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都市›沙盒異變
沙盒異變 連載中

沙盒異變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不語焉知 分類:都市

標籤: 不語焉知 都市 陳凱

不過是一位無聊的祂手中的一部電影罷了
當世界被重啟,古老書籍中的生物映照入現實,海洋深處不知明的海獸暢泳於大海之時,波濤亦為之逆流
天穹之上陰影籠罩着大地,地面上的巨獸不滿的咆哮着
有人餓了,黑暗中一副沾滿了鮮血的牙齒笑嘻嘻的看着你,放心他不會吃了你的
諸君遊戲開始了
展開

《沙盒異變》章節試讀:

第7章 協議


協議剛簽署完畢,餘下的兩人相繼睜開了雙眼,看樣子他們也知道了自己是啥。不過陳凱並沒有選擇過問,覺醒什麼是別人的秘密,別人不說他也不會去問。小哥也麻溜的拿過了兩份協議讓他們簽署,陳凱很是識趣的退到了後面不去查看,兩人簽署完協議後,小哥便將所有的協議放在一個密碼箱中。

「恭喜你們每個人都正式成為了覺醒者,現在我代表國家正式向你們提出邀請,邀請你們加入國家機構!」小哥再次拿出三份嶄新的文件。

沐哲和雲昂然接過了文件仔細的觀看着,只有陳凱無動於衷。「怎麼,不看看嗎?有編製的工作待遇還是可以的」小哥還是熱心的將文件遞給了陳凱,出於禮貌,陳凱還是接過文件仔細的閱讀了起來。

文件的內容沒多少只是簡單的敘述了一下現如今的情況,並邀請他們加入國家機構,代號『探索者』!

閱讀完畢過後,三人陷入了深思,現在這一項的決定將關乎他們今後的道路會如何是加入國家獲得正式編製還是獨自流浪拼搏。

「凱子你加入嗎?」沐哲詢問着陳凱想從他那得到一些建議。

「我不想加入,雖然待遇會很好,但是現在只是異變初期機緣遍地,我不想受束縛,我想自己試試,反正我也無親無故的,如果真的死了,那就死了吧。」陳凱苦笑着,他也渴望擁有親人,但從他記事起他就沒有見到過父母,從小也是在福利院長大,從這個福利院轉到那個福利院,從小就像是沒人要的垃圾一樣被丟來丟去,後來運氣好遇到了好心人的資助,讓他在高中不再四處奔波能夠安心學習,才考上了大學,雖然是被指定的但好過沒有。

「那凱子你幫我分析一下,你看看我加入不?我覺醒的是物質重組,我可以將自身所觸碰到的任何物質轉化為不含能量的物質,比如將沙土轉化為水。」

???陳凱一臉懵逼,他這好基友覺醒的天賦挺厲害的,嗯呢,基建狂魔狂喜,用最低的成本建造出最貴的建築。「那啥,天熱來點刨冰?」

沐哲一臉黑線的看着他的好基友,這是正常人能想出來的事?他堂堂物質重組居然當成了刨冰機?

「啥口味?」

「檸檬謝謝!」

沐哲伸出雙手,握住了一旁的廢棄文件,給小哥看的一臉迷惑,好好的拿垃圾幹嘛。很快手中的廢紙在手中變換摺疊,逐漸變成了一個碗的樣子,這讓小哥看的更加疑惑了,很快紙碗形成逐漸變得透明,散發出絲絲涼氣。

給陳凱看的一陣羨慕,有這能力大夏天吃刨冰太棒了!

很快一碗黃色刨冰在碗中形成,沐哲推到了陳凱面前「吃吧,變不出勺子了,將就吧。」給一旁的小哥看的一陣懵逼,這能力還能這樣用?

「卧槽,牛逼!牛逼!牛逼!」陳凱看的打呼厲害,但是手中已經捧着檸檬刨冰開始品嘗了,入口冰涼,帶有淡淡的檸檬清香,沒有絲毫關於紙張的異味,味道不錯,值得五星好評!

很快一碗刨冰就吃完了,渾身涼絲絲的,「如何?」一旁的小哥已經拿出筆記本開始記錄這一次的數據了。

「冰涼,清甜,沒有關於紙張的異味,好評!」陳凱連着碗也直接啃乾淨了。

小哥迅速地在筆記上記錄著各種數據,並且仔細觀察着沐哲。

沉思片刻過後陳凱還是給出了他的建議「你還是留下來加入『探索者』吧,你這能力前期沒有太多的戰鬥力,單靠自己的話很難有成就,特別是在災變初期,什麼都沒有穩定的情況下,還是和緊跟國家的腳步較好,有國家系統的培養總好過野蠻生長,當然具體如何還是看你自己。」

小哥也收起了筆記本接過了話,「確實,你這能力在初期沒有什麼戰鬥力,而那些災獸又進化的比人類快,你這樣很難有足夠的資源來支撐自己修鍊,如果加入『探索者』國家會免費提供修鍊資源,幫助你們更快的踏足更高的境界。」

兩人的勸說讓他有些猶豫了,他其實是想回家的,他們家在那片也算有實力有勢力的,要錢有錢要人有人,特別是在災變的初期,很多資源如果他回去那就是獨享。但一想到老爺子那恨鐵不成鋼的眼神,他猶豫了。

「你呢?雲胖子。」沐哲開始詢問起在一旁已經準備填文件的雲昂然。

「我想去,不過得和家裡人說一聲,要是突然消失了也不太好。」

小胖子靦腆的撓撓腦袋。

很快沐哲也做出了選擇,他加入,這次不做出點啥成績他就只能回家繼承家業了!至於陳凱他不選擇勸了,這鹹魚決定的事只有自己改的可能,別人勸,沒意義,他不聽!

