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甩了病嬌頂流後,我被他親到哭
甩了病嬌頂流後,我被他親到哭 連載中

甩了病嬌頂流後,我被他親到哭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江淮月啊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宋吟 池殊 現代言情

宋吟報名參加了戀綜,目標是那位天才作曲家,娛樂圈頂級神顏池殊
第一次她故意調戲,池殊冷冷丟下幾個字,「不知廉恥
」 第二次長時間相處後,池殊對宋吟的評價是,「俗不可耐
」 後來節目快要結束,鏡頭突然拍到那頭冷漠陰鬱的小狼狗,把宋吟抵在角落,發了狠地親
他紅着眼眶,「不準調戲別人!」 宋吟成功把小狼狗勾搭到手,但是她接的單子還有一個任務,需要把池殊甩了
結果剛說完分手,她就被小狼狗關了起來,每天被親哭
「姐姐,你怎麼一點都不乖?明明說好不會離開我的
」 【玄學+戀綜+病嬌救贖】 【明艷撩人姐姐X陰鬱病嬌弟弟】 【刑事女律師X天才作曲家】展開

《甩了病嬌頂流後,我被他親到哭》章節試讀:

第8章 叫聲姐姐聽聽


「......」池殊扯了一下唇角,「所以也包括你?」

「我當然除外啊。我拜服於老闆的美貌和才華,怎麼捨得害你。特別是你剛才擋在我前面的樣子,簡直帥呆了好么?」

「呵......」他只聽出了一股子虛偽的味道。

沒多久,終於到了池殊居住的別墅區。

這地方在郊外,附近只有一條公路可以抵達。

依山傍水,風水還不錯。

池殊的別墅在半山腰,經紀人說別墅前面有個小瀑布,後花園還可以俯瞰別墅群,簡直就是個世外隱居聖地。

進到園區之後,宋吟找了個地方停車。

原本前往池殊家裡的路上,停着鏟車和挖機,開發商在改造公共森林區。

宋吟打開經紀人發給她的別墅區地圖,完全沒想到自己有一天來小區找個房子,竟然還要靠地圖才能找到。

有錢真他媽爽啊。

地圖上面,經紀人用紅筆畫出了他們要走的路線。

宋吟眯了眯眼眸,有點好奇......

池殊真是路痴?

宋吟的方向感一直很好,所以她根本不理解路痴的存在,甚至不明白為什麼有些人會分不清東西南北。

池殊倒不是分不清東西南北,只是懶得記路線而已,他總是會不合時宜地陷入思考發獃。

「地圖上面畫著,要往北面走。」

宋吟嘀咕一句,故意帶着池殊往東面走去。

池殊完全沒發現不對勁,斂眸似在想着點什麼。

大約過了半個小時。

兩人還在公共森林區的小道上晃悠。

池殊從思緒中抽離,看着旁邊的藍色湖泊,表情木了一下。

雖然他不愛記路,但他不是個傻子。

他們剛才來過這個湖,還在這邊路過了三次!

經紀人和他說過,新的路線到他家只要十幾分鐘步行路程!

宋吟這女人,耍他?

