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快穿之宿主只想種田養娃
快穿之宿主只想種田養娃 連載中

快穿之宿主只想種田養娃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餅餅不吃餅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雲芃 古代言情 系統

【快穿+無cp+種田+養娃】   雲芃:談情說愛沒天賦,種田養娃我最行!   這是一個在攻略組吊車尾的快穿者轉到種田組後逆襲起飛成為金牌快穿者的故事
  【世界1:農門寡母和好大兒】   【世界2:末世單親媽媽和異能女兒】   其他待定世界:冷宮廢后和養子、總裁夫人和四個萌寶、女尊廢太女和孩子們、蟲族媽媽和九十九隻蟲崽……展開

《快穿之宿主只想種田養娃》章節試讀:

精彩節選

第1章 農門寡母和好大兒(1)


【任務失敗!扣除積分一千!】

【警報!宿主當前積分為零,積分為負時宿主將被抹殺!】

雲芃剛結束一個修羅場位面,任務失敗,正是心態炸裂的時候,屋漏偏逢連夜雨,積分又清零了,整個人由內而外的散發著頹廢的氣息。

【宿主,你也不要太傷心,我有個好消息要告訴你。】

「別說話,別打擾我思考人生。」

系統:【……】

完了,宿主是不是被打擊傻了?

「我依稀記得,當初來位面管理局工作,是想要賺積分的。萬萬沒想到,勤勤懇懇努力工作一整年,不僅沒賺到積分,還把自己的積蓄都搭了進去。」

雲芃眼神迷茫,「難道我工作這一年多,積分沒賺到不說,還倒給局裡積分?」

「那我為啥要工作呢?」

【……但是現在宿主不得不工作了。】

這話戳的雲芃心窩子疼,她眼神頗為幽怨地往虛空看了一眼,「喵喵,都這時候了你就不能說點兒好聽的安慰安慰我嗎?」

虛空中憑空出現了一隻很有科技感的藍色熒光線條勾勒出的貓的虛影,這虛影踱着貓步來到雲芃身邊,爬到她的懷裡,輕輕蹭了蹭她,找了個舒適的位置窩了下來。

雲芃擼了一把貓,那柔軟獨特的觸感讓她原本無神的眼睛裏便多了一分光亮。

「喵喵啊,現在就我們兩個相依為命了……」

配合著她演戲的系統:【……喵~】

雲芃緩了一陣,感覺沒那麼難受了,便問道,「喵喵你剛才想說什麼?」

【有個好消息,宿主你的轉組申請被批了,你離開攻略組了。】

雲芃:……這消息要來的早一點確實算是好消息,但現在她積分都清零了,隨時可能被抹殺,多少有些晚了。

不過,也還不算太晚,好歹沒有在她被抹殺之後才通過。

「那現在我是哪一組的人?」

【宿主的夢中情組,種田組。】

「真的嗎?太好了!!!」

雲芃一掃剛剛的頹廢,滿臉驚喜地坐直了身體,窩在她懷裡的系統就這麼被彈飛了出去。

系統極快地反應過來,平穩落地,本能地回頭沖雲芃哈氣,被雲芃薅過來一陣猛吸。

「哈哈喵喵我最愛你了!轉組了哎!我從進位面管理局的第一天就想轉了,現在終於得償所願了!」

系統:【……臉紅.jpg】

雲芃狠狠高興了一陣,而後回過神來,理智地分析了一下她現在的處境。

生存是需要積分的,哪怕什麼都不做,單純活着也需要消耗積分,雖然數目不多,但她現在積分為零,積分負一和負一千沒差別都是要被抹殺的。

為了不被抹殺,她必須儘快執行下一個任務。

好在她現在是種田組,執行的是種田任務,任務難度不算高,任務內容很合她的胃口,她有較大的把握能順利完成任務,賺到積分。

而且種田組不像在攻略組的時候一樣,動不動就修羅場、火葬場,任務失敗是常態,就連攻略組一姐平均每十個任務都要失敗一個,更不要提她這個墊底的了,十個任務她得失敗一半。

