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天眼聖人
天眼聖人 連載中

天眼聖人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大魚與玉羽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大魚與玉羽 奇幻玄幻 陸宇

山河天眼裡,世界法身中
大士天眼所照,預覩未來
我有一雙無量眼,知亂古,曉未來,通世事
既然讓我誕生於此亂世中
此生必平定天下紛爭,了卻心中不平事,斬盡一切眼前敵
天眼一開,四方拜服!展開

《天眼聖人》章節試讀:

第3章 聖人在世


二人踏出正門,面前寧靜夜空,晚風吹動樹葉沙沙作響。

鬼怪的嘶吼被徹底阻擋在身後。

陸宇轉動眼睛,掃視地面,發現隱隱有凌亂的腳印。

「看樣子,他們跑下山了。我們也快點走吧。」

沒了鬼怪追襲,兩人也走得不緊不慢,陸寧芊微微挪了幾步靠近陸宇。

經歷這麼一番生死危機,兩人又同患難,陸寧芊愈加親近他。

她越想着剛才的鬥氣就覺着好笑,又有些後怕,誰知那鬼火真能喚出妖鬼來,不然自己是萬萬不敢做這儀式。

她偷偷瞄了一眼陸宇,少年五官清美,眸子清明,端的算是個美少年。

而此時,陸宇正思忖自己眼瞳中的奇異力量,自不可能發現。

「謝謝你幫我。」陸寧芊憋了半天,總算說出。

「不用感謝,我只是救自己,順帶救你。」陸宇語氣平淡道。

陸寧芊一聽急了,認真道:

「不,我會感謝你的!一定!三個月後的蛇島試煉,我可以幫你。」

蛇島?

陸宇這才記起,三個月後就是世家們聯合組織,為期半年的蛇島試煉。

所謂蛇島試煉,每一個大家族都會選拔一些年輕才俊,這些有武道天賦的小後輩們在島上戰鬥、磨礪、成長。

對強者來說,蛇島就是自己進步的台階,有妖獸可以磨練戰力,有對手能夠鍛煉對敵本領,有寶貴藥材能提升自身。

而對弱者,蛇島就是人間地獄,任何人看見你弱小都想殺人奪寶。

所以,有人會在試煉前就打點好強者,就算不能得到什麼好處,至少姓名是有保證的。

「我已經突破到煉體二層了,在試煉前我有信心突破到三層!」

陸寧芊拍拍胸脯,示意她是個蠻可靠的人。

陸宇見這幅可愛景象,不禁輕笑出聲,但隨即完全笑不出了。

記憶中,他整日吃喝玩樂、不務正業,到了今天連煉體一層都沒有,和本就天才的陸寧芊拉開了不止一點的差距。

再看看陸寧芊這丫頭,先前從高出墜落摔傷的腳踝早已恢復如初,真不愧是煉體二層。

陸宇苦笑一聲,正準備答話。

「嘭。」

前方几個樹杈霎時碎裂,一雙裹挾着厚重勁風的肉掌迎面襲來,直指二人。

這種驟然疾迅的動作,在陸宇瞳孔里卻慢了下來,他清楚地看到林中氣流與出掌的軌跡,攻擊的終點是陸寧芊的頭頂。

陸宇來不及多想,一躍而起,將她推在一邊。

掌力錯過了陸寧芊的要害,陸宇卻再難避開,一掌擊在他的左肩處。

強大的力道傳導進胸膛,陸宇喉頭一甜,一口鮮血噴出,腹中翻雲覆雨。

山窮草盛,而陸寧芊已不知滾落到了哪裡。

叢林中走出一人,此人身着褐色長衫,手上執一白骨畫扇,似笑非笑地盯着他。

陸宇強忍劇痛,大吼道:「你是誰!?」

那人也不在乎女孩,只是望着他。

「本人林詠道,林家護道人,想必你已經知道我為什麼在這裡了吧?」

林家?原來如此,原來如此。記憶如潮水般上涌,很快冒頭腦出了一個名字。

陸宇抹去嘴角的血液,說道:「林芷晴,是林芷晴派你來的。」

林詠道依舊是那幅似笑非笑的面目,沒有辯解,也沒有確認,只是說:

「不是大小姐,大小姐可沒那閑工夫理一個廢物,我只是隨着自己心意來除掉小姐的累贅罷了。大小姐何等天才人物,十三歲的煉體六層,林家的未來可都在她身上,怎能讓一個廢物拖累了?」

陸宇疼痛難當,此時腦袋變得異常清醒,苦笑道:

「你為了除掉我,強制了結婚約,先是用邪法喚鬼,又是親自上陣殺我,當真是手段出盡啊,手段如此下作可得你家主允許?」

「無知小兒,安敢妄議家主。你一個連入門煉體都沒有的廢物,怎好意思再用婚約束縛那等尊貴人物,我此時除掉你,乃是替天行道!」

言止,林詠道踱步上前,一腳踩碎陸宇的左手。

陸宇緊皺眉頭,全身吃痛,卻一聲不吭,冷眼相對。

林詠道怪笑一聲,很滿意陸宇現在的表情,又舉起陸宇的右臂,輕輕一折。

「咔。」

疼痛狂卷進身體,在神經上肆虐。不知誰的尖叫回蕩在山谷中,咿咿呀呀。待陸宇稍微平靜下來,才發覺尖叫來自自己的口中。

「哈哈哈,真有趣。」林詠道邊笑,邊露出陶醉的表情。「知道了嗎?這就是強者!你這等廢物就要認清自己的地位,不要想着吃天鵝肉。」

實力稱尊,陸宇算是極為深刻體會到了,在這個世界上一切都可以不重要,只要實力,就是一切。

「實力,實力,實力,哈哈哈哈!」陸宇也笑了,笑容中滿溢苦澀。

只要斬盡眼前一切敵,即便身負滔天罪孽也可稱尊!

「你笑什麼?」林詠道問。

「我?我笑你愚蠢透頂,修鍊多年也只是林家的一條可有可無的臭狗!」

陸宇自知今日再無手段逃脫,索性放開話匣子,說不得也要將這廝罵的狗血淋頭不可。

「好好好,你這麼想上路,那我就成全你!」林詠道怒道。

林詠道對着頭頂,就是一掌祭出。

陸宇只感掌風呼嘯而來,閉目待死。可半天卻一直等不到下文,心頭疑惑,隨即張開雙目。

只見林詠道就如人偶般停在原地,高舉的手掌停留在陸宇頭頂半尺距離,卻再也拍不下來。

一個白衣道人出現在路的盡頭,口中喃喃有詞,眼睛看見陸宇一掃而過。

林詠道隨即像破布一樣倒在路旁,再無一縷氣息吐出,眼見是不活了。

「感謝道長救命之恩。」陸宇正欲爬起,躬身感謝,可口中又是一捧鮮血噴出,先前硬接的一掌幾乎徹底摧毀脈絡,這時傷勢發作,兩眼一黑,不省人事。

道人幾步踏出,金廣一現,腳下路途彷彿被摺疊了,數十米的路途,幾步即達。

他將陸宇靠在手臂上,口中默默念着法決,一道又一道青色光芒匯聚在一起,在道士的食指和中指上聚成一個小小的淡青光團。

道人將眼皮翻起,左手掐了一個符咒,右手將光團融入陸宇體內。緊接着閉上雙目,光團就彷彿他的眼睛,光芒遊走到身體的哪個位置,哪個部位的淤血就快速消融,光團遊動到腹內,多處受創的臟器緩緩癒合。

光團路過眼球時,忽然他渾身一震,有些不敢相信。

「居然是見古之眼,怎麼可能?難道我看錯了?

知亂古,曉未來,通世事,見古之眼!神話傳說中才會出現的眼睛,安在一個十一二歲的少年身上。莫非是天生聖人像,不然壓根沒辦法解釋,聖人的唯一象徵,居然會出現在一個孩子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