小哥輕嘆一聲似乎在為少了一個好的苗子而嘆息,三人檢查完身體後,確保覺醒沒有產生任何後遺症後,就被小哥帶上了軍用卡車,他們將前往雲都軍區,在那裡覺醒者們將會進行系統的培養,至少得告訴他們,如果濫用能力會造成什麼後果!

經過兩個小時的車程,一路舟車勞頓過後,他們終於到達了目的地,雲都軍區,旁邊的臨時覺醒者營地,考慮到覺醒者的能力千奇百怪的為了不引起軍區內的器械彈藥損壞,在他們沒有完全能掌控前,所有覺醒者禁止入內!剛好旁邊的空地上樹木瘋長正適合做營地。

下車過後,映入眼帘的是高大的樹木以及簡易的木質圍牆,和各種軍用帳篷,完全不能得知周圍的環境,三人被帶到了一頂帳篷之前,不大但是夠4個人休息是綽綽有餘的。

「接下來的幾天你們需要在這裡呆一段時間,學習一下新的法律法規。國家尊重你們的決定但請不要給國家添亂,特別是在現在這個時期。如果你們有人私自逃跑,那麼外面巡邏的士兵有權利直接擊殺你!」

這一番話下來直接打碎了陳凱想要溜走的心思,本來想找機會直接跑的,現在還是乖乖的當幾天的鹹魚吧。隨遇而安吧。

待到小哥走後,三人進入了帳篷,內部裝飾也很簡單,兩張上下床,四套洗漱用具,四套被褥枕頭就沒了。

「嘖,斯是陋室惟吾德馨。」躺在床上沐哲不由得感嘆,這世界太他媽操蛋了,昨天還是太平年間,現在卻是災獸遍地,人類的生存受到了威脅。直呼,難搞啊!

幾天的培訓很快就結束了,在此期間陳凱雖然沒有掠奪到任何的基因碎片,但是自身的力量卻在不斷的增強,受限於體質的限制,目前能輕鬆舉起一個成年人重量的物品,他能清楚的感受到自身的骨骼強度在不斷地增強,如果說之前是木質的支撐現在就是石質的。

「呼,活下去的資本有了。」坐在營地的卡車上,他即將離去,來的時候是一行人,離開的時候卻是自己。由於陳凱並沒有加入『探索者』,所以培訓結束過後他就被送離了,其他人將被轉移到其它的地方進行訓練培訓。

希望還能再見面吧,凱子加油啊!沐哲在遠處目送陳凱的離去。

經過兩小時的車程,陳凱又一次的被丟到了雲都大學,看着這宏偉的校門,陳凱陷入了沉思,這破學校絕對和軍區有關係,否則為啥其他人都送其他地方就他一個雲都大學的學生被專門送回來這裡了。就離譜!

剛轉身準備離去就看到在旁邊的凳子上趴着一條狗,一條吃瓜群眾狗,狗也不裝了,反正沒外人也不準備維持着高冷狼王姿態,拍了拍旁邊的地面示意陳凱過來。

陳凱看着這條狗有種被調戲的感覺,但還是走了過去,一屁股直接坐在了凳子上,既來之則安之,既然被送了過來就看看再說吧,反正他也跑不掉了。小哈拍了拍肩膀表示,你,我罩着!就這樣一人一狗在凳子上坐了一個小時。終於陳凱忍受不住了。

「哈爺,你還想坐多久啊?都一個小時了。」陳凱終於忍不住問了出來。

聽到呼喊後小哈一臉疑惑的看着他,那表情彷彿在說『不是你要坐在這的?』看到這表情陳凱也大概知道了,這狗還是帶點毛病,算了。懶得計較了。

「小哈,如果沒啥事的話,我就得走了。我得生活。」

聽到生活二字,小哈立馬來了精神,直接跳下椅子,甩了甩頭示意陳凱跟着它,就這麼邁着優雅的小碎步走在了前面,至於陳凱跟不跟着就是他的事了。

略微思考片刻過後陳凱還是決定跟上去,畢竟這狗都能光明正大的在校園門口晃悠,路過的軍用卡車都對它熟視無睹,你說學校沒點能耐,他會信?賭一把試試吧,還是需要一個靠山的。

不再猶豫直接大踏步的跟上已經走遠的小哈,至於是否會被騙?他不在意大不了找機會咬一口小哈直接現場表演一波進化,他不信還有人能攔的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