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奮鬥在八零年代
奮鬥在八零年代 連載中

奮鬥在八零年代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千歲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朱珠 現代言情 顧景

二次穿越,她變成了他
特殊年代,顧景依靠自帶三世的介子空間,帶領眾人一起發家致富
修真女穿越種田男
女穿男,不耽美
會娶妻生子,正常的過完一生
展開

《奮鬥在八零年代》章節試讀:

第2章 第2章


之後的日子,所有人都忙碌着,雖然恢復高考的消息已經傳遍了村裡的角角落落,但知青們依然要下地幹活,只是晚上才有時間複習功課。

「你說什麼,你不打算高考了?」

孟曉東瞪着眼睛,不敢置信的望着顧景。

「不是不考,只是今年不考而已,明年我會報名的。」

顧景示意他小聲一點,然後才解釋道。

「為什麼?這麼好的機會你竟然要放棄,你知不知道如果考上了,咱們就可以回城了?」

孟曉東簡直想將自己這個同鄉的腦袋撬開來看一看,他腦子裡到底想的什麼。

其實這是顧景深思熟慮後的決定,一來自己實在做不出拋下朱珠拍拍屁股就走人的行為,二來這具身體以前的記憶有些模糊,他也沒有把握自己一定能考上大學,還不如多等一年,讓自己的知識複習的在紮實一些,再去考說不定把握更大呢。

當然,這些想法他現在還不打算說給孟曉東聽。

「謝謝你曉東,可是你也知道我家的情況,現在這麼個情況不明的,我還是小心些吧。」

孟曉東對原主家裡的情況也是了解一些的,顧景這話一出,他勸人的話就全噎在喉嚨里了。

「唉,你也別灰心,我看現在情況已經越來越好了,說不定哪天伯父伯母的事就能解決了。」

說完他還拍了拍好兄弟的肩膀安慰道。

顧景不動聲色的將搭在肩膀上的手移開了,點了點頭答道:「嗯,不過現在我還是小心為上吧。再說既然今年恢復高考了,那明年很有可能也會繼續的,你別擔心我,我最近身體已經好多了。」

「這倒是,那你自己可得考慮清楚,到時候可別後悔。」

到底是被拖累了,這句話孟曉東並沒有說出口,他知道顧景一向不喜歡和人說起自己的親生父母,不過是在這王家村好幾年,和孟曉東比其他人多了幾分友誼,才能說上幾句而已。

「嗯。」

等農忙終於過去的時候,顧景好不容易得了一天空閑,就早早的起了床,吃了早飯就往縣城裡趕。

「顧景哥,你是要參加高考么?」

還是在上次見面的地方朱珠攔住了要出村的顧景,臉上帶着淚痕問道。

她這些天一直聽人說起恢復高考的事,雖然單純但好歹也知道這消息對自己來說意味着什麼,只是趕上了農忙她得下地里幹活,回家後還得幹家里的活,所以沒有時間過來找顧景。

好不容易今天趁着家裡其他人都走親戚去了,朱珠這才鼓起勇氣攔住了顧景。

她比自己上次見到更瘦了,更黑了。顧景在心裏嘆了一口氣。

「我今年不參加高考,你放心,這些日子你有空就過來找我,我可以教你識字。」

原本聽到顧景說他不參加高考時蘭花就呆在了那裡,又聽到顧景說要教自己識字,她只感覺自己幸福的都快暈了過去。

「你說,說真的嗎?」

原本以為這話能讓朱珠放下心來,沒想到眼前的女孩哭的更傷心了,只見她緊緊咬着自己的嘴唇,倔強又不敢置信的望着自己。

顧景伸出手,有些僵硬給她擦掉眼淚,輕輕拍了拍着她的肩膀安慰:「真的,有空就過來。」

緊拎着手裡的布袋,顧景找了一個不起眼的角落蹲下,又在面前鋪了一個蛇皮袋子,這才把布袋裡的東西一樣一樣的掏出來。

「小兄弟,你這麵粉怎麼賣的?」

一個看起來十分精明的中年婦女見顧景擺好了攤子這才左張右望的走了過來。

「8毛錢一斤,不要糧票。」

雖然十分肉痛,但中年婦女還是一下子就買了十斤,將錢交給顧景就匆匆離開了。

顧景這麵粉賣的比平常的貴了兩毛錢,但因為不要糧票而且看起來質量也很好,所以中年婦女十分爽快的掏了錢。

將手裡的八塊錢放進口袋裡收好,顧景又迎來了下一單生意。

直到快到中午,看着自己布袋子里還剩下的三三兩兩的東西,他這才收了攤子。

他呆的地方,是縣城裡最大的黑市聚集地,這邊有專門的人望風,你只要交上五毛錢就可以在這裡擺上一天的地攤,而且沒人來找事。

顧景賣的東西,都是上一世時他屯在須彌納戒里的物資。

要知道雖然在得到這個須彌納戒後她就穿越去了修真世界,但因為有第一世的記憶,她向來不喜歡吃辟穀丹,所以介子里收集了不少的吃食。

雖然兩個時空不同,但好在雲隱大陸也有大米和稻子這些農作物,而她當時雖然只是無憂宗的內門弟子,但好歹也有結丹期的修為,還特意花重金請了一個廚子到她的洞府里,專門負責日常飲食。

