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七零:悲慘男二的命運被我改變了
七零:悲慘男二的命運被我改變了 連載中

七零:悲慘男二的命運被我改變了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西天佛老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林棲遲 現代言情 霍州

【七零年代+穿書+空間+致富】 林棲遲穿書了,穿到了書中悲慘男二作精前妻的身上
這個前妻筆墨不多,還短命
林棲遲不信邪,看着家徒的四壁,和即將面對的悲慘人生,擼起袖子就干
錢生錢,物生物,日子越過越好
感情么…… 結婚前,霍州面對林棲遲一臉冷漠:莫挨老子
後來,某人日日在門外哀求:「媳婦兒,我錯了……」展開

《七零:悲慘男二的命運被我改變了》章節試讀:

第7章 我就是不甘心


林棲遲嗯了一聲,然後把菜擺上桌:「做了紅燒肉,只是家裡沒啥調料,我就去隔壁嬸子家換了點。」

她也不能說調料都是她從空間里拿的。

反正霍州這人平時壓根就不搭理村子裏的人,林棲遲說什麼,他也不會去求證。

所以這個謊林棲遲撒起來,那是臉不紅心不跳的。

「這肉是我娘偷偷塞我嫁妝里的,除了肉,還有一包白糖,和一些糕點,待會我給你裝一些,你拿着下午上工的時候,餓了吃。」

林棲遲已經想好了,她暫時不能去鎮上,可有些東西要拿出來,就只能藉著娘家給的,這個理由了。

反正霍州也不會去求證的。

她的嫁妝足足有兩個大箱子,拿出一些糕點並不奇怪。

而事實上方娥給她塞的那些東西,在成親前一晚,她又偷偷放回去了。

至於那一百塊錢,她放回去了一半。

她知道要是方娥知道她一分沒拿,肯定得連夜給她送來。

林家雖然日子要比村子裏的其他人好過一些,可是這災荒年剛過不久,日子也是緊巴巴的。

好在他們有個爭氣的兒子,每個月還能寄回來一些錢,可這些錢之前也被原主嚯嚯的沒剩多少了。

不管是糧食還是錢,都是兩老辛辛苦苦掙來的。

林棲遲不是原主,做不出這種事來。

霍州沒有多問,他本來也不是個多話的人。

因為沒有原材料,中午林棲遲就只做了一個紅燒肉,紅燒肉肥瘦相間,用料又足,一口下去,好吃的霍州差點把舌頭吞了。

他沒想到,平日里看起來嬌蠻任性的大小姐,還有這門手藝。

於是就這一盤紅燒肉,霍州便吃了兩碗飯。

要不是看鍋子里沒飯了,他估計還得再吃一碗。

林棲遲也沒想到霍州這麼能吃,心裏想着晚上多煮點。

吃完飯,林棲遲又給他端上了綠豆湯。

綠豆湯冰冰涼涼的,一碗下肚,滿身的熱意頓時消了一半。

吃飽喝足,霍州便回屋子休息了。

本來他是要洗碗的,被林棲遲阻止了。

這中午休息就一個多小時,她想讓霍州多休息一會,畢竟他下午還要去幹活。

霍州沒有拒絕,只是離開前深深的看了林棲遲一眼。

他總覺得,眼前這個林棲遲,和當初纏着他的那個林棲遲,是兩個人。

在廚房裡的林棲遲不知道霍州所想,只知道家裡沒米了,晚上的菜也還沒着落。

米倒是好說,就說她嫁妝箱子里拿的,反正霍州也不會去求證。

就是這菜的來處不好解決。

等她收拾好回到房間,霍州已經睡著了。

林棲遲也累了,但是又怕上床吵醒霍州,便坐在一旁的椅子上,趴着書桌睡著了。

等霍州醒來,看到趴在桌上睡著了的林棲遲,心裏有一種說不出的感覺。

他走過去,想將人抱起來放到床上,只是雙手一碰到林棲遲,人就醒了。

霍州有些尷尬,輕咳一聲,默默的收回了雙手。

林棲遲沒有發覺他的尷尬,揉着一雙睡眼惺忪的眼睛,看着霍州懶懶的說了一句:「你醒啦。」

霍州嗯了一聲:「去床上睡吧,我去上工了。」

說著,便轉身出了房間。

「誒,等等。」林棲遲想到了什麼,便立馬追了出去。

門外的霍州聽到聲音,停了下來。

林棲遲連忙走進廚房拿了兩個水壺出來,遞給霍州:「這裡裝着綠豆湯,你等會渴了的時候喝,還有一壺是給我爹娘的,麻煩你帶給他們。」

然後又遞給霍州一包用油紙包好的糕點,讓他餓了吃。

霍州看了那包糕點一眼,伸手接過:「晚飯菜我會帶回來的。」

說完這句話便走出了家門。

林棲遲眼看着霍州走遠了,才反應過來,誒了一聲。

聲音清脆,又帶着一絲小女兒家的嬌嗔。

霍州聞聲,嘴角不由的勾了勾,這婚結的,好像也還不錯。

……

到了田上,霍州去領了工具,計分的是知青點的一個女知青。

因為是初中學歷,口才也不錯,於是這份簡單又輕鬆的工作,便落到了她的身上。

她看到霍州,原本亮亮的眸子有些紅,看着霍州也是一臉哀怨的模樣。

明明之前他還是很討厭林棲遲的,為什麼一轉身,兩人就成親了?

余麗想不明白,也不想想明白。

她寧可覺得霍州是被大隊長一家逼的。

「霍大哥。」她開口,語氣裡帶着一絲哽咽。

霍州連看都沒看她一眼,說了自己要的工具後,就拿着走了。

余麗見狀,整個人更委屈了。

憑什麼?

憑什麼林棲遲一個鄉下丫頭,能嫁給霍州這樣的男人?

「余麗,別看了,越看越難受。」和她同是知青的王楠說。

余麗紅着眼睛,有些不服氣:「王楠姐,我就是不甘心!」

她家世好,長的也不差,家裡每個月都會給她寄錢來,即便在這裡不工作,也不會餓死。

要不是家裡沒有適齡的人,也不可能讓她來。

放着她這麼好條件的不要,霍州竟然去娶了一個鄉下丫頭?

這讓她的臉往哪放?

「這人家都結婚了,你也沒辦法啊?」王楠有些無奈,這大小姐,也是個一根筋的。

余麗咬了咬唇,沒再說話。

她覺得她有必要去找霍州好好聊聊,她覺得他一定不是真心要娶林棲遲的。

霍州之後又去找了林建國夫妻,把林棲遲給準備的綠豆湯給了他們。

方娥聽到是自家姑娘給做的,頓時一陣感動:「哎喲我們家七七是真懂事啊,這嫁了人也不忘記爹娘啊!這綠豆湯冰冰涼涼的,一看就是沒少下功夫。」

之前誰說她姑娘懶來着?

這懶還能給他們煮綠豆湯嗎?

然後又想到家裡的那些東西,和枕頭下的五十塊錢,方娥心裏又是一陣感動,自家的女兒長大了,也更懂事了。

林建國雖然沒說話,但是臉上的表情也是一臉的感動。

邊上也有人附和了幾句,說林棲遲這嫁人了,還不忘自家爹娘,一看就是個孝順的。

說的林建國兩夫妻下午干起活來,都是幹勁十足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