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病態寵愛:病嬌大佬對我窮追不捨
病態寵愛:病嬌大佬對我窮追不捨 連載中

病態寵愛:病嬌大佬對我窮追不捨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魚香肉絲ccc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唐禺 現代言情 顧知南

「救贖+偏執病嬌+甜寵+雙重生」 唐禺喜歡顧知南,喜歡的無可救藥,執迷不悟! 她是他的癮,是他痛症發作時的嗎啡,是他徹夜難眠時的組胺,更是他狂躁不安時的安定! 聚光燈下,他雙臂緊鎖少女,眼底猩紅,神情懨戾,用喑啞到幾乎破碎的聲音對她說:除了我,所有妄想染指你的人,都得死! …… 「唐禺,別怕,這無邊煉獄,我會將你救出去」 「倘若救不出去呢?」 「那我就陪你一起下地獄」展開

《病態寵愛:病嬌大佬對我窮追不捨》章節試讀:

第3章 他的心疼與偏愛


話落,她手高高舉起,面無表情的向姜珧之刺去。

就在匕首即將觸碰到姜珧之時,她崩潰似的哭喊道,「我說,我說!」

她抽噎兩下,低聲說道,「我,我是見過他們,在今早的時候與他們有過一面之緣,可是我發誓我不認識他們,姐姐你相信我,我真的與他們不熟!」

顧知南嘴角噙着一抹冷笑,從一旁保鏢手中接過錄音機,按下播放鍵。

「你怕什麼,過了今天顧家就只有我一個顧小姐了,還能護不住你們幾個人?」

熟悉的女聲響起,眾人一臉震驚的看着顧知南右手裡的錄音器。

「錢不是問題,只要今天不讓她出現在會場,其他的隨便你們。」

姜珧之聽罷,怒目圓睜,如瘋了一般衝上前想搶奪錄音器,卻被顧知南狠狠地踹到了一旁。

錄音到這裡戛然而止,顧知南向前一步,彎下腰,輕撫着姜珧之的臉龐淡聲說道,「多美的一張臉啊,只可惜心是爛的。」

她站起身,一雙媚眼裡滿是森冷,勾了勾唇,說,「姜珧之,還債的時候到了。」

話落,她轉向賓客,微微仰頭,勾唇一笑時竟是邪魅又清冷,讓人忍不住的心驚。

「今天本來應該是個好日子,只可惜現在怕是要掃了各位的興了,在座各位想必都清楚,我自幼走失,直到兩年前才重新回到顧家,自以為與我這個同父異母的妹妹相處很好,拼盡全力勸得爺爺讓她認祖歸宗。」

她說著,自嘲一笑,像是看穿世俗一般,眼睛裏沒有十九歲少女該有的靈動,平靜的像一汪死潭,又似乎帶着一抹風雨欲來的晦暗,

「但很可惜,我認為的好,只是我自以為是而已,就在今天,她找人綁架了我,還授意他們侮辱我,如果不是這一切恰巧被唐禺碰到,如果不是他從綁匪那發現了那段錄音,恐怕,我這痛失貞潔得罪名,就直接坐實了。」

