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清穿好孕:我成了四爺的心尖寵
清穿好孕:我成了四爺的心尖寵 連載中

清穿好孕:我成了四爺的心尖寵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最愛燒洋竽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胤禛 連翹

【架空清穿+狐狸精系統+專房獨寵+甜甜甜】悲慘社畜的連翹加班熬夜,結果猝死,成了穿越大軍的一員,竟穿到了康熙爺四子胤禛的後宅,成了歷史上查無此人,明顯死於宅斗的侍妾
連翹瑟瑟發抖,好不容易再活一次,她不想死,她要活!她一定贏過所有女人,成為後宅,乃至後宮的最終勝利者!可是要怎麼贏呢?那自然只有一條路,就是獲得胤禛的專寵
可照照鏡子……呃,這清湯寡水的長相和身材,難啊!不慌,她穿越時,天道爸爸送了她一個狐狸精系統,說是沒有一個男人能抵抗得住她的誘惑
哼,看她怎麼變身成狐狸精,勾了未來皇帝的魂,迷翻未來的皇帝…… 後來,救命啊,什麼狗屁狐狸精系統太坑人了,硬是把高冷禁慾,對女色沒有興趣的男人,變成了整天粘着她生娃的生娃狂魔……展開

《清穿好孕:我成了四爺的心尖寵》章節試讀:

第8章 福晉的懲罰


連翹放開了被她打暈的年氏,轉身來到福晉面前跪下,「奴知錯,但奴實在是氣不過。

自奴進府後,年氏就一直欺凌奴,經常打罵奴,這次更是過份,竟把奴主僕關進柴房,要餓死奴主僕。

她還惡人先告狀,來福晉面前告奴,要福晉懲罰奴,卻不說自己把奴主僕關到柴房餓,要奴主僕死的事。

奴說出來她還不承認,還讓惡奴要打死奴。奴實在忍不了了!請福晉明鑒!

福晉你一向聰慧過人,心如明鏡,且公正無私,奴相信一切是非曲直,福晉早已心裏有數,還求福晉可憐奴,給奴作主,還奴一個公道!」

說完,連翹向福晉重重磕了三個響頭。

福晉微微挑眉,這丫頭怎麼突然像變了一個人一樣,不再膽小怕事、愚笨蠢呆、笨口拙舌,突然變得機智膽大、伶牙利齒。

方才聽到她竟機智的想到放火燒柴房求生,膽大的兵行險招,死中救活,自己已經很驚訝了。

沒想到她還有更叫自己驚訝的,她竟然敢暴打吳嬤嬤和年氏,還把年氏打暈了。

果真是兔子被逼急了,還會咬人。

看來年氏欺人太甚,把這丫頭逼到死角,讓這丫頭爆發了。

但最令自己驚訝的是她打暈年氏後,竟求自己做主,可憐她,給她一個公道。

要給她公道嗎?

福晉目光微閃,望了望昏倒在椅子上還沒有醒過來,臉像豬頭一樣,慘兮兮,但看了叫人好不解恨的年氏,又看了看把年氏打成豬頭,還跪在地上,剛給自己磕過三個響頭,額頭微紅,臉上滿是乞求和信任的連翹。

眼底掠過笑芒,答案不是很明顯嗎。

「起來吧。」福晉朝連翹伸出一根秀美漂亮的手指,輕輕向上揚了揚。

連翹高懸着的心落到了地上,看來福晉是站在自己這邊的,會給自己「公道」。

「年氏屢次欺凌你,這次更是要害你性命,還惡人先告狀,實在是過分,確實是該懲治……」

說到這裡,福晉微微頓了頓,連翹暗叫不好,該不會自己猜錯了,福晉並不站自己這邊?

