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農門棄妻,帶億元空間重回巔峰
農門棄妻,帶億元空間重回巔峰 連載中

農門棄妻,帶億元空間重回巔峰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魚很咸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李千禾 肖允兒

【種田+萌娃+古代言情】   心臟病突發的李千禾在死後穿越了,並如願以償的穿到了一個身體健康,不知道哪個朝代的農村掃把星身上
  倒霉到喝涼水都塞牙的那種
  但李千禾實在太喜歡這具強健的身體了,一口氣上山下河都不成問題
  但最大的問題是這個原身是個大家口中的掃把星,碰到啥啥倒霉
  還沒等她高興多久,李千禾就發現她的原身窮的叮噹響,吃了上頓無下頓
  連女兒都被賣給了人家當媳婦,為了救女兒跳出火坑,李千禾背了一身的債
  這連吃都吃不飽,三個孩子嗷嗷待哺
沒有錢還債不說,還有可能被餓死
  正當她着急上火的時候,突然發現她的倒霉能換錢……   誰說倒霉不能當飯吃!展開

《農門棄妻,帶億元空間重回巔峰》章節試讀:

第五章 我怎麼養活孩子啊?


李千禾再認真仔細的看了一遍,又學着電視里拿起一塊白花花的銀子就往嘴裏咬。

哎喲!大牙都差點崩掉了。

確實是銀子,真真實實是銀子呀。

難怪自己剛才一直聽到錢的聲音,難道這就是穿越大神給的金手指,這也太實惠了。

李千禾喜出望外,把銀子塞回包里站了起來。

她對那個已經疼的滿頭大汗的老男人說:「今天你要孩子嫁給你那是不可能的,要麼你就給我一個月時間,我把銀子攢夠了就還給你。要麼咱們現在就去找個當官的來理論一下,看誰有理。」

李千禾剛來,她都不知道這個地方當官兒的到底是個什麼樣兒。更不知道依的是哪朝哪代的法律。只要能唬他,先說著吧。

再說了老男人被肖雲一扁擔打在雙臂上,手現在手像斷了一樣的疼,臉上冷汗淋漓。

他雖然有錢,看着不聰明的樣子,但他也知道,窮不和富斗,富不與官爭的道理。

真要鬧起來,自己恐怕也不佔理。

這女人是鐵了心不把女兒嫁給他,就算搶回去,恐怕也養不住。

到時候還人財兩空。

老男人想了想說:「你就叫我這樣空手回去嗎?你是不是也想的太好了一點?」

李千禾提起袋子,把手裡的銀子亮出來。

「只要你答應,我手上現在有二十兩銀子,先還給你。給我一個月時間,我一定把其餘的三十兩還給你。」

老男人看了看肖允兒,打扮打扮確實是好看,有點捨不得。

可捨不得歸捨不得,遲早也不是自己的。他就冷笑一聲說:「你要是能拿得出二十兩銀子,今天的事情就作罷。一個月那是不可能的,給你十天時間,其餘三十兩必須還來。」

「行,就照你說的,十天就十天。」

肖允兒急忙拉了拉李千禾的手說:「娘……」

她的意思是時間太短了,她怕娘拿不出這些錢來。

李千禾溫和一笑說:「別怕,娘會想辦法的。」

李千禾拿着手裡的布袋打開,露出裏面白花花的銀子。

「這裡就是二十兩,你拿走吧,我不會賴賬,一個月之內,你再來拿剩餘的三十兩就行。」

看到貨真價實的銀子,在場的肖長雲和大嫂姚氏那都驚呆了!

李千禾平時是窮的叮噹響,連買包耗子葯都掏不出錢來,現在哪裡來的二十兩銀子?

別是偷的吧?

大家都這麼想,可都沒說出來。

這話突然就被那老男人說出來了:「你這銀子我懷疑它來路不幹凈呀,你別是哪裡偷來的吧?」

李千禾一聽就不樂意了,你的錢別人辛辛苦苦替你掙來的,就是來路光明。

窮人的錢就是偷的,是搶的嗎?

