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星隕之王
星隕之王 連載中

星隕之王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追尋魚的貓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星宇 追尋魚的貓

人類已經踏上星際時代,在探索宇宙中發現許多文明種族,而自己只是其中最弱小的,付出了許多鮮血和犧牲終於在宇宙有了自己的一席之地,但是人類發現這些文明的背後都有「神」的影子,而這一切都是為了那神之座
一名少年從此踏上了成神之路
展開

《星隕之王》章節試讀:

第3章 記憶


一個身穿黑色軍裝風衣的男人走進大堂,身後緊跟着幾名身穿銀色戰甲的戰士 ,其中一個戰士手提一個黑色的密碼箱。

老人喝道:「這不可能,如果你們這麼干,實驗體將會記憶錯亂,輕則變成沒有感情的機械人,重則變成精神錯亂的瘋子。」

老人從大堂的指揮室里走了出來,來到軍裝男人面前。

男人看都沒看一眼,從老人身邊走了過去,老人沒做出什麼反應。

陸瑾言急忙來到玻璃罩前面把男人攔住。男人不耐煩揮出一拳擊中陸瑾言腹部 ,陸瑾言痛苦身體開始蜷縮起來,男人輕蔑看了一眼,隨後繼續向玻璃罩走去。

陸瑾言忍住劇痛抱住男人的大腿。男人停了下來,反手將陸瑾言拎了起來,隨手扔了出去,陸瑾言摔到地上,想爬起來又趴了下去。周圍的研究員急忙過去探查情況。

軍衣男人來到玻璃罩下方的儀器面前開始操作,玻璃罩內部的營養液慢慢消沉,腦部終端連接也斷開。後面的銀甲戰士把密碼箱遞給了男人。

此時,一個禿頭研究員來到老人身後悄悄說道:「姜博士,我們該怎麼辦?」

姜博士右眼的義瞳紅光一閃,回應道:「沒事的,我在那孩子腦袋裡留了一手,小陸沒事吧。」

禿頭博士回應了一句沒事。

軍衣男人將黑色的箱子放在儀器上並輸入密碼將其打開,冰冷的霧氣從裏面傳出來。軍衣男人臉色凝重。穿上手套,他深呼一口氣,平復了一下自己,接着他修長的手指慢慢伸向霧氣,霧氣在他手套上結成了霜,男人不為所動,許多研究員探頭探腦想看看這個人格芯片長什麼樣。

男人碰到了那個芯片,並小心翼翼取了下來,是個蔚藍色的正方形晶體薄片。

一位銀甲戰士見狀把玻璃罩打開,將躺在裏面的星宇扶了起來。又一位銀甲戰士在星宇後腦勺插入了終端轉換器,男人將晶體輕輕插入終端。

一位年輕研究員向老研究員詢問道:「波叔,他們為什麼不直接把芯片弄在終端里。」

老研究員:「這可能不是尋常的人格芯片,而是組合在一起的,嗯, 至少有五張組合,所以採取了鈦素這種特殊冷液,壓制芯片過載的高溫,那個終端也非比尋常。一個人格芯片研製就得花費數十年和成本,而且還不一定成功,看來軍方下了血本。」我們這邊也有軍方的眼線,老研究員心裏想道。

年輕人扶額震驚地說道:「也是就是說那個芯片里至少有五個人格,而且那個鈦素不是用來冰封那些東西嗎?尋常人碰到就化為冰屑,為什麼那個男人沒事?」

老研究員:「人家是個異能者,同時基因優化至少12階,軍銜是少將,你看看那個軍服的將星,年紀估計也比你年輕,比你強了不知道多少,而且鈦素這東西不要碰到液體就行,那個手套估計也是用特殊的材質製成的。」

年輕人尷尬的撓了撓頭。

芯片在終端里直接消失,輸送到星宇的腦袋裡。

拔出終端 ,男人將星宇橫抱起來,輕輕放入玻璃罩內,並把數據線插上星宇的後腦勺。

「剩下的交給你們了。」男人說完,就站在玻璃罩面前不動了。

百來研究員手無足措,剛才的行為把他們的計劃部署打亂了,而且那個太歲的情況現在也搞不清楚。老人拍了一下手,周圍立馬安靜下來。

老人:「實驗體的身體情況正常,剛才不是有人格芯片植入了嗎?還不查看大腦。」

研究員立馬散開,回到自己的工作崗位上。

儀器開始報道:「記憶格式化開始,格式化10%,20%。」到20%突然停了下來,男人臉色異變。

接着儀器又開始報道:「人格芯片開始植入,10%20%30%」報道了百分之一百停了下來,男人呼出了一口氣,對研究員說道:「能不能把剩下的百分之八十刪除。」

研究員搖搖頭說:「這不是我負責的。」

男人:「那是誰?」

研究員還沒出口。老人擺了擺手,研究員閉上了嘴。男人剛要發作。

老人走了過來說:「我來刪除。」

男人:「我不信你。」

老人呵呵冷笑道:「本來有一個被你弄進醫務室了,剩下的就我一個能上。」

男人無奈,那個研究員也退讓。老人來到儀器面前開始操作。

屏幕上顯示出30%40%50%……一直到百分之百儀器開始停了下來。

老人:「完成了,只剩下最後一步蘇醒階段了。」

周圍研究員聽到「蘇醒」兩字,全部振奮了,男人也點點頭。

老人來到指揮室,按下了一顆藍色按鈕,玻璃罩內充滿了氣體。

就在此時,大堂內突然警報大作,老人變色叫道:「怎麼回事?」

「警告,警告……」電腦合成音在大堂內響徹:「實驗體大腦處於排斥階段 , 拒絕各種訪問,人格芯片在實驗體大腦中失去意識,並有異常能量發生。」玻璃罩內的星宇開始劇烈的顫抖起來。

