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扮豬吃虎:奶狗將軍賴上我
扮豬吃虎:奶狗將軍賴上我 連載中

扮豬吃虎:奶狗將軍賴上我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桃花深處有人家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郁秋 顧清旋

武林風雲起…… 武林第一女殺手郁黃泉收到刺殺護國大將軍顧清旋的命令,任務沒完成,卻意外在路上撿了一個沒人要的小奶狗,賴賴唧唧的樣子讓她欲罷不能
郁黃泉霸氣入主土匪山寨,與小奶狗成了這一山的霸主,生活萬分愜意
可是,這小奶狗身份哪裡這麼簡單! 可是,武林第一殺手又有什麼不知道!展開

《扮豬吃虎:奶狗將軍賴上我》章節試讀:

第7章 才不喜歡你


阿顧哄着翎月出去,自己穿好裡衣才叫她進來。可來的人不是郁秋,他臉上的笑容收起,開始悶悶不樂。

「你是在等秋姐姐吧?她接了任務,剛走,得七八天才能回來呢。」

「什麼任務,她不是……」阿顧的後半句話沒敢說出來,畢竟翎月可是琉璃殿的人。

「你是想說秋姐姐叛出?那自然是不可能。」她話語間觀察着阿顧的表情,覺得是時候添一把柴,「琉璃殿所有殺手都有男侍,你以為是用來幹什麼?」

「阿郁,也有?」阿顧的眼睛裏閃過沮喪和悲傷,連頭也垂了下去。

翎月笑了笑,沒正面回答,只是說反正郁秋不會為阿顧叛出,而後又轉移了話題:「你真是忘恩負義,我不眠不休照顧了你兩天,連句感謝都沒有。」

「你,照顧我?」阿顧猛然抬頭,眼睛忽閃忽閃的眨着,全是震驚。

「是啊。秋姐姐也是狠心,都沒來看過你。」

「那,我的衣服……」

「衣服?」翎月疑惑起來,她並不知道什麼衣服的事。但看阿顧這麼緊張,心裏想到了什麼,嘴角閃過笑意,將手裡葯喂到他嘴邊的時候,也順勢靦腆的點了點頭。

阿顧猛然推翻葯碗,將翎月趕了出去,自己則躲在被子里暗自神傷。怎麼可以這樣!生一場病就算了!居然還弄丟了他的清白!

「就是這了。」郁秋確實無法叛出琉璃殿,顧清旋的蹤跡出現,就必須去查看。她本想和阿顧告別,卻剛巧撞到那一幕,心裏不悅,就急匆匆走了。趕了兩日的路才到達目的地,可她搜尋半日卻沒半點發現。

「顧清旋為什麼會離開京城到這麼遠的荒山野嶺?」郁秋開始懷疑翎月消息的準確性。可她手裡有手諭,應該是假不了的。

五日後,郁秋才回到黑鬼寨,可她誰都沒見,猜到阿顧還在自己屋裡,便尋了阿顧的屋子,將自己鎖在了裏面。

阿顧養着身體,面對着翎月這小妮子的多方挑逗,總覺得她不懷好意,一直堅守着底線,不吃她的一樣東西,不答她的一句話。阿顧悶悶不樂,他去詢問別人,為什麼郁秋在他生病的時候都不來看他。這才得知他自己昏昏沉沉的時候幹了什麼!

「怪不得阿郁不理我了!」

「你可是沒少佔那翎月小姐的便宜,大當家看到的時候臉都黑了。」

「真的嗎?」阿顧眼睛閃過驚喜,喃喃自語起來,「看來阿郁心裏是有我的呀!」他嘴角的笑意再也掩不住,心裏無數次想着見到郁秋怎麼道歉,甚至找了地方多次演練。

「阿郁,我錯了。我那時候難受的厲害,以為那什麼翎月都是你,所以才,才那樣的。」阿顧的語氣誠懇又委屈,但下一秒又否定了自己,「不行不行,阿郁最討厭我哭唧唧的了,她肯定不會原諒我的。」

「阿郁,我心裏只有你,你原諒我吧好不好?」

「不好。」阿顧垂頭喪氣的坐在地上,卻突然聽到了熟悉又期盼的聲音。他的眼睛亮起來,轉頭一看果然是他的阿郁!

