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救命!偏執反派他對我圖謀不軌
救命!偏執反派他對我圖謀不軌 連載中

救命!偏執反派他對我圖謀不軌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奶茶不夠喝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林知簡 現代言情 祁修炎

【1v1雙潔 + 偏執 + 甜寵 + 沙雕】 林知簡穿書了,穿到一本名叫《孽緣》的小說中
男主,反派個個都被女主迷的神魂顛倒 反派對女主的執念簡直瘋魔~ 有個腦殘女配一直針對女主~ 反派才不管對方是不是自己的未婚妻 直接丟進蛇窟…… 而自己…就是這個作死女配 為了避免自己慘死,林知簡對反派狗腿到不行
反派餓了她做飯 反派累了她捶腿… ———— 林知簡好不容易把反派跟女主關在一個房間
暗暗偷笑… 準備着明天的邀功台詞時… 「你怎麼在這? 那個門可是十八個壯漢都撞不開的」 「跳窗了」 「那陸晴呢?」 「她磨磨唧唧的不敢跳,我就先走了」 「玩呢,趕緊給我回去英雄救美」 祁修炎把林知簡扛在肩頭,一腳踹開房門 冷笑道 「好啊,去房間里好好談談該怎麼英雄救美」展開

《救命!偏執反派他對我圖謀不軌》章節試讀:

精彩節選

第1章 穿成作死女配


腦袋昏昏沉沉的,林知簡覺得自己好像在大海深處,想掙扎卻力不從心。

「嘶……頭好痛啊。」

林知簡艱難的睜開眼,看到了一個品貌端莊的婦人,約莫四十歲上下的樣子,皮膚保養的很好。

不過眼神中透露了一絲疲累感

雖是有些憔悴,但難掩姿色,年輕時肯定是個大美女。

「知知,你終於醒了,你從樓梯上摔下來,醫生看過後雖說沒什麼大礙,可就是不見你醒來,可真是嚇死我了。」

婦人說著眼淚也不自覺的流下來了,這樣的容貌再加上這恰到好處的眼淚。

簡直楚楚動人我見猶憐啊…

一個陌生人對自己如此關心,奇怪,奇怪的很。

「那個,你是哪位?我們認識嗎?」林知簡看着這位美婦人很是不解。

自己也並不是從樓梯上摔下來的,而是出車禍了,大卡車闖紅燈,她以為自己死定了,沒想到居然沒死。

但印象中她好像並不認識此人,一個陌生人竟如此關心自己。

那焦急的神情,還有那眼淚,那可是實打實的從眼眶裡流下來了。

所以她…到底是誰啊?腦子裡不斷搜索,可就是毫無頭緒

確認過眼神,確實是陌生人啊。

「知知,你…怎麼連媽媽都不認識了?」婦人有些手足無措。

難道自己的女兒從樓梯上摔下來摔壞了腦袋?

竟連自己的母親都不認識了?

林知簡嚇了一大跳,一臉疑惑的瞧着面前這個女人。

「什麼?阿姨,飯不可以亂吃,話也不可以亂講,我從小就沒媽。」林知簡簡直一頭霧水。

可惜了這麼好的容貌,居然是個不正常的,逮到個年輕的女子就認女兒?

自己可是孤兒,媽媽?好陌生的詞!

