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都市›施主,請讓我來幫幫你
施主,請讓我來幫幫你 連載中

施主,請讓我來幫幫你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一本正經胡說八道 分類:都市

標籤: 方宇 虛無 都市

意外身亡,竟穿越到異世界成了小和尚,巧遇系統,做善事就能獲得獎勵
接連完成扶老奶奶過馬路、幫女施主物理降溫等大好事,卻只得到一百塊錢的獎勵
「天哪,這系統還有天理嘛!」 請大家多多支持,本書內容全部虛構,若有雷同,純屬巧合
展開

《施主,請讓我來幫幫你》章節試讀:

精彩節選

第1章 獲得系統


「混賬,還不快起床!」

外邊傳來師父嚴厲的呵斥,方宇不敢怠慢,立刻彈起身子,走了出去。

「別罵了別罵了。」

「佛祖有曰,懶鬼不得好死。」

旁邊走來一位穿着艷麗的女孩笑着說道。

方宇白了她一眼,示意快閉上她那煩人的臭嘴。

女孩沒有停止,反而又補充道:「空無大師,你看這弟子,怎麼還面露凶色呢!」

師父聽罷,直接甩了兩巴掌,狠狠地敲在方宇頭上,引得女孩遮面嘲笑。

「你這小子,不得無禮!」

方丈接着對着女孩說:「女施主,還請你隨我移步到齋房,我們已準備好了早飯。」

女孩點着頭,從方宇身邊穿過,似乎還笑了一聲,彷彿在說,我可是有大師保護的人,你拿什麼跟我斗。

方宇不說話,只是用手摸了摸被打的那塊區域,心想,師父看着和善,老傢伙,怎麼下手這麼重。

算了,還是先去吃飯吧。

他慢悠悠地穿過後院,繞過大榕樹,走向齋房。

這是方宇在這呆的第十天。

準確來說,十天前,他還是個普普通通的准高三畢業生。剛經歷高考,可得好好放鬆放鬆自己。與自己一群狐朋狗友相伴,決定來一場西北自駕之旅。

不料才駛出生活十多年的大城市半天,就突發不幸,慘遭車禍。

車子從數千米高空摔落而下,方宇一行共五人,均無一生還。

原本他以為,自己就這樣結束了。

在車子翻滾的那幾秒鐘,似乎度秒如年,格外漫長。

自己記憶中的大事小事,像電影般一幀一幀放過。

方宇不甘心,他不想就這樣結束自己,自己還是個剛滿十九的純情少男啊,連女孩子的臉都沒親過。

大抵是他感化了世界,翻滾結束後,當他再次睜眼,竟然就來到了這裡。

十天過後,現在的方宇已是完全明白,適應了新的環境。

這裡同以前的世界大致一樣,名為藍星。

只不過,不太美妙的事情是,方宇醒來後,發現自己竟然成為了一名年僅十六,名為虛無的小和尚。

也罷,總比自己糊裡糊塗埋在大山深處好,至少就目前而言,自己還有第二次生活機會。

寺廟的齋飯每日不變樣,昨天的炒素肉豆腐,在今天就變成了青菜豆腐湯。

這可算是難為方宇了,十六歲,正是長身體的時候,就讓他吃這些!

