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詭異復蘇:恐怖簽到
詭異復蘇:恐怖簽到 連載中

詭異復蘇:恐怖簽到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熊貓寒芒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懸疑驚悚 熊貓寒芒 薛禮

薛禮被簽到系統忽悠到一處荒村簽到,系統告訴他,只有在荒村上三次廁所才能完成簽到
薛禮剛蹲下,一個黑影飄過來:你要紅色手紙還是黑色手紙? 他深知不能隨意接受鬼給的東西,於是回答:我習慣用報紙
」要文藝早報還是都市晚報?「第二次,黑影又過來問道
」我一直只用體育類的報紙
「 」要足球日報,還是體育周報?「這是第三次
」我……只想小便……「展開

《詭異復蘇:恐怖簽到》章節試讀:

第2章 三人行,必有詭異


薛禮眼睛一亮,表現的有些意外,他情急之下的命令,玩具熊居然真的聽從!

在回家的公交車上,他就曾經試過能不能用意念操控玩具熊,可之前玩具熊都沒有任何反應。

這一次怎麼這麼聽話,莫非是自己之前意念不夠堅定?

兩位辦案人員此時仍驚魂未定,短短几秒之內,他們就在鬼門關前走了一遭。

隨着白衣女鬼的消失,審訊室內逐漸恢復正常。

審訊室大門被踢開,幾個辦案人員闖入,他們早早就從監控中就發現不對勁。

可一股詭異的力量阻止了他們將門撞開,直到詭異結束,他們才堪堪將門撞開。

在接下來的時間裏,兩位受到驚嚇的辦案人員直接被安排去醫院進行各項檢查,而審訊薛禮的則是換了另外兩個人。

不過這次審訊顯然沒有之前上心,辦案人員都心不在焉,薛禮的回答也逐漸敷衍。

這種情況持續不久,因為DNA報告和指紋比對很快就得出,薛禮沒有任何前科,也並不是網逃。

誤會解除,局長帶着一干手下親自過來道歉。

「抱歉薛先生,我們工作失誤,希望您能理解。」局長拍了拍薛禮的肩膀,滿懷歉意。

跟在局長身後的一隊辦案人員也紛紛道歉。

「能理解,請問我可以離開了嗎?」

他明白,自從經歷過昨晚的詭異事件和脖頸後多了只玩具熊後,自己的氣質應該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所以他開始注重表情和語氣的表現,盡量謙遜溫和,免得又被人誤會。

「抱歉,還不行,還有些事情需要薛先生配合。」

「配合?」

一頭霧水的他跟着一位警官來到三樓盡頭的一個沒有門牌的房間。

那位警官將他領到門前就匆忙離開,似乎十分忌諱這個地方。

薛禮心中湧起不好的預感,踏入房間,映入眼帘的是一個香台供桌,上面擺着一尊關二爺神像。

「來者何人?」一道厚重粗獷的聲音響起,只不過只聞其聲不見其人。

為什麼看不見人?

因為開門後薛禮能看見的,除了那張香台,就是一條以八卦黃布圍起的通道,直通香台。

「裝神弄鬼?出來!」

薛禮本就不情願配合,在這詭異的環境下他直接爆發,一股濃重的血腥味從他身上溢散而出。

同時爆發的,還有一股強大的威壓,這股力量來自玩具熊。

「冷靜,誤會。」

印着陰陽八卦的黃布如同窗帘般被拉開,一個侏儒身形的男人抬起手輕聲道。

侏儒男人穿着一襲黑袍,戴着兜帽低着頭,全身裸露在外的,只有抬起的一隻手。

那隻手上滿是梵文紋身,輕鬆就抵擋住薛禮展現出的攝人威壓。

「抱歉,我有點激動。」

看見侏儒男人手臂紋身的一瞬,薛禮背上的玩具熊雙手輕微用力,隨後喉嚨處傳來的窒息感令他回過神來。

這裡可是警局,如果自己做了什麼出格的事,怕是走不出這裡。

而且這個侏儒男人也並沒有做什麼過分的事,自己的情緒為何變得這麼敏感暴戾?

