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雙花刺
雙花刺 連載中

雙花刺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奼林敘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懸疑驚悚 朱玫 白蘼

失蹤的女朋友,遊艇上的屍體,白房子里的血,都指向到兩個女人,視頻、日記,她們的故事就這樣零碎又完整的展露
這是兩名花季少女的故事,她們是在惡的土壤上生長的荊棘之花,從綻放到凋零的短暫時間裏,在她們身上發生了怎樣的事呢?展開

《雙花刺》章節試讀:

第8章 荼蘼漸開1


「你也好奇啊?」朱玫把鐲子的奧秘給她展示了一番,原來這鐲子要把那幾個串嵌的玫瑰珠花要轉到位置才能打開,就像是密碼鎖。「你看這些小傷口,這鐲子上的證據他也是想着要銷毀的,刷的我可疼了,要不是你和**來得快,他來不及仔細弄,這證據怕是也留存不了。」

「你為什麼會有這樣一個鐲子?」

"因為我之前就割過腕,第一次割,沒經驗,它流了一會兒就凝固了,當時也沒有勇氣做第二次,因為太疼了。我不想讓別人看到,本來買了個現成的,但總覺得不放心,就定製了這個鐲子,也是這次才想到這玩意還能有這個妙用。」

「你之前就割過腕?什麼時候?」

「12歲。」

「12歲就被他?」

「他?」朱玫愣了一下,隨即反應出白蘼的所指,「不不,不是他,他可不配。12歲,我爸和那個女人要離婚。」看白蘼低了頭,朱玫摸了摸她的頭,安慰她道:「你之前想要自殺也絕不僅僅因為他,要不然也不會在那之後還掙扎着活了那麼久。」

白字:她怎麼那麼好,在回憶自己的痛苦時還顧着我的情緒。那個女人?應該是她的生母吧!她被傷的多深才會叫自己的生母那個女人。她既往的痛苦,表面上雲淡風輕,她的心呢,也是如此嗎?心好痛,而我卻什麼也幫不了她。

紅字:惺惺自古惜惺惺,有人相知相惜,就是我這樣的人難得的幸運了。

「對了,那個**哥哥還讓我跟一個人和解呢。」

「誰啊?」

「在食堂打我的那個女的,也是造謠我被包養的那個。」

「你怎麼知道是她?」

「我這麼優秀,被嫉妒這事要是不發覺可活不安心。蘼姐姐,最近是不是有人嫉妒你啊?」

「我這個樣子,怎麼會被嫉妒?」

「你以前的那個樣子,確實,不過現在跟着我一點點在變好,可就不一樣了。你最近一直悶悶的,是不是在學校被針對了?」

聽了這話,白蘼若有所思地嘟囔道:「我也會被嫉妒嗎?」

「你說什麼?」

「要怎麼才能知道自己被嫉妒了?」

「仔細觀察一下你身邊的女性,會嫉妒的一般都是身邊的同性,你的室友,你的同學,那些習慣了你普普通通樣子的人,那些習慣了你不如他們的人,在注意到你變得越來越好的時候,她們會焦慮,會害怕你變得比她們還好,然後她們就會把你變好的過程想得極其骯髒,這樣想之後呢,她們就會認為無論她們在你背後蠅營狗苟地說了什麼,都是義正嚴詞。」

我看她最近的衣服都很貴的樣子,這是傍上大款了?

就她那個長相,傍大款,可得了吧?我看她八成是裸貸了。

「當你沒有被流言打敗,有人就會開始與你攀比,想要壓你一頭;在發現比不過的時候,好一點的會明目張胆地與你找茬吵架,壞一點的就會暗戳戳地使壞,比如偷偷弄髒弄壞你昂貴的衣服物品,趁你不注意推你一把,絆你一跤,這些你是不是最近體會過?」

白蘼若有所思地點點頭,「原來這樣是被嫉妒了。你怎麼知道的,是你之前就經歷過嗎?」

「不,我沒經歷過,是從你身上看出來的。你挺愛護東西的,可最近卻莫名其妙的壞了不少。」這句話讓白蘼的臉發了紅,朱玫繼續說道:「我和你的情況可不一樣,我長得好看學習好,又會察言觀色,所以我表面上朋友很多。人只要結成一幫,就算有人心懷鬼胎,面上也不會真的做的太過分,背後有一些流言也無傷大雅。但我一旦遭了災,境況就大不相同了。當我翻車翻到低谷光輝不再的時候,那些隱藏着嫉妒我的人就不會再裝了,她們會跳出來落井下石,讓那些無傷大雅的流言變得有傷大雅。在她們以為我就這樣被她們的流言飛石砸的再也翻不了身的時候,就敢光天化日之下對我施展暴行,而這種暴行最終也會反噬到她們身上。」

「就像胡薇?你那天那樣打扮,是故意讓她覺得你已經可以被任意欺凌了?」

長得那狐媚樣兒,你以為我不知道你身上的名牌大牌是怎麼來的?

裝什麼裝,你就該爛在泥里,讓我踐踏。

是你?哈哈哈哈~,你果然爛在泥里了,我終於可以踐踏你了,我要讓你永遠也翻不了身。

「沒錯。」

「那個杜紅和你還挺有默契的。」

「這話怎麼說?」

「杜紅是學新聞的,但那個胡薇的臉她不打個馬賽克就發了出來,這不是你告訴她的吧?」

「我確實不知道她會這樣,可能是之前的事她覺得愧疚,想用這個來還債吧!不過倒也確實挺對我心意的。」白蘼臉上閃過些不高興,朱玫注意到了,只當是朋友間的小心思,沒細問,只是把話題拉了回來,「唉?說你呢,怎麼扯我身上來了?在你背後使壞的,只說壞話的不重要,有所行動的你知道是誰嗎?」

「大概知道,是我的一個室友。」

「那你想好要怎麼做了嗎?」

白蘼搖了搖頭,朱玫接著說道:「有兩種方式。一種是忍着,做一朵任人欺凌的嬌花;另一種是挑戰,做一株身披荊棘的妖花。」

「我從未遇到過這樣的情況,但我不想再任人欺凌了。以前性子太軟了,我不喜歡那樣的自己,我想像你一樣勇敢地做自己,我想成為妖花。」

白字:她把我從泥潭裡拉出來,鼓勵我綻放,我不想讓她失望。她身披荊棘,無所顧忌地展露着自己的美,毫不畏懼伸過來的臟手。而我也該披上荊棘了,既然臟手都伸過來了,怎麼能怕自己的刺傷了人呢?戰鬥吧,妖花!

紅字:戰鬥吧,妖花!~哈哈O(∩_∩)O哈哈~,真傻!

白字:為了成為玫兒口中的妖花,我這段時間在寢室的時間長了。玫兒真的好聰明,她去我們學校找過我一次,就一次就猜測出了那個嫉妒我在我背後使壞的室友,而且還找到了她的破綻,可以一點點把她逼到癲狂的破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