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遊戲動漫›斗羅:開局拯救兔媽媽
斗羅:開局拯救兔媽媽 連載中

斗羅:開局拯救兔媽媽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愛玩的蔣姐姐 分類:遊戲動漫

標籤: 小舞 敖子逸 遊戲動漫

大學生敖子逸意外被鬼差勾走了魂魄,無法回到自己的身體里
為了防止被投訴,鬼差答應他讓他帶着記憶投胎,卻沒想到意外進入了穿越池
穿越成了一顆蛋,好像還是一顆龍蛋,不對呀這個劇情不對勁為什麼我的便宜爸媽在被追殺? 又為什麼自己被他們投放到了一個兔子那裡寄養?最可怕的為什麼還有一隻小兔子居然叫小舞? 本書改自斗羅大陸,養成系,不跟唐三,不跟大師,彌補一些遺憾
展開

《斗羅:開局拯救兔媽媽》章節試讀:

第2章 武魂殿


魅舞帶着我們的主角,一顆美麗的小蛋蛋回到了星湖旁的小屋子裡。

看着懷裡的蛋和睡着的女兒好像今天發生的一切似乎是在夢裏面一般。

時間一天天的過去了。轉眼間幾年的時間過去了。

這一天敖子逸的神識蘇醒了一絲,伴隨着的是蛋殼出現了一道道裂縫。(此時主角的神識沒有完全蘇醒,只蘇醒了一小部分,後來隨着年齡的增長不斷蘇醒,在五歲的時候會徹底蘇醒。)

魅舞感受到了星湖旁空氣中的魂力突然少了一大半,就連自己的修鍊都變得緩慢起來,看着身邊裂開一條縫隙的蛋心中一陣驚嘆:

「果然是那位的孩子還沒有出生就引起了這樣的異象。」

伴隨着敖子逸的誕生,星斗大森林中心的地帶魂力濃度直接降低了七成,就連大明和二明都不由得感嘆真是個妖孽。

「你來了。」

「嗯,估計子逸就會在這兩天出生,等子逸出生後,你就帶着子逸和小舞,和我一起去武魂殿吧,在那裡子逸和小舞會得到最好的成長。」

「唉,行吧,為了子逸和小舞,我也不能一直呆在這裡。」

突然,空氣中的魂力消失了九成,敖子逸的蛋發生了劇烈的抖動,一陣金光從蛋中散發出來。

異象持續了三天卻不見敖子逸破殼而出。好像想到了什麼魅舞連忙叫出大明、二明。

「不好,快我們把魂力輸送給子逸,空氣中瀰漫著的魂力不能支持子逸破殼而出。」

兩個人和兩隻魂獸向著蛋內輸送着精純的魂力。

感受到自己體內魂力的急劇減少,比比東震驚了,自己現在可是接近95級的超級斗羅,魂力居然都不能支持子逸出生。

若是今天這裡沒有其他三個的存在,估計自己被吸幹了也不能讓子逸破殼而出。

蛋殼的裂縫越來越多,金光消失了,破碎的蛋殼化成一點點金光融入到出生的孩子身體內。

魅舞抱住了從天而降的敖子逸,看着熟睡的敖子逸,不由得大吃一驚,這也太可愛了肉嘟嘟的小臉,長長的睫毛,小眼睛緊緊的閉着,小嘴還時不時的吧唧一下,重點是頭上還有兩個可愛的小角。

