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謀盡君心
謀盡君心 連載中

謀盡君心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小佛狸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宋君致 現代言情 遲瑧

聰慧淡然,愛好繁多的世家千金×矜貴斯文,溫文儒雅外交官 遲瑧是江南煙雨里走來的美人,以為她溫柔體貼?錯了錯了,多少追求者控訴她是個沒有心的女人
宋君致沒想到自己會愛上遲瑧這樣一個不懂風情的女人
不然也不會順了她的心,和她處成了知己朋友,以至於後來太難了…… 謀定瑧心,無懼風雨,一步步向你走來
展開

《謀盡君心》章節試讀:

第7章 兩個世界


遲瑧回到家,剛打開門,就看見電視開着,正顯示着遊戲界面。沙發上冒出一個毛茸茸的頭。

遲瑧慢慢走過去,伸出惡魔之爪,一頓薅。

「葉朵朵~想姐姐了嘛!」

「哎哎哎,別弄我,等我打完這盤先!」

葉雲歇表示很忙,暫且不想理這個幼稚鬼老姐。

遲瑧「哼」了一聲,在一旁坐下,「早上想叫你過來一起吃早飯,不接電話。昨天晚上又玩到幾點啊?」

見他沉迷遊戲,繼續碎碎念:「上了大學就放飛自我了是吧?天天看手機,對眼睛不好,別過段時間就要戴眼鏡了!」

葉雲歇忙裡偷閒,應付兩句「對,沒錯,知道了。」

遲瑧懶得理他了。拿起手機回復了一波來自家人們關切的問候。

遲瑧放下手機,準備去做飯。

進到廚房,打開冰箱,早上讓人送來的蔬菜水果和各種肉類都分類擺的整整齊齊,滿滿當當。

遲瑧廚藝一般,只會做小炒菜,種類也是屈指可數。她並不打算逞能,只做幾個簡單的家常菜,讓葉朵朵這顆在外流浪的小白菜感受一下家的味道。

穿起圍裙,先煮米飯,然後拿出各種食材。

在廚房搗鼓了一個多小時,終於做出來三菜一湯,西紅柿炒雞蛋,油燜大蝦,清蒸鱸魚,豆腐菌菇湯。

端上餐桌,擺好碗筷,就招呼一聲:「洗手吃飯!」

「飯都做好了?」葉雲歇表示有點害怕,趕緊跑去洗手,來到餐廳。

看見老姐已經在喝湯了,乖巧坐下:「嗯~真香,看着真不錯,姐,你的廚藝進步了噢!」

遲瑧傲嬌點點頭,表示不計較他剛才一直玩遊戲的事了。

兩姐弟邊吃邊聊,總是有說不完的話題。

遲瑧苦口婆心地勸說:「別總是玩手機,多培養些興趣愛好,搞好學業!別老讓我擔心!」

遲瑧對老弟有時真的表示心累,感覺自己管他管得比老爸老媽還多!

遲家不缺錢,但遲瑧希望他別做不學無術的紈絝子弟。

遲雲歇最愛吃老姐做的油燜大蝦,正吃的不亦樂乎呢,點頭如搗蒜:「曉得曉得了。」

吃完飯,葉雲歇自覺承擔了洗碗的任務——雖然他不愛洗碗。

聽着廚房「乒呤乓啷」的洗碗聲,遲瑧坐在沙發上吃着水果,不以為然。

在家就是這樣:遲瑧偶爾做頓飯,洗碗的一定是葉雲歇。

姐弟倆平日里十指不沾陽春水,辛苦做點事也要整整齊齊!

兩姐弟吃完午飯就去午睡了。其實這只是遲瑧的習慣。

盛京時間16:00,國際新聞間正在直播一則新聞。

盛京國際機場,宋君致正在為伊利斯等人送行。

伊利斯對着廣大媒體表示:這次的文化交流收穫滿滿,感謝宋先生的全程熱情陪同。

宋君致西裝筆挺,面帶笑容發表友好感言。頓時無數鏡頭轉向向他。

男人俊美的眉眼和清朗有力的發言引發了現場和電視機前一眾顏粉和才粉的尖叫!

—— —— ——

入夜,遲瑧帶着老弟出門聚餐。加上一個二師兄,簡簡單單三人局。

盛遇在飯桌上提起來那位拿不準的病人,略顯苦惱。

遲瑧才想起來外公交代過這事,於是跟他說:「什麼時候我跟你一起去看看,來的時候外公說了,差點忘了。」

盛遇一拍手:「那敢情好啊,有師妹出馬,我就不擔心了。要不就明天去吧,那地兒平時不好去。剛好明天要去送葯。」

「不好去?」遲瑧聽了感覺怪怪的,也想儘快解決,便同意了。

來盛京幾天,該準備正事要緊了。

葉雲歇走了進來,遲瑧抬眸看向他:「怎麼去了那麼久?」

「遇見我同學了,聊了會天。」

「大學同學?」

葉雲歇坐下,看起來挺開心:「嗯嗯,還是我室友呢。」

遲瑧「哦」了一聲。

一邊盛遇在打視頻電話,氣呼呼地:「別那麼小氣行嗎!…什麼?在邊上呢。」

抬手招呼遲瑧兩人過去。

對面是大師兄徐墨禾。男人穿着淡青色長衫,低着頭正在搗葯。

看見遲瑧兩姐弟過來,他才停下手中的事。抬頭,露出溫暖和煦的笑容。看向遲瑧溫柔寵溺地說道:「阿瑧,在外面玩得開心嗎?」

遲瑧點頭,笑着說:「還行吧!」

徐墨禾點頭,看着她說:「那就好。打算什麼時候回來呢?」

遲瑧想了想,正事都還沒辦呢,還不能回去:「還不知道呢,玩幾天再說。」

男人微點頭,低頭搗了一下藥,復又抬頭看向葉雲歇:「雲歇在學校怎麼樣?第一次住校適應嗎?」

葉雲歇一隻手搭在盛遇肩頭,另一隻手對着男人拍拍胸脯:「禾哥放心,學校不錯,室友挺好,我適應得很好,簡直是如魚得水!」

聞言遲瑧瞥了他一眼。

徐墨禾「哈哈」一笑:「你小子啊!那就好!」

見他們仨聊得開心,盛遇不開心了。

頭一伸,強行擠進畫面,對着徐墨和一頓撒嬌:「大師兄~你就把那個藥方給我吧。給我,給我~」

看見這個嬉皮笑臉的,徐墨禾臉上笑容一收,淡淡地說道:「自己想去。」

見他無動於衷,盛遇轉頭看向遲瑧:「你看看他,無情!我傷心了,嗚嗚~」

從小三個師兄妹一起學醫,這樣的場面遲瑧見得多了。也沒管他,直接問大師兄什麼藥方。

徐墨禾給了盛遇一個眼神讓他慢慢體會。然後笑着看着她說:「沒什麼,就是個治近視的方子,師傅以前講過。」

遲瑧想了想,好像確實有個這樣的藥方。

看向盛遇,嘴角一勾:「怎麼?二師兄這是,想不起來了?」

盛遇撓撓頭,被小師妹點出有點不好意思:「唉,我這不是平日里太忙了,腦子不夠用嘛。就忘了一味葯,真的。」

徐墨和在對面補刀:「你是該好好補補了,這麼簡單的方子都能忘了。」

遲臻也贊同地道:「確實。」

盛遇不想跟他們玩了。一聲「哼」,將手機遞給遲臻,雙手環在胸前坐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