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娘娘她進入逃生遊戲殺瘋了
娘娘她進入逃生遊戲殺瘋了 連載中

娘娘她進入逃生遊戲殺瘋了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佛鈴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佛鈴 蘇婠婠

蘇婠婠本是昭陽國一國之後,尊榮無限 奈何看不上軟弱無能的皇帝,也受夠了金絲雀般被圈養的人生 於是勾結皇叔謀朝篡位,本想假死遊山玩水,一不小心被狗皇帝拉着葬身火海 狗皇帝死的渣都不剩,蘇婠婠卻被一道光拉進了一片無盡虛空里,不知年月的飄着
叮~ 歡迎來到逃生遊戲 娘娘進入遊戲後,開局就被弄了個半死,還被狗系統嘲笑
後來,娘娘一手執箜篌,素手輕輕一撥,神魔皆滅 系統瑟瑟發抖,誰來救救我展開

《娘娘她進入逃生遊戲殺瘋了》章節試讀:

第4章 荒誕古村三


而此時被落在後面的蘇婠婠也不慌不忙的準備跟着出去看看,走出門口便被院子角落一閃而過的人影吸引,抬步追了過去。

好不容易從虛空出來了,不管眼前這條路是什麼,自己都得走下去。

既然是遊戲就得好好玩呢,蘇婠婠可沒想着划水過日子。

畢竟那道聲音說的很清楚,通關失敗則會死亡這句話,要是一不小心死在這兒,可就看不到有意思的新世界了。

蘇婠婠從那片黑暗的虛空出來後就沒想拿自己生命開玩笑,畢竟新世界,本宮還沒看過呢。

蘇婠婠朝着那抹身影追去。

程靜一臉蒼白的說:「是一個女人的聲音,她的聲音里滿是怨恨,她說找到他,找到他,那聲音在我耳邊響起,像是找不到人就是吃了我一樣,太可怕了」。

說著神情越發惶恐。

「就一句話嘛,你好好想想,還有沒有其它的話」

許許輕柔的問,沒想到只是一句話就把程靜嚇成這樣,真是沒用的東西,眼中閃過一道嫌棄。

程靜搖頭:「沒了,耳邊一直重複這一句話,從那些村民離開後,聲音就消失了」。

………

幾個正式玩家都有點失望,本以為是什麼重要線索,沒想到就只是一句話,不,應該說就三個字。

馮濤一臉不耐說,「看來這個女鬼,是讓你替她找人,但她只說找到他,又沒說這個他是誰,是男是女,這村子裏人這麼多這要怎麼找。」

「根本是浪費時間,還不如去找找其它線索」

「可是如果不找的話,我會不會有危險」

「沒事的,有危險還有我們呢,再不濟宋遠大哥還有道具呢,不要怕」,許許安慰着程靜,一邊對宋遠使了個眼色。

「沒錯,放心吧,如果有危險我會保護你的,」,

宋遠配合著許許,安撫着程靜。

目前不知道這條線索有沒有用,既然程靜被女鬼標記了,那就讓程靜去試試。

不過這女人膽子有點小,得讓她信任自己,才好利用。

不然宋遠才懶得浪費時間在她身上,有那個時間不如去找線索了。

畢竟線索找到的越多,獲得的評分就越高,獎勵也越豐富。

而大學生白洛洛這時疑惑道:「如果找不到程靜姐姐是不是就不能通關了?」

還有一個問題多多的白洛洛。

宋遠一臉溫和的笑着回答,其實內心有點煩躁

「不會的,每個游戲裏都會給玩家留有生路,只看你能不能找到,」

「而且通關要求是活過三天就行,找線索儘力而為就行」

「好了我們先去找蘇小姐,然後一起去找其它線索吧」,說罷就快步進去找人了。