來到小子逸旁的比比東看到了小子逸也震驚了一下,太可愛了吧犯規了。

就在這時敖子逸睜開了他的眼睛,看到了眼前的兩位美麗的女子笑出了聲音。

小手伸向了比比東好像是要尋求比比東的擁抱一般。

比比東看着伸過來的小手,頓時感到一陣手足無措,她還沒有抱過小孩子。

魅舞看出了比比東的無措,手把手教比比東如何抱小孩子。

抱着懷裡的小子逸 ,比比東心都柔軟了下來。

敖子逸在比比東的懷裡扭了扭,把自己的小腦袋靠在了比比東胸前的柔軟上,頭還動了動。

感受到了自己飽滿傳來的異樣,比比東暗暗碎了一口:小色狼,還沒長大就佔便宜。

似乎是剛出生沒過多久敖子逸就睡著了。

比比東將敖子逸送給了魅舞,又拿出一塊教皇令給了魅舞。

「魅舞姐,這塊教皇令你收下吧,等小舞化形成功就到武魂殿找我就好,有這塊教皇令,武魂殿沒有什麼人會找你們麻煩。我先回去了。」

「嗯,過幾天等小舞化形,我就去找你。」

幾天之後小舞也成功化形,不知是不是敖子逸父親給予她們的變化,魅舞明顯感覺到自己的修鍊速度變快了,小舞化形後的身體強度也大大強於當初自己化形成功。

這天一個**帶着兩個小嬰兒來到了武魂城。

三個人來到了武魂殿的入口,魅舞拿出了比比東送給她的教皇令。

「使者請進!」護殿騎士尊敬的說道。

進入了武魂殿,就看到了無數的守衛騎士,最低都是魂尊的存在。離很遠就看到了武魂殿的三大主殿:教皇殿,斗羅殿,長老殿。

到了教皇殿前出示了教皇令護殿騎士就放行讓她們進入教皇殿內。

進入殿內就看到比比東穿着教皇袍坐在教皇殿的尊位之上。台下站着菊斗羅和鬼斗羅。

「月關,鬼魅你們退下吧。以後見到魅舞就如同見到我,不可放肆。」

「是,教皇冕下。」

「來人,帶着魅舞姐去我的寢殿為她們安排一間房間。」

「是,教皇冕下。」

兩個侍女領着魅舞來到了比比東的寢殿,安排好便退下了。

轉眼間,三年就過去了。

「小舞姐,你不要跑,不要把這件事告訴媽媽。」一個如同瓷娃娃的小男孩追着在前方跑的小女孩大聲的喊着。

感覺自己追不上小舞,不由得眼睛一酸眼淚就要掉了下來。

這時又一個小女孩走了過來,大概能有八九歲的樣子。

雖然年齡不大但是已經可以看出是一個美人坯子,還給人一絲嫵媚的感覺,長大以後又是一個禍水級別的女人。

「娜娜姐,小舞姐欺負我。」敖子逸一把抱住了走過來的胡列娜委屈的說道。

在魅舞、小舞和敖子逸來到教皇殿的第二年,胡列娜覺醒了武魂天狐,先天魂力九級被比比東收為了弟子。

看着懷裡委屈的快要哭的敖子逸,胡列娜決覺得自己的心都要化了。

主要是敖子逸長的比較可愛,一哭就給人一種好像受了天大委屈的樣子,尤其是現在要哭沒有哭下來就更讓人心疼。

一把將敖子逸抱了起來,溫柔的說道:

「小子逸,不哭不哭,哭了就不帥了,娜娜姐幫你。」

抱着敖子逸來到小舞面前,颳了刮小舞的瓊鼻。

「小舞,不是告訴你不要欺負小子逸嗎?這次又是為了什麼?」

「嘿嘿,娜娜姐,你耳朵過來我告訴你。」

「小子逸,今天早上不小心尿床了被我看到了,就一直追着我不讓我告訴媽媽。」

聽了小舞的話,胡列娜也覺得很好玩,小子逸已經好長時間沒有尿過床了,今天怎麼又尿床了?

「小子逸,你放心娜娜姐是不會告訴別人你今天不小心尿床了的,小舞也不會告訴你們媽媽的,你放心吧。嗚嗚~」

「不要說了,太羞恥了。再說我就不理你了,哼。」敖子逸紅着臉捂住了胡列娜的紅唇。

「小舞,子逸你們在哪裡?」比比東和魅舞的聲音從遠處傳來。

「媽媽,東姐姐,我們在這裡呢!」小舞大聲的喊道。

不一會,比比東和魅舞兩個人就來到了這裡。

「老師,魅舞前輩你們好。」

「娜娜,也在這裡阿,怎麼了小子逸臉為什麼這麼紅?」

「那是因為唔~唔~」

小舞剛要開口就被小子逸一把捂住了嘴巴。

「不許說,不許說,臭小舞姐。」敖子逸紅着小臉捂住了小舞的嘴巴。

看着兩個孩子的樣子比比東好像猜到了什麼。笑着讓胡列娜說。

「娜娜,你告訴我們發生了什麼?」

「額,老師就是今天早上子逸他不小心又尿了一次床。」

聽到了緣由,比比東和魅舞兩個人都露出了笑。

比比東一把抱起敖子逸說道:

「小子逸,你怎麼又尿~唔。」

聽到這個羞愧的詞語敖子逸一把捂住了比比東的紅唇。

「東姐姐,你不要再說了,不然我不喜歡你了。」

拉開敖子逸的小手比比東輕柔的說道:

「好,好不說了我們小子逸害羞了。」來小子逸去媽媽那裡玩,姐姐等一會要去處理事情了。

敖子逸抱着魅舞的手說道:

「好的,東姐姐快去吧,不要告訴別人這件事情哦,不然我就不喜歡你了。」

「好的,好的,姐姐一定不會告訴別人的,娜娜走吧。」說完比比東帶着胡列娜前往了教皇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