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遊戲動漫›白浪的奇妙冒險
白浪的奇妙冒險 連載中

白浪的奇妙冒險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妙啊~秒啊~ 分類:遊戲動漫

標籤: 妙啊~秒啊~ 遊戲動漫 白浪

【德德德德德嘟,德德德德德德德,JOJO~】 ‎1982年,奄奄一息的少年白浪出現在了一個奇妙的小鎮—杜王町,封印着記憶的鏈條被掙脫,直到遇到那個無敵的男人時,終於回想起了一切,開始與之共同進行奇妙的冒險 ‎「可惡的命運....!」 ‏本書(可能)出現以下 從第四部到第七部到天堂之眼! 康一-迴音大戰神父-天堂製造! 兩位荒木庄成員的內鬥! 徐倫來到杜王町! 卡茲的回歸! 緋紅之王鎮魂曲! 新世界 環球跑大賽 波克洛克被踢下神壇! 意大利牛郎團存活! DIO的復活! 波紋最終的傳承! 白金之星-超越天堂! 與你同在-世界-超越天堂! 迴旋的奧秘,lesson 6!回表敬意! 世界線變更,死去的靈魂將復活! ‎…… 36個黃金精神的靈魂終將促使承太郎上天堂! 話已至此,位置已經找到了→ ‏天堂製造! ‎(簡介實在無力,小手向左移進入奇妙時間╭(●`∀′●)╯)展開

《白浪的奇妙冒險》章節試讀:

第八章 箭與進化以及死亡?(下)


那人驚恐的看着兩人

一個重傷的仗助和一個恢復的承太郎

「既然你已經做好了準備,那就給我陪葬吧!」

仗助站在樓梯上注視着他

億泰沉不住氣了,對着那人緩緩的說

「形兆,把箭給他們吧....不能再錯下去了」

聽到了「箭」承太郎突然回想起了什麼

「等等,仗助,先暫時停一下,他剛才提到了箭,說明形兆手中是有箭的吧」

「開什麼玩笑!在沒有找到能殺死那個人之前,箭就是折斷我也不會交他到其他人手上!」

形兆的態度十分強硬,都不知道他說這話的力氣是哪來的

「那你就陪葬吧!」

仗助已經跳下了樓梯,瘋狂鑽石的拳頭直衝形兆打去(兄弟們,除非遇到緊急情況,切記千萬不要從樓梯上跳下啊)

「等等!仗助!他手裡的箭對我們來說很重要!可能關乎着整個小鎮!」

瘋鑽的拳頭停住了

仗助閉上了眼

轉過了身,又一次走上了那個讓他難忘的樓梯

一滴什麼東西從仗助的臉旁滑落

是淚嗎?不,是血

是無助的血

仗助上了樓,從承太郎身邊走過,也來到了白浪身邊

「仗助....」

康一想安慰可也不知道說什麼

「好了,我們談談吧,關於你手裡的箭」

承太郎見沒有人打擾,對着樓下的形兆說著

「如果是箭,就沒什麼好談的了,而且現在你的位置剛好在我極惡中隊的射程之內,就算不死,你也不會好受」

在樓梯的轉角慢慢伸出了一隻手,一隻藍色的手,手中正好還有一個鋼珠

形兆立馬明白

這是瘋鑽的手,而仗助表達的意思是什麼,也就不言而喻了

要是敢發動攻擊或做出什麼仗助不滿意的事,就會瞬間發生鋼珠打爆他的頭

「現在,能談談嗎?」

承太郎問着

「好吧…」

形兆只好答應下來

「那支箭的作用是什麼」

「那支箭的作用嘛,讓有潛力的人覺醒替身,不過沒有潛力的人,會死,剛才的小鬼,如果還活着,那麼現在他應該是個替身使者了」

「它是哪來的?」

「是從一個有兩隻右手的女人手裡買來的」

(上一段已修改,部分評論可能對不上,請諒解)

承太郎想到了恩雅婆婆,又立刻聯想到了那一張照片

那也是他來這裡的目的之一

「最後一個問題了,你要它的目的是什麼?」

形兆突然情緒激動起來

「我有我的用途,關你什麼事!」

仗助的頭慢慢從轉角伸了出來注視着他

「有本事殺了我,讓我跟箭一起消失在這世上吧」

「你以為我不敢嗎?啊!」

眼看鋼珠就要發射

「我知道,我告訴你們,你不要殺了他」

億泰終於還是再一次沉不住氣了

「我們有一個老爸,他曾經給一個叫dio人賣命,與其說是賣命,倒不如說是出賣了靈魂,dio在他的腦子裡植入了肉芽,也就是他的細胞,但自那之後他越來越有錢了」

「五歲時,有一天我回到家,發現老爸正在拚命的撞自己的腦袋,我很害怕,而他嘴裏卻一直在嚷嚷着,那傢伙是死了,他死了」

「dio死了,植入在他大腦里的肉芽失去了控制,把他變成了行屍走肉一般的怪物,無論受到多大傷害,馬上就會恢復,但失去了自我意識,他記不得任何事,只能做出一些本能反應,我們只好把它鎖起來」

