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我的致命師弟
我的致命師弟 連載中

我的致命師弟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澤水困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季祈楠 沈妙權

現世的她在姻緣巧合的情況下,魂穿未知世界,遇到腹黑精明的小師弟,於是她使出畢生精力與其鬥智斗勇,勢必要拿下這頭難訓的「狼」
展開

《我的致命師弟》章節試讀:

第3章 師弟,你冷靜點


看着他們三人在那上演着師徒情深,沈妙權這邊煩躁的就差抓耳撓腮了,只是平平凡凡出個差,怎麼就突然穿越了,也怪自己手不老實,穿就穿吧,怎麼第一眼就碰上個人面獸心的傢伙...

「壹壹,壹壹」柏修筠晃着手,打算沈妙權的思緒。

「啊」沈妙權回過神來,才發現柏修筠和季祈楠同時看着自己。

「我和你師弟,先出去了,你好好休息,讓你師妹先陪你一會」柏修筠微笑道。

「師父,我也想跟你們一起走」庄靈凡撒嬌道。

對,走走走,都走,讓我冷靜下,沈妙權不耐煩地想,但表面還是一副失控無措的小白兔模樣。

這幅模樣倒讓柏修筠不禁心疼起來,以前那般飛揚跋扈的人,如今這般小心翼翼

不由得再囑咐一句:「壹壹,別怕,師父會治好你的,靈凡,你乖乖留在這,別亂跑」

沈妙權自是不能猜透柏修筠心裏的想法,只能應付着道好。

隨後,柏修筠和季祈楠一同走出房門,就在季祈楠剛跨出一隻腳時,突然想起什麼似的,頓了一下,隨即轉頭對着沈妙權說:「師姐,好好休息,我晚點便來看你」說完留下個意味深長的微笑。

看我?看我幹嘛?看我怎麼死的嗎?這人怎麼那麼彆扭呢?沈妙權不禁想道。

那邊麻煩剛送走,「喂,沈妙清,你這次能撿回一命那是你運氣好」好嘛,這邊又來個。

沈妙權轉頭看向那個前一秒撒嬌可愛,這一秒便變得傲慢無禮小師妹庄靈凡,感情又是一變臉人呀?之前的乖巧懂事都是裝的?

沈妙權不由可憐起柏修筠來:你個謫仙一般的人,怎麼收的徒弟一個個都跟變臉怪一樣啊...

就在庄靈凡說出那句話後,沈妙權也不回答,入定般看着庄靈凡,庄靈凡也摸不準沈妙權的意思,只能跟着一起入定,兩個人雖不同心思,倒默契般的玩起大眼瞪小眼的遊戲...

最終庄靈凡還是敗在心理年齡小,跟她比起來沈妙權都可以算是老謀深算級別的了...

「師父和師兄都說你失憶了,我就不信,你是不是要把我打你的事先藏着掖着,等之後想辦法一併報復回來呀?」庄靈凡自己豪情壯志地說著,完全沒留意到沈妙權在聽到她的話那不可置信的表情。

「你打我?」沈妙權萬萬沒想到,原來自己這周身傷是拜庄靈凡所賜呀...這變故倒是讓沈妙權又驚又怕,驚的是這兩師兄妹是合起伙來要我命啊?不,應該是沈妙清的命,怕的是這沈妙清究竟得罪了多少人呀?我這老命還能不能等到回去的一天呀?

「怎麼?你又想耍什麼陰謀詭計?你說過讓我偸出師父的五靈譜,跟你打一架,我贏了,你就把師父給你的滄瀾石給我的,五靈譜我偷了,架我也打贏了,你卻耍賴,用五靈譜遁走」庄靈凡憤憤說道。

「我遁走?五靈譜?」沈妙權聽的是雲里霧裡。

「怎麼,你還想耍賴?」庄靈凡一改之前的傲嬌,眼神因惱羞成怒變得陰狠,左手抱住右手的食指和無名指成勢舉至胸前,一股淺黃色的氣體逐漸在其手上匯聚成球,突然由球**出一個由土形成的箭矢,直奔沈妙權臉上去...

