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隨身空間:帶着全家去逃荒
隨身空間:帶着全家去逃荒 連載中

隨身空間:帶着全家去逃荒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王麗娟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姜稚月 王麗娟

特異功能者姜稚月前世慘死,重生到武朝時期
不巧天下大亂,時局動蕩,黎民深受水深火熱之中,所在家族亦不能置身事外
好在,系統在手,天下我有.....展開

《隨身空間:帶着全家去逃荒》章節試讀:

第2章 怒懟渣男


姜家現在一共有十五口人。

姜老爺子和姜老太太是家中說一不二的大家長,不過並不似別家那樣不講道理,姜老太太也並不磋磨兒媳,所以連帶着妯娌之間相處的也很是和睦。

而二老只生了三個兒子,分別就是姜家老大姜雨朝,姜家老二姜雨慶和姜家老三姜雨萊。

姜家大房也就是姜雉月一家,姜家老大姜雨朝早些年考取了秀才,可第二年會試落榜以後姜雨朝不忍家中兄弟供養他一人,就決定暫時以秀才身份在鎮上學堂教書,只不過到現在仍未再次下場考試。

姜雨朝娶妻王氏,底下有三個孩子,分別就是姜雉月以及她的哥哥姜家大郎和弟弟姜家五郎。

二房的姜雨慶娶妻孫氏,底下也是三個孩子,分別就是姜家二郎、姜家三郎和姜家四郎,其中姜家三郎和姜家四郎兩人是雙胞胎,不過性子大不相同。

三房的姜雨萊娶的媳婦是姜老太太的娘家侄女小王氏,現如今底下只有一個十歲的姜家六郎,不過小王氏肚子里懷了一個,現下已經足三個月了。

小王氏盼着肚子里的是個女孩,畢竟姜家對女娃好是出了名的,最主要的是她男人長得好看,都說女似父,小王氏覺得她如果生了閨女指定也好看,所以她也真心想要一個閨女。

且不說這個,因為姜雉月發現了一件更要命的事情!!!

姜雉月從記憶中翻找到了關於這個朝代為數不多的信息,現在是武朝武元二十三年,是一個歷史上沒有出現過的朝代。

這讓她想起了前不久看過的一個小說,在小說中二十三年開始內憂外患緊連發生,老皇帝體弱還偏信修仙之道,在皇宮修道觀以求直接接連天聽。

老皇帝的幾個兒子覺得他快不行了,都開始培養勢力爭權奪位,都想分一杯羹,朝堂之上分為多個陣營混亂不堪,武朝西部不同地區又發生大旱、蝗災、地動等災害,一時之間民不聊生。

可想而知,接下來就是大面積的**與難民舉家逃離。

而在武朝西邊鎮守邊疆的異姓王一家又被幾個皇子忌憚,將人誘騙到京城後軟禁起來,異姓王嫡次子白逸風僥倖逃脫後便消失了,等他再次出現時已經容貌盡毀,臉上有一道從太陽穴到下巴的可怖傷疤,左手也斷了三指。

自那開始,曾有小戰神之稱的白逸風性子也開始陰晴不定,直到聽說家人在京城全部身亡,開始大肆舉兵反攻,整個武朝更是變得民不聊生。

皇四子武崇文將天下大亂的禍端引到了白逸風身上,這小王爺也就從人人稱頌的小戰神變成了人人喊打的大殺神。

最後也是皇四子平定了叛亂,將徹底黑化的大反派白逸風當中凌遲而死。

當時看這個小說時姜雉月還覺得大反派並沒有錯,朝局混亂有能之士自然是都可以分一杯羹,更何況異姓王一家守着武朝西門,根本沒有造反的心思。

只能說是受了朝堂爭執的無妄之災,變成了被殃及的池魚。

姜雉月自言自語的嘟囔道:「得了,也不用替別人打抱不平了,現在我也要變成了這即將被殃及的池魚了。」

還是儘快想一下如何才能保住小命吧,好不容易再活一次,總不能又到閻王殿報道了。

姜家村好像就在武朝西邊昌定王的封地上,也就是接下來受災最嚴重的的地方。

她一個人是有自保的本事,可是現在她變成了姜家女,她就無法自己逃了,更何況姜家眾人對原身都那麼好,她佔了人家的身體自然也該回報一二。

既然如此就要考慮很多事情了:糧食、銀子、武器……

姜雉月有些發愁,隊伍里有老人孩子還有一個孕婦,需要準備的東西肯定也很多,如果是以前她肯定不會發愁物資的事,所有人都不知道的是姜雉月還有一個不為人知的秘密就是她還有一個隨身空間。

空間是她在一次做任務時偶然得到的,裏面有一個大商超以及一間武器室。

商超里的東西倒是取之不盡用之不竭一般,不過武器室就沒那麼變態了,裏面的東西用完就沒了,所以姜雉月對武器室格外珍惜,甚至還往裏面放了不少東西。

姜雉月又想到她的異能都能跟着過來了,那空間會不會也跟着來了!