果然,福晉吐出了一個「但是」。

「但是,國有國法,家有家規,年氏有錯,自有家規處治,自有我處治,哪輪得到你打她,對她動私刑。

而且她再不是,也是側福晉,身份在你之上,你打她就是以下犯上,大逆不道。罰你三個月的月例,你可有怨言?」福晉說道。

她的話一說完,傻子都看得出她有心偏袒連翹,心是向著連翹的。

雖然年氏對連翹惡行滿滿,還想要連翹死,連翹打暈她相較之下並不算什麼。

但年氏是什麼身份,連翹是什麼身份,連翹哪比得了年氏。

連翹死了就死了,但年氏被打暈那可不得了,但福晉卻只是罰連翹三個月的月例,實在是極小的懲罰。

「奴無怨言,謝福晉公正無私、秉公處理,還奴公道。」連翹佯裝出感激涕零的樣子,再次跪下向福晉磕了三個響頭。

福晉眼底又掠過了一抹笑芒,朝連翹輕揮玉手,「回去吧。」

連翹應了一聲「是」後,福晉轉頭看向身後的奴婢,揚聲道:「還愣着幹什麼,還不趕緊把年妹妹送回去,趕緊找大夫來給她醫治……

瞧她那臉,真是可憐,如果毀容了可就糟了。」

如果真的毀容了就太好了!看她還用什麼去勾引爺們,獲得主子爺的寵愛,在自己這裡耀武揚威。

福晉身後的奴婢趕緊應聲,帶人去把年氏和還趴在地上起不來,一直哀嚎的吳嬤嬤送回去。

連翹也帶着蘇子回去了,屋裡頓時只剩下福晉和李氏,還有雖然不滿,但看靠山昏迷,暫時沒人罩,不敢作聲了的宋氏,和一直悄不作聲,只是默默看着的耿氏。

「你們也回去吧。」福晉對丈夫的女人們說道。

李氏等人立即起身向福晉行禮告退,但只有宋氏和耿氏走了,李氏嘴上告退人卻沒有走,等宋氏和耿氏走後,來到了福晉身邊,露出一抹擔憂的神情。

「福晉,連翹都把年氏打暈了,你卻只罰她三個月的月例,輕易就放過了她,年氏醒來一定不服,定會來找你鬧的,而且……等爺回來,以她的性子定會找爺告你的狀。」

「無妨。」福晉淡淡吐出一句,臉上帶着淡淡的微笑。

李氏微眯美眸,看來福晉已經想好應對之策了,自己無需為她擔憂。

「福晉,方才連翹暴打年氏時,我差點沒忍住笑出聲,真是太解氣,太痛快了!」

李氏轉移了話題,想到年氏被打的慘狀,再也忍不住「噗哧」一聲就笑了出來。

她之前一直左忍右忍的,才勉強沒笑出聲,現在只有福晉和她,還有她們倆的貼身奴才,無需再忍,可以笑出聲了。

福晉微微勾了勾唇角,又是淡淡微笑。

見狀,李氏在心裏哼了一聲:她可真能端着。

她心裏肯定像自己一樣覺得解氣、痛快,想要大笑出聲,可是她這人一向愛「端」,特別注重形象,是不會大笑出聲的。

「福晉,你有沒有覺得連翹那丫頭變了?和之前相比,可謂是有了翻天覆地的變化。」李氏突然想起連翹,忙對福晉說道。

福晉輕頷玉首,傻子都看得出連翹變了,和之前相比,簡直像是另外一個人。

「福晉,你說連翹怎麼突然就變了?」李氏一副想不通的表情。

「兔子被逼急了還會咬人,何況是人。」

福晉說完抬起旁邊桌上的香茗淺啜一口,潤了潤嗓子後接着道:「年氏都要連翹的命了,連翹還不反擊嗎!

而且雖說年氏是側福晉,但其實她和連翹都是一樣的身份,都是妾,她沒比連翹高貴多少,連翹沒什麼不能反擊的。年氏能打連翹,連翹就能打她。」

這話說明在她心裏,年氏和連翹一樣都是妾,沒什麼高低之分。

這話聽在李氏心裏別有一番滋味,她暗暗咬牙。

怎麼感覺她這話像是故意說給自己聽的,敲打自己要謹記自己的身份,認清自己的位置,她雖是側福晉,但其實也還是妾。

這女人因為是福晉,是正妻,總是自視甚高,覺得她高於她們這些妾室,就算她和年氏是側福晉,在她那裡也還是妾,沒比那些格格們高貴多少。她總是看不起她們……賤人!

