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戰北行
戰北行 連載中

戰北行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大魚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劉漢 奇幻玄幻 楚無雙

感受到了趙懷安的異樣,劉漢忍不住問道:「師父,是有危險靠近嗎?」 看着自己這朝夕相處半個多月的徒弟,趙懷安一臉的欣慰說道:「不錯,為師的仇人追蹤過來了,一會你往東走,為師會將他們引往西邊深處
」 劉漢急道:「那怎麼行,弟子要和師父一起迎敵
」 「好了,漢兒,你現在的實力還不足以自保,跟着為師還得分心照顧你
這是九天游龍訣的前六層,你出去後記得去青玄山,為師在那裡等你
不要往南走,那邊已經布下了天羅地網,快走,不然來不及了
」說完趙懷安丟給劉漢一本秘籍就把他推開了……展開

《戰北行》章節試讀:

第8章 第一次殺人


「繼續往西,大不了再回到之前生活的那個山洞,然後再南下,過了這麼久南邊應該安全了吧。」

劉漢確定好目標便沿着來時的路線繼續向西走。

楚無雙一行此時在劉漢東南方向五里處,也是向西進發。不過速度上要比劉漢快上一點,按照這種行軍速度的話最晚明天應該就能相遇。

呼倫達達則在楚無雙身後的三里處,麾下六百多人自然不缺追蹤高手,一路沿着楚無雙她們的路線追蹤而去,不過速度上卻慢上了一點,距離越拉越大。

呼倫達達不止追蹤到了楚無雙一行,還發現了另外一條線索,只是明顯人數不多,只有一個人,從痕迹上看此人實力也不是太強。

於是,呼倫達達經過一番考慮還是派出了兩支十人小隊前去追蹤。

劉漢卻完全不知道自己也被追蹤了,還在不急不緩的勻速前進,沒辦法,這山裡的毒蟲遍地都是,防不勝防。

中途為追一隻狡猾的獐子還在一片複雜的山地里轉了幾圈,最終他心滿意足的扛起了獐子繼續趕路。

沒辦法,他的最後一塊熏肉中午已經吃完了,再不搞點野味就得挨餓了。

劉漢是心滿意足了,可跟着他後面的天狼士兵就苦了,跟着他留下的足跡在那裡兜圈,差點都給整迷路了。

最後走出來時已經傷了兩個人,被毒蛇咬傷的,還好對自己夠狠,被咬傷後就立馬拔刀自斬,一個缺胳膊一個少腿,為此天狼士兵還得留下一個人照顧他們。

夜幕降臨時,劉漢已經來到了下一個露營地,這是一個寬大的山洞,裏面還堆着上次燒剩下的乾柴。

劉漢對最喜歡夜宿山洞,所以這一路他大多都是住着山洞過來的。

山洞裏火光裊裊,架子上一塊足有兩三斤的獐子肉正被烤得油亮金黃,香氣四溢。

地上的芭蕉葉上還有一小堆切成條狀的生肉。

劉漢一邊吃着烤肉一邊製作熏肉,他的生活可比後面的兩撥人馬好得不是一星半點。

此刻在山洞東邊一里處,一行十七人正準備休息,可隊伍中居然有一個狗鼻子,居然在一縷微風中聞到了烤肉味。

兩個隊長一合計便一致決定摸過去拿下對方,一行十七人無聲無息的摸到了山洞前。

山洞裏一個少年人正咽下最後一口烤肉,還心滿意足的喝了一口清水,神態十分的愜意,對他們的到來毫無所覺。

少年穿着一種他們都沒有見過的黑色奇裝異服,破破爛爛,比之乞丐也好不到哪去,火堆上還掛滿了肉食。

眾人已經兩天都沒吃過一頓飽飯了,現在恨不得立刻衝進山洞,把肉全部搶過來,再把那個少年也宰了烤着吃。

「咔嚓」

一個士不小心踩斷了一截枯枝。

「誰?」

劉漢習武以來耳力目力都提高了不少,一聽聲音便發現有人靠近,雙目如電看向了洞口。

此時洞口外十米處已經被十七個披甲士兵成扇形圍住,已經沒有了逃走的空擋。

「現在才發現,不覺得太晚了嗎?說,你是何人?」

領頭的一人看着劉漢用蹩腳的大奉語言(和漢語一樣)戲謔的說道。

眼前的少年一看就是大奉人,在他們天狼國眼裡大奉人比之牛羊高貴不到哪去,當他們發現這少年時就已經宣判了他的死刑。

「天狼士兵?小爺是何人與你何干?速速離去。」

劉漢知道對方身份後,眼神一凝,知道難以善了了,走出山洞強勢的說道,反正氣勢上絕對不能輸。

「找死,老九,你去宰了他。」

「是,嘿嘿,我最喜歡虐殺南朝的羊羔了。」

一個刀疤臉漢子拿着彎刀看着劉漢嘿嘿笑道,臉龐甚是猙獰。

在他看來,一個南朝少年而已,在他面前和一隻雞沒有什麼區別。

「該死,居然把我當做牛羊畜牲了。」

劉漢心裏暗怒,對方看他的眼神冒着綠光,他能夠想像得到一旦落入了他們的手裡將難逃淪落成兩腳羊的命運。

疤臉漢子不等劉漢反應舉刀就朝劉漢砍來。

劉漢握着匕首愣在當場,彷彿沒反應過來般,疤臉漢子那猙獰的臉龐越來越近。

千鈞一髮之際劉漢像是頂不住壓力癱倒在地,一隻腳好死不死的剛好踹在疤臉漢子的支撐腳上。

疤臉漢子毫無防備,被劉漢一腳踹得往前倒去,好死不死胸口撞在劉漢手裡的匕首上**了個透心涼。

醜陋的臉上寫滿了錯愕、不甘、難以置信。

在旁人看來就是疤臉漢子不小心摔在了少年的匕首上,感覺這傢伙也真是太背了。

劉漢連忙爬起來樣子要多狼狽有多狼狽,他起身後用匕首指着疤臉漢子厲聲喝道:「你別耍什麼陰謀詭計,快起來和我大戰三百回合。」

不管怎麼看都有一種色厲內荏的味道。

照理說劉漢一個八品後期的武者,怎麼會怕一個九品武者,即使是第一次和人交手也不至於這麼手足無措。

沒錯,他是裝的,從一開始發現他被圍困就開始算計了。

敵人太多,即便如今他習武算得上略有小成可也完全沒有信心逃出生天,所以他打算先坑死幾個再說。

這是他第一次殺人,昨天的那場戰事把他的胃和神經鍛煉得不錯,現在即使是親手殺人除了一開始的一點慌亂外也沒什麼不適了。

也正是那一絲慌亂讓敵人更加確信他是瞎貓碰到死耗子才殺了刀疤臉漢子,對他的實力產生了誤判。

這也就給了劉漢逃生的機會。

「老七,你上,一定要宰了他。」

開始的那個隊長命令道,自己的人死得那麼窩囊讓他感覺臉上無光,旁邊還有自己的同僚看着,他自然想找回場子。

「是,隊長。」

一個身材高大的漢子走向了劉漢,隨手就抽刀往劉漢脖子劈去,根本就不把劉漢放在眼裡,彷彿就是一根擋路的草芥,隨手一刀就能斬斷。

眼看着彎刀越來越近,隱約間還能聽到刀鋒撕裂空氣的破空聲。

劉漢像是又被嚇傻了,最後關頭才一手捂眼一手亂晃着手中的匕首往老七懷裡鑽去。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