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歡迎來到,花園戰爭
歡迎來到,花園戰爭 連載中

歡迎來到,花園戰爭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呆一枚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呆一枚 奇幻玄幻 布徹

帶着一個喜歡吐槽坑宿主的系統,布徹穿越到了一個奇怪的世界
世界的兩個陣營——花園與軍營中,布徹來到了軍營
根據那裡的規則,物品象徵地位,頭頂路障鐵桶,手拿報紙梯子的都是上等士兵,是社會的主流,而布徹兩手空空,只能屈居下等士兵的行列,整日給上等士兵當牛馬
本着入鄉隨俗的理念,布徹也開始學會適應下等的生活,譬如—— 「在火車上把報紙士兵的眼睛丟到鐵軌上」,「給教官的'太懂事'的兒子100個巴掌」,「當著眾多上等士兵的面暴打司令官的兒子並且牛了司令官」,「直接解救被脅迫的兩千多名下等士兵,揭竿而起」..... 布徹:原諒我一生放蕩不羈愛自由..... [弱系統向+腦迴路向+打臉+不正經+單女主]展開

《歡迎來到,花園戰爭》章節試讀:

第4章 我要離開,耶穌都攔不住


蒸汽向外噴出,三節火車廂門靜靜的打開。

士兵們陸陸續續往火車外走去,時不時的會有人往火車內的底部撇幾眼。

那裡,一個白衣服的少年正一隻手拖着翻着白眼的白衣小姑娘,慢吞吞的往車門處走。

有人想去幫忙,但二爺還在那裡杵着。

他擋在布徹和門的中間,一動也不動。

「請讓一下,你捏斷我一隻胳膊,我還要回去修補。」

來到二爺面前,布徹抬起頭與之對視說道。

然而面前這個老頭還是不為所動,倔強的站在那,擋住他的路。

而車裡的人也越走越少。

「小子,以為到這你就能跑了嗎?」

他這麼說道,很明顯,他咽不下這口氣,打算等所有人全部都走了之後,再完成他剛才沒有完成的事情。

但即便下車的人沒看見也都明白,他想幹什麼,所以他是冒着被舉報的風險也要報這個仇。

想不到他居然能倔強到這個份上。

不。

也許這是整個軍營的現象,上層的人把他們不把他們當成同類,而當成垃圾,蟲子。

只要蟲子咬了他一口,無論如何,這些人是絕對不會放過蟲子。

所以他不會被舉報,前車廂的人會力挺他的行為,而後面的人根本就不敢舉報。

普通士兵的舉報處基本就是個擺設。

「可以了,車裡沒別人了。」

「我這老頭心善,看在這是在家門口的份上,我只扣掉你倆一人一隻眼珠。」

「緊接着就把你倆上報軍營。」

說罷二爺抬起手來,青筋逐漸暴起。

「老頭你知道嗎?」

「即便你在那些炮台前表現的威風無比,你也扛不過紅色的雙丸炸彈,以及遁地地雷。」

「你能攻克的每一條路,都是由幾乎這一整個車廂的普通士兵屍體鋪出來的。」

布徹說著,把小雯放在旁邊的椅子上。

現在他表情認真了不少。

「還有我身後的這個女孩,就我來這個軍營看,她一天都要冒着炮火,給你在戰場揀點不同的破紙片,晚上回來還要花時間給你黏上,就因為你捨不得把報紙撕的特別爛好讓它們復生。」

「為了給你撿這個破眼珠子,她用身子護着,腦袋被轟爛掉了自己都不知道……」

「你他媽不知道尊重老人嗎?!」

一句尖聲怒吼,二爺直接用拳轟了過去。

那樣的拳力,八成可以打破幾層鐵皮。

打爛布徹的腦袋自然易如反掌。

不過他知道那些話激怒二爺是必然,自己手上不會毫無手段,而且能在激怒下再把這個老傢伙四肢劈了,這絕對是件大的美事!