「阿阿郁?你什麼時候回來的?」

「你不知道我回來了?那為什麼跑到這裡說這些?」郁秋自然不信,她深知這個阿顧可不是表面上這麼單純,心眼子可多了!

「我想搬回自己屋子,但是心裏都是你,想着走到門口了,假裝排演一下子。」阿顧眼神完全沒有躲閃的意思,目光灼灼,仔細的盯着郁秋。然後他忽然想到什麼,指了指身邊自己帶着的幾件衣服,證明他真的是無意。

「心裏都是我?」阿顧明顯看到郁秋在掩飾笑意,而後又故作鎮定說著,「暫且信你,有什麼想說的就說吧。」

「阿郁,你怎麼這樣!明明都聽到了還要我再說一遍。」阿顧氣鼓鼓的,轉過臉去不想理她。

「不說就算了。」

「阿郁,我……」阿顧有些靦腆的樣子,一直咬着嘴唇。

「再咬,就流血了。」

「阿郁,那些都是誤會。」他緊張了半天也才說出一句話,絲毫沒了剛才妙語連珠的樣子。

「就這樣啊,好吧,那我走了。」

「阿郁!」眼見郁秋沒原諒他,阿顧也急起來了,嘴裏噼噼啪啪的說起來,「我抱她,還有拉手都是故意的,我以為那是你,我想你陪着我,我喜歡你,想跟你在一起。」

郁秋背對着阿顧,臉上卻在拚命的忍住笑意,但阿顧還是在她的影子上找到了笑起來的蹤跡。

「那原諒你了。」

阿顧開心起來,衝過去拉住郁秋的手,這次她沒直接把他扔出去。

「阿郁,那你為什麼生氣啊?是不是也喜歡我?」

「你可別得寸進尺!」

「好好好。」

不遠處,翎月將一切都收入眼中,她從不服氣,郁秋得到了最好的資源所以能力才高過她,她早就覬覦絕殺的位置了。可是一直以來郁秋沒有弱點,但現在似乎不是了。

晚上,翎月來找郁秋告別。

「秋姐姐,任務超了期限,上面要這樣,我也幫不了你。」

翎月拿出一顆藥丸,這是琉璃殿最隱秘的武器,「萬火灼心」,如其名毒發之時猶如萬火灼心,任務失敗或犯了大錯都會受到如此懲罰。郁秋沒抗拒,直接服下了毒藥,此葯一月毒發一次,唯有任務完成才能獲得解藥。

翎月離開後,郁秋的眼神從毫不在意變得陰狠萬分,萬火灼心從不輕易給出,何況是給她,郁黃泉是琉璃殿的底牌,況且她的身份還不止這麼簡單,她心裏的石頭有些動搖了。

「那個妖精終於走了!」阿顧抱怨着,他早就受不了了,那丫頭一看就是情場得意,各種手法嫻熟萬分,一兩句話就讓他面紅耳赤,應接不暇。

「你不會是怕對她動心吧。」

「怎麼可能!我心裏只有阿郁。」阿顧很擅長目光灼灼,閃耀其中,很讓人信服。

「翎月的身姿在這天下當屬前列,服侍過她的男侍沒有幾十也有十幾,她的魅力我自清楚的很。」

「身姿?」阿顧愣了一下,隨後又嘟囔起來,「親眼見了也就一般吧,沒傳聞中那麼好。」

「親眼見了?也就一般?」郁秋的語氣提高,帶着些鄙夷。

「沒沒沒!我就隨口一說而已。」

「你可以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