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穿越:大力斬神系統保護總裁校花
穿越:大力斬神系統保護總裁校花 連載中

穿越:大力斬神系統保護總裁校花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而我是一隻魚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楚辰 蘇簡安 都市小說

簡介:楚辰因為保護隊友犧牲穿越鏡像大陸,做了一名PMCs. 意外獲得系統解救大佬被帶回內陸,成為一隻神秘特種力量小隊隊長
執行任務途中被告知奉命保護江南集團總裁蘇簡安
誰知保護任務前一晚二人就在酒吧,酒店產生了一段故事,究竟會擦出怎樣的愛情火花
身在不收男員工的江南公司楚辰生活是否過的去
最要命的是楚辰在這段任務中結識了各行各業的小夥伴
楚辰究竟會怎麼對待朋友?展開

《穿越:大力斬神系統保護總裁校花》章節試讀:

精彩節選

第一章 以身許國


非南,地中海南岸,西加班市上空出現一架直升機。

「隊長,我們今天要去刷哪張圖。」

問話的是剛剛遞補進小隊的一名新兵蛋子,因為第一次參加任務不免有些發抖。

「機艙打開了不就知道了,上飛機嘴就像放屁似的把不住門,廢話真他娘哩真多。」

副隊長衝著新兵的腦門結結實實的來了一記**溜子。

因為小隊編製是六人,之前任務犧牲了一名戰友,所以這名新兵被遞補,運氣可能也說不上好。

小隊剛剛休整,楚辰還在放假當中就接到通知有緊急任務開拔。

還沒接受系統訓練的新兵就這樣被帶入角色。

「無論刷什麼圖,敵人都會非常兇殘,你關注的地方應該是怎麼不給隊伍拖後腿。」

楚辰言辭非常犀利,戰場上沒有所謂的同情,你要想的僅僅是活下去。

「知道了。」新兵低頭擦着手中的AK步槍,十分失落。

「到了。」機艙門打開的一霎那,本來如同行屍走肉般的小隊成員一個個眼睛發亮,如同飢餓的雄獅碰到大餐。

「跳傘,不要迷戀巷戰,找出目標位置後擊殺撤離。」

楚辰把鞋帶緊了緊,隨即下令。

隊員們一個個開始跳傘,楚辰是最後一個,迷戀的看了一眼機艙後也一併起身跳了下去。

「目標位置在羅迪斯小鎮廢舊工廠內。」副隊長對講機傳訊。

「周圍排點,老黑帶着兩人正面佯攻,剩餘人跟我從樓頂上摸進去。」

楚辰戰術安排完畢,小隊開始仔細的搜查,偵查對面防備措施。

「龍,情況不太樂觀,放哨的太多了。」

楚辰也是服了對面頭目,哨位安排這麼多,生怕別人不知道裏面有大魚是不。

「馬鈴薯跟我爬到樓上,你負責狙擊,目標擊斃後,外面人交叉掩護撤退。」

楚辰下達命令完畢,便帶着馬鈴薯還有新兵蛋子越過哨位爬到了樓頂。

「找好位置架槍,我溜下去後,你負責幹掉目標我負責割掉頭領,而後立即撤退。」

楚辰掏出匕首,沿着廢桶前進,路過三個哨位,輕輕鬆鬆的全部被楚辰幹掉。

馬鈴薯找好狙擊位置後,瞄準正在跟手下們吃着午餐的頭目胸口。

「這老狗吃的真特么美,老子中午還沒吃上一口乾糧呢。」

馬鈴薯往旁邊啐了一口,握把上的手攥的更緊了些。

楚辰慢慢摸到了離目標還有五十米的距離,因為前面防線太多這裡已經是最好的位置了。

「動手。」楚辰靠着對講機小聲命令道。

「砰。」m24裝上消音器這一聲響是馬鈴薯最喜歡的聲音。

一槍開完馬鈴薯立馬跑路,這就是全世界最優秀狙擊手之一的自信。

