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顧總快寵!夫人就是死了的白月光
顧總快寵!夫人就是死了的白月光 連載中

顧總快寵!夫人就是死了的白月光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你墨進去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江舒情 現代言情 顧長舟

江舒情發生意外死亡,重生成書家大小姐書晴,在江家葬禮上,她見到了原本老死不相往來的前男友顧長舟
後書家出現危機,江舒情主動找到顧長舟談契約婚姻,想不到這人居然真一口答應了? 相處之中,她不經意的小習慣引起某人注意,馬甲猝不及防一層一層往下掉
同時江舒情也解開了自己死亡的真相,解除和某人多年來的誤會
顧長舟:我自始至終喜歡的就只你一個,你感不感動? 江:不敢動不敢動
展開

《顧總快寵!夫人就是死了的白月光》章節試讀:

第6章 撞破


蘇瑤兒手裡的報告讓江舒情搶走了。

瞥清楚上面的懷孕周期,16周,江舒情的心情一下就沉重又崩潰。

「啪」的一聲,她剋制不住情緒,一個巴掌狠狠甩在蘇瑤兒臉上。

蘇瑤兒懵了,旁邊的周池也懵了,就連過路的其他人也懵了,好奇看起戲來。

「你們還要不要臉!」

「竟然瞞着我懷了四個月的身孕了!」

「這關你什麼事啊?」蘇瑤兒捂着臉很委屈,尖叫道。

她一把奪回報告單,然後她才認出眼前的人就是書家小姐書晴。

江舒情驀然僵住,對,她現在是書晴,這怒火差點沖翻她的理智。

周池皺眉起身,單手把江舒情推開,「你幹什麼?怎麼打人?」

一看見他,江舒情就感覺被人背叛得很徹底,她指着蘇瑤兒的肚子質問:「這裏面懷的,是不是你的種?」

周池很是奇怪地掃她一眼。

他陪蘇瑤兒來產檢,關這個書晴什麼事,孩子是誰的,又和她有什麼關係?

只不過剛才他和蘇瑤兒說話時,被這個女人看見了,他怕惹出閑話,才推開蘇瑤兒。

卻沒想到,這個書晴的反應居然比想像中的要大多了。

但一想起這書晴說過自己是江舒情的好朋友,如果是在為朋友鳴不平的話,也就說得通了。

周池正要說話,目光卻掃到從後側正在朝這邊走過來的男人身上,他謹慎地開始斟酌話語。

顧長舟是業內大腕,就算不在意他們這些八卦,他現在也不能在這人面前落個女朋友剛死,自己就立即有新歡的罪名。

「我只是來陪瑤兒的,順帶再看看自己受傷的胳膊,書小姐你誤會我們了。」

看見他乾脆否認,挨巴掌的蘇瑤兒更委屈更不高興。

「哦?是嗎?」江舒情卻笑了,死盯着蘇瑤兒問,「那孩子的父親是誰?」

蘇瑤兒是她十幾年的好朋友,雖然家庭差異巨大,可江舒情待她真誠,二人無話不說,江舒情也知道對方近來一直沒有男朋友。

之前她看見蘇瑤兒有些異樣的小腹,還關心問了一下,蘇瑤兒卻說沒事,那是因為她吃胖了。

這直接吃出四個月的身孕!?

「問你話呢!孩子的父親是誰!」

蘇瑤兒覺得這個書晴簡直咄咄逼人,大庭廣眾甩她巴掌又質問她,讓她很是沒面子,臉都快丟光了!

「關你什麼事?」蘇瑤兒臉色一陣青一陣紅,還是那句話。

「行,等孩子生出來了,咱們做DNA鑒定。」江舒情冷笑。

「你是不是有病呀!我懷孕了和孩子的父親是誰,礙着你什麼了?」蘇瑤兒被弄得心煩意亂。

「出了什麼事?」偏偏這時顧長舟來到江舒情身邊,一雙眼眸打量眾人。

周池笑得還算客氣:「顧總,沒什麼,都是誤會。」

「嗯?」顧長飛抬眼,剛才這邊吵起來的時候,他就注意到了。

只不過沒想到主人公之一是應該躺在病房休息的書晴,而另外兩個則是江舒情的閨蜜和男朋友。

目光從蘇瑤兒捏着的那張報告單上掃過,顧長舟的心不禁跟着沉了沉。

和江舒情一樣充滿懷疑的視線落在周池身上。

顧長舟冷聲問:「周先生,如果你不是孩子父親,你為什麼陪蘇小姐來做檢查?」

「我只是幫忙,另外還要來給胳膊拆石膏。」周池掙扎說,「沒想到會引起顧太太的誤會。」

顧長舟蹙眉,也不知信了多少。

他牽起余怒未消的江舒情,低聲勸:「你身體不好,不要生太多的氣,我們走吧。」

旁人看得愕然,他們何時見過這商界殺神如此溫柔體貼地對一個人說過話?

江舒情卻死活不動,一雙眼睛直直盯着眼前的姦夫淫夫身上。

她才不信這些鬼話!

怎麼?在她死了之後,這兩個人就相依為命了?

再看蘇瑤兒這支支吾吾的樣子,裏面要是沒鬼,就算閻王爺沒放!

「這件事我不會就這麼算了的。」江舒情放狠話,「我一定要查清楚,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為!」

有顧長舟在場,蘇瑤兒也不敢露出剛才的凶樣,立馬換了個楚楚可憐的模樣,唇色染白,泫然欲泣:「顧太太這話是什麼意思?」

「你這麼聰明,難道不懂嗎?」

蘇瑤兒可憐道:「我知道舒情死了,你很難過,可同樣我和阿池都很難過,我和阿池可都是她最親的人……」

一口一個阿池可真親密!

「少往臉上貼金,舒情可不承認挖牆腳的親人。」

江舒情又怒指周池,罵:「你看看你,平時舒情要你陪她逛個街,你要死要活,蘇瑤兒一句陪她檢查你倒屁顛屁顛跟來了。」

「孩子要是跟你沒關係,你這麼關心做什麼?」

「你這麼做,對得起舒情的在天之靈嗎?」

江舒情一頓霹靂吧啦,語速極快,要是放在之前,她絕對捨不得這麼罵周池。

可眼前的一切都那麼明顯了,她又不是傻子。

被一頓劈頭蓋臉痛斥,周池的臉色頓時變得十分難看,帥氣的五官都有些扭曲。

他最討厭最恨的就是別人說他吃江舒情的軟飯。

旁邊看熱鬧的也紛紛竊竊私語。

弄得場面極其尷尬。

「不好意思……」最後還是醫護人員來進行調解,「麻煩你們不要在醫院吵架,好嗎?」

江舒情深吸口氣,算是給醫護人員面子,不再鬧下去。

隨後不屑呵呵兩聲,她轉身揚長而去,沒去管留在原地的蘇瑤兒和周池究竟是什麼表情。

沉默的顧長舟一路跟着江舒情的步伐,快到病房的時候,江舒情自己一個人進了病房,反手把病房門反鎖。

被隔絕在外的顧長舟:「……」

這女人。

扶住把手,顧長舟正要敲門,卻聽着裏面隱約傳來的傷心哭聲。

他抿了下唇,想起剛才的畫面,思考地皺起眉頭,並沒有進去安慰裏面的人。

不知過了多久,哭累了在病床上睡過去的江舒情被護士拍門的聲音吵醒。

「這位女士,請你把病房門打開,否則後面的病人沒辦法入住呀!」

江舒情:「……」

太慘了,這真的是要哭都沒地方哭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