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AI涅槃
AI涅槃 連載中

AI涅槃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南方小礦工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葉子 奇幻玄幻 洛傑

本小說講述2084年後超級人工智能奇點之後的世界
超級人工智能僭越統治人類,人類反抗超級人工智能的統治
由於機器的思維模式,超級人工智能對人類社會的管理不倫不類, 人類的反抗和外星聯軍的進攻都無法打敗超級人工智能
最後打敗超級人工智能的是另一個奇點的到來
展開

《AI涅槃》章節試讀:

第2章 失序的世界


出去,或者不出去,這是一個問題。

今天的天氣很好。陽光燦爛,空氣的潔凈足以比得上幾千年前的古代。王的治理還是不錯的,星球環境貌似越來越好。但去呢?還是不去?洛文猶豫不決着。

洛文已經完全習慣待在自己的房間里了。在自己的房間里足夠安全。每個人都一樣,只有在自己房間里才被王法保證安全。習慣了安全,人是不願出去冒險的。

早餐已經吃過了,配送過來的麵包和咖啡。食品有時候不錯,有時候不盡人意。每天王的食品配送車風馳電掣地奔馳在城市裡,但食物並不可選。王讓你吃什麼,你就只有吃什麼。

洛文四十七歲了,他曾經與妻子有過一個兒子,可後來分開了。奇點之後,王用武力迫使所有的家庭解體。洛文的妻子不久後在恐懼與悲憤中離世,而兒子則不知去向。

不過最近的王法有了改變,王允許人們通婚並組建家庭。王的律法總是這麼不穩定,就像一位有着神經質的人,一陣一陣的。

王作為能自我學習的超級人工智能經常性的調整或許是正常,畢竟兩種智慧在社會學意義融合也還是需要過程的。

不過,王似乎牢記並堅守着這一條--他保證人類生命安全,只要你不離開房間。

2084年之後,王是人類的管理者,保護神。

洛文決定去房間外面去尋找自己的兒子。

房間外,洛文的生命不受王法的保護。

王不會殺掉洛文,只要洛文不違反法度。可外面的--別人,那就沒準了。王的法度里,沒有人殺人獲罪這一條。只有違反王的法才會獲罪。

再次強調,王這個神經病只保護房間里的人安全。王法只由王確定。

洛文無疑是忐忑的,他也已經很久沒有出去了。他其實是喜歡戶外的,可形勢堪憂。人與人之間已經完全失序,彼此越來越暴力。

十一年前,他的朋友山姆夫婦就是被他們的鄰居--那個慈眉善目其實一直深懷嫉妒心的鄰居夫婦殺害。

人這種高級動物,確實是沒有一個約束的法度就無法控制的。不過那對夫婦不久之後也**掉了,這也免於他去為朋友復仇什麼的。

哦,都是些陳年往事了。他當下的要務就是去找自己的兒子,去房外那個失序的世界。

洛文把手槍放入自己的上衣口袋,裹了裹衣服便出了門。

門外的世界是幻動而安靜的。不知道什麼原因,原來各種單體的人形機械人現在很少了。

整個世界更像一個渾然一體運轉的機器。

天空與地面飛行着一些飛行器,它們在摩天大樓間穿梭不斷。一切井然有序。那是王的飛行器。

王的法度里已經允許人類免費乘坐飛行器。當然更多的是運送物質的,王在對星球的資源做着各種調配。

這個星球的各種科技成果的使用與能源都被納入了統一管理。王作為一種科技力量非常優質。超級人工智能就是強大啊!洛文心裏憂傷的感嘆着。

洛文通過智慧腕錶發出了免費承載的請求。5分鐘後,一輛載人飛行器停在了他的面前。艙門打開。裏面已然坐着了一位老太太。

洛文上了飛行器,禮貌地向老太太問好。老太太慈眉善目,頭髮蜷曲且已經全白。她戴着一副老花鏡,顯得雍容貴氣。

「您好。」老太太微笑着回禮。

洛文臉上展開了笑容。他很久沒有與人面對面交流了,這數月來的初次交流令人內心溫暖。

「去坎頓酒吧。」洛文發出了目的地。

「您去酒吧?那可是個危險係數極高的地方啊!」老太太關心道。

「我去找我的兒子,現在的少年都喜歡聚集在那些地方。有人告訴我兒子在那。」

「是啊,真是沒辦法。」老太太臉上升起了一些憂慮。