許許連忙跟上,肌肉男馮濤拉着白洛洛的衣領也是快步走了進去,剩下白領程靜也急忙跟了上去。

幾個人走在一起,如果細看就能發現不知不覺間,宋遠三個老玩家都在有意無意的與程靜隔開了距離。

開玩笑,一個被女鬼標記的人,跟她待一起,很容易被誤殺的。

走進房間發現沒人,宋遠疑惑:「不是在房間嘛,怎麼會沒人」。

「可能是她跑其它地方去了吧」,許許也是一臉懵。

雖然自己是故意讓蘇婠婠落單,增加她的遇見鬼怪的風險,但也想不到蘇婠婠會膽子大得自己亂跑。

呵呵,還真的是自找死路啊。

這時忽然聽到後院傳來說話的聲音,聽着像是蘇婠婠的聲音,宋遠幾個玩家對視一眼急忙向後院跑去。

程靜與白洛洛也跟上去,畢竟自己是新人,搞不懂規則,只能先跟着他們了。

「站住」

蘇婠婠追上人一把拉住她的手臂,以防她再次跑走。

咦,有溫度有脈搏,她是活人。

蘇婠婠可不想再追一次了,前院到後院就這麼幾步路 ,蘇婠婠都差點跑斷氣,不由的停下氣喘吁吁。

沒想到在虛空里漂浮着,不但會使靈魂慢慢消散,連自己的體質也被虛空里的物質影響得這般虛弱。

看來要儘快想辦法從這裡出去,改善體質,不然危險來臨,自己就真得要等死了。

蘇婠婠詢問被她抓住的女孩:「你是誰?怎麼會出現在這裡,你與於嬸子是什麼關係?」

因為她與於嬸子有着七分相似的臉,兩者必定有什麼關係,因此才會這般問。

眼前女子穿着樸素,一身灰色衣衫手裡提着籃子,被拉住後回頭一看,被這個拉住她的紅衣女子精緻的容顏照得恍惚了一瞬,緋色衣裙更是襯的她的皮膚潔白如玉、傾國傾城。

隨後回過神的陌生女孩並未回答她是誰,而是冷聲呵斥。

「你追我幹什麼」陌生的灰衣女孩,一臉冷漠,容貌稚嫩聲音青澀,年齡應該十七八歲左右。

從進入於家村,這裡所有村民都對着這些玩家有着莫名的熱情,這於嬸子宅子里忽然出現的女人,反倒是態度冷漠的很,必定有古怪。

「本宮…呃,我是借住在於嬸子家的客人。」

「初來乍到,本想問問於嬸子有沒有什麼忌諱的地方,免得不懂事冒犯了於嬸子的忌諱」

蘇婠婠頓了頓,

「只是沒想到這宅子里還有其他人,一時好奇,便追了過來」,

蘇婠婠淺淺的笑着,鳳眸里含着溫柔,清冷而軟儒的聲音讓人不由的放下了防備。

蘇婠婠軟儒的聲音讓灰衣女孩放鬆了戒備,:「你口中的於嬸子是我娘,我叫於小花」,

「我不能在村子裏出現,於家村那些村民對我有敵意,我得先走了」

頓了一下,還是提醒了蘇婠婠「天快黑了,晚上不要出門,反正第三天你們就會消失,記住不要告訴別人見過我」,便急匆匆走了。

這次蘇婠婠可真的沒有體力再去追了。

這個於小花不能出現在村子裏,十有八九是怕被那些村民給吃了。

畢竟那些村民喪心病狂的對玩家流口水,村子裏有一個活生生的於小花,沒道理他們會放過。

那他們為什麼沒有對於小花下手,而且村民的玩家那股熱情勁也有點奇怪,好似玩家住他家裡,就成了他的盤中餐一樣。

村長離開時的神情也有點奇怪,視線掃過玩家的時候,似乎對玩家確定了什麼。

搞不懂,一片亂。

迷點太多了 ,想的頭疼,走一步看一步吧。

蘇婠婠轉身準備回去,卻看到宋遠幾人迎面跑了過來。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