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末世:重生成女生又怎樣
末世:重生成女生又怎樣 連載中

末世:重生成女生又怎樣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初夏喵喵和甜西瓜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初夏喵喵和甜西瓜 奇幻玄幻 蘇菲

【末世+重生+無系統+無異能+微劇情+萌寵+貼貼】 原名蘇飛的孤兒少年苟且於末世之中,求生三年,未曾想在即將出發尋找一同長大的好朋友時,因意外重生成了女生!在這喪屍橫行和黑暗籠罩的世界裏,行走於其中的女性顯然無比危險!尤其是年輕又漂亮的,更容易惹人覬覦,分分鐘淪為玩物!然而蘇菲似乎活成了一個例外
「外邊有喪屍,我們怎麼辦?」「他們的人太多了,咱們跑吧?」「您有點兒暴力,別誤會,我這是讚美
」 蘇菲一邊摸着手中染了無數喪屍與活人血跡的鐵絲木棒,一邊擼着足有半個人身高的修勾勾,面露微笑,「再廢話,我把你丟出去
展開

《末世:重生成女生又怎樣》章節試讀:

第8章 重要之物


「真是奇怪,人都去哪了?」

偌大的倉庫,黃毛轉悠了好幾回。

最後憂愁地坐回椅子上。

昨晚去接收物資的老五和老六徹夜未歸。

甚至老四也沒聲沒息的失蹤了。

黃毛明明記得,早上還模模糊糊看見老四第一個起床來着。

現在連個人影都見不着。

思來想去,一個不好的想法最終浮現。

出事了。

黃毛的臉色逐漸變得凝重起來。

仔細回想昨晚的情景,幾秒後敲擊桌面的手指驟然停下。

「那兩個小崽子絕對有問題!」

擠在牆邊的學生們第一次見到黃毛坐立不安的模樣。

忍不住竊竊私語。

「副班長怎麼去了一整夜都沒有回來?」

「陳誠和朱珠這兩小情侶不會跑了吧?」

「不可能,外邊這麼危險,跑出去就是送死。」

「現在沒回,怕是出事了。」

「噓!別說了!那人看着呢!」

注意到黃毛煩躁目光的幾人連忙閉嘴,但仍舊被吼了一句。

「嘰嘰喳喳的煩死了,你們欠打是不是!」

所有人寒蟬若噤。

這時,倉庫門被突然打開,陳誠走進來。

現場氣氛頓時一凝,接着被黃毛拍桌打破。

「你還敢回來!說,他們人去哪了!」黃毛厲聲責問。

陳誠嚇了一跳,滿臉無辜,「他們在農機廠那兒都喝醉了啊,怎麼了,發生什麼事了?」

「喝醉?」

黃毛見陳誠只是單純害怕他大聲呵斥的模樣,眉頭擰得更緊了。

這些學生平時嚇一嚇就什麼都說了。

可就目前看來貌似沒事。

難道真是自己多想了?

沒等黃毛繼續發問,陳誠指着倉庫外面。

「對了,我剛回來的時候遇見四哥,他說有要緊事找你。」

「老四?他好端端跑出去幹什麼,有事不能回來說?」黃毛掃過陳誠沒有半分心虛的臉,「他在哪?」

「就在外邊。」

黃毛將信將疑,一瘸一拐地走向門口。

即將走到和陳誠平行的時候,斜刺里瞬間閃出一道人影。

突如其來的一股衝擊力直接撞向黃毛,使其重重摔倒。

「是誰!」

身上衣服多了一個暗紅色腳印的黃毛趕忙挪動身體後退,並試圖站起來。

人影直接追進,腳步邁動的同時右手從挎包里抽出一把水果刀。

沒等看清楚動作,她踩着黃毛的瘸腿,刀尖懟在了黃毛脖子上。

這時所有人才發現這是一個穿着白色衣裙的女孩。

「說,你們的老二,范爺在哪?」

蘇菲的眼神冰冷無比。

這樣的場景發生得太過突然,現場的學生一個大氣都不敢出。

都在凝視着這個忽然造訪的漂亮女生。

「呵呵,我就知道有問題。」

黃毛左右伸了伸脖子。

臉上沒有分毫恐懼,甚至還獰笑着,極度囂張。

同時被身體壓着的右手在難以察覺地緩緩移動。

「我最討厭別人威脅我,你個賤種...」

唰!