老人惡狠狠盯着男人說道:「你們弄出了什麼人格芯片居然繞過我設立的防火牆,這芯片分明是亞空間的產物。」回頭對一個黑甲戰士說道:「趕快去取聖杯。」

男人臉色蒼白:「我也不清楚發生了什麼,難道芯片被調換了。」

警報聲把研究員們全部撤離了大堂。

老人給自己打了興奮劑,右眼開始發出紅色的符文。

他開始瘋**作指揮室,玻璃罩內伸出許多觸手,每個觸手都有一個針頭,全部插入星宇。

男人問道:「現在是什麼情況?」

老人邊操作邊回應道:「現在不知道這孩子想什麼,人格記憶都沒了,本來還在的話還能抵抗一下。現在我努力切除腦白質。如果成功的話實驗體會變成情感遲鈍的笨蛋,失敗的話就會有六個惡魔復活並掌控這個軀體,而且會造成亞空間傳送門把大量惡魔放進來。」男人一聽,讓銀甲戰士做好戰鬥準備,自己也做出戰鬥姿勢。有一中隊黑甲戰士也來到大廳。

一個黑甲戰士捧着一個普通的杯子跑了進來。男人吃驚道:「此等神器,你是怎麼取得的。」

老人沒回答男人的問題,對黑甲戰士說道:「水放了嗎?」黑甲戰士點點頭。

老人:「給實驗體喝下去。」

玻璃罩打開,周圍的戰士舉起槍口對準。觸手離開星宇的軀體。黑甲戰士小心翼翼扶起星宇,手指輕輕張開嘴,給他喝下去。

星宇全身泛紅,像是蒸騰的龍蝦。溫度高到讓戰士的黑甲開始融化。

黑甲戰士趕緊退開 ,星宇瞬間倒地。

貌似喝下的水起到了作用,星宇泛紅的身體慢慢消下去。

大堂的警告聲戛然而止,四周靜悄悄的。老人停下了操作。空間沒有發什麼變化和扭曲。

男人本來做好戰鬥準備,發現沒什麼動靜。老人來到星宇身邊檢查了一下,星宇安靜的睡着,身體上面的針孔消失不見,呼吸也正常,老人的右眼發出紅光掃描了身體。

男人過來詢問:「實驗體怎麼樣了。」

老人回應道:「身體一切正常,就是記憶可能受損,忘記了一些最近的事,咦,居然解開了異能鎖,而且是十二個。」

男人震驚隨後又問道:「那個人格芯片呢?」

老人:「被吞噬了成為了大腦的一部分,切除的腦白質也長了出來 。這六個惡魔估計全部被太歲吃的乾乾淨淨,記憶也被實驗體所攝取了。」

這時有一團紅色的光球飛入星宇的大腦,緊接着又有一團白色光球也飛了進去。對此老人和男人居然都無視了。

老人和男人發起了爭執。

「實驗體歸軍方所有。」

「不可能,這實驗是議會提出的,材料也是議會出的。你們想白嫖是吧!」

「你難道不知道為了這場實驗,我們犧牲了多少兄弟,浪費了多少政治資源。」

兩人你一句我一句,最後都安靜下來,身旁銀甲戰士和黑甲戰士拔槍相互對立起來。

醫務室,陸瑾言被幾名醫護人員按在病床上。

「放開我,你們把星宇怎麼樣了。」

陸瑾言力量大的出奇,已經有幾名人員開始力竭了。

一名醫護長說道:「該死,麻醉劑呢?士兵呢?」

一名人員回道:「醫護長,剛才陸先生順走了一隻強力興奮劑,麻醉劑對他不起作用,黑蝰部隊全部被姜博士調走了。」醫護長剛想說用冷凍劑就被飛來的人體砸中,吃痛了一下倒在了地上。等他站起來發現周圍的醫護人員橫七豎八躺在地上。陸瑾言不知所蹤。

