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空間在手,王妃一路開掛了
空間在手,王妃一路開掛了 連載中

空間在手,王妃一路開掛了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雪魚君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鍾沐羽 陸子淵

【輕鬆,雙潔,種田,1v1,空間】   鍾沐羽怎麼也想不到,她竟然因為一張免費體驗券華麗麗地穿越了!   悲催的是,她穿越的身份還是個大婚當天殉情的苦情女子,這下所有人都知道了,她即將面臨整個王府的嫌棄
  鍾沐羽大手一揮:「怕什麼!他們嫌棄我,我還不想嫁呢!走就走,這王府風水不好,會限制個人發展!」   有無限可能的空間傍身,一切重新來過,走上人生巔峰不是夢!   渣男賤女算什麼,民以食為天,解決溫飽後,她要暴富,還要帶領大家一起暴富!展開

《空間在手,王妃一路開掛了》章節試讀:

第6章 理虧還敢這麼講話


「王爺!大事不好了!」

門外的乘風一整個大無語,什麼事能比王爺的事大?

陸子淵一整個停住了:「發生何事?」

「王妃,王妃娘娘她……」

「她怎麼了?」

陸子淵一臉不耐煩,不知道鍾沐羽又要耍什麼花招。

他打開門,就見止雨拱手站在門口:「王爺,王妃娘娘突然大鬧廚房,不僅把廚房砸了,而且還打傷了人。」

「鍾沐羽?她把人打了?」

陸子淵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那些粗使的丫頭婆子個個有力氣,居然讓一個養在深宮的丫頭給打了!

「去看看。」

陸子淵剛要走,就聽到蘇芷柔叫他:「王爺……」

「柔兒先歇息吧,本王處理好後就回來陪你。」

待到陸子淵的身影消失,蘇芷柔臉上的溫柔便轉為憤怒。

可惡的鐘沐羽,定是她故意搞的鬼!

……

廚房那邊,戰爭很快就結束了,不過是以鍾沐羽勝利為結局的結束。

鍾沐羽本來就比這些女人高,當年也是練過散打的,手裡拿着電棍,收拾這些人還不是輕輕鬆鬆?

陸子淵身邊的乘風和止雨直接傻眼了。

王妃娘娘居然這樣彪悍……

見到黑臉的陸子淵,鍾沐羽反而無所謂地攤手:「喲,來了啊,不好意思,明日你的早飯沒了。」

陸子淵低吼:「鍾沐羽,你到底想做什麼?」

他在隱忍怒氣,但是……

「教訓奴才啊,他們不給我飯吃,我就只能教訓一下他們了。嗯……陵王妃在王府沒有飯吃,王爺也不希望這種事傳出去吧?」

沒飯吃?

陸子淵看向地上的管事婆子,只見那流着鼻血的婆子爬過來道:「請王爺給我們做主啊!」

鍾沐羽笑道:「哎呀,妾身也想讓王爺做主呢!巧兒!你把事情告訴王爺!」

巧兒戰戰兢兢地走出來,把來廚房拿晚膳的事情一五一十地說出來。

鍾沐羽臉上依然掛着笑意:「敢問王爺,不把我當王妃侍奉,就可以不給我飯吃嗎?您不喜歡我這個王妃,您就和離,犯不着這樣欺負我,而我雖然性格溫和,但也不是好欺負的。」

性格溫和?鬼才信!

陸子淵一副一肚子氣沒處發的模樣,怒問那管事婆子:「剛才那婢女說的事,是不是真的?」

「王爺,老奴,老奴……」

婆子支支吾吾說不上話。

「乘風!把這群刁奴發賣了,以後記得,不能缺了王妃的吃穿用度。」

畢竟是他理虧在先,如今他也沒有立場與鍾沐羽爭論。

鍾沐羽道:「多謝王爺,不過發賣的事明日再說吧,我今晚打架餓的很,先留着他們給我準備晚飯。」

「鍾沐羽,你不要得寸進尺!」

「這不是得寸進尺,人是鐵飯是鋼,這是正常需求。」

身後,乘風和止雨忍不住笑了。

王妃娘娘到底從哪裡學來的這些話兒,當真有趣。

伶牙俐齒,活潑好鬥,哪裡像傳言那般?

