

「我家的電梯壞了,我家的電梯壞了……」

「您是幾號樓的,我馬上安排維修。」

「10號樓二單元503。」

「好的,我儘快安排維修,還請您耐心等待。」

「咔嚓!」

電話掛斷。

其餘三名玩家都看傻了。

對話專業,態度禮貌,邏輯清晰,有條不紊!

就和專業客服沒有任何區別。

莫非的抗壓能力異於常人,那都是被自己的右手給逼的。

因為他隨時會成為小偷,變態,流氓。

被人誤解,被人嫌棄,被人暴打。

「居然及時接了電話,你還挺機靈的!」

一道尖銳的聲音從身後響起,嚇了四人一跳。

扭頭一看,頓時所有人都尿意盎然!

剛剛說話的傢伙,臉上光禿禿的,好像颳了大白,只長着一張圓形的嘴。

嘴裏一圈鋒利的尖牙,夾帶着血肉和彎曲的毛髮。

這讓人不禁聯想,它剛剛咬過什麼東西。

「我是這裡的主管,接下來的十天里,所有人聽我安排!」

「你們負責接聽業主的電話,並且完成它們的需求。」

「如果接到三次投訴,我會親自來處理你們!」

莫非聞言,也是有些後怕。

如果剛才沒有接電話,可能現在自己已經沒了!

不過萬幸,無面主管說完規矩就離開了。

莫非一言不發,也跟了出去,準備先完成眼前的任務。

「先做個自我介紹吧。」莫非剛出去,一名女玩家開口說道:「我叫謝霜,是一名律師。」

謝霜身材高挑,身着包臀裙,黑絲配高跟,潔白的襯衫,還長着一張禍國殃民的臉。

只不過表情有些高冷,一看就是不好親近的樣子。

之前被莫非抓過的深淵女,也跟着介紹道:「我叫范小小,主播。」

「成強,健身教練。」另一名男玩家一身肌肉,目測一米九。

「如果兩位美女需要幫助,儘管開口,哥這身肌肉可不是白給的!」

成強盯着兩位尤物,心裏樂開了花。

沒想到同組的兩個女玩家全是極品,要是可以深入交流一下,死也值了!

「幫助就不用了,但是可以合作。」謝霜並不買賬,表情依然冰冷:

「我需要你的力量,你也會需要我的智慧!」

「那是自然。」成強陪着笑臉:「驚悚游戲裏,活着才是最重要的!」

哼!

自以為是的蠢女人,等你走投無路的時候,老子再來料理你!

范小小這時候走到了成強面前,用食指在那身肌肉上划了一下:

「那你會保護人家嘛?」

成強抖了個激靈,瞬間感覺腦袋瓜子充血:「你看哥這身肌肉,那些鬼東西來了,一拳一個!」

「哇!」范小小伸手捏了捏成強的肱二頭肌:「真的又粗又硬,那咱們三個就算是結盟嘍。」

「嘿嘿……」成強傻笑了兩聲:「那剛出去的那小子呢?。」

「他?」謝霜柳眉微皺:「從他之前的行為來看,已經是自我放棄了。」

「我看過很多案例,有些人知道自己沒能力活下去,進了遊戲以後就開始自暴自棄!」

「最常見的表現,就是襲擊沒有反抗能力的女性。」

「遇到這種人,必要的時候先下手為強!」

「就是!」范小小也表示認同:「把我內衣都抓壞了,臭流氓!」

成強擦了擦嘴角溢出來的口水:「那個雜碎敢再騷擾兩位美女,我直接就廢了他!」

走廊里陰暗潮濕,踩上去黏糊糊的,有點沾鞋。

莫非剛一出來,就接到了遊戲提示。

【新手玩家提示:如果你不會修電梯,可以找物業工程部幫忙。】

還有新手提示?

這驚悚遊戲對新人還真是友好……

按照提示,莫非找到了工程部所在。

躡手躡腳的走到門口,並沒有着急進去,而是順着門縫往裡瞄了一眼。

這一看,感覺腿肚子有點轉筋。

工程部里,一個臉上血肉模糊的傢伙,正拿着三張撲克牌怪笑。

「咯咯咯……開牌啊,不開就當你輸了!」

這傢伙的臉上沒有一塊好肉,就好像是開車的時候,用臉剎的車!

它對面,坐着一個渾身發抖,戴着方框眼鏡的男玩家。

眼鏡男手裡同樣攥着三張牌,看樣子是在**。

他的褲子已經**一大片,雙眼充血,死死瞪着手裡的牌!

「你輸了!」臉剎鬼興奮的大叫,同時把三張A甩在桌子上:

「下一把你要是在輸,可就沒機會嘍!」

「等一下!」已經被嚇破膽的眼鏡男,突然厲聲喝止:

「這把牌我來洗,我懷疑你出千,怎麼可能兩把都是A豹子!」

臉剎鬼停下了手中的動作,咧嘴一笑:「隨便,那就你來洗。」

眼鏡男顫抖的接過牌,開始洗。

雖然動作僵硬,但是盡量把牌都洗亂!

牌洗了好一會,期間臉剎鬼沒有催促,只是看着眼鏡男。

就好像在看一隻獵物,在陷阱里如何掙扎!

眼鏡男終於洗好了牌,謹慎的一邊發了三張。

這回,臉剎鬼還沒來得及看牌,眼鏡男就搶先說道:「你不要動牌,我來開!」

然後沒等臉剎鬼有任何動作,就同時把兩邊的手牌翻開!

這是眼鏡男最後的機會,只要不讓臉剎鬼碰牌,它就沒辦法出老千!

是輸是贏,全憑運氣,這是他最後的掙扎!

可是……

牌翻開,他卻傻眼了。

自己是雜牌,而對面依然是三張A!

「你又輸了,這回沒話說了吧!」

臉剎鬼那血肉模糊的臉愈加殷紅,表情也逐漸扭曲。

「我去NMD!」

眼鏡男狗急跳牆,一把掀翻了桌子,拼了命的往門外跑去!

可沒跑兩步,就感覺後腦一沉!

腦袋瞬間被按在了地上,方框眼鏡也飛到了一邊!

「咯咯咯……你認為你跑了嗎?」

臉剎鬼按住眼鏡男的腦袋,在地上用力一拖,就好像擦黑板一樣!

臉上最脆弱且敏感的鼻樑骨,瞬間被磨平!

眼淚和鮮血齊出,混合在一起!

嘴死死壓着地面發不出聲音,只能聽見喉嚨里的悶哼聲!

臉剎鬼沒有停手的意思,再次用力一拖,前面的幾顆牙被蹭掉!

再一拖,眼珠被擠了出來!

沒兩下,眼鏡男就沒了聲音,只剩下骨頭摩擦地面的聲音!

站在門外的莫非心驚肉跳,他現在突然明白了一個成語。

肝腦塗地!

臉剎鬼似乎是滿足了,鬆開只剩下小半個腦袋的眼鏡男,允了允手指:

「別在門口站着了,該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