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略夢先生
略夢先生 連載中

略夢先生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小樂布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餘生 劉姩 懸疑驚悚

一個迷離都市的男人選擇結束自己的生命,竟開啟一段神秘的探險,是選擇重生還是在略夢世界中掌控一切,逐夢在每個夜晚,解鎖命運的追逃,用人性的鑰匙打開每一段驚險的探案之旅,略夢先生的世界已經向你打開展開

《略夢先生》章節試讀:

第3章 朦朧的召喚


餘生睜開眼睛發現自己躺在病床上,這一次身旁不再是妻子和丫丫,而且是一群素不相識的陌生人,他們嬉笑的談論着,對於躺在病床上的自己冷漠到漫不經心,餘生覺得很吵於是開口講話:「喂,你們能不能小點聲。」

餘生注意到聊天的人們突然停了下來,一個個神情怪異的看着餘生,其中一位年長的男人說道:「一個死人,還怕吵啊…」

餘生被那個男人的回答嚇得不輕,慌張的說道:「什麼…什…么死人。」

周圍的人哄堂大笑着離開了,只留下餘生獃獃的躺在床上,那些人不知去向,餘生這時才恍然發現病房裡就只剩下了自己,餘生手忙腳亂的起身,扭頭髮現自己的身下竟然還躺着一個人,那個人被白布矇著,餘生鼓足勇氣用手指輕輕的拽住白布的一角然後慢慢的掀起,餘生簡直不敢相信你自己的眼睛,因為白布下安詳躺着的正是餘生自己。

餘生驚愕的站在原地,他反覆揉搓了半天眼睛,可睜開時仍舊可以清晰的看見自己閉着眼睛躺在病床上一動不動,那一刻餘生嚇壞了,之前都是遊離到別人的世界裏,這一次竟然是自己,明明上一次記憶中的自己仍舊清醒,還可以同妻子講話,莫非是自己傷勢過重真的離開了人世間?餘生躊躇着思來想去。

後面的事情印證了餘生的猜測,因為與此同時幾名穿着白色大褂的醫生將躺在病床上的餘生推了出去,餘生就緊緊跟在後面寸步不離,那是一間昏暗冰冷的房間,餘生猜想這應該就是傳說中的太平間吧,餘生不解如果自己真的死了為何妻子與丫丫沒有出現在身旁,或許只有一種解釋,那就是上一次的清醒記憶其實已經開始是夢境,一切都是虛幻的,他就是開車沖了出去然後再也沒有醒過來,一想到這裡餘生的心一陣寒涼,說不出的酸楚緊緊握住餘生的靈魂。

在太平間昏暗的房間里,餘生看到了剛剛圍在自己身旁的那群人,他們大多同此刻的自己一樣分散的站在病床前,餘生走過去一看,他們注視着的都是死去的自己,餘生再次撫摸着正在呼吸着的自己的肉體,有心跳有溫度,但遠處病床上的自己為何卻已被宣告死亡,餘生連忙又跑回到了床前仔細斟酌着,心想這一定是一場惡作劇或者又是什麼夢境。

距離自己不遠處的那位年長的男人扭頭看向了自己,冷漠的說道:「幾個小時前,我也像你一樣不可思議,但是直到現在,我至少已經接受了這樣的結果,你瞧我的容貌,也才60多歲,我離開的時候絲毫沒什麼痛苦,只是一瞬間我覺得自己很輕盈,我一路追隨着自己,看到了久別的人們在病房外哭泣,我心裏特別的爽,又無比的恨自己。」

餘生很認真的聽着那位長者的說辭,然後走近了那個男人,「你是說我們都死了?」

「還不夠明顯嗎?如果你沒死,為什麼會站在這裡?至少你的軀體躺在那裡。」

「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有人能解釋得通嗎?」餘生提高了嗓音。

「那哥們,小點聲,別吵到我自己,」距離他們很近的一位年輕人不耐煩的說道。

「我才20歲,只是吃了一個芒果就要了我的命,讓我再多看看我自己,我捨不得這個世界。」

餘生錯愕的看着那位年輕人,然後回過頭再次望向身旁的那個男人,那個男人小心的將罩在自己身上的白布蓋好,他撫摸了躺在床上的自己,然後安靜的說道:「再見了,老朋友,謝謝你陪了我這麼多年,此刻我要重新開始我的新生活了,」說完便頭也不回的離開了。