她眸光微斂,一雙氤氳的瞳配上殷紅的眼角,清冷,卻讓人忍不住的心疼。

知曉前因後果的賓客一改剛才的嘴臉,皆是一臉嫌棄的看向姜珧之,眼裡的鄙夷之意寫的一清二楚。

姜雲韶眼見事情敗露,只好將責任全都攬到自己身上。

她泣不成聲,哭喊着說道,「都是我,都是我的主意,和珧珧無關,她不過是個孩子,怎麼會有這樣的心計?是我,是我教她的,都是我的錯!」

顧知南面色淡淡,眼裡帶着涼意,她殷紅色的唇微張,聲音清冷,「是你是她又有什麼區別呢?反正早晚都是要死的。」

話落,她一把拽過姜雲韶的長髮,不顧女人哭喊的求饒聲按住腦袋便向地面砸去,不過片刻便已經鮮血淋漓。

若仔細觀察,會發現姜雲韶額頭的傷口恰巧可以與顧知南額角處的傷口吻合,只是前者的傷口更大也更嚴重。

顧知南全程面無表情,宛若打人的不是她一般。

直至女人的哭聲漸漸微弱,她揉揉酸痛的手腕,站起身,凝視着早已嚇傻了的姜珧之淡聲說道,「野種永遠都是野種,遇事只敢躲在別人身後的垃圾。」

姜珧之抖如篩糠,早就已經被嚇到六神無主,她除了雙眼獃滯的看着顧知南,連哭都忘記了。

她像是一個將死的死刑犯,瑟瑟發抖的等待着臨行前的審判。

顧知南看着她,揉捏手腕的動作沒有停下,漂亮的桃花眼森冷沉鬱,晦暗無光。

須臾,她耳邊傳來一陣溫潤清冽的男聲,「手很痛?」

再次聽到唐禺溫潤的聲音,顧知南眼底的森冷陡然散去。

他不問她時還好,他不開口,她就可以把心裏的委屈藏匿的很好,不讓任何人發現。

可現在他問了,那些被她隱藏在最深處的委屈,突就被勾了起來。

她壘起的圍牆轟然倒塌,所有的堅強在這一刻不復存在。

她搖了搖頭,瀲灧的眸子里染上幾分酸楚,眼角的淚險些沒有抑制住。

「不哭,」唐禺慌了神,一顆心沉沉的下落,連帶聲音都帶上幾分顫抖,「乖,不哭。」

她眼底的水霧彷彿滾燙的岩漿,將唐禺心底灼出幾個血窟窿。

心疼與盛怒交織在一起,他薄唇抿緊,恨不得所有的毀掉一切,讓那些傷害過她寶貝的人,全都去死!

可是不行,他不想嚇到他的南寶,更要尊重南寶的決定,讓這群人,在無盡的痛苦中,慢慢凌遲致死。

他轉頭,看向姜珧之,雙眸中的溫柔被瞬間陰翳取代,薄唇輕啟,嗓音依舊溫潤清冽,語氣卻是帶着幾分駭人的凌厲,「是你一五一十的說清楚,還是讓我用手段幫你?」

姜珧之得嘴唇早已被她咬破,她手掌緊握成拳,指甲深深的嵌在肉里,可她不覺得疼痛,只是恨不得殺了這個撕碎自己公主夢的顧知南。

可她不能,她甚至在唐禺凌厲的眼神下動彈不得!

唐禺其人在帝都內名聲遠揚,年僅二十二歲的他手段凌厲,足以讓很多商業大佬聞之色變。

有人說他溫潤如玉是一位矜貴的翩翩公子,無論與誰皆是溫和疏離,永遠保持着最舒適的距離。

也有人說他心狠手辣是一個不折不扣的殺人魔,對待敵人,手段凌厲,毫無人性。

更有傳言,曾有人親眼見到他將一位男子的皮活生生的剝了下來,手法嫻熟,毫無怯意。

關於他的傳言太多,孰真孰假無人可以定論,但唯一可以確定的是,普天之下,無人敢惹怒他半分!

姜珧之猛地跪在地上,伸手抓住顧老爺子的褲腳,哭的梨花帶雨,看起來好不可憐,「爺爺,爺爺我不是故意的,我沒想過傷害姐姐,我只是害怕姐姐不肯讓我認祖歸宗,我發誓我絕對沒有半分傷害她的意思。」

她倒是聰明,知道如今顧家當家做主的是顧老爺子顧修然。

只可惜一直沉默的顧老爺子並沒有包庇她的心思。

他早在宴會剛一開始的時候就收到了顧知南報平安的短訊,也知曉了接下來會發生一些在他意料之外的事情。

若不是顧知南特意強調,不許他插手,他早在錄音放出的那一瞬間,就直接解決了這對心腸歹毒的母女。

他怒目圓睜,如避蛇蠍一般的將姜珧之甩到一邊,厲聲呵斥,「畜生,南南也是你們敢碰的?如果不是南南死命的求我,讓我認你這個野種,你以為我會同意你認祖歸宗?你個不知好歹的東西,死不足惜,我告訴你只要我活着一天,你和你媽就別想進顧家的大門。」

這番話徹底給母女二人判了死刑,姜雲韶哭喊着跪上前,「爸,爸你聽我解釋,不是這樣的。」

顧修然冷哼一聲,擺了擺手,絲毫不掩蓋眼底的嫌棄與鄙夷,「一個妄想傷害南南的人,也配叫我爸?來人,把她們丟出去,我不想再看見她們!」

女人的哭嚷聲由近至遠。

終於,室內一片安靜,一場鬧劇就此結束,賓客見狀,打過招呼後便四散而去。

顧修然年齡大了,情緒大起大落之後就覺得疲憊的緊,他看着顧知南,沉聲說道,「南南,我們回家吧。」

「爺爺,您能先回去嗎?我還有點事情想處理。」顧知南唇角微揚,溫聲說道。

顧修然嗯了一聲,也不追問是什麼事情,囑咐了幾句後便提步離開。

爺爺一走,顧知南就開始四處尋找起唐禺的身影。

她張望了一番,沒有在宴會廳里找到唐禺,只好提步向宴會廳外走去。

她一路尋找,從酒店十九層找到酒店外,最後在距離停車場不遠的地方找了他。

「唐禺。」她眼神一亮,輕喚他的名字,提步向他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