「哥哥想找到能殺死他的替身,讓他解脫,可這麼多年一直都沒找到,甚至還害死了不少的人,我認為我哥哥他就是個混蛋,就算死了也不足可惜,但它也終究是我哥哥,仗助,我把我所有知道的都告訴你了,能饒他一命嗎?至少由我親手結束他悲苦的一生」

仗助沒有說話

「億泰,你個笨蛋……」

「箭就放在三樓,也就是關着我們老爸的那個房間」

「看來我想知道的,都知道的差不多了」

承太郎示意仗助,康一,億泰一起上樓

現場只留下了形兆

「喂,你不上來嗎?或許我能為你提供你需要的東西也說不定」

形兆跟着,上了樓

來到了樓上,康一慢慢推開了房間門

「感覺也不像有人……啊!這是什麼東西!」

一隻手突然抓住了康一的手臂

biu~biu~biu~

砰!砰!砰!

手臂突然斷掉了

嚇得康一連忙往後退了退

是仗助?不是,他現在正背着白浪

是承太郎,億泰?不是,他們被仗助擋住了

「原來你還活着呀,小鬼,看來你還有做替身使者的潛力嘛」

一個個小人出現

是極惡中隊

隨着那隻手掉落,那個生物慘叫了一聲,隨後立馬向著康一奔過去

準確來說是康一旁邊掉落的手

它撿起了手,跑到一個角落,立馬啃了起來

他全身是綠色的,脖子上還有用於束縛的鎖鏈

(所以我就說你們這群人好邪惡,都嚇到吃手手的孩子了)

「如你所見,這個人不人鬼不鬼的東西,就是我們的老爸」

「他是人?」

「或許是,但我認為更像是牲口,令人噁心的牲口」

仗助他們走了進去

看到了一隻懸掛着的箭

正是剛才射康一的那一支

形兆走過去取下了它,遞給了承太郎,但仍然隔着很遠的距離

承太郎當然知道他的意思

「在很久以前,有一種生物叫做吸血鬼,他們肉體不死不滅,但卻懼怕陽光和波紋」

「這跟他有什麼關係,他又不是吸血鬼」

「嘛嘛,等我說完啊,dio是吸血鬼,如果他所植入的肉芽不懼怕太陽,那麼它一定會懼怕波紋」

「波紋?那是什麼?什麼武器嗎?」

「算是是一種呼吸法吧,只要碰到吸血鬼,也能造成和陽光一樣的致命傷害」

「你的意思是說你能用波紋殺死它?」

「當然不是我,但我的外公也就是仗助的父親,據說他還用波紋殺死了JO極生物呢」

———————

此時,遠在美國的喬瑟夫喬斯達

「啊啊啊啊!切!怎麼回事,又感冒了嗎?不會是之前跟外甥瞎說遭報應了吧,以後還是要注意保暖呢,繼續睡啊」

———————

「我會通知他過來的,雖然現在他已經很老了,但波紋多少也還是能使用的,到時候,他的生死權就真正決定在你的手裡了」

形兆向前走了幾步準備把箭遞給他

「既然你給我,那我就不客氣啦!哈哈哈哈哈哈!」

一旁老舊的插座中突然蹦發出了強大的電花,從中出現了一個…尖嘴烏鴉?

那隻烏鴉直接向形兆打了過去洞穿了形兆的身體

「你的命和這箭我都收下啦!」

億泰立馬向他跑去準備把他拉回來

「笨蛋!別過來,不然你也會死的!」

形兆拼盡最後力氣向他吼道

「呀嘞呀嘞daze,終於肯現身了,是吧?」

白金之星出現,隨後喊道

「The World!時間停止吧!」

白金之星把形兆拉了回來,正準備拿回那箭

時間就重新恢復了

人救回來了,但承太郎黑着臉

「哥哥!」

見人被救回來,億泰立馬沖了上去扶住了要倒地的他

可他嘴裏還是嘟囔着

「箭,箭沒了…箭沒了…」

「大哥,你沒…」

形兆立馬掙脫了億泰的懷抱

也不顧是否在地上,就直接抱住了承太郎的大腿

「承太郎先生,這絕對不是我的計劃,我也不想失去箭,我一定會幫您把箭搶回來的 請您一定要讓您的外公過來呀,我的父親就靠它了」

形兆再也沒有了剛才的囂張,反而有些落魄

「我當然知道,放心吧,就算這樣,我也會叫他過來的」

「非常感謝您,非常感謝您」

形兆不停的鞠躬

形兆現在的樣子就像是一隻落水的貓咪看見了一個願意收留他的屋檐一樣

不過說話間承太郎也沒有閑着

他直接打破了天窗,然後讓白金之星把自己甩了上去

來到了房子上,除了一些線纜,他什麼也沒看見

To Be Continu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