「我們是不是來過這裡?」

池殊停下腳步,眼眸幽涼地望着宋吟。

她無辜地眨了眨眼眸,「是嗎?」

看到她這個表情,池殊就覺得她是故意帶自己亂走。

他抱着手,好整以暇地看着宋吟,「阿姨,原來你也路痴啊?」

「???」

宋吟的臉上,表情有一瞬間的扭曲。

「你又叫我阿姨?!想死是不是!」

活了二十多年,池殊從來沒見過一個女人的表情可以這麼猙獰,讓他一瞬間想到了哥斯拉大怪獸。

他剛冒出這個念頭,宋吟就一腳踹了過來。

「??!」

池殊側身躲了一下,卻踩到了湖邊的濕滑泥土。腳下一個打滑,導致身體往湖中滑下去。

幸好他及時反應過來,抓住了斜坡上的一塊大石頭。

「母老虎。」池殊感慨一聲,正準備爬上來,結果湖裡伸出一隻慘白的手,拽着池殊把他的身體往下拖。

濃黑的鬼氣從湖面冒出來,池殊的下半身很快被拖了下去。

「什麼東西?!」

他不由變了臉色,連忙抓緊那塊石頭。

深藍色的湖面下多了一片陰影,隱約還能看見一雙猩紅的眼眸。

宋吟站在湖邊看好戲,笑眯眯地說,「這湖裡的水鬼看上你了,帥弟弟真不賴啊,水鬼都想抓你去當新郎。」

池殊咬牙切齒,「你拉我一下!」

「你求我啊,叫聲姐姐聽聽。」

「宋、吟!」

「嗯?」

他面色扭曲,幾乎是從牙縫裡擠出兩個字,「姐、姐!」

「這才乖嘛。」

宋吟滿意地笑了笑,伸手拉住他的手。

只是用力拽了拽,根本拽不上來,池殊的下半身被如同蛛網般的黑線給纏住了,要把他往湖中拖去。

宋吟視線看向湖面,眼眸驟冷。

她指尖彈出一縷金色的靈力打向湖裡,沉悶的慘叫聲傳來。

隨後趁機把池殊拉上來,宋吟朝湖裡扔了一張雷暴符。雷電觸碰到湖面的水,瘋狂擴散成一張電網,將湖底的黑霧擊的潰散逃竄。

池殊站在宋吟的身邊,臉色難看,「那是什麼?」

「水鬼啊。」

宋吟戲謔地看向他,「你現在就是個招鬼體質,要不要姐姐保護你?」

「滾。」

池殊想到剛才這女人幸災樂禍的樣子,身上的氣息更冷了,他轉身就自顧自地往一條道路走去,不想搭理宋吟。

「走錯方向了,應該是另一邊。」

宋吟好心提醒他。

池殊的腳步頓了頓,還是繼續往這條路走去。

「喂!我都說你走錯了。」

宋吟小跑着跟上他。

池殊冷冰冰的聲音傳來,「你覺得我還會相信你么?」

「我保證這次沒有耍你!」

「所以你之前在耍我?」

宋吟摸了摸鼻尖,「我只是比較好奇,為什麼有人會路痴。」

池殊終於停下腳步,幽冷的視線落在她身上。

他盯着她看許久,才冷不丁地開口,「我只是懶得記路,不喜歡記一些沒用的東西,並不代表我找不到路。」

「那你自己回去?」

宋吟歪着腦袋看他,唇角帶着淡淡的笑。

池殊扯了下唇角,冷笑道,「不然?靠你的話,我早就被水鬼吃了。」

「剛才可是我救了你哦。」

「也是你把我踹下去。」

「......」

宋吟發誓她不知道湖底有水鬼,只是當時氣上頭了。

她才二十三歲好么!

結果被一個比她小一歲的弟弟叫阿姨,誰能不生氣?

兩人從小路走出來,來到了別墅區入口附近。

池殊全程沒搭理宋吟,打定主意自己找路回家,不需要她的幫助。

而且他之前都沒有撞鬼的經歷,遇到宋吟之後卻頻繁撞鬼,池殊不得不懷疑這事和宋吟有關,所以對宋吟說的話,他選擇只信一半。

「阿池。」

突然聽到一道熟悉的聲音。

純白色的保時捷SUV停在不遠處,有一道高貴典雅的身影從車上下來,女人長得很漂亮,池殊的眉眼和她有幾分相似。

「咦?衣服怎麼**?」梁書君朝他們過來,好奇地看了宋吟好幾眼,然後才注意到自己兒子的情況。

「沒什麼。」

池殊臉上的神情緩和了一些,轉頭看向宋吟的時候,眼神冷漠,「你可以走了,最近都不要出現在我面前。」

剛說完,身上就被梁書君用包包砸了一下。

「怎麼這樣和女孩子說話?一點禮貌都沒有。」

宋吟不在意地笑了笑,離開前朝池殊眨眼,「晚上要是害怕的話,記得打我電話哦,我可以來陪你~!」

池殊眼眸嘲諷,他又不怕鬼。

看到宋吟開車離開,梁書君忍不住問,「阿池,她是誰呀?」

池殊冷冷地回答,「一個見錢眼開、居心叵測的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