在這電光火石之間,沈妙權腦袋一片空白,自覺躲不過這種速度的箭矢,但身體卻不受思想控制,竟慣性的向旁閃躲,待沈妙權找回意識,發現自己已跌坐在地上,而箭矢就射在離自己肩膀一尺距離的床柱上。

沈妙權還沉浸在差點真的一命嗚呼,沒回過神的時候,那邊又一箭矢射來,並伴隨着庄靈凡惱怒的聲音:「交出五靈譜和滄瀾石」

兩箭之間相隔太快,即使有些習慣性存在,沈妙權身體也反應不過來,只能抱頭準備硬挨下這箭的時候,放在梳妝台上的布袋裡竟再次發出光亮來,並形成一個罩衫,將沈妙權保護起來...在接下箭矢的同時,罩衫竟逐步縮小,似在蓄力,最後一彈將剛才那箭還與它的主人。

庄靈凡也沒預料到眼前的場景,當箭矢返程時,竟硬生生拿手去擋,只聽一聲慘叫,箭矢深入骨髓,庄靈凡扶着已變得血肉模糊的手,圓溜溜的杏眼藏着的不再是天真可愛,充斥着只有恐懼和驚嚇。

沈妙權也被這場景給嚇的不輕,竟沒注意庄靈凡已連滾帶爬的跑出房間,房間只剩下自己和那塊還在隱隱發亮的布袋。

沈妙權稍微調整下呼吸,站起來,走向梳妝台,用手指戳一下那個布袋,沒反應,沈妙權咳嗽一下壯壯膽,小心的拿起布袋,將繩索解開,看向裏面,是塊石頭,稜角分明,通體玄色...

沈妙權拿出石頭仔細端詳,當轉動起來的時候,玄色石體會隱約看到附着其上的多色薄物,除了這些,跟塊普通石頭也沒啥區別呀...要不是剛才的變故,沈妙權打死也不相信一塊石頭威力這麼大。

自從沈妙權醒來,這陌生的環境,身邊形形**的人,季祈楠和庄靈凡的殺意,一切一切開始壓的沈妙權透不過氣來,此刻的沈妙權無助的蹲在地上抱着頭,不知何去何從。

大概過了半柱香的時間,「去你姥姥的」沈妙權罵了一句,隨後抬起頭,雙手由下往上抹了把臉,「老娘干不過,還躲不過嗎!」說完,沈妙權開始在房間搜羅一切逃跑可用的工具,隨手拿件玄色外套,披上就拿上那塊保命石頭,鬼鬼祟祟的跑出房門。

一跑出房門,沈妙權這才發現整個青竹軒是隱秘在竹林內,環境清幽安靜,這環境倒也符合這個派別的名字,但現在的沈妙權也沒空欣賞起附近的風景,偷偷的沿着石階小路一步一步往外走路...

但走着走着,沈妙權倒也佩服起這個柏修筠,他這是對自己很自信呢?還是覺得心大到無所謂呀?這一路上一個站崗的都沒有,難道他們師徒四個?如果他們都不在,這是打算讓外人隨意出入嗎?

不過這也方便沈妙權偷溜走,但走着走着,沈妙權就發現自己怎麼總在這竹林里打轉,完全分不清東南西北,從出來到現在,沈妙權估計得打轉兩個時辰,一口水也沒喝過,喉嚨已經乾渴到要冒火...

沈妙權也開始發現這具身體很容易就脫水,沒過一會,就需要水來滋養,不然脫水情況會比一般人來的快,就在沈妙權無語沒被人sha死,先把自己渴死的境地時,沈妙權耳朵突然聽見流水的聲音...

沈妙權瞬間喜上眉梢,循着水聲的方向狂奔而去,心裏想着:有的救有的救有的救啦...

當水聲越來越大,前方的竹葉就越茂密,沈妙權用雙手使出九牛二虎之力不斷掃開,終於在掃開最大一片竹葉後,眼前的景象瞬間豁然開朗,偌大一個池塘呈現在沈妙權眼前...

還沒待沈妙權看完全貌,她便迫不及待將整個頭顱浸入水中,盡情大口大口的喝起水來,隨着喝的水越多,沈妙權身上的精力就恢復的越快...難道水對於沈妙清的身體來說是雞血,一打就振奮?