她插好了門栓,嘗試與空間進行聯繫,果然進去了,姜雉月站在空間內的空地上一臉驚喜。

糧食與生活物資的事情算是解決了,姜雉月心中也沒那麼擔心了,不過想到路上可能發生的事情,姜雉月覺得還是要想辦法讓姜家人相信她說的話,並且決定接下來一定要說服姜家人多鍛煉身體,增加自保能力。

再三考慮之下,姜雉月還是決定不把空間的事情透漏給姜家人,在沒徹底融入姜家之前她都不能把自己暴露於危險之下。

想通這些,姜雉月就決定找時間上山一趟,在山上從空間里拿些東西出來去鎮上賣,也好掩人耳目。

好在第二日就讓她等到了機會。

姜雨慶和姜雨萊一早就要去山上打獵,姜雉月借口找些菌子也一同上山了。

她的父親姜雨朝倒是不去,他的休沐日還有一天,剛好在家裡檢查幾個小子的功課。

姜家孫子輩只有姜大郎和姜二郎上了學堂,其餘四個小字都是在家中由姜雨朝或者姜大郎和姜三郎從學堂回來後再教給他們,姜雉月也會被他們帶着一起認字。

走到姜雉月昨日落水的地方,三人倒是遇見了一個意料之外的人。

姜雉月和姜雨慶姜雨萊看着余光中出現的陳秀才陳知才,並沒有打算停留。

昨天姜雉月落水還有人傳她是因為受不了陳秀才在鎮上定親的打擊才投河,不過江芷瀾在姜家那樣一鬧,圍觀的人肯定將這事都傳出去了,喜歡陳知才的人是江芷瀾,姜雉月自然就被摘出去了。

不過姜雉月三人想忽視他,偏偏陳知才主動開口攔下了三人的腳步。

「稚月妹妹,聽說你昨日落水了,可還有大礙。」陳知才朝着姜雉月的方向問道。

姜雉月聽着陳知才喊出來的稱呼一陣惡寒,她好像和他的關係沒那麼好吧。

姜雉月停下腳步朝陳知才看去,是一個長相還算白凈的書生,不過就他這長相,跟姜家三兄弟以及姜家大郎二郎比着也差遠了,那江芷瀾什麼眼神,竟然看上了這種白斬雞。

陳知才看到姜雉月皺着眉頭看他,有些不解其意,不過仍繼續說道:「昨日就聽村中嬸子們說,你是因為我定了親事想不開才尋了短見,你明白的,這都非我所願,只是父母之命……」

姜雉月看着陳知才一副受人所迫的樣子,簡直就是地鐵老人看手機,眉頭都快能夾死蒼蠅了,這陳知才的戲怎麼那麼多!

不過想到江芷瀾不受控制之下吐露出來的那兩句話,信息量可真大。

姜雉月似笑非笑的看着陳知才點頭道:「你的意思是你和鎮上那姑娘定親都是你家人逼你的嘍,你並不想娶那個人對嗎?」

陳知才以為姜雉月被他說得意動,心裏有些雀躍,當下就有些口不擇言道:「並非……」

「打住!」姜雉月忽然冷了神色,抬手制止了陳知才:「那你的意思是想腳踏兩隻船了!」

陳知才被問得一愣,表情有些疑惑,姜雉月彷彿老好人似的解釋道:「你不是說你是受了逼迫才與鎮上的那位姑娘定親的嗎?想來你有這樣的心思那姑娘和你在一起也不會幸福,可你不願意解除婚約還出言哄騙江芷瀾讓她對你傾心,難道你不是想腳踏兩隻船嗎?」