「知知,媽媽雖然不同意你跟祁修炎的婚事,但媽媽也是為了你好。

那祁修炎雖然生得一副好容貌,但性子冷漠,你要是嫁給了他,後半輩子必定不會幸福的」

沈琴周聽着自家女兒說出「從小就沒媽」這句話。

心抽痛的很,眼淚更是變本加厲的狂流,連忙起身去拿紙巾,擦拭完眼淚轉身去桌子上拿了葯跟水,醫生說了這葯知知一天要吃2次,可不能忘了。

雖然女兒不懂事,但是當媽的到底是心疼自己女兒的

林知簡腦子嗡嗡的,祁修炎?祁修炎?婚事?婚…事?好熟悉啊。

這不是我之前看的那本小說嗎!裏面的大反派就叫祁修炎。

這反派祁修炎性格陰暗,手段更是狠辣,對女主一見鍾情,無奈女主只鍾情於男主。

於是祁修炎便使用了種種手段強取豪奪。

沒想到卻間接的促使了男女主感情升溫,最終男女主修成正果,祁修炎孤孤單單。

然而就在男女主成婚之時,反派直接炸了人家的婚禮,簡直不是人。

在場賓客一共1000餘人啊,無一生還。

由於到場的嘉賓皆是A國的大人物,這些人加起來幾乎掌握了A國的經濟命脈。

此事一出,A國經濟上也受到了很大的創傷,自此很久都沒緩過來…

那反派使用的炸藥對環境的污染也是極其嚴重的,蔓延性還強,殃及的範圍又廣。

反派做出如此慘絕人寰的事,在A國,居然無人敢將祁修炎繩之於法。

因為那祁修炎手中有炸藥,有槍支,還有一堆他秘密訓練的死士。

民眾也是敢怒不敢言。

於是民間就有傳聞說這祁修炎瘋魔了,他要毀滅全世界,一傳十,十傳百……

還傳到國外去了,外國人覺得A國縱容祁修炎作孽,坐視不理。

一度還想開戰。

因為祁修炎炸婚禮的事曾轟動全球,其他國家的人覺得祁修炎是個不定時炸彈,不除掉總是心中不安。

便打着世界和平的口號全球通緝祁修炎

無論是誰,只要殺了他,重重有賞

最後,祁修炎死了,至於是怎麼死的有很多個版本。

有說是客死他鄉的

也有說是自殺的

還有說是被亡魂索命的

……總之越傳越邪門了

祁修炎死有餘辜,舉國歡慶。

只是那1000多條人命,回不來了…

炸藥對環境的污染,也是不可逆的…

等一下,我與他有婚約?我是那個他未過門就慘死的女配林知簡?

她印象深刻,書中林知簡的下場實在太慘了,又跟自己同名同姓,她不自覺的代入進去了,還差點棄書。

靠,相比之下,目前來說還是我比較慘一些,我的下場可是被扔蛇窟啊!

那1000多的來賓暫時還沒事,而自己卻很快要與這個殘酷的世界說拜拜了。

她最怕蛇了。

不行,我不能死,我穿書來到這裡,說明已經死過一次了,我不想再死一次。

我要活着,努力的活下去。

既然反派如此喜歡女主,那他們在一起不就得了。

這樣1000多個人就能免遭一死了

這麼扭曲的反派估計也只有善良柔弱的女主才能感化他了。

而男主呢,只能對不住了

畢竟現在大家都還沒有相遇,也還沒有羈絆,一切皆有可能。

女主不適合他,他與女主結合是孽緣,萬萬不可…不可!

畢竟世界和平是每個人都希望的

保護環境也是每個人應盡的責任

就當男主是為世界和平與環境保護做貢獻了。

組織上會記上他的貢獻。

以後要是有機會了,我一定幫男主物色一個膚白貌美大長腿的絕世美女給他。

對,就這樣辦,讓我穿書進來,肯定是想讓我阻止悲劇的發生。

我身上的擔子重啊

「知知?你怎麼一直發獃?是哪裡不舒服嗎?」沈琴周看着面前這個安靜發獃的女兒,覺得很陌生。

怕不是有什麼後遺症?

想着想着眼淚又開始打轉了。

林知簡看着面前這個「媽媽」,看着她着急又擔憂的樣子,心中升起一股暖意。

「媽…媽?」林知簡不自然的叫道。

「知知,媽媽就知道,你不會不認媽媽的,乖,把葯吃了」沈琴周把葯塞到林知簡嘴裏,又餵了水。

這就是…有媽媽的感覺嗎?

好喜歡這種感覺…好溫暖,彷彿沉浸在蜜罐中。

是你非要當我媽媽的,可不許反悔,一輩子都不許。

「媽媽,我覺得你說的很對,祁修炎確實不是良配,要不我還是退婚吧。」

沈琴周望着自家女兒說出來的話,簡直難以置信,之前但凡自己說一下祁修炎的不是

女兒可是會大發雷霆的,今兒個是怎麼回事?女兒怎麼突然就想起要退婚了。

祁修炎與知知從小就定了親,是祁修炎的父親跟知知父親一起商議的。

還辦了訂婚酒宴,訂婚書還是祁修炎的奶奶用刺繡一針針綉成的。

雖然當時兩個當事人都太小,沒來參加訂婚宴,但是他倆有婚約那可是人盡皆知。

祁修炎與他父親不和,一直不承認這樁婚事,祁修炎剛在祁家站穩腳跟便馬上送來了退婚書

還揚言一定會在物質上好好補償知簡

哼!誰在乎祁家那點臭錢了

當時知知看到退婚書,又哭又鬧,死都不肯退,還把退婚書燒了。

祁家老太太一把年紀登門道歉,這事才壓下去了。

祁修炎也礙於奶奶的面子上,退婚之事才暫時作罷。

而現在退婚書已燒,祁家老太太也曾登門致歉。

難道要跑去祁家再要一份退婚書?

這…人家送來退婚書你哭着鬧着不肯收,對方家長也來家中安慰知知,當時知知聽到不用退婚欣喜若狂。

可這沒過多久又上門再去要退婚書,這算什麼事呢?

要是真想退婚當時直接收了退婚書即可。

祁家會不會以為林家在耍他們玩呢。

「知簡,這退婚的事恐怕有些棘手了」沈琴周為難的看着林知簡,欲言又止。

「媽媽,我知道的,你放心我有辦法」

林知簡看着沈琴周為難的樣子,心裏不是滋味,

確實是自己之前鬧的太僵了,不好收場了,看來這事得自己想辦法了。

「知知,你先休息一下,退婚的事咱們從長計議,反正還有一年時間,不急,媽媽會想辦法的。」沈琴周摸摸着林知簡的頭,揚起一個微笑。

示意林知簡不用太着急,免得誤事。

其實想開了比什麼都重要。知知以後必定能覓得如意郎君,兩人和和美美

幸福一生。

說完沈琴周就離開了房間。

林知簡也開始陷入沉思,想着該如何退婚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