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無界顛覆
無界顛覆 連載中

無界顛覆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傾墨染雪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傾墨染雪 李莫笑 都市小說

神話與現實中,是誰敲響了亡者世界的大門? 又是誰,在正反顛覆的世界,尋找不可理喻的真相? 第三方世界的到來,是新生還是……毀滅? 在被詛咒的世界裏,尋找最後一絲希望,是笑話還是真實
究竟是因為平凡成為英雄,還是英雄出於平凡?展開

《無界顛覆》章節試讀:

精彩節選

第1章 規則


時間:14:00

地點:正世界。

東煌第八特區。

199新兵訓練營。

操練場**正前方一座三米高台上。

身着黑色公司制服的武城封,正用一支黑色簽字筆在一份特殊文件上塗抹。

高台下,117名臉上刻滿恐懼的新兵,正筆直地站立在陣型隊列中,不敢出聲。

甚至為了使自己所在隊列更加整齊,更是連眼都不敢眨一下,一個個似乎都抱着只要眨眼,便會再也看不見太陽的心理在行動。

但同樣,也因長時間地將雙眼睜大,致使這些新兵們的雙眼此刻早已通紅無比,白色眼球上更是布滿了紅色血絲。

而之所以如此,僅僅因為站在高台上的武城封,此刻還未停下手中的簽字筆。

至於為什麼,這些新兵還站在這裡,甚至連眼睛都不敢眨一下,也是因為高台上男子一句:保持隊列整齊,不要有任何多餘的動作,包括眨眼,而已。

男子的一句話,很簡單,卻沒有任何人膽敢去嘗試觸犯,因為,所有敢於觸犯的,此刻早已經躺在地上,去另一個世界報道了。

於是,一群因各種原因來到此地的新兵們,在度日如年之下,瘋狂透支着自己的生命與潛能。

時間一分一秒的流逝,還在東方的太陽,也來到了眾人頭頂。

高台上的武城封抬了抬頭,看了看高掛頭頂的烈陽,也終於放下了手中的工作,拿起桌上的一份文件,清了清喉嚨,開始宣讀。

「首先,讓我來自我介紹一下,我叫武城封,是你們此次基礎訓練的總教官。」

「在這裡,我將個人先代表第八區所有在編體系人員,歡迎你們來到第八區新兵訓練營,為了表示我對你們的歡迎,現在你們可以眨眼了。」

隨着武城封話音剛落,高台下的新兵開始嘗試閉上雙眼,卻發現每一次閉眼與睜眼都是無比艱難,更有的人,因為閉上一次雙眼,便再也無法睜開沉重的雙眼,最後直直的摔倒在地,昏迷了過去。

高台上,看着新兵中不斷倒下的新人,武城封卻毫無打算做出處理的意思,一切似乎早已習慣,繼續冷漠的宣讀着手中文件。

「我知道,你們此刻的心中充滿了各種負面情緒,但我不得不說,你們是幸運的。」

「因為你們當中已經有三個倒霉蛋替你們了解了這裡的規則,他們很勇敢,敢於挑戰規則,但很可惜,他們還沒來得及得到整個第八區的祝福,便已經前往另一個世界報告了,對此,我只希望,不要有再多的人和他們一樣了。」

而說完剛剛那句希望後,武城封隨手拿起了一旁的黑色簽字筆,在剛剛的文件上,塗抹掉了一個名字,然後才繼續說道:

「但僅僅讓你們知道規則,對我來說,還遠遠不夠,我還是得讓你們明白一件事,那就是能夠來到這裡,便是一份『幸運』,而你們都是『幸運』之人。」

「所以現在請為你們的幸運鼓掌,同時也為那些剛剛離開的人鼓掌,畢竟你們之所以還站在這裡,都應該感謝他們,沒有他們,你們當中有的人或許也會加入他們,成為他們中的一員。」

說完武城封放下手中的簽字筆,率先拍起雙手。

高台下。

正神情緊張的新人們,看着站在高台上獨自鼓掌的武城封,內心充滿了疑惑與不解,但更多的是恐懼。

他們不明白,眼前的男子到底想表達什麼意思,是鼓掌?還是不鼓掌?

鼓掌會和那些倒地的人一樣嗎?

不鼓掌會不會也會和那些人一樣?

正當眾人對於武城封的意思,紛紛猜測之時,黎淵拍響了自己的手掌,並成功吸引了所有新人們的注意力。

也正是由於黎淵的掌聲,讓在場的部分人回想起武城封口中那三人離去的原因。

那就是沒有遵守規則。

所以要想活下去,就得遵守規則,而此刻的規則便是眼前這名男子口中下達的所有命令。

於是在帶着一絲後怕與畏懼,早已經透支體力的新人們,十分僵硬地鼓動起了自己的手掌。

頓時,操練場上開始響起一陣稀稀拉拉的鼓掌聲。

但隨着時間的流逝,越來越多的新人反應過來,陸續加入其中,掌聲也從稀稀拉拉聲變得愈發響亮和整齊。

當整齊的掌聲響過60秒後,站在高台之上的武城封才滿意的點了點頭,重新拿起那支放於桌上的黑色簽字筆,繼續在文件上不斷塗寫。

高台下的新人,見武城封停下後,也急忙停下手中的動作恢復成標準的站立姿勢,生怕慢了一拍,或者再發出一絲聲響,就會如武城封口中所說那樣離開這個世界。

要知道,此時此刻,在這117人的新人隊伍中,三具腦袋與身體分家的屍體正躺在冰冷的地面上,從傷口處流出的猩紅色血液,正順着一條條凹凸線,朝新人們的腳邊流去。

黎淵,作為這群新人中的一員,為了讓自己不成為這三具『勇士』的樣子,更是將自己的注意力牢牢集中在武城封的指令和動作上,所以他成了第一個跟隨武城封動作拍響手掌的人。

看着新兵們自覺停下動作,武城封雖然右手依然在文件上繼續塗抹,但臉上卻第一次露出了滿意的微笑:「很好,從你們的動作我能看出,你們已經明白了我給你們的第一個要點,那就是遵守規則,這很好。」

「而你們的第一波的表現……很不錯,才死三個,比上一批的新人少死了五個,也低於我的預期,這很好,這使我有些懷疑淘汰率那麼高,究竟是我的問題,還是新人的問題。」

「對了,一提起上一批,我就想到一個和你們一樣,但卻走了狗屎運的新人,叫啥來着?先讓我想想。」

說完,武城封便故作回憶地用握筆的右手在自己的後腦勺上輕輕摩擦幾下,似乎正在努力回想。

可黎淵知道,這僅僅是新一輪篩選的開始,殘酷的淘汰並未因男子的動作而結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