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種田:嬌嬌入懷,山野糙漢不經撩
種田:嬌嬌入懷,山野糙漢不經撩 連載中

種田:嬌嬌入懷,山野糙漢不經撩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青山流雲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林爍 江玥瑤

【醫藥+逃荒+甜寵+團寵】 【嬌嬌小神醫×冷硬糙漢】 眼睛一閉一睜,天才醫生江玥瑤,穿到了一個歷史上不存在的歸元朝,淶水村
江玥瑤與林爍,初次見面在水裡,他撈的她
她醒來時,未來得及看清恩人的面容,只剩一個硬朗魁梧,肩寬腰窄,約摸1米85的堅實背影,刻在了腦海里
重生後,15歲的江玥瑤對這個世界,一無所知
幸好,有三個哥哥團團寵,爹娘和睦,祖父慈祥
大哥憨厚喜種地,二哥機敏善讀書,三哥魯莽愛闖禍
奇怪? 一同落水的小奶狗,為啥咬着門口客人的褲腿,拚命往院子里拽?竟然是他! 救命之恩,無以為報,以身相許行不行? 田園生活美滋滋,誰知好景不長,蝗災,乾旱,洪澇,瘟疫,接踵而來,全村開始逃荒……展開

《種田:嬌嬌入懷,山野糙漢不經撩》章節試讀:

第8章 男女授受不親


二人將人攙扶起來後,大哥壯實的身子仍有些晃。

可見剛剛那一下,敲的有多狠。

「我,我沒事,那個,要不先進屋坐一會兒,喝杯茶?」

大哥這話,顯然是對上門的客人說的。

客人同時也是恩人,遲疑了一秒,「好。」

顯然,眼下不是他告辭的好時機。

「不用扶,我真沒事!」

大哥掙脫開二人的手,額頭頂着個越來越大的包,將客人往廳屋裡迎。

江玥瑤跟在最後面,穿過院子時,着重的看了一眼廊下的草藥。

嘚,這一份獎勵,終於可以派上用場了。

聽到動靜後,廚房裡的大嫂又探出身看了一眼。

「喲,家裡來貴客了,我先泡茶。」

不一會兒,大嫂便端着熱茶出來了。

大嫂和氣的笑道:「山上採的野茶,莫嫌棄。」一碗熱茶放在客人跟前。

客人趕緊站起來道謝。

放在江玥瑤跟前的,看着像是一碗白水。

她正好渴了,端起來輕輕抿了一口。

「呀,真甜!」

原來竟是一碗白糖水。

雖然糖擱的不多,喝起來卻也是甜絲絲的。

「謝謝嫂子!」江玥瑤甜甜的道,一雙大眼睛亮晶晶的。

她未曾發覺,旁邊上座的客人,悄悄多看了她兩眼。

大嫂沖她溫柔一笑,「傻孩子。」

隨後將最後一碗熱茶,放在了自家男人跟前。

當大嫂抬頭,看到自家男人額頭的那個大包時,被嚇了一跳,心疼的道:

「伯禾,你這腦袋是何時傷的?怎麼回事?」

江玥瑤側耳聽着,雙目微垂,睫毛輕顫。

原來她大哥全名叫江伯禾。

面對妻子的關心,江伯禾說話的聲音溫柔了許多,微囧地道:

「沒事,就是剛剛進院子的時候,不小心踩到鋤頭了……」

「踩到鋤頭?」

大嫂先是一愣,隨後噗嗤笑出了聲。

「虧你還自詡是個老把式!」

大家都跟着笑了起來,廳屋裡的氣氛,頓時柔和了許多。

「這一位貴客是?我怎麼不曾見過?」大嫂緊挨着大哥站着,隨口問道。

江玥瑤眉梢輕挑:大嫂居然也沒見過他嗎?

不等江伯禾開口,他便自己站了起來,恭謹地回道:

「林爍。」(shuo)

林碩?

江玥瑤下意識的問道:「是碩果累累的碩嗎?」

因為在她的腦海里,立馬浮現出了一幅桃紅李白,碩果累累的豐收圖。

三人同時轉身望向她,沒有說話。

「怎麼,我說的不對嗎?」

江伯禾激動的正要站起來,卻被她大嫂一手給摁住。

林爍深深的看了她一眼,緩緩的道:

「不是,是火樂爍。」

江玥瑤一臉恍然,「喔,好名字。」

原來是這個爍呀。

大嫂輕輕的扯了扯江伯禾的袖子,隨後笑着道:

「瑤瑤,你先幫着招待客人,我先領你大哥回房,抹點能消腫的大蒜油。」

大蒜油?

「大嫂,廊下的草藥可以消腫止痛,活血化瘀。」

大嫂揮了揮手道:「其他的事,過一會兒再說。」

「可……」

可廊下的草藥,效果比大蒜油更好呀。

看來給大哥上藥是次要的,兩人要說悄悄話才是真的吧。

江玥瑤抿了抿嘴,算了,那就一會兒再說吧。

廳屋裡只剩下了兩人。

林爍淡定地喝着茶,並沒有要開**談的意思。

江玥瑤想了想,轉過身鄭重的道:

「謝謝你,林爍,今日在河邊救我。」

林爍喝茶的動作一頓,詫異地望向她。

「你怎麼知道是我救的?我記得你當時沒醒呀。」

額~

「我後來醒了,剛好看見了你的背影,還有那隻羊。」

說完,江玥瑤指了指桌上的那一腿羊肉。

林爍緩了緩,將茶碗放下道:

「不客氣,剛好路過。」

過了片刻,林爍又補充道:

「你養了一條好狗。」

「若不是那小狗過來拽我的褲腿,隔那麼遠,我也不能發現你落水。」

江玥瑤輕輕咬着下唇,弱弱的道:

「我還昏迷未醒,你就走了,就不怕我醒過來後又掉水裡……白救了?」

林爍明顯一腦門子黑線。

「你又不是個小傻子……」

江玥瑤心中一噎,鬱悶極了,因為原主還真是!

見她鬱悶,林爍臉上居然閃過一絲可疑的笑意,也不知是不是她眼花了。

林爍似乎也感覺到,此刻的面部表情不合時宜。

於是微微轉過身,輕咳一聲道:

「我看有許多人往堤壩方向去,你看着也無大礙,就先走了。」

「畢竟,男女授受不親。」

江玥瑤:……

江玥瑤顯然更鬱悶了。

這是怕她強行以身相許,要賴上他么?

氣氛越來越冷,倆人都不再說話。

小奶狗在門檻外面探頭探頭,好奇的望着廳屋裡的倆人。

又過了好一會兒,東屋的大哥大嫂,好像也沒有要出來的意思。

林爍慢慢起身道:

「謝謝你家的茶,我先回了。」

江玥瑤輕輕嗯了一聲,站起來相送。

倆人走路的腳步聲都輕。

穿過院子,經過東屋窗下時,突然聽到大哥拔高了幾個分貝的聲音。

「路過的獵戶?哪一個獵戶?」

「若是容貌性情都還可以,讓瑤瑤以身相許,也不是不行。」

「畢竟救命之恩重如山,何況已經有了肌膚之親。」

「獵戶么,窮點就窮點吧,回頭咱家多置些嫁妝,或者入贅也不是不行。」

紙糊的窗戶,隔音效果一點也不好。

一字一句,二人都聽得真真切切。

這大哥江伯禾可真行!

江玥瑤被嚇得,慌得一時走路都不會了,左腳絆右腳,一個趔趄朝前撲去。

「當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