但是他也不敢下山去偷葷,畢竟就在十多分鐘前方丈的兩巴掌,仍痛在自己光禿禿的腦袋上。

今天來得不算太遲,幸虧方丈來喊自己起床。昨日就是因為睡過頭,導致沒趕上早飯,方宇挺着空肚子,掃了整個寺廟後院一圈。

南藝已經坐在角落的椅子上,大口大口吃了起來。

方宇也搞不懂,這年頭,竟然還會有家長把自己寶貝女兒送到寺廟來體驗生活的。

忽然,方宇心生一計,必須得好好整她一頓,以報早上敲頭之痛。

他端着滿滿一碗豆腐湯泡飯,一屁股就坐在南藝的對面,沉重地說:「女施主,我為我今早上的無禮,向你道歉,對不起。」

「喲,讓我看看。」她說著就把頭往窗戶外面望去,「今天也沒從西邊升起太陽啊,怎麼了你這是。」

「出家人,慈悲為懷,我只是覺得做錯了事,給你道歉而已,為何要以偏見看待我呢?」

方宇站起身來,筆直地鞠了一躬,再次表示了自己的歉意。

南藝屬實沒有想到,這個從自己進門就不和的小和尚,竟然也會做出這種事來。肯定有詐,她先是接受下來,將計就計,看看這傢伙葫蘆里在賣些什麼葯。

「好了好了,我接受你的道歉,吃飯吧。」

方宇笑嘻嘻地坐了下去,開始大口大口刨起米飯來。

齋飯除了沒有太多了油,其實也還算是不錯。寺廟的大師兄空明掌勺,廚藝相當了得,僅憑几味簡簡單單的調料,就可以做出與飯店大廚相媲美的美味。

但歸根結底,這畢竟是素食,方宇心中牽掛的葷,久久不能忘卻。

就在這時,門外吵鬧着走進兩位身材高大的和尚,方宇轉身看去,心想不妙。

來者正是寺廟的三師兄空塵四師兄空寂。

正在盛飯的大師兄空明不變面色,沉穩地輕聲說:「早上請保持安靜。」

幾個簡簡單單的字充滿了無窮的力量,一下子就把那兩人壓得氣都喘不過來——他們十分害怕大師兄,不只是他們,應該說,寺廟中除了方丈,沒人不怕大師兄。

但這幾天相處下來,方宇覺得,大師兄為人和善,可比現在的三師兄四師兄要親近許多。

空塵空寂端着豆腐湯飯,坐到方宇身邊的桌子。

方宇見狀,連忙對着南藝說慢慢吃,就準備起身離開。

南藝大概也猜出了緣由,沒有詢問過多。

可剛站起身,兩個師兄就朝這邊看來,接着就走了過來,說:「師弟,這麼著急離開,是害怕師兄我們倆嗎?」

方宇還是行動慢了一步,被抓了個正着,他緩緩抬起頭,兩人尖銳的眼神死死瞪着他。

並不是方宇惹怒了他們,而是在穿越來之前,這個身體的主人虛無跟兩個師兄有很多過節,其中最大的便是在師兄偷葷之時打小報告,師父直接把兩人關在後山整整一個月。那一個月,想想就凄慘,只有天天啃樹皮喝泉水。

這傢伙也是夠陰險的,居然敢打小報告。

方宇越想也越氣,他現在似乎跟兩個師兄站在同一條戰線上。但是他可不能給對方解釋現在的虛無並不是之前的虛無,而是換了一個人。這不但不能減輕彼此的摩擦,反而還會加重。

這十天,方宇絞盡腦汁也沒有想出啥法子能解決這個問題。

真該死,怎麼會捅出個這麼大的爛攤子交給我一個剛畢業,涉世未深的美少男。

他只好露出不失禮貌的尷尬笑容,小聲地說:「師兄們早上好,我吃飽了,該去掃地了。」

空塵冷聲說:「急什麼,掃地也還早啊,再說,你這碗飯也沒吃完,不吃完我們告訴師父,可是要把你關禁閉的哦。」

他特意加重了關禁閉這三個字。

方宇此時真是欲哭無淚,他開始眼神躲閃,企圖從別處找到可以解脫的辦法。

空寂接著說:「來,師弟,端上你的碗,跟我們坐一起,讓師兄教教你該如何快速地掃除寺里雜多的落葉枯枝。」

他說著就一把抓住方宇,畢竟噸位差距擺放在這裡。面前兩師兄可都是一米八一百六七級別的人物,而他只是個一米七出頭瘦瘦弱弱的孩子。沒挺住一秒,就被空寂拉到隔壁桌子上去。

假如心情能說話,此時應該整個齋房的人都能聽到方宇在大喊:「救命,快救命啊!」

可惜,沒有假如。

兩個師兄一人一句說著他們幾十年總結的掃地技巧,時不時還不忘「照顧」對面的小師弟幾巴掌。

方宇在這連番語言轟炸下終究是抵擋不住了,背上還挨了他們幾掌,更是煎熬。

他露出將死之人才有的絕望,碗中的幾塊豆腐,似乎也變成了惡臭難聞的毒藥,引得胃裡陣陣反酸。

一旁的南藝看了許久,徑直走了過去,抓住方宇的布衣,說:「兩位師兄,空無大師說了,這傢伙要陪我修行的,我現在飯吃好了,你們該把他還給我了吧。」

方宇抬頭看去,竟然沒有想到,前來救助的人,是她!

兩師兄一聽到是師父說過的話,也不敢反抗,他們也知道這女孩來歷不簡單,只好放走方宇。

臨行之時,還不忘恐嚇一句:「小師弟,明天我們繼續上課啊!」

方宇表面上只好點着頭應和,內心卻不知道罵了多少遍。

不過他現在注意到,是南藝牽着自己的衣服,帶着走出房子。

望着她的背影,竟第一次感覺到有一絲甜蜜。

「不行不行!」方宇自顧自搖着頭說著,他現在可是和尚,出家人,不可心存雜念。

突然,一瞬間,自己的腦袋像是被人用針刺了一個洞,感到一股神秘的力量從外界一股腦地湧進。

【叮!慈悲為懷已激活!】

這突然的系統提示音對於看過無數穿越文的方宇而言,毫不陌生。若不是前面還有人,他必定要當場起舞。

什麼,難道說,我也有系統了!

【新手大禮包就到賬。系統運行中,只要寄主完成一件善事,系統將依照其等級大小為寄主帶來獎勵。】

「哈哈,我也有屬於自己的幸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