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我朱天權是主角
我朱天權是主角 連載中

我朱天權是主角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紙傷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朱天權 紙傷

當我一睜開眼,我就知道我便是主角
什麼,居然給我起「朱天權」這麼俗氣的名字?什麼,周圍配角居然有更厲害的金手指? 你忍得了嗎?我忍不了! 嘿嘿,作者大大,快把我寫的強強的,你可不希望看到你的小權權被人欺負吧…… 【那麼,但是代價是什麼……?】展開

《我朱天權是主角》章節試讀:

第6章 花宏任大戰耷魯


耷魯雙手接住那兩個鐵球,只感覺它們十分沉重,一連退了十好幾步緩衝才接穩,可是那兩個鐵球又硬生生掙脫開他的手,懸浮在花宏任身旁。

耷魯歪嘴一笑,說:「也不過如此。」花宏任淡淡的說:「這裡施展不開,放不開手腳,要不然你早被它們兩個洞穿。」

「有理,我也施展不開手腳,去其他地方戰他三百回合!」耷魯說。耷魯本意是來報仇,但是若施展手腳傷及城中百姓,耷魯自然不願意見到,所以他才同意換地方去打。

見花宏任和耷魯跳向別處,冷風斬和柳問天只好跟去。

耷魯全身覆蓋金光,這是《怒目金剛籙》大成的標誌,任花宏任怎麼用那兩個鐵球都破不了他的防禦,場面開始轉向持久戰。

花宏任連忙一甩袖子,又從裏面飛出兩個鐵球朝着耷魯飛去,耷魯見花宏任動真格了,自己也不打算再藏掖,於是向前一踩,只見周圍的空氣瞬間波動起來,耷魯腳下的土地瞬間化為齏粉,周圍的樹應聲倒下,波及方圓十里有餘,不單單是花宏任的四個鐵球,連花宏任自己都被氣浪吹的倒飛出去。

花宏任抿了一下嘴角的血痕,又一甩袖,接連五個鐵球又飛了出去。《花散控鶴》修鍊到極致也只能分心操控九件而已,但是它作為地品功法,不單單只有控物的用處,千變萬化才是它的精髓。

耷魯自然知曉《花散控鶴》的威力,不敢大意,他全身金光一閃,整個人膨脹開來,這是《怒目金剛籙》恐怖的地方,現在的耷魯稱得上是最強防禦姿態。

花宏任冷哼一聲,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引導九個鐵球向耷魯飛去,鐵球的速度忽快忽慢,耷魯一時判斷不清楚鐵球的飛行軌跡,不敢輕舉妄動。花宏任一看耷魯沒有出手,心中一喜,只見那九個鐵球瞬間加速,接着便傳出噗噗的破空聲向耷魯飛去。耷魯暗道不好,趕緊聚集身上的金光符籙向雙手聚攏然後硬生生接住一個又一個的鐵球,不接還好,偏偏他接住,那些鐵球抓在手上奇熱無比,一時把耷魯燙的生疼,縱然他肉體再強悍也隔絕不了熱!

三大家族早就把金剛門的《怒目金剛籙》研究透徹,所以花宏任自然知道耷魯最強防禦的解法。耷魯現在雙手匯聚着全身的金光符籙,一點一點緩衝鐵球的動力,而他自己則被鐵球衝勁打的直接後退。花宏任見耷魯把金光符籙都匯聚在雙手防禦鐵球的動能威力,心想機會來了,於是暗中念了一份口訣,一個鐵球瞬間改變軌跡朝耷魯丹田衝去。

