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四合院:從國營飯店雜工開始
四合院:從國營飯店雜工開始 連載中

四合院:從國營飯店雜工開始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琦大妞妞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薛妮兒 都市小說 陸陽

陸陽忽然發現自己穿越回了六十年代,成為了國營飯店的一名打雜
老丈人送來未婚妻,人美心善,那就寵着唄
被許大茂算計欠了一大筆賭債,不能忍! 給媳婦買布竟然被賈張氏搶了,不能忍! 傻柱這個憨貨還敢惹我,不能忍! 秦淮茹還想沾便宜,那更不能忍了! 一群禽獸都別來惹我,否則恁殘你們!展開

《四合院:從國營飯店雜工開始》章節試讀:

第7章 被眾人排擠


等扶他的人離開辦公室後,陸陽就立刻睜開眼睛,坐了起來。

躺在沙發上,大概休息了四十多分鐘,他就走了出去。

誰知剛剛推門,就碰到了正要下樓的齊永國。

「陸陽,你小子行啊, 什麼時候會做菜了?竟還瞞着你齊叔。」

聽到這話,陸陽微微一怔,不知該怎麼解釋。

「齊叔,看您說的,我瞞誰也不會瞞着您啊。

說實話,今兒我也是第一次正式做菜,誰知就成了呢,

或許,我在這方面天賦異稟吧。

您也知道,我以前經常半夜在後廚待着,

他們都說我要偷東西,就您信任我,我那都是趁着晚上沒人的時候練顛勺。」

他臉上帶笑,面不改色的胡說,其實也不是胡說,有一段時間,他晚上就睡在後廚。

為了躲債!

對於他這話,齊永國還真沉思起來。

陸陽平常什麼樣子,他是再清楚不過了。

或許,這孩子在做飯方面還真有天賦呢。

想到這兒,他老父親似的勸告:「陸陽,既然你有這個天賦,那以後就好好乾活。

我去吩咐李建民班長一聲,讓他好好帶帶你。

不管怎麼說,你也能有個吃飯的手藝。」

說話間,他腳下的速度就加快了許多。

見此,陸陽趕緊委婉拒絕。

表示他在廚房好好乾活,仔細留心就能將李師傅的手藝都學到手。

齊永國想到中午婁老的事情,也就同意了。

廚房,

陸陽一回來,也不閑着,就做着雜工的活兒。

可即便這樣,他還是受到了眾人的冷嘲熱諷。

「呦呵,這不是咱們的救世主嗎。」

「是啊,陸陽,你可是出盡風頭了啊。」

「不就是一道菜嗎, 嘚瑟什麼,我看他就是僥倖而已。」

「就是,班長的手藝,大傢伙誰不知道。」

「班長,你放心,這廚房依舊是您說了算。」

「陸陽,你要是還想在後廚混,就趕緊給班長道歉。」

......

廚房就這麼大,李建民雖然忙碌,可也看到了大家對陸陽的刁難。

但是,他冷眼旁觀,並沒有阻止大家的行為。

數十年的手藝,被一個不學無術的毛頭小子給碾壓了,他感到憤恨不平。

陸陽冷眼看着這一切,嘴角輕笑。

不理會眾人的反應,他徑直來到李建民面前。

「您也這麼認為?」

他用的是敬語,看在齊永國的面上,還給對方留有幾分顏面。

可這話在李建民看來,那就是陸陽對他**裸的挑釁。

「陸陽,你說話不用陰陽怪氣的,有本事咱們就比一比。」

他將菜刀用力拍在案板上,眼帶怒火。

對於陸陽,他還是了解的。

小混混一個,他就不信他幾十年的廚藝,還會輸給一個毛頭小子。

這話一落,廚房的眾人幾乎一邊倒。

「陸陽,你可真行,還敢跟班長叫板,還不快道歉。」

「就是,不就做了一道菜嗎,尾巴都翹上天了。」

「陸陽,還楞什麼,快道歉啊!」

「別以為有齊主任給你撐腰,你就可以肆無忌憚。 」

「就是,廚房要是沒了李建民班長,看這飯店還如何運營。」

......

看着大家如此支持自己,李建民更加信心滿滿。

一雙眼睛似笑非笑的看着陸陽,一山不容二虎,無論如何這次比賽他必須得贏。

否則,以後他在這個飯店還有什麼地位可言。

「好,你說吧,怎麼比?」

陸陽淡淡一笑,無所畏懼。

原本他還抱着跟同事們和平共處的想法,可如今看來壓根不需要。

瞧瞧,這都是些什麼人啊!

原主曾經是貪玩、不好好工作,但就不允許他變好了。

不就是做了一盤菜嗎,這就容不下他了。

既然如此,那他也不必客氣。

「你我各自為廚, 三天內,看誰做的菜盈利多。

輸的一方離開和平飯店。」

李建民滿臉陰狠,一字一語的道。

突然,門外傳來一道話,讓眾人一愣。

「一個個都閑着嗎,不幹活,都聚在這裡幹什麼?」

大家順着聲音看去,就發現是齊永國來了。

只見他眉頭緊皺,一張臉很是嚴肅。

頓時,員工們四散而逃,都利落的回到了自己的崗位上。

但李建民卻依舊站在那裡,絲毫不動。

「李建民,你這是什麼意思?」

齊永國滿臉憤怒。

他真是沒想到這個李建民,竟然如此容不下人。

剛剛的話,他自然聽到了。

離開和平飯店?

他怎麼能如此狠心。

這附近誰不知道陸陽的德行,要是他離開這裡,還能去哪裡工作。

虧他還想讓其教導陸陽廚藝,沒想到終究還是他看錯了人啊。

陸陽看着緊隨齊叔進來的小楊,就知道是他將人帶了過來。

「齊主任,這後廚有我沒他。」

李建民用手指着陸陽,沒有絲毫退讓。

他的這一舉動,讓齊永國大怒。

陸樣見此,趕忙上前:「齊叔,您不必擔心,這場比試我一定贏。」

齊永國抬頭,看到陸陽滿臉的自信,也不再說什麼。

他已經決定了,不管這次比賽結果如何,他都要儘快找到新的後廚班長。

「叔信你,不要有負擔,一切有叔呢。」

他拍拍陸陽的肩膀, 眼神中充滿了關切鼓勵。

這話一落,眾人詫異,再次意識到了陸陽在齊永國心中的地位。

頓時,大家的眼神中有人羨慕,有人恨啊。

不過, 陸陽沒有理會眾人。

吃飽喝足,新做了兩道菜,裝飯盒裡,拎着網兜直奔前廳結賬。

內部員工有內部員工的價錢,很便宜。

對於陸陽的舉動,眾人都看在眼裡,紛紛眯起了眼睛。

在國營飯店裡,他們這些員工打包剩飯剩菜,這個很正常。

不管是後廚班長李建民,還是前廳班長吳明,對此都是睜一隻眼閉隻眼。

當然了,有剩下的也是先緊着這兩人的。

但,是絕對不讓私自做新菜打包帶走的,這是嚴重違反規定。

眾人還以為陸陽要走,紛紛起了小心思。

可見到陸陽去前廳結賬了,只能悻悻然的退回了廚房。

對此,陸陽自然是了解,他可不會給別人留下話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