「系統,解放…」

布徹抬起頭,迎面對上二爺的拳頭。

此刻他眼中突然閃現出點點藍色的微光,渾身血管開始逐漸顯現出類似於汽油般黑色的血液,而且流淌速度還快了好幾倍。

尤其是右拳,單論尺寸就直接放大了三倍多,而且冒着點點的蒸汽。

那樣的氣勢,一拳打下來,不知道會造成個什麼量級的破壞。

至少單從拳風來看,兩人拳頭對撞的力量有可能會直接從側面把火車攔腰截斷。

「嗖!!!」

就在兩人即將對上拳時,一聲尖利的哨聲從車外傳到了兩人的耳朵里。

兩人轉頭看去,正有一個穿着教官服的卷長發女人,塗著紅唇,正站在車外注視着他們。

對布徹而言,這個女人長得有那麼一丁點眼熟。

竟然有點像剛才那個對他舔唇的女人有點像,就是這個氣質不同,而且看起來有那麼一丁點憔悴。

「你小子,算你走運!」

「總之我收拾不了你,老夫直接吞一斤報紙!!」

二爺說道,緊接着又一次放下了拳頭,慢慢走下了車。

只留布徹在原地發獃。

「封鎖蒸汽模式。」

[封鎖成功]

[系統提醒,開啟蒸汽狀態後,您的功能點消耗100,餘400。]

聽到扣除掉的點數,布徹瞬間石化在原地。

「哈?我一拳還沒打就沒了100?」

[系統提醒,蒸汽狀態本就消耗極大,且需要提前修復宿主右臂斷裂,保持身體完備性才能開啟]

抬起已經復原的右手望了望,布徹卻露出一副心疼的表情。

可以說系統給他的功能點都是要靠自己賭命才能換取的。

100功能點,他就斷個胳膊就用掉了。

淦!

心裏有些意難平下,布徹拉起小雯,慢慢走下火車。

車下,二爺已經不見了蹤影,但那個女教官還在那裡站着。

不過二爺居然能被她威嚇住,八成是她的地位比二爺還高點…

比二爺還高,那相信對於歧視地位那方面也…他還是躲着點吧。

挽着小雯,布徹從女教官身旁稍遠的地方走過。

然而女教官只是獃獃的看着他們,只轉頭,微笑着,好像是目送着他們離開。

「……」

「沒有辱罵?」

這不免讓人摸不清頭腦,但布徹卻趁着自己沒有走遠,突然轉身。

抬起手給她行了個軍禮,那是他在舊世界養成的軍禮。

因為對面無論是面容表情還是站立姿勢,以及態度,給他的感覺很像是在舊世界同一個軍營的戰友,他也想碰碰運氣,看能不能碰到幾個同一個世界來的人。

不過對面見到他這樣,直接愣在了原地,連笑都不笑了。

「卧槽,難道我做錯事了!」

還沒等女人說什麼,布徹拖着小雯拔腿就跑。

然而那女人還站在原地,目送着他離去的背影。

緊接着,她突然顫抖的抬起了手,靠近額頭....

。。。。。

吱吱--

打開一間有些破舊的矮房子,布徹在昏暗中摸索着牆壁。

[宿主,檢測到你周圍所處環境昏暗,系統可以提供夜視功能,只需100功能點兩分鐘,請問是否。。。]

「再推銷打爛你的嘴。」

直接了當的拒絕後,布徹也在牆壁上摸索到了他要找的東西---一隻掛牆的小燈。

啪的一聲,燈被點亮。

小屋子的每個角落頓時被這一股溫潤的淺褐色燈光點亮。

周圍牆壁是有些發青的石灰牆,然後是一個桌子,兩把被拼湊起來的椅子。

還有兩張很小很破舊,但也整理整潔的床。

這就是他在這個世界的家,一間破敗的房子。

然而在柔和燈光的裝點下,卻有一股麵包烘焙店裡的溫馨感覺。

望着還在自己肩上睡着的白衣女孩,又望望被溫和燈光照的像在情侶間里的小床……

砰!

