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文臣
文臣 連載中

文臣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木帛棉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軍事歷史 木帛棉 聞宸

【沒有穿越,沒有系統,純純的權謀爭霸文!】 武朝立國以武為尊! 數百年來重武輕文,武盛文衰! 隨着數百年時間的過去,武朝似乎已經便不可避免的從當初的盛世逐漸走向了衰落
武安元年,年僅十五歲的武少帝即位,大權旁落,權臣攝政,帝國走向衰落的速度加劇! 與此同時,聞家遺子聞宸學成歸來,踏上為家族復仇之路·……展開

《文臣》章節試讀:

第4章 只是想讓你死的明白點


西山,青芽嶺!

一片砍去雜草的空地上,二人面色肅穆一言不發的跪在在數十座無碑野墳前。

「少爺,您在山上修行這些年我會都按照您的吩咐替您來為夫人和老夫人她們祭掃!」看着旁邊面無表情的文臣,已經換去破爛衣衫的豐哥輕聲道:

「嗯!」聞宸面無表情的應了一聲後,對着前面的數十座野墳磕了數下道:「娘,奶奶,小妹。我回來看你們了!」

「你們放心,我現在過的很好,老師和幾個師兄師姐都很照顧我。」聞宸從旁邊拿出一些肉類和瓜果祭品擺在墳前接着道:「之前老師說我心中未定,不讓我下山,現在我回來了,咱們家的仇也該報了!」

「你們放心,等我把仇報完後,就將爹和哥哥從京城遷回來!到時候咱們一家就團圓了……」

刷刷刷!

「少爺,有魚上鉤了!」聽到不遠處的響動,跪立在旁的豐哥,對着喃喃自語的聞宸提醒道:

「嗯!」聽到旁邊豐哥的提醒,面無表情的聞宸點頭應了一下。

刷!

得到聞宸的回應後,豐哥刷的一聲站起,抽出旁邊的一柄長劍,朝着響動處走了過去!

「給我圍住他們!」遠處,一隊身着皂衣頭戴幅巾的隊伍正朝着聞宸二人包圍而來,其中當先一人高聲喊道:

唰唰唰!

數息間,十數人就將聞宸二人給團團圍住了!

踏踏踏!

不多時,三匹棗紅色的駿馬馱着三名男子從包圍圈外走了進來。

當先一人身材幹瘦,面容陰冷,正是郡守府內張管家。

在張管家左邊是一位身穿花邊皂衣頭戴褐色幅巾背負大刀的壯碩男子。

而右邊則是一位雙手抱劍信馬由韁的清秀男子。

「聞宸,乖乖俯首就擒我能保你全屍,將來也可葬於此地一家團圓!」坐於馬上的張管家眼神淡漠的看着跪於墳前的聞宸道:

「你算什麼東西?也敢和我家少爺這樣說話!」不等聞宸說話,其身後的豐哥已拔出長劍指向坐於馬上的張管家喝道:

「你是李豐吧?李懷之子,一家三代皆為聞家家僕。真是忠犬啊!」張管家看着豐哥笑道:「你難道也想步你爹的後塵嗎?五罡上鏡還不足以讓你在青榆橫行!」

「你……」

「李家三代伴我聞家數個甲子,兢兢業業不曾負我聞家,他們既是我聞家家臣,亦是我聞家家人!。」不等李豐說話,跪於墳前的聞宸已經緩緩站了起來,走到其身旁看着坐於馬上的張管家道:「倒是你,張民。仗着郭回的勢欺男霸女,無惡不作,可曾想過有一天會不得好死!」

「好得不得好死你估計是看不到了,不過我是不會讓你好死的!」張管家淡笑道:

「看不看得到你說了可沒用。」聞宸同樣笑容燦爛道:

「你覺得憑一個五罡上鏡你就能逃得掉嗎?」張管家戲謔道:「忘了和你介紹了,我身旁這兩位一位是郡府麾下的督賊曹,也有五罡上鏡的實力;另一位則是郭郡守大人的貼身護衛,青榆郡第一高手七罡中境的劍道高手!」

「你現在還覺得你逃得掉嗎?」張管家笑容燦爛的看着聞宸道:

「誰說我們這就一個五罡上鏡而已?」聞宸同樣戲謔道:

「你是說你自己嗎?一個不通武力的廢物,當年青榆城的第一笑談!」張管家看着聞宸捂着肚子誇張的哈哈大笑道:「堂堂兵部尚書之子居然是一個喜文輕武的廢物!當然,如果不是當年因為喜輕武跑出去遊歷,你現在可能已經是那堆黃土中的一份了。」

等等!難道他的意思是還有其他援兵?似是想到了什麼,張管家收回了笑容,朝四周望了望,準備讓手下戒備。

「別看了,沒有援兵。」見張管家突然收回笑容,警惕的朝四周望去,聞宸似是知道他所想的是什麼道:

「張管家,怎麼回事?」同樣坐於馬上的督賊曹疑惑道:

「沒什麼,我剛才懷疑那個小子還有其他援兵而已。」張管家回道:

「有援兵又怎麼樣?我們有何珪坐鎮,料他也翻不了天!」督賊曹無所謂道:「難道他還請的來八罡境的強者不成!」

「也對,別說整個青榆郡了,就算整個齊州也找不出幾個八罡境的強者。」張管家鬆了口氣道:「差點被那小子唬住!」

「武夫無知說的還真沒錯!」聞宸看着對面交談的張管家二人淡笑道:

「哼,又想虛張聲勢。」張管家看着聞宸冷冷道:

「武朝立國之前諸國混戰,文化繁榮,百道爭鳴。武祖帝以法為綱,以軍武為器橫掃寰宇,從而奠定了大武的根基。」聞宸並沒有理會張管家,而是自顧自道:「武朝定鼎天下之後,武祖帝為了鞏固大武的穩定焚百道要術,葬百家遺孤,以武立國,自此大武開始走向強盛,萬邦來朝!」

「你說的這些連三歲小兒都知道,你覺得這些無用之言能救得了你嗎?我看你是得了失心瘋了!」張管家有些不耐道:

「世人只知武祖帝焚百道要術,葬百家遺孤,卻不知其為何要焚百道要術,葬百家遺孤。」聞宸看了一眼乾瘦的張管家繼續自顧自的說著:「以妖術為名愚弄世人着實可笑!」

「你到底要說什麼?」張管家不耐煩道:

「我沒想說什麼,只是想讓你死的明白點!」見張管家愈加不耐了起來,聞宸看向他呵呵笑道:「武朝立國以前,文人可未必比武夫弱!」

聞宸話畢,周身泛起一股奇異的波動。

「這……這是妖術!」感覺到聞宸周身傳來的波動,張管家震驚的指着其喝道:「大膽聞宸!你竟敢修鍊妖術!」

「真是妖術!」同樣感受到聞宸周身奇異波動的督賊曹和何珪也面色驚奇了起來。

而三人身後的那些兵役,更是躁動不已!

「呵呵,妖術?」看着震驚不已的張管家和眾人,聞宸嘴角泛起了燦爛的笑容:「無知的武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