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亂的一匹
亂的一匹 連載中

亂的一匹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岳小飛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岳小飛 懸疑驚悚 肖寶

「這是一方充滿詭異的小世界
」   「惡魔,厲鬼,精獸,妖怪,吸血鬼,狼人,殭屍,喪屍,哥斯拉,木乃伊…」   「無論什麼品種,在這裡…應有盡有
」   「而我們想要存活下去的唯一選擇,便是將他們喚出後擊殺…從而獲取到返還營地的資格
」   「不過,隱藏在虛無的它們是否能夠在小世界內真實顯現,最終還是取決於我們的抉擇
」   「也就是說,如果我們選擇演繹一出惡魔盛宴
那麼,便是類似向惡魔遞交了一封虛假入場券
」   「至於它最後到底會不會上當受騙?能不能束手就擒?那便要看小世界內參與者的演技與實力如何了!」   「簡單來說,就如同電影演員那般通過演技召喚出來妖孽,在配合職業者將其擊殺
展開

《亂的一匹》章節試讀:

第4章 乖乖龍滴洞


「二弟,有了這筆錢做彩禮,我相信老李頭一定會同意將建剛姑娘下嫁給你的。」

「呃。」

看着笑咪咪將手臂搭在自己肩膀的庄才,肖寶頗有些無語,敢情這傢伙還演上癮了。

站在庄才身旁,肖寶只得無奈的撓了撓頭皮,一副老實巴交的模樣。

沒辦法,演技差距太大,硬演下去必然是自己吃虧,更要命的是,自己還打不過他。

此乃致命硬傷呀,你說氣不氣。

肖寶雖然妥協了,可庄才哪是安分的主。

只見他微笑着搖了搖頭,手背拍了拍肖寶肩膀上並不存在的塵埃。

「哎,也不知道那傻丫頭看上了你哪點?」

嫌棄的眼神,利落的動作,誇張的語氣。

那表情,怎一賤字了得。

「哎呀,這,不就是自己剛剛的套路么!

抄襲狗,你能不能要點b臉?

抄襲狗,能要點b臉?

抄襲狗,不要b臉!」

肖寶有些鬱悶,乾脆將計就計的將腦袋歪到一邊,傻呵呵望着藍天。

他覺得與其和庄才互飆演技找虐,還不如扮演傻大個來的清閑。

「哼,弱雞!」

激起興緻卻沒能從肖寶身上得到滿足的庄才,小臉一轉,很快便瞄上了旁邊閉目養神的杜風;

「二弟,三弟,還記得從前我們立下的誓言嗎?要這天,再遮不住我們眼,要這地,再埋不了我們心,要這眾生,都能明我們意。要那妖孽,全部煙消雲散。」

三弟?

肖寶下意識地看了看船頭另一側滿臉膠原蛋白的杜風。

雖然不清楚庄才葫蘆里賣的什麼葯,但他有預感…這泛起了范兒的小老頭,又要開始搞事了。

「三弟,你我兄弟相交多年,有些話我也就直說了。我知你這一輩子重感情,講義氣。可是,有些時候不免太過糊塗了些。」

果不其然,庄才沿着船邊慢悠悠感嘆一番過後。

走到另一側將左手搭在了杜風肩膀,右手指着船尾處躺在地上的女子厲聲道:

「這女人,艷抹濃妝,倚市門而獻笑,穿紅着綠,寒簾箔以迎歡。故把風情誘,漫將浪語挑。她,還有什麼值得你留戀的那?」

哈!

這大綠帽扣的。

卑鄙胖呆住了,賊溜溜地小眼睛咕嚕嚕的亂轉,他在思索着有沒有逃跑的機會。

肖寶也呆住了,他沒想到庄才這傢伙不但會編帽子,用的還是古針。

如此豐富內涵的詩句,肖寶自問是說不出來的。

他行走社會的風格一貫是;霧...草。

可令人出乎意料的是,即便這樣,假寐的杜風也依然不為所動。

依舊氣定神閑,穩如泰山。

「哼!」沒得到回應,庄才自然不肯罷休,只見他憤怒的甩了甩手臂,「既然你下不了手的話。那麼…惡人,我來當。」

庄才蠕動着舌尖緩緩划過嘴角,殺氣騰騰的朝着女子走了過去。

氣勢倒是很足,只不過,那撩人扯檔的步伐,卻是有些**了。

肖寶在一旁托起下巴,興緻勃勃的觀賞着庄才獨特的舞姿。

他倒是能夠理解庄纔此刻的心情,為了等待杜風的反應,步子可不敢邁太大呀。

船尾處;卑鄙胖旁邊的馬尾辮女孩聞言渾身微微顫抖着,她只不過在宿舍里偷偷試穿了下品如的衣服,天知道她為何會出現在這裡。

她雖比卑鄙胖醒來的稍晚些,可見識到了卑鄙胖的下場後,她此刻又怎敢多言。

「大哥。」

就在這時,杜風懶洋洋的站了起來。

他知道這是庄才故意在試探自己的演技,畢竟不是每個職業者都可以即興發揮的。

既然自己也有心與他結盟,秀一場,自是避免不了的。

只見杜風疾步竄到女孩身前,慵懶的抬起手揉了揉鼻樑,看着庄才憤怒的眼神輕輕嘆了口氣,「何必那?」

「哦…」庄才拉起長音毫不留情地譏笑着。

而後目光在卑鄙胖身上一掃而過,最終灑落在女子旗袍繡花圖案上,「那你是打算用這筆錢為她買一輛敞篷跑車,還是一棟洋景別墅那?」

停頓了一下,緩了緩有些暴躁的情緒,庄才將右掌心搭在了杜風肩膀上,一副老大哥過來人的模樣,「別傻了,江山易改,本性難移啊!」

呵,一上來,就要玩的那麼刺激嗎?

