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科幻›每天都在收拾爛攤子
每天都在收拾爛攤子 連載中

每天都在收拾爛攤子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胡漢三一百萬號 分類:科幻

標籤: 焱淼 科幻 胡漢三一百萬號

小粉團途安了無生趣地看寫造物主鴻創造世界,心裏盤算待會怎麼通知焱淼不會挨揍
現代世界: 「先來點科技誘因,然後是基礎三件套天、地、生靈
天加適量氧氣
地加部分土壤,部分水
生靈太複雜了,得慢慢加…」 「啊!!!這是靈異因子,怎麼辦???快去找焱淼
」 最後,焱淼來到一個即將被陰氣撐爆的現代世界,開闢地府,吸納眾鬼,拯救世界
洪荒世界: 「加入適量洪荒本源,天要加入充足的靈氣,……最後是生靈,應該要再來點樸實!」 鴻拿着一瓶樸實,小心翼翼地往世界靈胚上倒
「轟~~~~」 「啊~啊啊~~全倒進去了,怎麼辦??!!快去找焱淼
」 於是焱淼來到一個滿是武力值爆表的憨憨世界,改變世界,收拾爛攤子
末日世界 「啊!!!天加的靈氣變質了,焱淼,快來想辦法救世界的命啊!!」展開

《每天都在收拾爛攤子》章節試讀:

第8章 披着靈異皮來搞科技8


焱淼看她如坐針氈的樣子,不想慣她的臭毛病,法術施完就把她往黃毛房間一塞。

忙碌了一整天,整整到手300萬,雖然在焱淼眼中這錢,少得可憐,但是應付日常起居和學費還是綽綽有餘了。

焱淼想着,要收集到各種科技的話,就得走上學習這條路,畢竟科技需要創新,更需要基礎,不學習哪裡來的基礎?再沒有什麼能比創造出自己需要的技術更好的事情了。

作為資深文盲,除了語文方面不用擔心外,其他學科都要從頭開始學。

但在此之前,她得換個寬敞的地方住,焱淼待在幾平米的衛生間如是想到。

說干就干,洗完澡的焱淼馬上就在網上聯繫上一名中介,跟他約好明天去看房子,然後她拿起床頭的書本,對照着周羽童的記憶,一本一本吸收裏面的知識點,進行歸納總結。

周羽童看焱淼翻書跟玩似的,不由出聲詢問:

「三水,你很無聊嗎?怎麼在翻書玩?」

好傢夥!從姐姐叫鬼姐姐,現在還叫自己取的名字,這是誰給你的勇氣?梁靜茹嗎?!

途安在意識海坐等周羽童被焱淼暴揍,但是等到第二天天亮,途安都沒有等到,不由在心裏咬着小手絹,淚眼汪汪。

焱淼,你個雙標狗!我叫你名字都被你收拾,不叫名字叫什麼,三火嗎?!

焱淼翻書的手一頓,三水?呃……算了:

「我在看書學習,我等下就睡了,你晚上無聊就自己去外面玩吧。對了,你白天說的古代區是什麼地方?」

周羽童揚起下巴,興緻勃勃地給焱淼把魂界的現況和各個區域的特色講完之後,周羽童開心地雙手叉腰,得意的樣子讓人忍俊不禁,畢竟這些都是她自己打探出來,可把她厲害壞了。

第二天一早,**就來例行詢問焱淼是否有過入室搶劫,她搖頭淡定地否認,只說那是他們還的錢,這怎麼能叫搶呢?

至於報案人說的焱淼用水跟火來威脅他們之類的話,**壓根不信,就連拿出來問都不敢,就怕人家笑話。因此聽完焱淼的解釋,**麻溜地告辭離開,這個案件最終以家庭糾紛結案。

在此期間,收到信息的余年年特地跑過來慶賀喬遷之喜,期間還特高興地拉着焱淼說了很久的話……高興她終於開竅了,知道為自己打算了,不會別人說什麼就信什麼之類的。

話語中充滿老母親般的欣慰。

焱淼應付完**的問話和熱情的余年年之後,這才出門看房子,最後焱淼跟中介敲定新的房子,之後過上了早起運動,看書學習的規律日子。

但從書本上學來的知識終究是有限的;得知焱淼陷入瓶頸,從跟兒子談完話就跟着他們的李梅二話不說發揮自己的好人緣,搜羅古今中外的能人志士過來幫焱淼,但凡跟科技掛點鉤的都被李梅找了過來。

托李梅的福,在開學之前,焱淼腦海中的知識框架變得更加細緻完善。而周羽童在此期間則是放飛了自我,隔三差五消失不見,焱淼聽李梅說是見識人間和魂界的風土人情去了。

a城一中座落在a城的正中心,一中環境優美整潔,是a城廣大學子的夢中情校,當初周羽童能考進,運氣還是佔了大部分的。

焱淼穿着校服,走在林蔭小路下,眼中帶着些好奇,原來學校是這樣的啊。

突然一個溫軟甜美的聲音從焱淼身後響起:

「羽童,是你嗎?你怎麼會在這?我聽說你輟學了哎?」

焱淼回頭一看,一個身穿修身校服,剪着齊劉海,模樣清純的美麗少女正歪着頭,俏生生地看着她。

焱淼無了個大語,這校服一看就是改過的,學生會的和老師都眼瞎嗎?

不對,這個人有問題!

細細打量一番的焱淼發現一個大問題,這個清純少女身上的好運正在增長。

一般來說,一個人的好運和惡運是定量的,並不會發生改變,就像老話說的禍兮福之所倚,福兮禍之所伏。

好運和惡運就像禍與福,二者互相依存,可以互相轉化,總體並卻不會改變。

當然,不排除人靠自己的力量,打破二者平衡,讓好運多於惡運的這種情況,但眼前的少女可不太符合這種情況,因為她的身上沒有一絲惡運。

看來周羽童倒霉的源頭找到了,焱淼想起這段時間各種各樣的倒霉事,就連待在家都不能倖免的那種,不由地咔咔掰了掰手腕,一個箭步就沖向魏紫煙。

魏紫煙被焱淼的行為嚇了一跳,拔腿就往後跑,但焱淼這段時間的鍛煉也不是白瞎的,魏紫煙還沒跑出去幾步就被焱淼拍到肩膀,腿和腦袋三個位置。

這三個位置焱淼都用了大力氣,拍的魏紫煙臉色忍不住扭曲了一瞬間,焱淼還順便往她身體里加了個小陣法以報昨日倒霉之仇。

魏紫煙一不做二不休,開始抽抽搭搭地哭起來,用手指揩眼淚,哽咽地說:

「對不起,我是不是哪裡做錯,惹你不高興了?我知道你被家裡趕出來心情不好,你心裏有氣打我也沒關係的,我不怪你。都怪我不好剛剛問了你為什麼輟學。」

周圍的同學只覺得眼前一花,就聽到魏紫煙的哭聲,其中一個魏紫煙的舔狗覺得焱淼讓自家女神流淚了,那就是對方的錯,站出來嚴厲斥責焱淼:

「周羽童,你幹什麼?!心情不好就能隨便打人嗎?」

周圍魏紫煙的擁護者有人帶頭,也開始紛紛發聲譴責焱淼。

舔狗和擁護者這無腦護的樣子讓魏紫煙像夏天吃了冰塊一樣舒爽,不由暗自慶幸自己當初撿到了那本書,沒有那本書就沒有現在耀眼的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