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壓寨夫人!當了皇后!
壓寨夫人!當了皇后! 連載中

壓寨夫人!當了皇后!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女王在線浪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林沅 瀟天縱

現代小資林沅,旅遊遭遇泥石流,穿越到了架空的朝代,還倒霉的穿成奪嫡失敗的前太子弟妹,在流放北荒途中,林沅和她有名無實的男人,同甘共苦佔山為王,林沅覺得做個壓寨夫人是天底下最好的事了,結果她男人說,當壓寨夫人哪有當皇后舒服啊!展開

《壓寨夫人!當了皇后!》章節試讀:

精彩節選

第 1章 穿越而來


現代白領小資林沅,酷愛旅遊登山,這不和幾個驢友一起打算去蒼耳山原始森林探險。

林沅自小父母因公殉職,自己就是個孤兒,好在她生性堅韌,身體素質好,今天她準備充分,跟着幾個驢友踏進原始森林,呦呵!這裡真是太好了!珍稀物種比比皆是,人蔘,靈芝,楠木,銀杏……

嘩……嘩……

快跑啊……啊……快……

林沅……

泥石流來……了……

「沅沅,沅沅,沅……」

林沅覺得頭特別不舒服,沉沉的,睜開眼看見一個三十歲左右的女人,穿着破舊的古裝,臉被圖的黑了吧唧,看不出原來的樣貌,但是一臉關心的抱着她,林沅察覺出來不對勁了,自己好像……是穿越了!

女人緊張左右看看,「沅沅你好些了沒有,我們一會兒就得跟上去了,那些官差萬一看見咱們兩個的女子落單了,就會起齷齪心思的。我不能總是照顧你的,我婆母還得我照顧着,我那個小姑子是個嬌氣的,沅沅姨母也不能總是照顧你,要不你去你夫君身邊吧。他雖然落魄了,還帶着枷鎖,但是昔日戰神的餘威還是會有一些的。」

林沅聽了一會兒,自己又串聯了一下,理解的差不多了。

原主也是叫林沅,是國公府的死了姨娘的庶女,因為貌美被當今皇后看中,選做了自己的小兒子戰王瀟天縱的王妃。本來是一個灰姑娘鯉魚躍龍門的美麗的蛻變,啪嚓!戰王瀟天縱受到他親哥太子謀反弒君的牽連,就連她這個名義上的王妃,只是上了皇家玉蝶,都未曾見過瀟天縱一面的媳婦,就被一起發配北荒了,只能說倒霉進門……倒霉到家了!

原主今年十六歲,三月初三去了京城外的大昭寺給死去的姨娘祈福,誰知燒完香丫鬟找不着了,就自己在山門口等着。

一個四五十歲的婦人,衣着華麗,長相氣質都很出眾,也坐在山門口好像心情不好。

原主是個心善的就關心了婦人幾句,誰知那個婦人看見她就心生喜歡,熱情的跟她嘮起了家常。

當得知原主是林國公林文山的庶女時,眼睛就一亮,婦人說自己知道林國公府的兒女都年歲小,不知道原主定親沒有,原主是個性子單純的就說沒有訂親。

府里的主母蔡氏雖然不慈,但也沒苛刻府里的庶子庶女,這讓府里的三個庶子六個庶女都很恭敬她,沒誰說過主母的壞話。

所以林沅說自己的主母蔡氏說京里的姑娘一般都十六七定親,十八出嫁不急的。

婦人心下鄙視蔡氏,自己的嫡女十四就給定了尚書的嫡次子姜雲安,家裡的庶女就不着急,十六了都不給定親就等着十八歲給隨便嫁出去吧!

婦人又和原主嘮嗑,覺得原主不光長得好看,也是個善良沒有野心的。

原主回家的三天後,三月初六一大早林國公府就來了聖旨賜婚,說是府里千金林沅秀外慧中,懿徳端方,命格與戰王瀟天縱是三世姻緣,特下旨賜婚,一應婚禮流程由禮部承辦,六月初六大婚。林國公自然是高興萬分的,自己的庶女被皇家看中選為戰王妃,那是何等榮耀,林國公和蔡氏把原主住的院子給換成了府里最好的,也為原主準備了嫡女規制的嫁妝,府里排行老三的庶女被皇家選了妃是祖上積德的好事,林國公和蔡氏也很有面子。

原主的姨母是國舅爺小舅子孫東的續弦,原主母親溫氏是小戶人家的,父親是個教書先生,溫氏姐妹美貌如花,原主母親被林國公看中抬了姨娘,生了原主後就香消玉殞了。

原主的姨母被國舅爺的小舅子孫東相中了,雖然孫東年紀大了小溫氏幾歲,但是續弦也算是正妻,溫家也很滿意,小溫氏也經常把原主接過去住幾天,就是小溫氏的小姑子孫秀香嫉妒原主美貌,總是找茬欺負原主,後來原主怕姨母難做,就不再去了。

六月初六大婚,婚禮是沒有新郎的,戰王瀟天縱在西北戰事吃緊,根本不可能回來跟林沅拜堂成親,但是皇家選中的日子就是皇子妃過門,上玉蝶的日子,所以林沅就算是皇家明媒正娶的皇子妃了。

誰都沒有想到的是,六月底發生了翻天覆地的大事,太子謀反弒君,皇后殉情自縊了,二皇子瀟正奇登上皇位,戰王回京遭到牽連,被貶為庶人,和太子黨所有九族被流放北荒。

謀反弒君是十惡不赦的大罪,遇赦不赦,林沅就是倒霉到家了,當了沒到一個月的皇子妃,就跟着瀟天縱直接流放北荒了,原主就在牢里出來要出發的當天看到過一次自己夫君瀟天縱,原主從小沒吃過苦,就走了三天,就在今天晌午去了極樂世界享福了,二十一世紀的林沅穿越而來了。

林沅理清了來龍去脈,無語了,看着這具身體的姨母,露出了一個安慰的笑容。

林沅覺得原主雖然倒霉到家了,但是起碼還有個親人,自己在二十一世紀,父母工作時殉職後,十二歲的自己就成了孤兒,如今撿了原主的一個親人也算是不幸中的萬幸吧!

小溫氏看見林沅笑了一下,心就放下了。林沅努力的站起來,身體發燒後肌肉的反應,讓林沅步履艱難。

林沅問小溫氏∶「姨母現在是什麼年月了?我可能是這兩天燒壞了頭,不記得很多事了。」

小溫氏愣愣的看着林沅,眼眶裡淚水不自覺的流下來,「沅沅,現在是大楚國元龍二十年七月初三了,不對,是正啟元年的七月初三了,唉!」

林沅……

這是個歷史上架空的朝代,**的歷史上沒有這個朝代啊!唉……

林沅看見路邊的野草里有蒲公英,不過被曬得蔫巴巴的,林沅顧不上乾淨還是髒了,走上前就挑大的拔了十多棵,把帶泥的根掐掉,剩下的莖葉都塞進嘴裏,努力的嚼碎,吞下去。

小溫氏看得眼淚流的更凶了,「嗚嗚……嗚……沅沅,是姨母不好,是姨母不好,讓你餓的都吃草了,嗚嗚……」

林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