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都市›我體內有隻六耳獼猴
我體內有隻六耳獼猴 連載中

我體內有隻六耳獼猴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亂了浮生 分類:都市

標籤: 亂了浮生 林均 都市

靈氣復蘇,神話降臨,傳說生物紛紛顯露蹤跡
山村少年林均機緣巧合下與六耳獼猴簽訂誓約,化身魔神,降服冥海眾生,一步步成為至高無上的人族大聖
宗門巨擘、世家天驕、四海龍王、妖族七聖、地府城隍、仙庭神明,歡迎來到人類與詭異共存的奇蹟紀元
展開

《我體內有隻六耳獼猴》章節試讀:

第2章 不速之客


偏遠山區,每間隔五天逢一次集,大家從四面八方聚攏到一個集貿市場,購買家中需要的生活用品,張家寨距離最近的集市都需要兩個小時的車程。

天微微亮,林均和林夕就已經收拾好行囊出發趕集去了,野山豬不管在哪都是緊俏品,幾百斤肉不到一上午就被搶購一空。

趁時間還早,林夕去了距離更遠的建材市場打聽材料價格,林均提早回到張家寨找村長商量房屋翻新有關的事宜。

偏僻有偏僻的好,至少在蓋房這一塊不需要辦理一大摞繁瑣的手續,只要村長點頭同意就行。

拎着一條長白山和一刀野豬肉,還沒到村長家,就看到村口烏泱泱地圍着一堆人。

一個光着腳的孩子興奮地跑到林均跟前宣傳着:「林均,林均,剛才村裡來了兩個陌生人,看上去賊拉有錢,還開着一輛坦克似的大車,別提多氣派了,就停在那邊,要不跟我去瞅瞅?」

林均神色怪異:「真的?這不年不節的,會有哪個有錢人吃飽了撐着,閑的沒事幹,來我們這犄角旮旯?」

「那還能有假,村長正和他們說話呢,你知道的,村長那癟犢子平時說話走路可牛氣了,現在彎着腰跟孫子見到爺爺一樣,笑死人嘞!」

小孩滿意地看着林均露出詫異的表情,怕他不信,邊說邊模仿起動作來。

這時,林均注意到兩名陌生人由村長領着正朝自己這邊過來,輕拍一下小孩腦袋,打斷他的胡言亂語。

為首的陌生人是個裝扮精緻的中年男人,黑色領結配着燕尾服,胸前綉着一枚鮮紅的朱雀形家徽,在雪白色襯衫映襯下格外顯眼。

身後跟着一名身穿華服的神態高傲的青年,和裹着厚重棉衣的人們一對比,就像鶴立雞群。

跟周圍拘謹的村民不同,林均「貪婪」地盯着兩人衣服,心想一定要給林夕整套一樣的,媽看了肯定高興。

村長攔住林均,神情激動地問道:「小均,你媽在家嗎?有一件大喜事要告訴她!」

林均謹慎地瞥了一眼村長身旁的中年男人,在村長希冀的目光下點了點頭。

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村長忍不住搖晃林均手臂:「你家這次是祖墳冒青煙了,等你發達了可別忘了張叔啊!」