布徹隨手把她扔到了床上,蹲下來鬆了松自己的鞋子。

「好疼……這…這哪兒啊?」

揉着頭,小雯慢慢從床上坐了起來。

「到站了,這裡是咱們的住的地方。」

把白布鞋子甩到一邊,布徹走到房間的角落,摸索起牆壁。

「額…可是我剛剛不是惹到二爺了嗎?」

「我居然還能回來?」

小雯端詳着自己的胳膊手掌,一臉的不可思議。

然而聽到她這番話,布徹頓了一下。

「小雯,我問你。」

「如果哪一天我被開除出軍級,流放到外面。」

「或者說我被戰場上的炮彈或者炸彈什麼的打爛了,卻只能爛着,話說不了,路不能走。」

「你以後能不能,少撿點戰場上的東西?」

他問這些無非就是想確認,這個丫頭能不能在離開了自己後,能不能謹慎一點。

畢竟他來到這個軍營,並不是帶班人挑新人,而是新人挑帶班人。

他是最後一個來這的,而小雯也被挑剩的。

怕不是因為她愛撿東西的性子麻煩,沒有人願意跟着她。

他雖然不想與這個世界的人產生感情,但畢竟這個小姑娘和自己生活了有一段時間,戰場上也是他幫自己解決撿高危地區東西的問題。

出於良心他也要為她考慮考慮。

就這麼問道,而小雯只是在他身後,一臉獃滯的看着他。

許久,她才張口。

「不能走,不能說話,還不能復生。」

「那…是什麼感覺?」

「有點令人好奇呢。」

「額……也對。」

布徹想起來,這個世界的人都是能復生的。

他們有痛覺,但從來沒有見過真的死亡。

他們應該不會理解死的含義。

但轉念一想,和這樣的人一起久了,在戰場上他一個普通人,怕是活不到幾次戰爭結束。

「還有,小布你想什麼呢?」

「我可是你帶班人,如果你犯了什麼事,我替你扛着!」

說罷小雯排着胸脯,一副很自信的樣子。

「剛剛也不知道是誰在車廂上直接暈死過去……」

布徹心裏想着,順勢從牆中的一個暗格里拿出一個黑色的布袋,然後提着它坐回了床上。

那裏面不是別的,正是石膏繃帶之類的東西。

他來這個世界,除了系統用功能點可以治療他傷勢,能讓他保命的也就是這個來軍營路上撿到的東西。

小雯獃獃的看着那個包裹。

許久問了一句。

「小布你是真的要走了嗎?」

「嗯?」

布徹有些不可思議的看着這個小姑娘。

這個平時表現的沒心沒肺的傢伙,這個時候居然也能看出點自己的心思。

「你這丫頭天天腦子裡想的什麼東西?」

「快去洗個澡吧,別忘了剛從戰壕里爬出來,我都能看到你身上落下來的灰了。」

布徹擺擺手說道,接着開始搗鼓包裏面的東西。

「哦哦,好。」

女孩立馬答應道,開始解掉身上白布衣服。

白色而又略帶點綠肌膚的肩膀慢慢漏了出來。

砰!

一副白布帽子徑直蓋到她臉上。

「說多少遍了,不要在床上脫衣服!」

「是!」

跳下床後,小雯奔向了一處小門後的房間。

那有一個固定的水管,是浴室。

「呼…」

長呼了一口氣後,布徹把手頭上的包裹又扎了起來。

[叮,系統提醒]

[根據電腦計算,剛剛生命體「小雯」的神態表現是為失落,悲傷。]

[建議及時進行安撫....]

「別了,我不需要情感質詢。」

如此說到,布徹站起身來。

一轉頭,發現浴室門口還探着一個濕噠噠的腦袋。

「布徹,我們今晚去夜市。。。」

「啪!」

女孩話還沒說完,那一副白帽子又拍到了她的臉上。

「別鬧,洗澡的時候也不能隨便出浴室,尤其是我在家的時候!」

「是!」

一聲答應,小雯又把腦袋縮了回去。

[宿主,生命體「小雯」還是第一次叫你布徹,而且從表情和語氣能分析出來,她很緊張和擔憂。]

「。。。。」

「系統,你都說了總任務是成為王,那你應該也知道。」

「成大事者,周圍不可留人!」

[宿主,你好歹和人家吃最後一頓飯,再睡最後一頓覺再走嘛]

[剛回來就走未免太艹了]

「別踏馬提我和她睡覺這件事了。」

「總之現在我必須離開,別說小雯,耶穌都攔不住!」

咔!

一聲脆響,小矮房子的門被打開了。

提着包裹,布徹向外探去。

門外依舊陽光燦爛,只是有一個熟悉的背影在不遠處背對着他家的這扇門,四處張望,像是尋找什麼。

此人腰有點弓,戴一圓鏡,頭梳一中分髮型,且右手持一報紙。

好一副斯文氣息。

[系統提醒,門外站着一隻二。。。]

咔碰!

布徹忽地把門關上,然後又一本正經走回小床,直接躺下。

[您不是要走嗎?怎麼又回來了。]

「困了,睡會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