待吃飽喝足,沈妙權從水中猛抬起頭,享受着精力的恢復,但當她睜開眼的時候,她剛才補回的精力足足給嚇掉五成,因為就在離他三米處的池塘里,正有一個赤身**的男子,似笑非笑的看着沈妙權...

這表情,這丹鳳眼,這青眸,除了季祈楠之外還能有誰?

「沒想到師姐還有這愛好」

愛好?什麼愛好?沈妙權被嚇的思考能力都退化了不少...

季祈楠看出沈妙權臉上的疑惑,好心再次解釋道:「喝人家洗澡水的愛好」,說完,季祈楠用戲謔的眼神看着沈妙權。

被這麼一提醒,沈妙權蹭一下血氣上涌,臉紅的像那太陽般,還伴隨着火辣辣的疼,「我我我...」沈妙權看着這情形,真是百口莫辯,只能通過手舞足蹈來彌補口上的不足。

「難道師姐是想說,本來你是要偷偷溜走,但迷路在竹林里,因長久失水聽着水流聲就跑過來,沒注意到我」季祈楠的聲音輕緩地闡述着事實,搭配旁邊的流水聲,倒讓沈妙權聽出些許寒意。

他怎麼知道自己要逃,而且聽他這麼一說,好像是算準自己要找水,在這等着逮我的樣子。這樣的想法一出,讓沈妙權望向他的眼神里不由得生出一絲戒備。

季祈楠看着沈妙權眼裡的戒備,逐漸收起一開始的戲謔表情,冷笑一聲,直勾勾地盯着沈妙權所在的方向。

沈妙權將季祈楠的變臉一秒不落的看下,正驚訝於人的表情怎麼可以這麼多變時,還沒看清季祈楠手上動作,一條青色藤條便從季祈楠的手上狂甩而出,指向沈妙權的門面來...

速度堪比庄靈凡的箭矢快上不知多少倍,以至於沈妙權完全沒來的反應,眼睜睜看着藤條穿過...耳旁,直向沈妙權身後而去...

季祈楠用力一拉,藤條快速回收,下一秒沈妙權就被背後的硬物直接撞倒,撲通一聲,掉入水裡…

對於沈妙權來說她是個旱鴨子,掉入水裡必死無疑,但對沈妙清的身體來說,水是能量源泉,入了水裡倒是如魚得水…

正當沈妙權感受在水裡暢遊的新奇時,整個池塘竟被一股無形力量攪動起來,形成漩渦…沈妙權一不留意便被捲入其中

就在沈妙權快要無力應付之際,一隻粗壯手臂橫跨在沈妙權的腰腹之間,用力一提,將沈妙權提出水面…

沈妙權直喘一口大氣,等緩過來時,才發現自己背靠着季祈楠的胸膛,男子的胸膛溫熱壯實,再聯想到此刻男子身體**,讓從沒這麼近距離接觸過男子的沈妙權不由得羞紅了臉…

「師姐這個時候還是專心點,不然怎麼死的都不知道」頭頂上傳來季祈楠略微強硬的聲音…再看向四周…整個池塘竟被一群黑衣人包圍,手上正起勢,沈妙權認得這個手勢,便是庄靈凡使出的殺招…

待看清兩人身處的環境,沈妙權也只能強硬收起自己的小女子心思…

「怎麼辦啊?他們是什麼人呀?」沈妙權問道

「來殺我的人!」季祈楠隨意回答,好像這些人不是來他的。

「那你還抓着我幹嘛?他們要殺的是你又不是我」沈妙權聽聞不管三七二十一,拚命掙脫束縛在腰上的手…

誰知腰上的手力道不減,倒抓得更緊些。

「師姐,師弟有難,你也不該一走了之呀」

正當沈妙權要用關我屁事回擊時,周圍一剎那便射來上百隻透明色箭矢…

還有這操作?

