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陛下,臣是忠臣啊!
陛下,臣是忠臣啊! 連載中

陛下,臣是忠臣啊!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夜行僧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軍事歷史 夜行僧 秦啟

無聖母+無後宮+架空+穿越+權謀 魂穿異世界的秦啟,憑藉著前世地球的歷史經驗,一步步爬上高位
「愛卿,皇宮外面為何這麼多軍隊啊?」 「哦,啟稟陛下,那些是臣調來保護您的
展開

《陛下,臣是忠臣啊!》章節試讀:

第8章 雲杉公子


聽着老爹這話,秦啟心裏猛然一抽,心中暗道:「看來老爺子還不知道我去青樓找二哥的事情……」

「哼,你以為我兒子跟你一樣啊?再說你年輕的時候去青樓,也沒見你爹這麼揍你啊!」何蓮哼道。

「你……你就寵他吧!這小子早晚被你寵成禍害!」秦正被何蓮懟的無言以對,只得嘀咕道。

何蓮不理會秦正的抱怨,拉着秦啟離開了房間:「走,娘給你燉了點羊肉。」

「這天氣啊,就得吃點羊肉,你從小身子就差,來,多吃點。」坐在飯堂里,何蓮一邊給秦啟舀羊肉湯,一邊念叨着。

秦啟嘴裏塞着一大團羊肉,看着何蓮還在給自己碗里夾肉,急忙說道:「謝謝娘,夠了夠了,吃不下了!」

「那個姑娘我看模樣還挺俊俏的,幹活也還利索,不過你把她底子摸清楚了嗎?」何蓮笑着問道。

秦啟點了點頭說道:「娘,你放心吧,那姑娘的底子應該沒什麼問題,如果不幹凈,兒子親自處理了她。」

聽到秦啟這麼說,何蓮這才放心的點了點頭,說道:「那就好,不過話說回來,你爹說的也沒錯,你還小,以後可別往家裡帶人了,這次我幫你攔着你爹,以後要是再這樣,娘可幫不了你了。」

「不會了,兒子以後不會再帶女人回來了。」秦啟急忙說道,想起剛剛秦正那一巴掌,秦啟心裏直發毛,哪還敢再帶女人回家啊。

「這就對了,你要真想……就跟娘說,娘去給你討門親事,你爹的那些同僚,有好幾個的女兒都如花似玉呢。」說到秦啟的親事,何蓮眼裡直放光。

「我吃飽了,我先回房了!」秦啟見狀立馬告辭,他怕再說下去,恐怕何蓮當場就要給他定下親事了。

出了飯堂,秦啟這才鬆了口氣,回到自己房間里,看到司徒採薇正在打掃衛生,秦啟來到書桌前,打開一張紙,道:「採薇,來給我磨墨。」

「啊,來了,公子。」司徒採薇急忙放下掃帚,來到秦啟身旁,為他磨墨。

半個時辰後,這封信寫完了,身旁的司徒採薇心中卻是驚濤駭浪,這封信是寫給秦啟的大哥秦剛的,信中詳細的將自己這次販賣物資到北涼的事全盤托出,說明了這次行動的目的,並且希望大哥秦剛配合自己的行動。

毒計。

這是司徒採薇心中唯一的念頭。

「二虎!」秦啟朝着門外喊道。

房門被打開,二虎走了進來。

「將這封信交給我二哥,讓他以飛鴿傳書,儘快送到我大哥手中。」秦啟將信封好,寫上『大哥秦剛親啟』的字樣,交給了二虎。

二虎點了點頭,將信揣進懷裡,快步走出了房門。

秦啟慵懶的靠在床上,看着司徒採薇 ,笑道:「你看了這封信,心裏什麼想法?」

司徒採薇低着頭,低聲道:「奴婢不懂。」

秦啟笑了笑,沒說什麼話。

這時候房門外傳來何蓮的聲音:「啟兒,啟兒,快出來!」

秦啟疑惑的打開房門,只見何蓮連忙拉着秦啟就朝大堂走,邊走邊說:「走走走,戶部侍郎帶着女兒上門來做客了,娘帶你去看看,你要看着合適,晚上我就讓你爹上門提親去!」

秦啟大驚失色:「娘!大可不必!兒子還不想成親啊!」

不等何蓮說話,秦啟就掙脫開何蓮的手,拉着司徒採薇就奪門而逃。

「嘿,你個臭小子,人家戶部侍郎的女兒還等着呢!」

秦啟頭也不回的跑出家門,這才鬆了口氣。

「公子……這樣是不是不太好……」司徒採薇回頭望了眼府邸,低聲問道。

秦啟整理一下凌亂的衣服,不在意的擺了擺手,道:「沒事兒,我娘不會在意的。」

「看來得在外面逛一會兒了,這會兒可不能回家。」秦啟有些頭疼道。

領着司徒採薇在街上閑逛,這時一家酒樓引起了秦啟的注意。

這家酒樓傳出來的香味,讓秦啟想起了後世的燒烤攤。

「走,進去看看。」說完便帶着司徒採薇進了酒樓。

「喲,客官裏面請!」小廝見秦啟衣着華貴,立馬笑着臉迎上來。

「你們這的拿手菜給我上幾碟子,再來一壺貴妃醉。」秦啟坐在二樓一處靠窗的包間裏面,說道。

「好嘞,客官您稍等!」說完小廝便一溜煙跑下樓去了。

「你也坐吧,在我面前沒必要拘束。」秦啟對着身後的司徒採薇笑道。

司徒採薇本想說些什麼,但看到秦啟臉上溫和的笑容,便微微點了點頭,坐在了秦啟身旁。

這時,一名身着黑色華服的青年坐在了秦啟對面,笑着對秦啟說道:「兄台,這店裡沒座位了,不介意我坐這兒拼個桌吧?你放心,這頓飯算我的。」

秦啟打量了一下眼前的青年,這青年還帶着一個老僕,老僕此刻正閉目養神,但從這主僕二人穿的衣服來看,似乎不是一般的官商人家。

「呵呵,當然不介意,二位請坐。」有人請客吃飯,秦啟當然是樂得拼桌。

黑衣青年主僕入座,就坐在秦啟二人對面。

「再下雲杉,家中乃是做糧食生意的,不知兄台大名?」那黑衣青年笑呵呵的抱拳行禮說道。

「哦,我叫秦啟。」秦啟的自我介紹簡單至極。

「呵呵,秦兄,久仰了。」雲杉笑着說道。

「害,久仰什麼啊,我就一紈絝子弟。」秦啟笑着擺了擺手,道。

很快,小廝便端着菜上了桌,這些菜肴色香俱全,看得秦啟是食指大動。

「來來來,雲兄,這家酒樓的菜香滴很。」說罷,秦啟也不管雲杉,直接抄起一隻豬蹄就開啃,隨後好像才想起來,自己身邊還有個司徒採薇,於是有騰出手,從鍋里拿起另一隻豬蹄放到司徒採薇碗中。

司徒採薇眨了眨眼,拿起筷子小口小口吃了起來。

「嘗嘗,味道是真不錯。」秦啟又轉過頭來招呼雲杉二人。

雲杉二人眼睛微微抽搐,他們屬實是沒見過吃相如此驚世駭俗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