察覺到自己有些不對勁,薛禮連忙致歉。

「接觸詭異的人,終將變成詭異,很正常。」侏儒男人將手放下,收入黑袍之中,看不清臉,更看不清表情。

跟隨侏儒男人來到一個小房間,在這裡他看到了另外兩個人。

「自我介紹,G市靈異部,燭紋。」

第一個自我介紹的人是侏儒男人燭紋,薛禮從他身上感受到了一種同類的氣息。

「張國漢。」

第二個出聲的是一個魁梧雄壯的男人,身高近一米九的他配合這身腱子肉,妥妥的狂戰士人物。

從他的聲音就能聽出,剛剛那聲來者何人就是他喊的。

「再次跟你道歉,國漢比較喜歡看鬼片,他夢想擁有驅鬼能力,大廳也是他布置的,如果冒犯到你,不好意思。」

藏在黑袍兜帽中的燭紋語氣顯得十分謙和,與他這身古怪裝束顯得格格不入。

張國漢摸了摸他那寸頭,露出不好意思的表情。

薛禮輕輕點頭,示意接受道歉。

「小冉。」

第三個是一個短髮妹子,長相清純秀麗,但性格十分冷淡,對外界發生的事毫不在意。

「我叫薛禮,你們這裡是靈異……部?」

靈異部,不需要任何解釋就能明白,這個部門的職責。

雖然他的人生沒有因為系統而走上人生巔峰,但的確接觸到了以前從沒想過的領域。

「新建不久,很缺人手,剛剛就是你救了局裡的兩個夥計吧?」

面前的三人正盯着審訊室里的監控目不轉睛,上面播放的正是薛禮剛剛經歷的事情。

不過監控里的畫面顯示不出白衣女鬼,更顯示不出薛禮的玩具熊。

所以這段監控在外人看來極其詭異。

「舉手之勞。」

薛禮只是望了一眼,視線就從電腦屏幕上離開,投到小冉身上。

一身皮衣皮褲與她短髮清純的臉毫不相襯,溫柔的嗓音也與她冷淡的性格格格不入。

這樣一個矛盾結合體薛禮十分感興趣。

「咳咳!通過你剛才的表現,面試環節就省去吧。

一個月基本工資稅後五萬,每解決一起靈異事件,提成五千,還包吃住,五險一金。」

雖然看不見燭紋的表情,但薛禮能從他的語氣中感受到他的真誠。

「抱歉,我沒有要在這裡任職的意思。」

聽燭紋直接了當的邀請,薛禮沒有思考直接拒絕。

開什麼玩笑,他作為G海大學畢業的高材生,辭職前一個月工資也有兩萬,根本沒有必要在這賣命。

每經歷一起靈異事件,所遭受的身體和心理折磨是常人難以想像的痛苦。

薛禮昨晚能僥倖活下來,全靠最後一刻完成簽到。

為了這點錢去賣命,他才不樂意。

「看你的表現,你剛接觸詭異不久?」

示意薛禮坐下,讓張國漢給薛禮倒了杯茶,燭紋的語氣依然不急不緩。

「我寧願沒接觸過。」

這幾個字可謂是咬牙切齒說出的,薛禮想起簽到系統,心中就有一股怒火驟然升騰。

「冷靜些,你得學會控制你的力量,不然會死的很快。」

感受到周圍氣溫驟降,燭紋苦笑一聲。

不知為何,從燭紋口中說出的話彷彿有魔力一般,薛禮的情緒很快得到緩和。

「為什麼?」

薛禮很快也意識到自己從孤兒院醒來後自己的變化。

不止是氣質上的變化,自己的情緒也正在變得易怒焦躁。

而且這種怒意還會引發周圍事物的變化,或者影響普通人的情緒。

比如自己被地鐵上的群眾認為是在逃的連環殺人犯。

「雖然不清楚你是怎麼獲得詭異力量,但我接觸過的幾位詭人,他們每次使用力量,消耗的都是自身壽數和生命力。」

「生命力?」

「沒錯,這些一旦用光,就會死。」燭紋語氣沉重。

「所以我拒絕在這任職。」

雖然薛禮暫時沒有感受到生命力的流失,但並不妨礙他對這件事情的恐懼。

如果自己加入靈異部,那麼就要經常與詭異事件打交道,就要為了解決事件或保命而消耗生命力發動能力。

為這麼點錢消耗壽命?

不。

不可能。

「沒用的,就算你不加入靈異部,詭異事件也會源源不斷找上你。」

「一旦接觸過詭異事件的人,自身運勢與氣場會發生變化,你的餘生,都會與這些詭異打交道。」

「加入靈異部,還能互幫互助,否則想要在各種詭異事件中活下來,可不是易事……」

燭紋輕輕搖着頭,雖然看不見臉上的表情,但薛禮能感受到他的落寞與忠告。

「所以剛剛的白衣女鬼,就是你們吸引來的?」

這個問題,燭紋沒有回答,只是輕輕點頭。

見燭紋點頭,薛禮心中瞭然。

「已經在籌備搬離這裡,要不要加入?」

燭紋語氣充滿希冀,他們看起來有三個成員,實際擁有詭異能力的只有燭紋一個。

這是一份很沉重的責任。

「謝謝你的茶。」

將已經空掉的茶杯放下,薛禮起身準備離開。

他雖然沒有正面回答,但是態度表露的很明顯。

如果真如燭紋所說,他此生註定要接觸詭異的話,那麼他寧願去做系統的簽到任務。

畢竟系統還能給予自己不一樣的獎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