沈妙權還沒來得及拿出保命玄石

季祈楠已單手起勢,幻化出青色罩衫護住兩人,將上百隻箭矢輕鬆擋在罩外。

季祈楠手上忙着,嘴上也沒閑着:「就這也想sha得了我,你們門主現在是低估了我,或者說…」季祈楠冷笑一聲,「是老糊塗了?」

季祈楠手成掌向下一壓,所有箭矢調轉方向直奔刺客而去,頃刻間,所有刺客被命中要害齊排排倒下。

沈妙權看着倒下的刺客,一點死裡逃生的覺悟都沒有,反倒更生出些許冷汗來,要知道,這人對自己也是動了殺心的。

「小公子,多年不見,內功倒是見長」說話人的聲音尖銳,像被人掐着脖子說話,這邊話音剛落,就看見身着紅錦素錦圓領長袍,腰間一條織金綾,頭上盤着白玉冠,妥妥一富貴公子模樣。

「怎麼是你?」季祈楠倒是很意外這個人會來,沈妙權能明顯感覺到抱着她的人全身肌肉比剛才緊繃,防禦姿態打滿,沈妙權不由得端詳起這人:看來這個人不好對付。

來人側身將耳朵湊近季祈楠說話的方向,低頭微笑道:「小公子怕了?」

沈妙權看着來人那一系列動作,仔細一看才發現來人眼睛有一白霧蒙蒙,這個人看不見!但就算這樣,竟也讓季祈楠忌憚至此,這一想法讓沈妙權不由抓緊手中的玄石。

「金體質中,尤晨尤公子是絕對的佼佼者,再何況又恰好克制在下這種木行者,公子倒是教我怎能不怕」季祈楠邊穿上衣服邊說道。

「哈哈哈哈…」尤晨仰天大笑道「小公子倒是實誠,倒叫我不好下殺手了」說罷尤晨臉色一變,轉身抽出一金鎖鐵鏈,甩向季祈楠和沈妙權這邊來。

「借水起勢」季祈楠在沈妙權耳邊輕聲說道,便將沈妙權推入水中,準備雙手迎接尤晨的鐵鏈攻擊。

沈妙權還沒反應過來季祈楠說的意思,就又沉入水底,等平衡過來透過水麵看上面的交戰,發現金色光亮不斷衝擊青色罩衫的包圍圈,隨着攻擊次數的增加,青色罩衫的範圍越來越小,一點反擊的機會都沒有。

危急之下,沈妙權也不知為何竟回想起庄靈凡攻擊時手上起的勢,隨即便閉上眼睛,手上氣勢至胸前,沈妙權周圍的水開始涌動,竟從四面八方匯聚至其胸前,隱約一看竟像是陰陽太極,在定格兩秒後,幻化成長劍向金色光亮射去。

長劍破水而出,借勢翻起水面成盾,攻防戒備卸下尤晨手中鐵鏈。

尤晨扶住被抽打的手,被突然一擊,威力還不小,尤晨的手在攻擊結束後仍抽搐不停,「竟是一個水行者」

沈妙權在水中全力一擊,緊接着浮出水面,來到季祈楠身邊,看着他嘴旁的血跡,不禁問道:「你沒事吧?」

季祈楠手撐着胸口,喉嚨一動,看了沈妙權一眼,搖了搖頭。

看來傷的不輕,沈妙權看這樣式,覺得還是不能久戰,一個傷殘,一個半吊水,到時候怎麼si的都不知道。

沈妙權看着尤晨,只能再次起勢,再次使出同樣的招式…劍盾瞬間形成,以迅雷之勢向尤晨攻去。

尤晨雖然看不見,但其他感官都被放大,馬上察覺將兩手的食指大拇指相接,其他三指向外展開,形成日輪印,勉力弱化水來之勢。

沈妙權看見尤晨整個注意力都在抵擋自己的攻勢,馬上用上全身的力氣拉上季祈楠,勉力往竹林里跑。

在走出兩步後,突然季祈楠一聲悶哼,沈妙權也不知道碰到他哪裡的傷口,慌亂間只能轉頭說道:「先忍忍」

季祈楠沒回應,沈妙權只顧着竹林里逃命,卻沒注意到遠處尤晨已收起抵擋的姿勢,側耳聽着他們遠去的動靜,一張冷酷的緋色紅唇竟笑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