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武俠修真›仙隕紀元
仙隕紀元 連載中

仙隕紀元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征懲 分類:武俠修真

標籤: 征懲 楊葉 武俠修真

楊葉,因為一次機緣巧合意外穿越到了修仙世界再得知自己沒有靈根之後,本想着做個混吃等死的閑人
卻不想覺醒了融合靈根,更讓他沒想到的是融合靈根在修仙界被公認為是行走的仙藥
為了活下去,楊葉只能開始了大逃亡
展開

《仙隕紀元》章節試讀:

第二章 神秘數據


護衛帶着楊葉來到一間大殿前,示意楊葉進去。

楊葉走進房間,只見一排排書架。

擺放着各種書籍,一道道古樸的書香撲面而來。

柳公子還真是愛書之人。

突然,楊葉聽到有人說話。

隱隱約約間,只聽到有什麼修仙,長生?

加快腳步,兩道身影映入眼帘。

一位道士,正對着柳文博突然轉身看向走來的楊葉。

楊葉只覺得老道鶴髮童顏。

修仙者!

「咦?」老道看着楊葉目露精光「我怎麼覺得你很不凡?」

「公子,別聽那老道士胡說!」柳文博越過老道,拉着楊葉解釋道「他說什麼遨遊九天,修仙長生。

不過是書中的故事!」

楊葉卻是聽的心跳加快,如此說來眼前的老者真的是一名修仙者?

老道則是氣的鬍鬚亂飛,臉色鐵青。

「要不是你爹出銀子請我來,我才懶得開導你這樣的凡夫俗子。」

楊葉心中一驚,那得花多少銀子?

才能請動一位修仙者?

「再問你一次,試不試?」

此刻楊葉才注意到,柳文博面前放着一顆乳白色的石頭。

「我可以試試嗎?」楊葉覺得自己說話都有些乾燥。

「公子,莫要信了他。什麼仙人,不過是文人愚世,心中描繪的一方世界。你我都是讀書人自當醒悟!」柳文博說著,還拿出一本書指着上面「什麼起死回生,縮地成寸。不過是心中臆想,我這書海到處都是這樣的書比比皆是。」

楊葉聽的一怔。

若自己真是個普通的讀書人,還真信了柳文博的話。

柳文博說的差點讓楊葉都產生懷疑,還好自己是穿越而來的人,不是這個世界的原著!

那老道一拂袖,就要離去。

「仙人莫怪,讓我試試。」楊葉連忙擋住老道去路。

那可是仙緣,你個富二代真是吃了讀書的虧!

「好吧!」老道說著,氣憤的看着柳文博「老夫今天就讓你見識一下。

把手搭在上面,用心感悟!」

看着對方遞過來白石,楊葉連忙抱起。

開始按照老道說的感悟。

老道則是看着白石目不轉睛。

不知過了多久,楊葉感受到渾身上下暖洋洋的十分舒服。

「要我說……?」柳文博剛剛張口就看到老道士殺人的目光,連忙閉嘴。

不知過了多久,楊葉覺得那股暖意消失不見。

「難道壞了,不應該啊?」看着楊葉睜開眼睛,老道士連忙拿起白石查看。

楊葉也不自主的用雙手在眼前揮了幾下。

「你沒有靈根。」反覆查看,老道才確定了下來。

「哈哈!」柳文博一臉大笑「我就說老頭是江湖騙子吧?」

老道臉色鐵青,頭也不回直接離開了書房。

他發誓,以後找徒弟絕對不會找個書生。

楊葉此刻卻是不斷睜眼,閉眼。

至於兩人說的話,他一句也沒聽進去。

「公子?」直到柳文博拉了一把楊葉。

楊葉這才清醒了過來「仙人呢?」

「走了啊!」柳文博直接回道。

走了?

「仙人?」楊葉直接就追了出去「仙人等等我!」

一直到楊葉跑出柳府,也沒有再見到仙人的影子。

剛剛那股溫暖,讓楊葉的世界發生了變化!