杜風沒有接話,步伐虛脫,臉色逐漸陰暗,大口的喘起粗氣,先前明亮的眼睛此刻也變得渾濁起來。

就好像庄才剛剛的話語幻化成了一把利刃,狠狠刺入了他的胸膛,直達心臟。

「乖乖龍的洞,這才是真正的好演員呀!」

肖寶目不轉睛地緊盯着船上的局勢,暗暗感嘆。

「雖然她抽煙、喝酒…,但我知道她是一個為了生活拼搏的好女孩。」

甩手握拳,穩住微顫身形後,杜風渾濁的眼神漸漸恢復了正常,神情中充滿了堅定:

「她的過往,我不在乎。她的未來,我來守護。」

霧草,好一條中二系米其林備胎呀,真他么耐磨!

不遠處肖寶拳頭攥地緊緊的,完全被氣氛感染到,他甚至都想站起身來為杜風打call了。

「看來,還真是無可救藥吶。」看着杜風完美髮揮,庄才也不甘示弱,晃了晃身,牙縫中蹦出幾字。

「給她一個機會。」杜風屏息挑眉,抬頭望天,眼神中滿是對於未來的憧憬。

「怎麼給?」庄才氣到笑了,嘴角拉起弧度。

杜風此刻並未急着回答,無聲自嘲一笑。

而後,他一個動作將身形拉回,迎上庄才銳利目光沒有絲毫的畏懼。

「以前她沒得選,現在她只想陪我做美髮。」

「卧…」

全神貫注的庄才一個不留神差點被杜風破功,你小子怎麼不按套路出牌啊。

不過好在他有着極強的忍耐力和豐富的經驗,硬生生將主動權拉了回來:

「哼!我們等了十年,就是要等一個機會,我們要爭一口氣,不是要炫耀自己有多麼的了不起,而是要還世間一個朗朗乾坤。」

庄才唾沫橫飛,情緒越發激動,快步拽起杜風的衣領,「你看看你,你看看自己現在像個什麼?你是想放棄這次機會嗎?就為了這個女人。」

「十年?哼!」杜風也不甘示弱,氣乎乎的撥開了庄才的手掌,重重吼道:「十年又十年,十年又十年,已經快三十年了大哥。」

或許因為太過於投入,杜風直接無視了自己二十齣頭的年紀,彷彿他是童顏巨...齡。

又彷彿兒時在河堤大壩撒尿和泥巴時就開始秘謀大事了。

當然,對於小世界演員來說,如何吹噓不是問題,自身實力與隨機應變的反應能力才是王道。

有本事,就算你塑造成千年老妖也是沒有任何問題的。

「十年也好!三十年也罷!」

「難道,你真打算為了這個女人。將家族萬年來降妖伏魔的重任,兒戲的更改掉。」庄才揮舞着無處安放的手掌,陷入癲狂狀。

他倒是很給面子,借坡上驢,吹的比杜風還大。

對於庄才的表演杜風倒沒什麼,也接的下。

可這麼一弄,一旁看戲的三人表情就更加精彩了。

迷迷糊糊的肖寶揉了揉紫青色的大腿有些不解,這是要轉…修仙的節奏?

裝睡的中二少女不停顫抖着,「麻麻,我想回家。」

蜷縮在地瑟瑟發抖的卑鄙胖拍了一下腦袋,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樣,「哦,原來這群貨是重光精神病院跑出來的。」

對於眾人心中翻江倒海的想法,此時正在全神貫注飆戲的兩人自是不知。

庄才往前靠了靠,直到快吻上對方的時候方才穩住身形。

「如果還當我是你大哥的話,讓開。」語氣冰冷嚴厲,聽上去更像是一種命令。

「要動她,先過我!」杜風紋絲不動毫不膽怯,語氣同樣冰冷。

就這樣,兩人霎時進行起無數次目光交鋒,互不相讓地對峙了起來。

卧槽,機會呀!

這一刻,一直在旁看戲的肖寶眼睛徒然亮了起來。

恩…看來,是時候刷上一波存在感了。

「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日...,你們可還記得玻璃窗外那片楊樹林嗎?」

肖寶大義凜然的站了起來,憤怒呵斥着對峙的兩人。

記憶嘛,總會在需要的時候出現偏差。

無奈,只能想到哪出是哪出了。

玻璃窗?

楊樹林?

什麼鬼!

兩人聞言相視一眼,卻彷彿同時想到了什麼不可描述之事,不約而同地打了個冷顫。

雞皮疙瘩都炸毛了可還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