說完殷勤地為身旁的男人帶路:「王總管,這邊請!」

被喚作「王總管」的男人滿臉和煦,只是從始至終沒看林均一眼,身後青年目光掠過林均時,毫不掩飾眼中鄙夷。

林均沒有在意,換成平常,也不會生氣,在農村沒有勞動能力的人被視作累贅,對於貧困的家庭來說,拖累家人就是最大的罪過。

天生骨骼虛弱,身材矮小的他,在母親和哥哥呵護下長大,背地裡不知道受了多少白眼,換個心氣眼小點的,說不準早被活活氣死了。

如今方圓百里的村寨,誰不曉得張家寨的獵戶兄弟,殺得了熊瞎,攆得過野豬。

沒有辦法選擇出身,那就憋着股勁一直熬,等待時機成熟,再一股腦兒的爆發出來,干翻所有瞧不起你的人,對於林均來說沒有比這更爽利的事了。

望着周圍嘈雜的圍觀人群,男人眉頭一皺,忽然伸出手搭住村長肩膀,瞬間異變突生,他和村長連同華服青年竟一同消失在原地。

這詭異的一幕,嚇得村民們嘩的一下散開,林均心有所感,趕忙甩下手中物件,拼了命地朝家跑去,心裏念叨着可千萬別出事。

和平常一樣,母親正專心做着刺繡,被屋裡憑空出現三人嚇了一跳。

看着一臉驚魂未定的村長和兩個非富即貴的陌生面孔,母親似乎明白了什麼,放下手中針線,慌忙起身。

男人放下身段,朝眼前的婦人躬身,同時傳出恭敬地聲音:「見過夫人!在下京城王家總管王彥章,這次奉命過來接大少爺回家。」

聽到這話,母親面色一怔,帶着局促的表情,顫抖着聲音回道:「我想你們是搞錯了,什麼王家,李家的,我不認識,這裡也沒有你們要的什麼大少爺。」

儼然一副膽小怕事的農村婦人形象。

王彥章一語戳穿母親的謊言:「夫人不用裝糊塗,當年如果沒有老祖宗首肯,懷着身孕的您是不可能帶着年幼的少爺從京城走脫的,也是在老祖宗默許下,您才能平安無事度過那麼多年。」

見不堪的往事被再次提及,母親也不再偽裝,面色恢復平靜,口中吐出那個難以啟齒的名字:「是王降龍讓你來的吧,這麼多年了,他還是不肯放過我們母子?」

身體不自覺地微微顫抖,顯露出她的內心並沒有表面看上去的平靜

「夫人恐怕是誤會了,在下這次來確實是奉了族長的命令。」王彥章好像沒有察覺出母親的異常繼續說道:「接大少爺回王家,是為了將他培養成家族未來的接班人。」

聽到這個回答,母親無法再保持冷靜,劇烈起伏的情緒讓她的聲音變得像砂紙磨過桌面一樣沙啞。

「接班人?他要有這麼好心,當初就不會為了覺醒自己的靈脈,獻祭親生兒子的根骨,二十年前他已經奪走了我一個孩子的健康,現在就連剩下那個也不想放過嗎??!!」

噗通一聲,王彥章忽然雙膝跪地,震驚了在場所有人。

重重地將頭磕在地上,臉頰幾乎貼着地面,王彥章用一種謙卑到骨子裡的語氣解釋着。

「夫人,族長已經變了,作為朱雀靈脈最完美的承載者,王家有史以來最年輕的一任家主,族長知人善任,人盡其才,解決家族分裂百年的嫡庶之爭,讓王家穩坐京城世家之首,為了穩固靈脈傳承,命我親自前來接回散落在外的王家族親。」

說完起身掏出一張黑金卡,躬身向前,遞給母親:「這張卡里存着有一千萬,密碼是卡號的後六位,是王家報答夫人對少爺的養育之恩,請務必接受。」

接着對呆如木雞的村長說:「同樣感激張家寨村民,多年以來對夫人一家的照顧,王家還會投放一筆費用作支持村子的建設。」

王彥章有這個自信,沒有哪個普通人能拒接這麼優厚的條件,只是他想不明白,自己敬畏如神明的族長為什麼會對一個失散多年的私生子如此大費周章。

母親沒有被這一套行雲流水的動作給蒙蔽,再多的糖衣炮彈也掩蓋不了王彥章企圖拆散她骨肉的事實,王降龍就算成為一族之長,也絲毫不會改變,眼睛裏只有自己的利益。

她想狠狠痛罵眼前這個明明態度強勢又故作姿態的強盜,但說到底她只是普通女人,怎麼可能反抗得了龐大的王氏,未婚先孕,含辛茹苦養育兩個孩子長大,已經耗光她所有的勇氣。

最先反應過來的是張家寨的村長,雖然他不知道王彥章口中的王家是個什麼玩意,但那一張銀行卡是實實在在擺在眼前,對金錢的渴望戰勝了未知的恐懼。

也不管合不合適,張口就勸:「大妹子,都說浪子回頭金不換,既然人家已經知錯了,還特地派人過來賠禮道歉,你就收下吧,就算你不想着自己,也要為孩子想想不是,林夕在外面肯定比呆在張家寨有前途,林均年紀也不小了,你要為他們的將來做打算啊!」

一提到孩子,母親變得釋然,是啊,她還有孩子,那是她的一切,跟孩子們的將來比,自己受得委屈又算得了什麼。

就在此時,一道洪亮而又飽含怒意的聲音宛如冬天裏的一縷陽光驅散了她心中的陰霾。

「離我媽遠點!!!」

卯足勁趕來的林均,見幾個男人對母親咄咄逼人,直接憤怒地喝出聲,用自己不算高大的身軀把母親護在身後,直面着王彥章,目光如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