李千禾說:「你管我偷的搶的,沒有失主,你就算把縣老爺搬來,我也不怕。別說這些沒用的了,你反正別想把我女兒帶走,要麼你就拿錢滾,要麼就一分也撈不着。」

張媒婆是什麼人?狐狸一樣的狡猾的。

她早知道了李千禾要這麼有骨氣,打死她也不會打她女兒的主意。

錢沒撈着,還兩面不是人。

現在看起來,李千禾這骨頭難啃,所以也就只能就坡下驢了。

張媒婆用手肘頂了一下身邊的老男人說:「算了算了,能把錢要回來也就不錯,等我過些日子再跟你說個好的。」

老男人一聽,還有好的,又能把錢要回來,還有什麼不樂意的?

他對李千禾說:「那你把錢給我吧,別忘了那三十兩。到時候還不上……」

李千禾拿着錢袋子遞給老男人。

可那老男人卻怎麼也沒有辦法把雙手抬起來去接錢袋子。這一下,別是把手給打斷了吧?

李千禾看着老男人的臉都成了豬肝色,知道這一下肯定不輕。

還是先把錢還了的好,反正不是自己打的,你們鬧去吧。

李千禾把錢袋子往張媒婆懷裡一扔:「騰出來,把這個袋子還給我。」

張媒婆接過錢袋子,掂了掂,只有多沒有少。她把自己手裡的手絹兒鋪在地上,然後把銀子全部倒在手絹上,又把破破爛爛的布袋子扔還給李千禾。

「就這破袋子,還當個寶貝!」

李千禾伸手接過錢袋子,又掛回到自己的破腰帶上。

「你管我破不破,能裝銀子就是好袋子。」

破袋子這回是空空如也了,看它還會不會自己生出錢來。

她彎腰抱起最小的孩子,是小女兒,叫甜兒。然後拉着四歲的兒子山兒轉身就要走。

肖長雲看呆了,這女人會生錢?

他回過神來對着李千禾的背影就喊:「哎,你去哪兒?你個掃把星。」

李千禾一聽,這火就上來了,她回頭對肖長雲說:「我去哪?你管得着嗎?」

肖長雲一聽,自己確實把人家趕出去了。

但她手裡有錢呀,以前李千禾軟弱,打死她都不敢這麼跟肖長雲說話,現在有錢了,有底氣了?

這女人不知道從哪裡弄來的錢,肯定是瞞着自己攢私房,得把這錢要回來。

「你把錢給我留下,要不然你別想走。」

肖長雲話還沒說完,在一旁狠狠盯着他的老男人忽然低頭就朝他沖了過去。

肖長雲現在一心就是錢,連眼前都浮現白花花的銀子,他哪兒還注意到老男人。一下,肖長雲就被他撞的踉踉蹌蹌後退幾步,站不穩又摔了個四仰八叉。

旁邊的姚氏見狀,沒忍住,「噗嗤」就笑了起來,急忙用手捂住了嘴。

老男人嘴裏罵罵咧咧:「老子的手現在不會動了,你是不是把我的手給打斷了?你賠!今天你不賠錢,看老子不打死你。」

李千禾冷眼看着,她也懶得管這樣的男人,打死活該。

她回頭對身邊的肖允兒說:「允兒,我們走。」

「嗯!」允兒甜甜的答應一聲。

允兒彎腰抱起弟弟,山兒問:「娘,我們去哪兒呀?」

李千禾還沒回答,姐姐笑着安慰他說:「不管去哪,只要我們一家在一起就什麼都不怕。」

山兒重重的點點頭說:「嗯,娘要去哪兒,我們就跟着去哪。」

李千禾帶着三個孩子踏出肖家大門的一步,頓時就覺得輕鬆多了。

原來。原身也是想離開這個家的,畢竟一點地位,一點尊嚴都沒有。獃著有什麼意思?

但她就是怕養不活三個孩子,所以才瞻前顧後。

出了家門沒走多遠,李千禾就開始着急。

自己身邊現在除了身上的破衣爛衫之外,什麼都沒有。

沒有吃的,沒有住的,可現在,別說孩子了,自己的肚子都已經餓得咕咕叫了。

老天爺,你讓我怎麼養活自己和孩子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