黃毛瞬間瞪大了眼睛,左手本能地捂住了脖子。

噗。

血柱猛然飆射。

大動脈噴血顯然無法被阻止。

黃毛只能感受到溢出自己手掌的血液越來越多。

意識逐漸昏沉。

「我給過你機會的,不珍惜。」

蘇菲踹開黃毛的手,把水果刀從脖子**後又猛然扎向了他的手掌。

噗呲。

「啊!」

掌心的劇痛讓黃毛極度痛苦地叫喊出聲。

「下輩子注意點,別隨便罵人,這是我的回禮,不用客氣。」

而後蘇菲轉頭看向旁邊。

眾人身體猛然一顫,嚇得一動不敢動。

他們神經緊繃著,十分害怕。

這個女生突然來這裡,乾的第一件事就是殺人。

殺的還是這群流氓里最狡猾的一個。

動作利落並且毫不留情。

猶如專門來找人索命的專業殺手。

「還有個胖子呢?」蘇菲問。

話音剛落,便聽見某處門栓打開的聲音,之後就是胖子的大嗓門。

「哎呀,一大早的吵吵什麼!」

學生們趕緊一致地指向與桌子相對的那個小房間。

「謝謝。」

蘇菲將黃毛身上的匕首抽出來,騰的一下起身。

幾步來到了那扇門前。

恰好門被打開。

「打擾我睡覺,我看你們就是嫌命,長...」

咕咚。

喉嚨滾動發出的響聲在驟然安靜的倉庫中傳開。

胖子瞟了眼抵在自己脖子上的匕首。

接着便看見躺在血泊中的黃毛。

心中一驚。

視線上移,是蘇菲尖銳的目光。

壞了,窩被端了。

胖子瞬間明白是怎麼回事,當下佯笑道,「嘿嘿嘿,有話好好說。」

「我給你三秒,告訴我范爺去哪兒了。」

「哦!老二啊,他去蘭縣了。」

蘭縣,涼城內偏西北的一座小縣城。

蘇菲原來的家對面的鄰居就是從蘭縣來的。

那裡生產馬鈴薯一類的農作物,曾是涼城重要的經濟支柱之一。

「他去那做什麼?」

「呃...找吃的東西。」

蘇菲皺眉。

「找吃的?你們前陣子不是搶了一個人?」

「你怎麼知道?」

「少廢話,回答我。」

「嘿嘿,那個人的物資很多,可這裡也不止一張嘴啊。」

「范爺什麼時候回來?」

「大概,大概是這兩天。」

每次問話胖子都回答得極快,生怕一個猶豫就過了蘇菲的三秒。

「最後一個問題,你們搶來的物資呢?」

「哦哦!在我房間里。」

一聽隱約有放人的意思,胖子連忙挪開了擋着門口的身體。

蘇菲迅速掃視胖子的房間。

一眼就看見被隨意丟在床底的棕色背包。

上方還有一些踩踏的痕迹。

「箱子里的東西早吃不剩多少了,那個背包里裝的都是一些沒用的垃圾,嘿嘿,你大概用不上。」

胖子似乎沒發覺蘇菲頃刻間變得陰冷的眼神,依舊嘿嘿笑着,「這個地方是你的了,我不打擾,我先走了哈。」

「好,那再見。」

蘇菲微笑,握着的匕首自然地橫向拉動。

帶起的血花揮灑在灰白的牆面上。

胖子頓時渾身劇顫,他伸手去摸。

摸到了一條極深的縫和一整個手的血。

「呃!你!你...」

張口想說什麼,血流卻噴洒得更快了。

胖子恐懼地指着蘇菲,腿腳不斷在抖動,下一刻擦着牆邊轟然坐倒。

躺在地上劇烈抽搐。

「傻逼!走你的地獄路去吧!」

蘇菲憤怒地踢了一腳胖子,接着快步走進房間。

所有人眼睜睜看着胖子逐漸失血到無力掙扎,腦袋陷入了短暫的宕機。

這個平日最凶最惡的流氓頭子,就這麼死了?

一時間,大家的心中無比凌亂。

「姐姐怎麼了,突然這麼生氣?」朱珠疑惑。

「不知道。」陳誠搖頭。

房間內,蘇菲踢開擋事的食物箱子,撿起背包。

拉開拉鏈,裏面裝着本子和筆,以及一些求生用小物件。

伸手摸向背包夾層,嘴唇緊抿。

直到手間傳來熟悉觸感時,蘇菲小心翼翼將其拿出來。

這是一個末端系著精巧小木盒的彩色吊繩。

蘇菲仔細檢查着,發現並未有損壞後才放下心來。

打開小木盒,蘇菲一直緊繃的臉此刻露出了溫存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