她從對愛情充滿期待變成現在這幅水泥封心斷情絕愛的模樣,在攻略組執行任務的那一年的經歷居功至偉。

她深吸一口氣,「喵喵,開始做任務吧,我準備好了。」

***

雲芃再次醒來,只覺得口乾舌燥,渴得厲害。

「水、水……」

聲音如老嫗一般嘶啞無力。

緊接着她耳邊就響起一陣又驚又喜的男聲。

「娘、娘你終於醒了!感覺怎麼樣?水來了……」

感覺有水潤了潤唇角,但很快就沒了,她勉強睜開眼,視線模糊地厲害,勉強分辨出這是在一條充滿古意的大街上,隱約可見有路人走過,不由得鬆了口氣。

還以為穿到沙漠或者末世去了呢,沒水喝的滋味可實在不好受,原來是個古代位面,搞點兒水喝應該不成問題。

「娘,娘,你沒事吧?」

雲芃回神,就見眼前一個十五六歲的農家少年正滿臉擔憂地看着她,手裡還有一個空空如也的水袋。

見她看向那水袋,趙石頭紅了臉,訥訥道,「出門走的急,只帶了半袋水。」

他說著,頭越發的低了,心中越發自責起來。

都怪他,出門的時候沒有準備足夠的水,娘為了把水留給他喝,這麼熱的天半天多都沒喝一口水,這才熱昏了過去,都是他這個做兒子的不孝……

雲芃瞥見了這少年的異常,只是一時渴得厲害,實在顧不上,在身上摸到幾枚銅錢後便操着嘶啞的聲音開口。

「我們去找個茶館喝碗茶水吧。」

「都聽娘的。」

雲芃被這半大少年攙扶着,一路走到一家接地氣的大碗茶館前,隨便找了個犄角旮旯坐了,要了兩碗最便宜的茶水。

夥計端了兩大海碗冒着熱氣的茶水上來,她擺出兩枚銅錢付了賬,端起一碗來感受了下溫度可以接受便立刻大口大口地仰頭喝了個精光,這才感覺好了些。

她抹了把嘴,看向坐在對面的憨厚少年,「你喝啊。」

趙石頭這才回神,把面前的茶碗往她這邊推了推,「娘喝,我不渴。」

騙人,嘴巴都乾的起皮了。

雲芃虎起臉,嚴肅說道,「讓你喝你就喝,娘喝了一碗水不渴了。」

眼見趙石頭把水喝了,她這才放下心來,開始接收原主的記憶。

原主名叫劉春花,眼前這個少年是她兒子趙石頭,她丈夫早年被徵兵死在了戰場上,留下他們孤兒寡母艱難度日。

剛守寡的時候她才二十歲,不少人都勸她趁年輕再找一個,但她顧念和丈夫兒子的感情,也抵不住公婆的苦苦哀求,最終沒有再嫁,留在婆家侍奉公婆撫養兒子,用她並不寬闊的肩膀撐起了一家人的生活。

農戶的生活苦啊,便是家裡有男人的人家也過得苦哈哈緊巴巴的,何況這沒有男人還要奉養兩個老人的。

不過十年時間,原主就衰老的不成樣子,才三十歲的人看起來卻比五十多歲的婆婆年紀更大。

好在她終於熬出頭了,公公去世了,婆婆去了小叔子家養老,兒子也長大了能幫她做活,終於不必那麼勞累。

去年年景好,母子兩人又肯干,存下了一些糧食,便託人給兒子相看了個姑娘,這樁親事所有人都滿意,便定了下來。

這次她和兒子就是來縣城採買成親用的東西的。

眼見着苦盡甘來,好日子就在前頭了,生活卻彷彿與母子二人開了個玩笑。

在從縣城回村的路上,母子二人死在了四個不知道從哪裡跑出來的山賊的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