因為經常閉關和外出歷練,所以顧景讓廚子做了不少的糕點和熟食存放在介子里,反正裏面的空間是靜止的,食物放着也不會過期。

顧景挑了一袋三十斤重的麵粉,還有十來斤糯米糕還有一些零零散散的東西出來,用乾淨的白紙包好賣了出去。

原主也是個窮的叮噹響的,顧景搜過了他全身的家當一共就三毛八。

他現在迫切的需要賺錢,所以這才想到這麼個來錢快的辦法。

好在現在已經沒這麼嚴格了,很多地方都發生了改變只不過一些偏遠的地方還沒有傳達到而已。

等他從黑市出來時,肚子也咕咕咕叫起來。

顧景摸了摸肚子,看着遠處的包子攤花了五毛錢,二兩糧票買了五個皮薄陷多的大肉包。

餓了半天,顧景一口氣吃掉了三個,剩下兩個他收起來準備帶回去偷偷給朱珠。

一路上心情不錯的王家村的方向趕路,顧景在心裏默算了一下自己今天的收穫。

三十斤麵粉8毛錢一斤賣了24塊錢,還有一盒一斤左右的糯米糕被一個穿着中山裝的男人花了十塊錢,兩斤糧票買去了八盒。剩下兩盒的被一個大爺用兩斤肉票換去了,再加上其他的零零總總他一共賣了45塊錢。

這時候一個普通工人的工資一個月也不過四五十塊錢,所以這筆錢不是小數目了。

顧景想過,既然已經決定明年再參加高考,那他現在首要的任務就是得找一間自己的屋子,現在住的地方是村裡分給知青們住的房子,後面也要收回去的,看來這事得找村長幫忙。

還有買高考資料,日常生活開支這都是一筆不小的費用。

他這些日子已經想明白了,既然自己現在已經這樣,那就得用這個身份活下去。

他佔據了這具身體,前世幾百年的光陰,他實在孤獨太久了。

後面一個月里,顧景又找時間去了幾趟縣城。

知青點裏人人都忙着複習功課備戰高考,雖然詫異於顧景竟然不報名參加考試,但在他們眼裡顧景性格本就孤僻,再者少一個人考試就少一個競爭對手,誰也沒有那個閒情逸緻去關心他不參加考試的原因。

這一個月里,顧景來來回回的捯飭東西去賣,好歹是攢下了五百來塊錢。

要說他也是個傻的,守着寶庫竟然不自知。

這紅葉村兩面環山,村口還有一條小河蜿蜒而過。

有一次顧景回來晚了,路過東面的山腳時,看見林子里一個黑色的身影一閃而過,腦海里靈光一閃

第二天他就背着背簍進山了,雖然現在的他連鍊氣一層都還沒有突破,但是這些日子以來顧景每天晚上都堅持修鍊,身體是越來越好,以往瘦弱的身體已經很大的改變,連力氣也變大了很多。

而且,更重要的是他雖然失去了修為,但須彌納戒里的各種法器還在啊。

除了上輩子的本命法器在他死之前自爆了以外,他空間里還收藏了不少的低階法器。

進到大山中根本就不怕這些動物。

皇天不負有心人,叫顧景在山裡尋摸了兩天,終於找到了一個野豬群。

三頭成年野豬,各個都得有兩百斤以上全部都進了他的口袋,喔不,介子里。

他不會殺豬,所以只能將剛死的野豬就這麼收進介子里,好在裏面時間是靜止的,無論你放多久拿出來也和剛放進去時一模一樣。

顧景這次沒有去黑市,而且找到了第一次找他買糕點的那個中山裝男人,

那人買糕點時提了幾句這是送給廠里領導的禮物,無意中漏了一嘴,所以顧景出手了一整隻野豬。

這是三隻野豬里最大的一隻,足足賣了200塊錢,還得了不少的票據。

轉身顧景又送了十斤麵粉和一盒糕點給中山裝男人作為答謝,喜的那人直說以後有事儘管來找他。

這天,農活結束後,顧景看着正在記工分的村長想了想。

晚上拎了一瓶在供銷社買的高粱酒,還有一盒糕點趁着沒人去了村長家。

這紅葉村的村長姓王,村裡小一輩的人都稱他為王大伯,是個老實本分的莊稼漢子

「你說你這孩子,來就來吧還拎這麼貴重的東西過來,趕緊拿回去啊聽到沒有。」

王大伯的媳婦是個十分爽利的女人,見顧景拎着的東西好生一頓說,完了還死都不肯收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