姜雉月看到旁邊有兩個拿着籃子過來的嬸子並肩走來,還特意加大了聲音。

陳知才被氣得臉一陣青一陣白的,這怎麼就扯到江芷瀾身上去了。

「我與芷瀾妹妹沒有任何關係,還請姜姑娘不要污衊我倆。」陳知才氣惱辯解,直接從稚月妹妹變成了姜姑娘。

不過姜雉月也樂意至極,不然被他那麼親切的喊總覺得惡寒,感覺被什麼盯上了一般。

姜雉月不欲與他辯解過多,只又說了一句:「還望陳秀才以後自重,畢竟咱們兩個也不熟。」

姜雉月又和姜雨慶姜雨萊一同往山上去了,站在背後的陳知才看到剛剛路過的兩個婦人嚼着耳朵偷瞄他,心裏恨上了姜雉月,要不是她,怎麼可能發生這種事。

陳知才陰狠的目光猶如毒蛇一般從背後盯住了姜雉月。

姜雉月倒是又想起來書中的一個劇情來。

在書中陳知才也算得上一個提的上名字的人物,武朝二十三年時百姓大舉逃離,陳知才一家也赫然在列,原本他一家是和姜家村眾人一起逃的,只不過中途意見不合他們一家又是外來戶,便脫離了隊伍,與姜家村眾人分道揚鑣了。

後來機緣巧合之下,陳知才得了皇四子武崇文的賞識,跟隨皇四子做了幕僚,等四皇子謀得大業後便因從龍之功位居一品。

而鎮上那個已經跟陳知才定了親的孫姑娘,也輾轉找到了已經位居高位的陳知才,只不過當時孫家一家人遇上了劫匪,只有她和一個僕婦逃了出來。

陳知才表面對於到來的未婚妻滿心歡喜,內心卻恨死了這個出來攪他好事的孫姑娘,正因為這孫姑娘再晚來幾日,他就可以與京中一個武將家的千金定親了。

轉頭陳知才就找了法子收買了那個僕婦,說是孫姑娘早已久病成疾,不久就離世了,因是孫姑娘貼身的僕婦這樣說的,再加之她早已沒有任何親人,所以也就沒有人生疑。

陳知才也趁機對外宣稱他雖未與孫姑娘成親,可未婚妻剛逝就另娶絕非君子所為,所以會為未婚妻守身一年,落得了一個對前未婚妻情真意切的好名聲。

可是陳知才想將那個僕婦斬草除根時發現人已經逃了,等到後來陳知才的政客將這事挑破打壓陳知才時又找到了這個僕婦,一切才真相大白。

姜雉月對陳知才的行為表示不屑,並且通過剛才也證明了這陳知才並不是個君子。

只不過與她牽扯不深,她自然也不想搭理他。

此時的姜雉月正蹲在地上小心翼翼的刨土,因為她發現了三顆人蔘。

姜雉月喜滋滋的,將這人蔘拿到鎮上賣了定能換不少銀子,她也就不用愁怎麼把空間里的東西變現的事了。

原身並沒有去過鎮上幾次,所以對這裡的物價並不是很清楚,可是想來這三株人蔘是能賣不少錢的,不過還是要打聽一下物價。

而她放在一旁的背簍里也裝的滿滿的枇杷,上面甚至還有一些看起來新鮮可口的草莓。

正當她專心致志的挖人蔘的時候,姜雨慶和姜雨萊也相伴着回來了。

姜雉月聽到動靜抬頭看去,發現兩人也是笑容滿面,並且手上都拎着滿滿的獵物。

姜雨萊手裡拎着三隻野兔和兩隻野雞,姜雨慶手裡更是抓着一隻肥碩的傻狍子。

姜雨萊看到姜雉月在地上蹲着不知道在挖些什麼,就放下手裡捆着的野兔和野雞,笑嘻嘻的擠到姜雉月身邊說:「沒成想今兒運氣這麼好,竟然還逮到了一隻傻狍子,等明天三叔在鎮上賣了銀子,給你買頭花帶。」

姜雉月忽然想到大紅大紫的頭花來,想到她頭上頂着一朵大紅花招搖過市的樣子猛地甩了甩頭,強扯出一抹笑推拒道:「還是不了,你留點錢給小侄子買布料做衣服吧。」

姜雨萊聽到姜雉月拒絕也沒傷心,仍舊是笑嘻嘻的道:「那等三叔有錢了給你買純銀的頭飾帶,你這是挖啥呢?」

姜雉月已經將人蔘挖出了半個身子,見姜雨萊就要伸手去拽連忙攔住了,這要是斷了可就沒那麼值錢了。

而姜雉月也就這樣解釋了:「三叔你別拽啊,這是人蔘,拽斷了就不值錢了。」

「人蔘!!!」姜雨萊驚訝的開口,連姜雨慶都拎着昏死的傻狍子走過來低着頭瞧。

姜雉月在兩人熱烈目光的注視下淡定的把三顆人蔘完整的挖了出來。

而後看着姜雨萊熱切的目光,姜雉月就將人蔘包起來後讓姜雨萊拿着,姜雨萊小心的放在衣襟前,胸前塞得鼓鼓囊囊的,連走路都有些小心翼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