危險!耷魯現在無暇再用金光符籙護住自己的弱點,於是只好把全身的氣勢提到極致,直接用身體接下那個鐵球。

鐵球劃破空氣向耷魯丹田衝去,縱然花宏任已經使出了最強的力氣,可是依舊沒有破開耷魯的防禦,只是把耷魯燙的直咬牙。

耷魯青筋暴起,一咬牙,接着又迸發出無比的氣勢,把那些鐵球統統彈飛,雖然花宏任早有準備,但又是被氣浪掀翻一個跟頭兒,他的肉體力量還是不夠強。

森林遠處,一個樹榦上坐着一男一女兩個穿白色衣服的人,兩人都是腰間配有一柄劍,男的腰間有一個木牌寫着「風宗」,女的腰間同樣掛有一個木牌寫着「雨宗」。那位男生正緊緊盯着戰鬥花宏任和耷魯,而那位女生像是對戰鬥沒有興緻,正在樹枝上悠閑的盪着自己的雙腿。

見少年一直盯着戰鬥發獃,少女推了推少年問道:「霍師兄,世俗人的戰鬥有什麼好看的。」少年回答:「尚師妹,雖然咱們的仙法和世俗的功法不同源,但是終究有可以借鑒的地方,那兩位的修為看起來算是世俗界的翹楚了,不知為何要拼個你死我活。」少女歪着頭說:「翹楚?那師兄打他們兩個有幾分勝算?」少年略顯自信的說:「不用青雲的話,十成吧。」說完,摸了摸腰間的佩劍。

少女嘟起嘴來抱怨:「那有什麼好看的,他們境界比咱們強,結果不照樣打不過咱們這些修士,只要不把小仙界結界打鬆了,隨他們打便是。」

少年解釋說:「還有好幾道修士的氣息在關注這場戰鬥,他們估計和咱們一樣都是在觀察,畢竟難得來世俗界一趟,見識一下凡人的功法也算長長見識了,結界不用但心,咱們仙家的結界凡人功法無法觸及。」

「知道了、知道了。」少女有些不耐煩說,然後自己在樹枝上盤膝坐好,用手畫出一個又一個結印,接着藍色的氣體便氤氳在她的周圍,她準備冥想修鍊。

繼續說花宏任和耷魯之間的戰鬥。耷魯清楚要是消耗下去自己不佔優勢,於是打算從正面進攻,只見他邁着大步朝花宏任跳來,每跳一步,周圍大地都要抖動。

花宏任連忙召喚回鐵球,九個鐵球浮在他的身邊,慢慢的,鐵球竟然化成流動的鐵水圍着花宏任流動。耷魯直衝過來,舉起拳頭便向花宏任砸去,可是那些鐵水包裹在花宏任身體周圍,耷魯打在鐵水上,就像打在軟綿綿的棉花糖上般,力氣被卸去大半。

見拳頭不行,耷魯用腳一踩,大地瞬間龜裂開來,花宏任連忙躲閃,耷魯見花宏任分心躲閃,暗道機會來了,於是便直衝花宏任而去,在背後保住花宏任,大喊「千斤墜」,把地面砸出一個大坑。

花宏任雖然被反衝力震的七葷八素,好在有鐵水緩衝,只是受了一些皮外傷而已。他笑着對耷魯說:「耷魯,你不會以為我們花家只靠一部地品功法便能坐穩三大家族的寶座吧?」耷魯聽後隱隱約約感受到什麼,暗道不好,急忙解開千斤墜想要保持距離,但是已經晚了。

只見花宏任雙手成爪的樣子,耷魯瞬間感覺一股吸力傳來,縱使他使出渾身力氣竟然掙脫不開。接着花宏任雙手握拳,耷魯瞬間感覺自己的五臟六腑都像是粉碎般,他噴出一口鮮血,軟綿綿癱倒在地上。

花宏任使用的是《花散擒龍》,使用條件格外苛刻,需要鎖定才可以命中,就在剛剛耷魯使出千斤墜近身時,花宏任鎖定了他,使出《花散擒龍》後便可以牽引鎖定的目標,而且被它鎖定,幾乎不可能掙脫,耷魯雖然有一身鋼筋鐵骨,但是對五臟六腑的保護還是要弱一些,花宏任便直接將他五臟六腑用牽引力捏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