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頭七還魂,我行走陰陽兩界
頭七還魂,我行走陰陽兩界 連載中

頭七還魂,我行走陰陽兩界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半根胡蘿蔔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半根胡蘿蔔 懸疑驚悚 陳否

農曆七月半,陰魂生陽胎,十八遭劫難,頭七又回魂; 從此,陳否行走於陰陽兩界; 回魂重生,命無三載; 一件件離奇古怪的案件, 逐漸撥開掩蓋真相的迷霧; 在背後謀划了這一切的人竟然是......展開

《頭七還魂,我行走陰陽兩界》章節試讀:

第6章 死亡案件


「老闆麻煩幫我把手機卡取一下。」

陳否來到一家手機商行。

老闆是個戴着眼鏡的中年男人。

他盯着陳否放到櫃檯上的一團廢鐵。

濃厚的眉毛皺了起來。

「小夥子,手機就像自己的老婆。」

「要愛惜啊。」

陳否尷尬地撓撓頭,連忙稱是。

老闆取來工具,開始搗鼓。

幾分鐘後一張完整的電話卡。

和碎成三瓣的存儲卡被他取了出來。

陳否又選了一款差不多的手機。

付了錢,裝上電話卡。

剛出門,打開手機。

是一連串的未接電話。

他先給母親回了過去。

嗡嗡嗡。

電話很快被接通。

「喂,喂,是小否嗎?」

電話那頭的張金鳳語氣中明顯有了哭腔。

「媽,是我。」

陳否心中滿是歉意。

自己都這麼大人了。

還老是讓父母擔心。

「沒事就好,沒事就好。」

「先去一趟局裡,你舅舅說有急事找你。」

陳否應了一聲。

攔下一輛的士。

「師傅,到睢縣異安局。」

半個多小時後。

一輛的士停在了異安局的門口。

一輛轎車停在門口。

車旁張大德,侯玉蓉和楚山三人整裝待發。

「舅舅。」

在異安局的熟人面前。

陳否都是這般稱呼張大德。

「回來了。」

「走吧,正好有案子。」

「你的事,回來再說。」

張大德對着反光鏡調整了一下帽子。

四人都上了車。

開車的人是大山。

「舅舅,是什麼案子,還需要您親自去?」

張大德忽然正色起來,望向陳否。

「死人了。」

「而且,這次的案子,老王他們,管不了。」

管不了?

陳否狐疑,還有司安局管不了的案子?

張大德拍了拍他的肩膀。

「你進來都快半年了。」

「也是時候讓你知道我們異安局到底是幹嘛的了。」

豐苑小區,一棟普通的居民樓。

樓下已經被拉上了警戒線。

「張局長,王局長他們已經回去了

接下來的事就麻煩你們了。」

一名司安局的男警員遞過來一沓臨時報告。

死者一共四人。

兩男一女,還一個八歲的小男孩。

死狀極其怪異。

似乎全身的血液都被抽走了。

本案目擊者的一名快遞員......

張大德只是粗略地看了一眼就把報告甩給身後的陳否。

「上樓。」

幾人跟着張大德上了樓。

804戶,正是此次的案發現場。

門已經被打開了。

屋內一切陳設完好。

沒有任何打鬥的痕迹。

四具只剩下皮包骨的屍體看上去極其駭人。

初步推測。

戶主馬建和他的妻兒。

是在夜間熟睡的時候,死於睡夢之中。

死前沒有掙扎的跡象。

最奇怪的是剩下的那具男屍。

整個呈現一副半跪叩拜的狀態。

似乎正在進行某種儀式。

嘴角的笑容被凝固保留了下來。

一具帶着詭異笑容的乾屍。

聽起來都讓人毛骨悚然。

此人名叫劉大慶。

睢縣,白龍村人。

屍體的第一發現地點是在804戶門外。

陳否仔細梳理着臨時報告。

電梯門打開,他下意識地走了出去。

剛一出電梯門。

一個可愛的小男孩就迎面跑了過來。

這是誰家的孩子?

怎麼在案發現場亂跑?

「小朋友,叔叔們正在查案,你不可以亂跑哦。」

陳否蹲下身。

摸了摸小男孩的腦袋。

「你在和誰說話?!」

張大德,侯玉蓉,大山三人齊齊轉身。

神色怪異地凝視着陳否。

此時樓道里一共只有他們四人。

哪裡來的小朋友?!

侯玉蓉一步來到陳否身邊。

往他腦袋上重重一拍。

「專心點。」

陳否有些吃痛。

指着地上小男孩剛才站着的地方。

「不就在這裡,你們...」

下一秒他呆住了。

明明剛才還在這裡的小男孩。

怎麼突然就憑空消失了。

等等。

陳否似乎想起了什麼。

連忙翻開臨時報告。

804戶主馬建的兒子,馬文才。

照片上的人竟然和自己剛剛看見的小男孩一模一樣!

陳否感覺脊背一陣發涼。

自己,似乎又看見那種東西了。

「這死的真慘啊。」

張大德推開門。

看到裏面的四具乾屍。

眉頭皺得更深。

「玉蓉,記錄一下。」

「煤氣中毒。」

「找人將屍體秘密運走火化處理。」

張大德一邊說。

侯玉蓉一邊在本子上記着。

張大德似乎又想起了什麼。

他補充了一句。

「哦,對了,記得讓那個快遞員簽一下保密協議。」

侯玉蓉點點頭。

「好了,結案,收班,回家。」

陳否滿臉的不可置信,這就結案了?!

這件案子明顯還有很多疑點。

四人到底是怎麼死的?

為什麼四人身上的血液都不見了?

劉大慶到底在跪拜什麼?

而且整件案件和煤氣中毒哪有半毛錢的關係。

「張局長,你對得起你穿的這身衣服嗎?」

陳否語氣強硬了幾分。

張大德哈哈一笑。

「臭小子,想什麼呢?」

「為了不引起恐慌,這都是檯面上的交代。」

「把你舅舅當什麼人了?」

「先回局裡,再從長計議。」

陳否一時無言。

只得慢悠悠地跟了上去。

回到異安局,陳否才發現。

他似乎從沒真正了解過這裡。

「你進過鬼道了?」

張大德抿了一口咖啡。

眼神平靜地盯着陳否。

鬼道?

陳否忽然想起了那名叫紅纓的妖艷女子所說的話。

不,應該是女鬼才對。

「你踏入我的鬼道,不偏不倚,乃是地設。」

他心裏一驚。

舅舅怎麼會知道鬼道?

「小否你不要緊張,咱們異安局就是專門處理此類事件的部門。」

張大德望向身旁的楚山。

「大山,咱們異安局的全稱是什麼?」

大山思索了一秒。

「異常事件安全保衛局。」

陳否感覺頭有點大。

異安局還有這麼離譜的全名?

這真是自己這半年來上班的地方?

「鬼道是什麼?」

他開口詢問。

侯玉蓉喝了一口苦麥茶,語氣平靜。

「人有人路,鬼有鬼道。」

「所謂鬼道,就是鬼怪的世界。」

她修長的睫毛眨了眨,雙眸平靜如湖面。

「普通人想要看見鬼,有很多種方法。」

「進入鬼道就是其中一種。」

張大德點點頭。

「玉蓉說得不錯。」

旋即他的語氣有些沉重。

「昨天小梅說你忽然消失不見,

我們就懷疑你被拖進了鬼道。」

他的眼中有着擔憂。

「看來許婆婆當年的顧慮的確不是沒有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