陸子淵道:「哼!你不是想和離嗎?本王今晚就修書一封給父皇母后,滿足你的願望。」

「你快點去,求之不得!」

陸子淵捏着拳頭,氣呼呼地走了。

人都走了,鍾沐羽道:「巧兒,找幾個人看好他們,做不出來今晚就不要睡覺了。」

與心情很好的鐘沐羽不同,早春卻哭喪着臉:「王妃,您何苦如此,這件事本來就是他們有錯在先,您要好好說話,也不必鬧到和離的地步啊!」

鍾沐羽一臉無奈:「人家都不給我王妃的待遇了,我還死皮賴臉留在這有什麼意思,強扭的瓜不甜,不如早早分開,各自安好。」

鍾沐羽伸了個懶腰,她知道一時半會無法說服早春,但是只要她獲得自由,她們早晚會明白的。

時至深夜。

汀芷院那邊,蘇芷柔還在那裡等,蓮葉已經進來剪了兩次燭花了。

「夫人早點休息吧,看樣子王爺不會回來了。」

蘇芷柔一臉不甘:「為什麼會這樣!難道王爺去了馨香院嗎?這個鐘沐羽真是好手段。」

「應該沒有,奴婢聽說,王妃和人打起來了,這樣的王妃,王爺怎麼可能會喜歡呢?夫人就別多心了。」

「打起來?哼!庸俗不堪,王爺定然不喜歡。但是,王爺若不留在汀芷院,那也毫無意義啊。」

蘇芷柔不由得感嘆,她現在最大的願望,就是儘快為陸子淵生下長子。

經過一晚上的忙碌,當鍾沐羽吃上飯時,已經是深夜了。

吃飯不自由是堅決不可以的,當鍾沐羽知道空間里有食材也有廚具時,她便萌生了另一個想法。

第二天,她便讓張嬤嬤帶人清出一間空房,然後派人找來了幾位泥瓦匠。

她要建一個小廚房,自己準備東西吃。

張嬤嬤見狀,又是一副惶恐的樣子:「王妃,您怎麼能私自讓外男入後院呢?這件事王爺知道嗎?」

「就做個廚房而已,用不了幾天,沒事的。」

說著,鍾沐羽就扔給泥瓦匠一袋水泥:「用這個拌石子,堅固!」

張嬤嬤一臉為難:「早春啊,你為何不勸勸王妃呢?」

早春嘆了一口氣:「王妃現在可勸不住啊。」

鍾沐羽將自己畫的圖紙交給泥瓦匠,哪個地方造什麼她都安排的明明白白,包括預留的安放機器的位置,就算在這裡住不幾天,她也不能受氣。

許是鬧的動靜太大,陸子淵從外面回來後就聽到管家的稟報,連衣服也沒換,直接就去了馨香院。

一行人一進去,就看到鍾沐羽在指點那些泥瓦匠工作。

看到陸子淵,泥瓦匠們準備下跪問安,就被鍾沐羽制止了:「你們繼續幹活,這些事不用管。」

鍾沐羽抱着胳膊,一臉玩味:「王爺好興緻啊,是昨天不夠盡興,所以今天又來找我啊!」

陸子淵怒道:「鍾沐羽,你還有沒有廉恥,居然將外男帶到王府後院!就算要和離,你別忘了你現在還是陵王妃!」

「我當然記得,但是為了避免昨天的情況,我需要個廚房,你放心,工具、材料、泥瓦匠都是我出錢,不會用你王府一分錢的。」

「這不是錢的問題!昨天本王說了,不會缺你的吃穿用度!」

「但我不放心。王爺啊,有空多和你的柔兒談情說愛不好嗎?非要來找我不痛快,吵架我也很累的!」

只見陸子淵神色一凜:「乘風,止雨!」

「屬下在!」

「把這些泥瓦匠給本王攆出去,從今以後不許王妃踏出王府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