餘生看着那個男人的背影被窗外的光拉長了並逐漸扭曲 ,直到消失在了這間冰冷的房間里,房間里的其他人也很有儀式感的做着告別,隨後他們一個一個的離開了。就這樣餘生也再次回到了自己床邊,奇怪的是這一次他竟然也想有話對自己講。

「餘生,這一生太短,我沒能好好的照顧好你,雖然我現在也弄不清到底是怎麼一回事情,但是….」餘生突然情緒崩潰的跪在床前,「但是,我不想離開這個世界啊,我為什麼要去**賠到傾家蕩產,我輸掉了人生,選擇結束我自己,可我為什麼沒能結束我自己,我為何此刻還要以這樣卑微的方式存在。」餘生的表達開始語無倫次起來。

「別激動啊叔叔,咱們都是第一次經歷這樣的事情,你看我,臉被車撞到畸形,我甚至覺得那一灘爛泥讓我有點噁心,」餘生不知角落裡一個竟還有一個男孩沒有離開,他稚嫩的身軀讓人看着心生憐憫。

「你?」餘生起身看着那個男孩說道。

「早晨上學時間來不及,媽媽叫了一輛的士,不巧那個的士司機開車玩手機,所以我就飛了出去…」男孩淡定的陳述着一切。

「飛了出去,一定很疼吧?」餘生沒經大腦順口說了出來。

「沒什麼感覺,只是此刻我好想媽媽…」說到這裡小男孩終於哭了出來,餘生趕緊跑過去安慰:「你別怕,是誰要求你在這裡做告別的,你告訴叔叔,那一群人里是由誰說了算嗎?」雖然餘生覺得將自己不明白的事情去請教一個孩子很愚蠢,但是此刻餘生莫名的感覺這個方法或許可行。

那個男孩仍然大哭着,似乎已經說不出話來,餘生就那樣蹲在地上抱着男孩,餘生感覺此刻的畫面很詭異,一個男人在太平間里抱着一個男孩,然後周圍躺着很多死屍,想到這裡餘生深深地打了一個寒顫。

餘生也不知道接下來需要做什麼,只是覺得自己很疲憊,他看着哭得愈發傷心的男孩也不知如何是好,蹲在地上的自己也開始有些力不從心。「寶貝,你別哭了,要不然我們出去看看?」餘生這時才發現自己確實不是一個適合照看孩子的男人,連一個哭鼻子的孩子都哄不好。

男孩大概是哭累了,突然安靜了下來,也正是這份安靜讓冰冷的房間里似乎再也沒有了任何生機,餘生看着遠處的自己心中不禁疑惑起來,同樣是發生了交通事故,為何自己的面容卻那般完好,而身邊的男孩卻?

「叔叔,我們走吧。」男孩突然拽住餘生的手說道。

男孩的呼喚讓餘生感受到了一絲溫暖,這份溫暖在此刻顯得尤為的金貴,餘生不顧上太多,快步的帶着男孩離開了房間,走出房間的他們只覺得眼前一陣強光,餘生本能的捂住自己的眼睛,耳旁傳來了滋滋啦啦的電流聲。

穿過強光,餘生和男孩看到了另一個世界,似乎是一座科技感十足的城市,旁邊的男孩死死的抓住餘生的手,似乎這一切嚇壞了這個身子單薄的孩子,餘生環顧着四周不知如何是好。

「叔叔,你看那邊…」

餘生順着孩子手指的方向看到了幾個大字——新人報到處,那一刻餘生像是看到了希望帶着男孩飛奔了過去,走向前才發現隊伍排的很長,隊伍里有老人也有小孩,男男女女間像極了現實生活里的排隊買票,餘生看着自己的穿着還是那身在酒吧里酩酊爛醉的樣子,餘生想着自己口袋裡是否還有錢包或是手機,可翻找了半天仍舊無濟於事,身旁的男孩靜靜的看着餘生,突然說道:「叔叔?你是怎麼死的?」

餘生聽到後愣在那裡,心想自己怎麼好意思告訴男孩是因為欠了錢走投無路自殺死的呢,想想都覺得羞愧,於是隨口扯了個慌子,「叔叔是被謀殺的。」

「啊?是被情人嗎?」男孩繼續着童言無忌。

「你這孩子,都是誰教你的這些亂七八糟的。」

「我們下課都會討論大人們的事情,有的還說什麼…」

「打住打住,少兒不宜少兒不宜。」餘生低頭看着情緒高漲的男孩說道,或許是感覺自己的突然打斷很不人性,可餘生此刻確實沒什麼閑心,於是就隨意指着天空說:「你看,今天的太陽真美。」