一道只有自己看到光幕浮現,老道士的影子出現在光幕中。

影子旁邊有一排數據。

種族:人族。

修為:鍊氣期修士。

服飾:防塵衣,防禦不詳。

靈根:木靈根。

雜物:測靈石。

楊葉念頭一轉切換成了自己的影子。

種族:人族。

修為:凡人。

服飾:布衣。

靈根:分析中。

職業:乞丐,詩人。

楊葉一路失魂落魄的再次來到書殿。

「公子,你剛剛是怎麼?」柳文博看着楊葉出現,立馬迎了上來。

「老道走時候說了什麼?」楊葉問道。

「說你沒有靈根。」柳文博繼續勸說著楊葉「那些只是江湖騙子,公子不要在意。」

楊葉也沒再多說,此刻他有了一種能力。

就像是自己看柳文博,連他的生命力也能看出來來。

正當此時,柳老爺子來了。

「豎子,你是怎麼把仙人給氣跑了?」

「本來就是江湖騙子!」柳文博直接說道。

柳老爺大怒,直接拿起書架上的書,砸向柳文博。

「柳公子,準備後事吧!」楊葉一眼就看出了對方生命力「老爺子,時間不多了。」

說完,楊葉就離開了柳府。

「豎子!」柳老爺大怒「看老子今天打不死你,你都交了一些什麼狐朋狗友?」

走出柳府,楊葉隨便看了別人一眼。

那人的一切情況,都被自己瞭若指掌。

或許自己可以做個道士,擺攤算命?

不行,世界哪裡有人會喜歡聽真話?

想起柳老爺子的樣子,楊葉否認了自己的想法。

飯要一口一口的吃,銀子也要一點點賺。

什麼人的銀子好賺?

老人,小孩,女人,還有一種書生。

自己靈根還是處於分析中,活着一天最重要的當然是衣食住行。

去碼頭擺攤,琴棋書畫。

自己現在還有一個名望,也不知道有什麼用。

來到碼頭,楊葉覺得此地最合適自己。

身無分文,要是弄個招牌可能效果更好!

「提詩做畫,不滿意不要錢!」楊葉直接拉開嗓子,就喊了出來。

瞬間楊葉就被人圍觀了起來。

楊葉卻是完全沒有在乎,面子?

吃飽飯,才有機會提面子。

「提詩作畫……」

「此人,是誰?」

「看着年紀不大,口氣倒是不小。」

「你不知道?」其中一人,連忙說道「柳才子,昨天就是輸給了他。」

提起別人不知道,柳公子可是金陵城耳熟能詳的十大才子之一。

「是嗎?」男子不信道「本公子倒要試試,他的題畫。」

「小子,你給本公子畫一幅畫來。」黃立來到楊葉身前。

「拿筆墨來。」

「……」黃立瞪大雙眼「你作畫,問我要筆墨?」

黃立的話惹得眾人哄堂大笑。

「不是你要我作畫嗎?」楊葉反問。

沒辦法,自己沒錢啊!

眾人一想,覺得楊葉說的好像也有那麼一絲道理。

誰出門沒事會帶着筆墨?

「今天你要是畫不出來,看本公子要你好看!」黃立說著,就向碼頭停靠的船舫而去。

「順便搬一張桌子來。」楊葉突然想到光有筆墨也不能作畫!

黃立差點一個踉蹌摔倒。

遠處一間閣樓內,一男一女正看着此間「王兄,你覺得那小孩真能作畫嗎?」

「喧嘩取寵!」男子一口酒下肚,沒有太過關注。

「王兄你看,那一艘船舫?」女子指着湖中的船舫。

男子順着女子手指的方向看去,瞬間愣在原地。

手中的酒壺不斷向滿杯的酒杯注酒,也不自知。

直到片刻後方才回過神來「此間船舫,是何人的?」

「王兄,你不是一向不屑此道?」女子也有些意外。

「此間舫主不同,以前倒是我世俗了!」男子說著眼神盯着船艙的木柱「我倒想想見見她,能作此對…」

「王兄,你的身份!」女子大驚。

「你知我知,他們知!」說著男子看向門口兩人。

兩人就像是木樁,立在原地。

「走吧,咱們也去看看那作畫之人!」說著男子帶着女子向碼頭而去。

……

此刻,黃立正搬着桌子向此地而來。

難怪別人都說,百無一用是書生!

不正是黃立的寫照嗎?

楊葉突然發現一男一女,男的氣質非凡,女的美若天仙。

王子?

公主?

只見,男子鬼祟不斷向船舫看去。

想不到王子也暗通此道!

「研墨。」楊葉看着滿頭大汗搬着一張木桌放在自己身前,剛要休息的黃立說道。

「你……」黃立大怒,他這是把自己當書童用了?

想到自己如此大費周章,待會對方若是作不出畫來一定要把他大卸八塊。

憋屈的開始研墨。

整整半個時辰,黃立終於研好了墨。

楊葉一把拿起硯台潑向了白畫。

「你做什麼?」黃立大怒,自己辛辛苦苦研了半天墨,對方如此做法難道是不會畫故意刁難自己?

此刻的人群,不但沒有減少反而更多了起來。

眾人一見楊葉如此,都覺得他是在戲耍黃立。

就連昨天認識楊葉的人,不由惋惜一聲。

看來,這小子能作畫是匡騙別人!