楚辰換上敵對份子的服裝趁亂混進了敵人陣中。

目標已被擊斃,有恐慌聲但更多的是「fake」聲。

「我們三個人拖老大先走,找出兇手干碎他。」

楚辰混進敵營拖着目標的身體往後撤,對敵對分子說道。

一把槍架在楚辰的腦袋上:「你是誰。」

「特么的老子第一天過來打工就攤上這種事,你們不找兇手還質問自己人?」

楚辰展現良好心理素質,沒辦法誰叫命令是必須要割掉頭領帶回去,只能冒着生命危險完成任務。

「你們兩個給他綁了,剩下人跟我來。」一名大老黑應該在組織地位頗高指揮夥伴,穩住了陣腳。

楚辰被二人五花大綁跟隨醫生來到地下室。

「Fake ,他已經不行了,這裡暴露了,我們得趕緊走。」

醫生沒用幾秒鐘就判了頭領死刑,接着從床底翻出基地老大偷藏的金條。

兩名馬仔看到金條眼睛發紅,這時也顧不得正用刀片為自己解綁的楚辰。

「給你們十根,有緣再見。」

三個牛馬還在分贓,卻不知危險正在降臨。

「呃。」一名馬仔捂着自己的脖子轉過身漸漸倒地。

剩下二人懵在原地,楚辰趁機處決了他們。

收拾利索,把上頭交代的任務完成後裝在盒子里綁在背上。

拿出幾根金條揣進了兜里,楚辰拿起把AK溜了出去。

「任務完成,準備撤離。」楚辰透過對講將消息透露出去。

「噠噠噠。」

副隊長帶着剩餘隊員開始同敵人交上了火,敵人紛紛依靠牆體掩護與小隊展開激烈交火。

楚辰沿哨位薄弱地點準備溜回樓頂沿路返回。

還好對方注意力都在外面,楚辰沿路拔了七個哨位爬了出去。

「撤。」

與小隊匯合後,楚辰下命令撤退,他們好像影子一般。

來去自如,敵人根本摸不清這些人的行蹤。

「Fake,你們這群飯桶,趕緊給我追。」大老黑無能的狂怒,機槍衝天。

「噠噠噠。」

「接頭的人怎麼還沒到。」楚辰不滿,這群外國人做事太差勁了。

一點時間觀念都不守,晚一秒可能這些人都會為他陪葬。

「進樓里吧。」副隊長焦急萬分。

「不行,進去的話我們身上的彈藥不一定夠出來,看看能不能搶車。」

楚辰做出冷靜判斷,現在跟敵人打陣地戰純是白給,人家多少人,自己才多少人。

「追上來了。」新兵蛋子從前方跑了回來。

「誰特么讓你跑回來的?」副隊長一槍托砸在他的胸口上。

新兵吃痛倒在了地上。

「沒辦法了,借用房子當掩護等待救援。」

跑已經跑不了了,新兵把位置暴露了,兩條腿根本沒四個軲轆跑的快。

只能殊死一搏了。

敵人來的很快,沒到兩分鐘十幾輛大卡車就停在了楚辰所在區域前面。

黑壓壓的一群人烏拉烏拉的交流着。

「隊長我怕。」新兵拽着楚辰的袖口,臉上不知是汗水還是淚水。

「滾吧,剛剛我瞅見車庫裡有台摩托車,趁着沒被包圍能跑多遠看你命了。」

楚辰把背上的「任務」反綁給新兵,頓了頓又給了他一個彈夾。

新兵不知如何是好,愣在原地。

「瓜娃娃的還不滾,別有心理壓力,這件事跟你無關,我們被出賣了,如果你能跑出去就給俺娘帶句話。

他老幺不孬,是他娘哩英雄啦。」

副隊長把手上的腕錶摘下遞給新兵,隊員們也一個個掏出有紀念意義的東西。

新兵一一接過,眼巴巴的瞅着楚辰。

「我是孤兒沒有牽絆,快滾。」

「砰」。

一發炮彈落在小隊附近,新兵不舍的看了眾人最後一眼,含淚跑路。

「兄弟們怕死不。」

「他娘哩,干他們。」

Ps:十萬字跪求別跳張,抱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