男孩很認真的抬頭望向天空說道:「叔叔,哪裡有太陽啊?」

男孩的話讓餘生很震驚,他再次抬頭看了看發現天空中亮着的確實不是什麼太陽,至少餘生對視着那耀眼的光亮眼睛絲毫沒有感受到灼熱,餘生心想那個照亮眼下大地的光亮到底是什麼呢?難道這裡是天堂?自己是魂魄所以不會有正常人的生理反應?餘生再次陷入了迷茫。

很快隊伍輪到了餘生和男孩,走近了看這個所謂的新人報到處其實就是一個窗口為大家發牌子,餘生幾次想偷瞄別人的牌子寫的什麼內容,但是牌子上的字跡太小終究還是沒研究出什麼名堂來。

終於輪到了自己,可窗口裡一片漆黑,餘生和男孩站在那裡等待着,突然窗口閃現出一個身影,男孩被嚇了一跳連忙後退幾步,餘生緊緊的抓住男孩,只聽見窗口裡傳出了一位老者的聲音,「姓名?」

餘生似乎沒太聽清,膽怯的詢問了一句:「不好意思沒聽清。」

「我說…姓名?」那語氣冷冽到讓人窒息。

「余…生,」餘生倒吸了口涼氣說道。

「那個孩子呢?」餘生看着小男孩,試圖安慰他不要害怕。

可男孩此刻倒顯得尤為鎮定,「我叫小寶。」

餘生聽到這個名字的時候感覺頭皮發麻,下意識的蹲下瞪大了眼睛說道:「你叫小寶?」

「是啊?怎麼了?」男孩詫異的看着餘生。

「你怎麼會叫小寶呢?」

「你們兩個是一起的嘛?」窗口的老者有些不耐煩了起來說道。

「我們是一起的。」男孩率先回答。

餘生站在一旁驚獃著張着嘴半天沒說出一個字來,然後窗口裡的老者遞過了一個牌子,男孩夠不到於是拽了拽不在狀態的餘生的衣角,餘生這才反應過來連忙起身接過牌子,男孩順勢拉着餘生的手,就這樣他們離開了隊伍。

「你叫小寶?所以你認識我嗎?」餘生仍然沉浸在剛剛這般不可思議的境況里。

「說實話叔叔,我不認識你,但確實感覺有點眼熟,似乎在哪裡見過你。」

餘生努力回想自己兒時的摯友小寶的樣子,但與男孩的相貌絲毫不匹配,餘生感覺到了那般熟悉的陣陣眩暈,於是又突然蹲在地上。

「叔叔,你沒事吧。」男孩關切的詢問着。

餘生並未回答,「牌子我能瞧瞧嗎?」男孩好奇的再次詢問。

餘生順勢將牌子遞給了男孩,男孩小寶看着牌子然後說道:「0509…」

餘生聽到這組數字的時候彷彿靈魂在震顫,腦海里突然閃現出了父親離別前的那個夜晚,因為這串數字正是父親的忌日,餘生猛地起身一把將牌子從男孩小寶的手裡奪了過來,然後仔細的看着這塊小小的牌子。

這是一塊不起眼的牌子,上面沒有更多的內容,只是簡單的0509,餘生本能的將牌子翻過背面可依然是空空如也,這樣的牌子讓餘生和小寶不知如何是好。

餘生起身拽着小寶的手,「走,我們去那邊瞧瞧。」

餘生和小寶跟在新領牌子的人後面,他們努力的看着周圍的新環境,天空中飛馳着形狀怪異的車子,餘生之所以叫他們車子是因為在科幻電影里總是看得見,再往前走餘生和小寶發現腳底下的地面變得透明,似乎腳下還有另外一個世界,不同的是腳下的世界顏色更為豐富,你可以看到尖尖的高樓聳立,還有漂浮着的各種飛行器。

餘生從未領略過這般奇幻的世界,似乎一切都是那樣的新奇,街道上只有行人,看不到任何的車子,這讓兩個人走起路來顯得格外踏實,不用像現實世界那樣東張西望躲着車子。

不遠處領過牌子的人們再次駐足腳步,餘生本能的拽住小寶,他們張望着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事情,路面上少有人交談,大家都沉默不語似乎被什麼東西封住了靈魂,一切都開始變得沒有生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