陸瑾言越過長長的隧道來到大堂。

大堂**所有人向陸瑾言看去,陸瑾言毫不理會,來到星宇身邊,推開老人,將他橫抱起來。

男人想上去阻攔,被老人攔住,身後的銀甲戰士想動手,黑甲戰士也隨機而動。雙方劍拔弩張。

男人冷眼看着陸瑾言慢慢離去的身影,剛想說什麼,突然一個信息傳到腦海里,老人也收到。

兩人瞬間指揮自己手下部隊去部署防禦 ,大堂**響起了警報,一聲劇烈的震動,戰士們全部一頭栽倒,老人右眼閃過,所有人失去重力般浮了上去。

陸瑾言在剛才震動的時候也摔倒,他急忙把星宇背了過去。隨後又浮了上來,老人從後面划過來,對陸瑾言慎重說道:「小陸,把孩子送到3號救生艇那邊 ,把目的地設置成共和學院,阿尓道夫校長已經排人那邊接應了。」

陸瑾言說道:「這次襲擊是不是跟之前星空基地同一批。」

老人點點頭,後面叫來了兩位黑甲戰士對他們下達指令護送實驗體。

陸瑾言背起星宇,從另一條通道划過去 ,他加快速度,來到通道盡頭,這裡有道厚重的隔離門,黑甲戰士用力推開。門外是大廳,裏面被劃分了好幾個區域,應急的紅色燈光忽明忽暗。有幾角落暴露出電纜 ,時不時發出噼里啪啦的電火。

穿過大廳,來到幾個隧道路口 ,陸瑾言向一條鋼製通道跑了過去。通道邊上的玻璃牆外是一片巨大的深空,有許多戰鬥機相互開火,這時有架攻擊機衝過來,機翼下方的機炮發出了紅色的光束,直接轟擊在玻璃牆上,牆外的立場擋住了攻擊。但玻璃出現了裂痕,很快布滿了龜裂。

經歷過許多隧道,三人終於來到空港區,空間站有許多戰士在這裡忙忙碌碌,陸瑾言來到逃生艇,打開艙門,把星宇放了進去,輸入地址坐標。打開駕駛艙左側盒子取出了掃描器,並對星宇開始掃描,右側盒子突然打開,裏面有一件嶄新的太空衣,衣服給星宇穿上 。他看了一下星宇,把自己的脖子上項鏈摘下來,放到星宇手裡,給星宇戴好頭盔,啟動自動駕駛。

陸瑾言沒坐上逃生艇。他轉身向戰機跑去。身後的兩位黑甲戰士各自找好戰機。逃生艇的引擎經過二十米秒的預熱,慢慢飛起,緩緩滑出泊位 ,然後迅速飛起,逃出了空港區。

飛船後面跟隨着三架戰鬥機,有一架紅色的戰鬥機直接穿過力場沖向空港區,撞了上去並發生了爆炸,一條火龍從港口軌道噴出。無數殘骸碎片飄散在空中。

飛船離開的後面是個巨大太空基地,呈金字塔狀,遠看過去是個巨大的城市。

太空基地周圍,多達數百架戰鬥機來回穿梭旋舞,如同一群猛禽在互相撕扯。遠處幾架逃生艙,正在用自己微弱的動力嘗試逃離,這些逃生艙沒有像逃生艇的速度,很快被戰鬥機擊毀。有些發出了投降信號,被戰鬥機牽引了過去。

有一架紅色戰鬥機發現了逃生艇,掉頭航向,向這裡飛了過來。它的機炮發出了深紅色的光芒鎖定了引擎。

飛船身後的三級架戰鬥機迅速掉頭,把飛過來的紅色戰鬥機集火打爆。

這邊的空間發生的戰鬥吸引了飛機群,立馬分出二十幾架追擊逃生艇。

三架白色戰鬥機整頓好隊形沖向戰鬥機機群。

有兩架白色戰鬥機配合的天衣無縫,它們一個吸引火力,一個負責攻擊,相互殲滅了十幾架戰鬥機。但很快被數量佔優勢的敵機擊毀。

剩下的七架飛機,向單獨白色飛機靠攏,準備集火,白色戰鬥機絲毫不懼,它突然加速,身形優美的划過幾架戰鬥機,敵機瞬間停火怕誤傷自己人。剎那間,白色戰鬥機展現出了無可匹敵的空炮技巧,迅速打出了火力,集中攻擊幾架飛機的引擎。飛機失去動力,被白色戰鬥機擊毀。剩下的一架戰鬥機見狀趕緊飛走,利落的被白色戰鬥機擊毀。紅色的戰鬥機群見狀分離更多的戰鬥機沖了過來。

白色戰鬥機,繞了一圈在逃生艇的周圍,並傳遞了信息,隨後絕然沖向戰鬥機群。

逃生艇內的星宇慢慢蘇醒,他迷茫看着一切,大量的信息充滿了大腦。還沒緩過來,屏幕上出現了陸瑾言,他臉色憔悴,那雙深邃的眼睛裏露出不舍的目光,他艱難地開口道:「對不起星仔,又留下你一個人了,無論發生什麼都要好好活下去。」

星宇掙扎的抬起手掌,朝向白色戰鬥機。

白色戰鬥機孤零零的沖了過去。猶如一隻白鴿一樣沖入了機群。

星宇耳邊傳來了聲音。

「飛船已經進入空間準備跳躍,請做好準備。」

星宇感覺自己眼皮非常沉重,慢慢閉上了眼睛。

飛船逐漸加速,將戰場遠遠拋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