「墨畫,墨畫,非黑即白。」說完也不管眾人,開始作畫。

漸漸的人群被吸引。

畫卷的一角已經展開,還沒作完眾人就已經深陷其中。

楊葉的畫技,讓大家重新認識了作畫。

怎麼可能?

只見,楊葉一會用筆一會直接上手。

眾人屏住呼吸,生怕打擾了他作畫。

所有人都獃滯了,一畫作畢。

楊葉直接在旁邊呆立的黃立身上,擦了擦手上的墨汁。

「給錢!」楊葉一聲,拉回了眾人的目光。

所有人都憤怒了,待看到出聲之人是楊葉也就沒人再說什麼。

「多少錢?」黃立立刻神情喜悅。

「大家覺得值多少錢?」楊葉看着眾人。

一群人紛紛後悔,早知道自己應該第一個上去。

「我覺得此畫,不能用金錢衡量。」

「對千金不換!」一群人紛紛點頭,表示贊同。

公主,你是吃飽了撐得。

我作畫,不就是為了賺錢嗎?

「一兩黃金。」楊葉剛出口。

眾人紛紛阻止。

「公子,使不得啊!」

此畫就像是拓印出來的一般,活靈活現。

黃立立馬喜笑顏開,一兩黃金放在桌子上就要拿走墨畫。

「你做什麼?」楊葉一把打開黃立的手。

黃立吃痛立馬收回手道「你做什麼,我正要收畫。」

想到,楊葉送了他如此完美的一張畫也就不再與他計較。

「你收什麼畫?」楊葉問道「你只是說要我作畫,何時說過畫是你的?」

說完,楊葉直接收起黃金。

在他看來,錢比畫重要。

「你……」黃立此刻也說不出個所以然來,之前自己好像是沒說畫好了畫,歸他所有。

只是說讓他作畫!

「拍賣,價高者得!」楊葉也不管黃立臉色難看,直接現場賣畫。

「十兩!」

「二十兩!」

價格一直攀升,所有人也沒帶那麼銀子。

一臉苦惱,只能看着別人拍賣。

「此畫我要了!」公主一副勢在必得的表情「一百兩!」

所有人一聽一百兩的價格,紛紛惋惜。

只怪自己與那畫無緣。

女子接下來的話,更加讓眾人惱火。

「我現在沒帶那麼多錢,你跟我回府上去取!」

什麼!

還能如此?

早知道如此,他們也參加拍賣。

楊葉不着痕迹把筆放入自己懷中,若不是硯台有些分量又太過明顯,他都想帶走了。

沒辦法,自己太窮了!

楊葉跟在王子和公主兩人身後,明顯看到另外兩人一臉警惕。

「你一個人能帶得了一百兩銀子嗎?」公主看着墨畫,眼神卻是斜視着楊葉。

楊葉臉色抽,不是一百兩黃金嗎?

怎麼變成銀子了,玩鷹的被鷹啄了眼啊!

「小姐,能不能把銀子給我換成房子?」楊葉想了想,不管是銀子還是黃金最後還不都是流入了皇家的口袋?

不如直接換一套房子。

「我要靠近船舫的房子。」

公主卻想的是,男人果然沒有一個好東西!

楊葉自然不知道公主的想法,他只是為自己在以後在碼頭生活方便一些而已。

「對了,告訴你個秘密!」楊葉一臉神秘「你把墨畫倒過來看!」

說完,楊葉加快了一些腳步。

敢坑我?

嚇不死你!

「啊!」

果然,公主大叫一聲。

差點把畫扔出去,緊接着連忙喊道「我沒事,我沒事!」

此刻,楊葉感到脖子一涼接着一熱!

一絲血液流淌,楊葉知道如果公主再喊慢一點,自己絕對要屍首分家了。

好險!

看來和公主王子不能亂開玩笑,隨時都會有生命危險。

涼意退去,楊葉連忙與幾人拉開距離。

公主也是一臉歉意「不好意思,家僕太過緊張了!」

一路上,幾人也沒有過多交談。

楊葉是真的怕了,公主和王子是有些不好意思。

一直瞪着護衛!

此刻他們要去房屋交易處,只有領了地契才算是自己的房子。

來到交易處,可把裏面的幾人嚇壞了。

想要動作,被公主和王子的眼神給制止了。

金陵城房屋寸金寸土,幾人只花了三十兩不到的銀子。

楊葉心知肚明,也沒有點破。

「你是怎麼做到的?」分別時,公主還是忍不住問出了自己心中的疑惑。

「不可說!」楊葉說完,就帶着地契去找房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