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末世:開局租了輛裝甲車
末世:開局租了輛裝甲車 連載中

末世:開局租了輛裝甲車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言之有序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蕭然 言之有序

【穿越+末世+全民系統+不聖母+建立堡壘】 屯物資?直接占倉庫不好嗎
怕人來搶?讓始祖來守家就好啊
碰到打不過的怎麼辦?打不過就噁心死它,玩壞了再讓它加入啊! 系統核查我手段的合規性和道具兌換的合理性? 正在修復漏洞?這系統的設計者是個實習生吧! 哈?GM關注了我?這還怎麼玩! 有人給我發佈了贊助任務?少了我可不幹! 想當我榜一大哥?先問問自己有沒有那個實力再說吧
  蕭然回溯到浩劫爆發的9小時前,靠着在末世中求生三年的經驗,他玩起了一系列騷操作,秀的系統和投資人們頭皮發麻
展開

《末世:開局租了輛裝甲車》章節試讀:

第2章 你有信仰嗎?


「卧槽!這什麼車?」

「這是來大活了啊!」

「真男人就該開裝甲車!」

「是啊,大G什麼的弱爆了!」

……

在一眾改裝車發燒友的感嘆聲中,蕭然走進了這家改裝廠。

簡單掃視了一圈,他開口問道:「誰是老闆?」

「這裡……」青年男子從一輛SUV的車底躺着滑了出來,「小哥,改車?」見蕭然點了下頭,他問道,「車呢?」

順着蕭然的目光看去,他的嘴角抽搐起來,「你是打算給這傢伙加裝火炮嗎?」

來到裝甲車前,男子兩眼放光地打量着這二米多高,通體炭黑的龐然大物。

撫摸着那粗野的漆面,敲了敲車身的裝甲,俯身查看着那巨大輪胎上的標識,他有些羨慕地搖了搖頭,開口道:

「可以啊!全車裝甲防彈防爆,還是泄氣保用輪胎。」他一臉期待地看向蕭然,「想怎麼改?」

「車頭前鏟,側面加裝防護鋼板。」

見蕭然一臉的認真,男子在確信自己沒有聽錯後,才終是開口道:

「你這改裝真不是一般的冷門……」短暫思考後,他點了點頭,「沒問題。」

「7小時後我來取車。」說完,蕭然將鑰匙遞給了男子。

「哥,你跟我鬧呢?7天都未必搞得定!」見蕭然還是那一臉的認真,男子皺着眉頭,「就不說我這兒壓根就沒你要的這些東西了,關鍵是買都沒地兒買。」

「不需要在乎美觀和整體的協調性,規定時間內完工,我加錢。」蕭然掏出一張信用卡,「這卡的額度是10萬,密碼是890718。」

接過銀行卡,男子打趣地說道:「改成這樣,你不會是想去阿富汗吧?」

蕭然一笑置之,「我需要輛車代步。」

離開改裝廠,蕭然先是驅車趕往了就近的加油站,訂購了1000升的柴油並要求在16點30分前送往指定的地點。

1000升已經是個人能購買的上限了,再多的話可能就得被請去喝茶了。

第二站,他來到了一家摩托車行,買了兩個黑色的碳纖維頭盔和兩套黑色的拉力騎行服。

比起普通的頭盔,碳纖維材質具備重量更輕、強度更高、抗衝擊更強等優勢。

拉力版的騎行服,防風擋雨,保暖透氣,防摔抗衝擊,最重要的是在起到全身防護的同時還能保有相當的靈活性。

第三站,他在一家戶外用品商店採購了大量的裝備:軍靴、手斧、工兵鏟、軍用短刀、具備夜視功能的高倍望遠鏡、強光氙氣手電筒……

這一番折騰下來,不止是花光了他僅有的積蓄,還連帶着刷爆了所有的信用卡。

依照約定的時間,蕭然載着一車的裝備回到了改裝廠。

看着眼前已經整備好的裝甲車,他微微一笑,「看來錢能通神,這話不假。」

「雖然你不要求整體的協調性,但我有強迫症,所以就把後續加裝的都給噴黑了。就是時間有點緊,」男子無奈地搖了搖頭,「漆面差點兒意思。」

「可以了,我很滿意。」

男子很是得意地說道:「你這錢花得可是一點都不冤,就你要的這車頭加裝的前鏟和側面的防護鋼板,我可是使出了渾身解數才搞到的。」

轉而他有些疑惑地看向蕭然,「我上網查了才知道,你這車玻璃都是防彈的,還帶360度全車監控和生化防護。

原本就算得上是移動堡壘了,現在你又給改成這樣,到底是要用來做什麼?」

蕭然沒有回應,而是開始將購買到的裝備悉數轉移到了裝甲車上。

看着蕭然採購的裝備,男子有些慌了,「你不會做什麼違法的事…對吧?」

蕭然微微一笑,「你有信仰嗎?」

「啊?」

「算了,」蕭然遞給男子一把工兵鏟,「這個就當作謝禮吧,今天記得帶好。」說完,他便登上了車。

「轟隆隆~」

看着被遞到手中的工兵鏟,男子有些茫然,轉而他目送着裝甲車的遠去。

約莫20分鐘後,蕭然將裝甲車開到了市郊的一處佔地15萬平方米的物流倉庫外。

望着遠方天際的落日餘暉,他先是看了眼時間,隨後來到裝甲車的後廂換起了衣服。

身穿黑色的騎行服,腳踩黑色的軍靴,左手拎着黑色的頭盔,右手提着工兵鏟。

似是在呼應着那逐漸暗下來的天色一般,儼然一副黑夜騎士的裝扮。

來到倉庫的大門口,他就那麼倚靠在牆邊靜靜地看着天邊的那一抹暗紅。

見蕭然形跡可疑,門衛走了出來,言語不善地開口道:「幹什麼的!」

瞥了一眼門衛,蕭然問道:「你有信仰嗎?」

「我問你幹什麼的!」

見蕭然沒再回應,而是一直看着遠方,門衛走到他面前打量起來。

「拿把鏟子還穿得一身黑,一看就不是什麼好人!」他手指蕭然,厲聲道,「我可跟你說,這裡有監控,你別動歪心思!」

見蕭然仍是不為所動,門衛怒道:「你趕緊給我走!不然我報警了!」

就在此時,天邊那最後的一抹暗紅也被夜色浸染。

「嗚~~~」

似是劃破時空,自千年前吹響,古遠悠長的號角聲響徹天際。

緊接着一輪猩紅的滿月突然顯現,映得整個夜空紅得詭異滲人。

號角聲止,蕭然的面色也隨之陰沉了下來,他眼神冰冷地直視着面前的門衛,「你有信仰嗎?」

還在詫異着先前那號角聲響的門衛,隨口回道:「什麼亂七八糟的!你……」話未說完,他突然變得滿面驚恐。

在他那瞪大了的雙目中,映着的是一個騎着白馬,手執長弓,頭戴冠冕的騎士。

那白馬騎士似是對他說了些什麼,門衛顫抖地開口道:「你讓…我來?」

聽到門衛的話,蕭然眼神一凜,他猛地提起工兵鏟向著門衛斜斬而去。

「呲~」

望着門衛脖頸處噴洒的鮮血,蕭然一臉的淡漠,「看來你沒有信仰。」

【擊殺始祖,獲得10靈質,裂變加成0靈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