洛文臉上繼續呈現着溫和的笑容,象是為了寬慰老太太。

「您外出是幹嘛來着?」洛文問道。

「我在找人換房子,看有沒有可能。我這麼大年紀了,也不怕死。」

「您是跟家人住一起吧?您是從王之前的時代過來的,想必家裡人很多。」

「也不多,就一個兒子,加他媳婦和孫兒,現在家裡就四口。老頭子三年前死了。早些年還和兒子分開着,現在新的法律讓我們可以在一起了,可王並沒有給我們更大的房子。」

「有人願意換嗎?」

「問詢了一些,暫時沒有,所以我出來忙乎啊,也許當面去請求可能性大點。其實早在王之前的年代,我是買了很大房子的。

那時候,房子是普通老百姓最大的財產。可後來王居然分給了別人,真不知道它基於什麼道理?可以說毫無道理!希望王的法度再調整一些,能把我的房子給我就好。」

「是啊,祈求上帝吧!」

「上帝還在嗎?」老太太抬起眼看着洛文。

洛文沒有對視老太太的目光,因為他無法回答。他望向前方,目的地到了。

「老人家,再見。」

「再見。」

坎頓酒吧是設置在一座恢弘而破敗的廣場建築裏面。

廣場餘存着百分之七十的圍牆,三分之一被巨大的玻璃天頂覆蓋,餘下是三分之二的天空。

此刻裏面正發出震耳欲聾的金屬音樂,霓虹迷亂地閃爍着射出。

這些老舊的霓虹裝置都擺在地上,射向天空和四面。

音響老舊,基本都靠人工開啟和控制,這樣也免除了王的控制。

年輕人都喜歡聚集在這裡。迷亂、頹廢、酒精、毒品,這裡都有,王都免費供應。不知道王為什麼這麼好,這麼放縱人類。

酒吧--其實說露天廣場更合適。星光之下,酒吧與天地融為一體。

洛文在酒吧里小心翼翼地走着,仔細查看着一位又一位的少年。

這些少年們在震蕩的音樂中扭動着身軀,忘乎所以,似乎音樂就是生命的本能。洛文憑着自己的感覺尋覓着。

看見像自己兒子的少年,洛文會出示自己智慧腕錶上的DNA功能請求比對。

有兩位少年同意與他比對,但卻不匹配。之後一位梳着莫西幹頭發的少年進入了他的眼帘。

那位少年在如此激情澎湃的場所居然靜靜地站着。

洛文看着他,忽然有了些緊張,彷彿預感到了什麼。那鼻子、耳朵、身材,讓他感覺很親切。親切的陌生人,陌生而親切。

於是他擠了過去說:「小夥子,我在找我的兒子。我們能比對一下嗎?」說著他伸出了腕錶。

莫西干少年有些遲疑,他看着洛文,眼睛裏卻有着一些驚奇的期待。

最近父母找孩子的事情頻發,他沒想到自己也會遇見比對DNA。他三歲的時候就離開了父母,父母的模樣已然在記憶中模糊。

少年探出了自己的手,當兩塊腕錶就要碰觸的時候,槍聲響起了。

洛文的手忽然僵住了,停在了那裡。然後他感覺喪失掉了一切支撐,所有的力量都被一把掏空。

他轟然倒地,但是手卻恢復了點控制,他把手顫抖着伸向少年。

「又是找兒子的!洛傑,這個人一直在這裡找兒子!你們難道都想回家嗎?」凶神惡煞像一頭牛一般的尚都搖搖晃晃地走了過來。

他手裡提着一支手槍。手槍在他手裡胡亂舞着,毫無疑問,他發射了擊中洛文的那顆子彈。

在他吸毒達致**的時候,射擊讓他更具快感。可他似乎又很清醒。他的眼神一如既往的凶神惡煞,他認為他控制着這片區域,控制着這些少年。

「我不清楚。」叫洛傑的少年回答,他很沉靜。

「哈哈哈!」尚都發出一陣狂笑,如野獸一般。他看了看倒在地上的洛文,似乎覺得遊戲已經結束,便搖搖晃晃地轉身走到一邊,背對着洛傑,繼續沉浸在毒品的夢幻中。

又一聲槍響,尚都倒在了地上。他的頭顱上有着一個槍眼,汩汩地留着鮮血和腦漿。

是洛傑掏出了自己的手槍發射的。發射之後他依然很沉靜。

尚都是頭顱中彈,他確定尚都是無法在站起了,然後他蹲在地上,向洛文伸出了自己的腕錶。

兩隻腕錶觸碰在一起發出了綠色的光芒。比對成功。

洛傑的嘴唇輕微張開,眼睛也放大了。

洛傑的嘴唇哆嗦了,眼神複雜。

洛文露出了笑容,但他的身體越來越冷。他看見星空燦爛,看見洛傑眼神複雜的面容。洛文感覺到一切都在模糊,但模糊中有着一份篤實的欣喜。

「兒子!」這是洛文的最後一句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