「福晉說的是。」李氏心裏雖不滿,有怨氣,卻不敢表現出來,連忙笑着點頭附和。

「福晉,連翹如今大變樣,如此彪悍厲害,以後可要好好重用她,讓她專門對付年氏,見年氏一次就打年氏一頓,看年氏以後還怎麼囂張。」李氏露出一副獻出良策求表揚的表情。

福晉輕輕掃了她一眼,她是沒腦子嗎,竟想到叫連翹見年氏一次就打年氏一頓?

蠢成這樣,她還能想到怕年氏醒後一定不服,定會來找她鬧,等爺回來,定會找爺告她的狀,為自己擔憂,這是不是說明她是真的在乎、關心自己,自己是不是該感動一下!

福晉在心裏搖頭嘆息了一番後,突然露出有些乏了的表情,優雅的打了一個哈欠。

「李妹妹,我有些累了,想要休息一下,你回去吧。」

李氏一看便知她對自己的提議不滿,故意下逐客令。

李氏在心裏噘嘴哼了一聲,真沒眼光,自己這麼好的計謀她不喜歡就不算了,竟然還不滿的趕自己走。

心裏雖諸多抱怨,但李氏自是不敢表露出來的,連忙點頭告退,恭敬地行了一個告退禮後就帶着她的婢女離開了。

李氏走後,站在福晉身後大丫鬟打扮,一臉精明的秀麗少女走了出來,望着李氏還隱約可見的背影,皺起了眉頭。

「若不是知道這李氏是個蠢的,聽到她說讓年翹見年氏一次就打年氏一頓,是要故意害你,給你出餿主意呢……這麼餿的主間,虧李氏想得出來!」

「她這主意雖餿,但她想到以後重用連翹,讓她專門對付年氏這想法還是可以的。」福晉微笑。

這府里恨年氏的女人到處都是,但是敢對年氏動手,把年氏打暈的,卻唯有那連翹。此等膽識,少見、可貴!

以前她還幾次後悔不該聽綠珠讓連翹進府的。

「綠珠,當初我聽你的同意連翹代替她表姐進府伺候爺時,我本對連翹寄以厚望,心想她表姐是個有名的美人,她應該長得也很漂亮,能分到年氏的寵愛,不讓年氏專寵。

哪想到連翹竟長這樣,我還挺失望的,她後來的表現更是叫人失望,沒想到她今日卻變了一個人,叫人刮目相看。當初沒白讓她進府!」

福晉望着面前的貼身丫鬟,也是心腹的綠珠笑道。

綠珠忙道:「當初聽連翹姑母說了她一堆的好話,奴婢以為她很優秀,才向主子你進言讓她代她表姐進府伺候爺的,哪想到她是那樣的……奴婢一直很後悔,覺得對不起主子你……

還好她今日幫主子你出了口惡氣。」

這連翹之前表現得實在太差,讓她好不後悔收了她姑母的錢,為她說話,讓福晉同意她代表她表姐進府,叫福晉幾次因此事對自己表現出不滿。

還好她今日給主子出了口惡氣,讓主子覺得她堪用,以後想重用她,只是……

「可年氏醒後絕不會放過連翹,一定會報復連翹,以她的性子,定會叫連翹死,怕是還沒等讓連翹再對付她,就已經見閻王爺去了……

而且方才連翹會得手,能暴打她,全是因為她今日只帶了一個嬤嬤來,且屋裡其他人都驚呆了,沒有及時阻止連翹……

可經過這次的事,年氏一定會有所防備,下次連翹想再打她,怕是難如登天。」綠珠露出擔憂的神情。

其實方才看到連翹暴打年氏,她們就算及時反應過來了,也不會阻止連翹的。

難得看到年氏這賤人被打,還不看好戲,幹嘛要阻止連翹。

福晉肯定也是這麼想的!

「那就要看連翹的造化了!」福晉突然伸手去撥弄放在旁邊桌上的盆栽,隨後摘下了一朵白色的小花。

「若她是個有能耐的,幹得過年氏,就重用、就扶持……若她是個沒能耐的,我也愛莫能助!」

福晉賞玩着手中的小花,說到最後一句時,杏眸閃過一抹冷酷無情,倏地把手中的花兒扔到了地上。

綠珠點頭,瞥了一眼地上的花兒。沒用的東西就該被扔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