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玄幻›倚天屠龍,張無忌是我兄弟
倚天屠龍,張無忌是我兄弟 連載中

倚天屠龍,張無忌是我兄弟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不光滑的小石頭 分類:玄幻

標籤: 不光滑的小石頭 玄幻 趙無極

金庸三部曲,儒、道、釋三俠
郭靜俠之大者,為國為民,駐守襄陽,死得其所! 楊過半身漂泊,愛憎分明,隨心所欲,行俠仗義! 張無忌仁慈,忍耐,謙讓,江山,被人奪走,美人,無奈離去,血海深仇,也被他放棄
這樣的老好人,最適合做為敵人,但我偏偏和他成為了兄弟!展開

《倚天屠龍,張無忌是我兄弟》章節試讀:

精彩節選

第1章 差點成為烤全羊


「唔!」

睡夢之中,趙無極感覺到後背逐漸變熱,最後甚至變成了灼燒的疼痛感。

「靠,我的電熱毯!」

迷糊中趙無極瞬間清醒。

天氣漸涼,他就從拼夕夕拼了一張電熱毯。

雖然大家都說那裡的東西質量沒有保證,但囊中羞澀的他也沒有其他選擇。

這下好了,第一次使用,自己可能就要損失一床鋪蓋。

趙無極自己倒是無所謂,大不了留塊疤,男子漢大丈夫,身上有塊疤更有男子氣概。

可是!

這裡根本就不是自己的出租屋啊!

後背的灼燒感也不是電熱毯短路燃燒造成的。

這時趙無極才發現,自己渾身不着寸縷,雙手雙腳都被捆綁在一根長長的樹榦上,懸掛在半空之中,而他的身下,煙霧繚繞,火勢漸漸變大。

「啊……」

「救命啊……」

「誰來救救我啊……」

「不要玩了,真的會出人命的……」

驚呼掙扎中,趙無極腦子一陣劇痛,之後乾脆暈死過去。

「大哥,這娃娃還活着,快放他下來!」

一個瘦弱男人發現篝火上的小孩開始掙扎,馬上站起身來。

「狗子,放了他,我們兩個就得餓死在這裡,而且,他不是不動了嗎?」被他稱為大哥的男人,雙拳緊握,一動不動,看着懸掛在篝火上的小孩。

「不要怪我,不要怪我,我不想死,我不能餓死在這裡。」大哥的眼神從開始的渴望,逐漸轉變為害怕,恐懼,最後如同野獸一般,滿目凶光。

聽到大哥的話,狗子眼神一陣閃爍,之後就沒有了動作。

沒錯,放下這娃娃,自己兩人就會餓死在這裡。

為了活命,自己已經吃過了死人,那麼……

「你們在幹什麼,快放人。」樹林中突然衝出一個臉色泛青的半大小孩。

「無忌哥哥,無忌哥哥,等等我……」少年身後,一個粉雕玉琢的小女孩,顛顛撞撞跟在他的身後。

「大哥……」

「狗子,又來了兩個小娃娃,夠我們吃上幾天了。」

「大哥?」狗子猛然轉頭,眼神驚恐的看向大哥。

這時張無忌已經跑了過來。

「你們,你們,你們這些壞人!」

張無忌儘管非常憤怒,卻不會說髒話罵人,好在他口舌不行,手上動作倒是不慢。

大哥和狗子還沒有反應過來,就已經摔倒在地,不能動彈。

張無忌上前一步,雙手抓住懸掛趙無極的樹榦一用力,樹榦就直立起來,趙無極也離開篝火。

張無忌輕輕將樹榦放在地上,檢查趙無極的情況。

這時趙無極已經昏迷,氣息微弱,原本光潔的後背之上焦黑一片,更是散發出烤肉的香味。

張無忌本能的滾動了一下喉嚨,之後臉色一白,一股黃色的胃液從他的口中噴出。

「無忌哥哥,無忌哥哥,你的寒毒又發作了嗎?」女童面露擔心之色,就要向前查看。

「不悔妹妹,不要過來!」張無忌看着趙無極後背的慘狀,馬上抬手阻止女童上前。

「奧!我聽無忌哥哥的!」楊不悔停下腳步,沒有再往張無忌那邊走去。

她慢慢接近摔倒在地的大哥和狗子,眼神中蘊含著恐懼和憤怒。

發現他們確實躺在地上,不能動彈之後,才放心的接近,之後抬起小腳,用力的踢着兩人。

「壞人,壞人,壞人……呼……呼……」

大哥和狗子沒有多少感覺,楊不悔自己已經氣喘吁吁,小臉通紅,鼻尖上掛着點點汗珠。

張無忌掏出腰間匕首,噌噌兩下,就將趙無極的手腳繩索全部解開。

輕輕讓他趴在草地上後,解開背上包袱,銀針,小刀,藥膏,一應俱全。

他雙手如同幻影,呼吸間就在趙無極的身上紮下十幾根銀針。

昏迷中還在不斷顫抖的趙無極,瞬間就一動不動,皺起的眉頭也鬆了下來。

張無忌緊接着將小刀在篝火上炙烤,接着出手如電,銀光閃爍,趙無極後背壞死的皮膚全部被削了下來,露出新鮮的血肉,奇怪的是,居然沒有血液流出。

張無忌出手如電,將幾個瓷瓶全部打開,之後從中倒出各種藥膏,粉末,甚至藥丸。

之後他雙手合十,不斷揉搓,將所有藥物均勻混合在一起,接着膏藥全部都塗抹在趙無極的後背之上。

緊接着從包裹中拿出乾淨的白布,將趙無極的後背整個包裹在一起。

做完這一切之後,張無忌才長長呼出口氣,抬起胳膊,擦擦額頭。

「呼,這樣你就沒事了,也不會留下多少疤痕。」張無忌站起身來,看着地面上趴着的趙無極,臉上露出幸福的笑容。

從小受苦的張無忌,意外的善良溫柔,能夠幫助到別人,甚至拯救別人的生命,他就會感到幸福。

「無忌哥哥……我可以過去了嗎?」

踢了一會地上的兩人,沒有力氣的楊不悔就靠着一棵大樹,站在不遠處等待着張無忌結束。

「過來吧!啊……不……」

張無忌一開始是不希望楊不悔看到趙無極後背的恐怖慘狀,這時已經包紮完畢,自然不會像剛才那麼恐怖。

但他馬上想到,地上的少年根本就沒有穿衣服,怎麼可以讓小女孩楊不悔看到。

張無忌剛要開口阻止,楊不悔已經激動的跑了過來。

「無忌哥哥,這個大哥哥好可憐,他也差點被人吃掉呢!」楊不悔跑過來後,馬上就牽起張無忌的手,低頭看向光着屁股趴在地上的趙無極。

幾天之前,她們兩人也被人綁架,差點成為口糧。

不同的是,趙無極會成為烤全羊,他們兩人則是大鍋肉。

好在張無忌機靈,為那些壞人準備了一鍋有毒的蘑菇湯,這樣兩人才逃出生天。

沒想到,幾天之後,就遇到了同樣的情況,只是受害者,變成了另外一個少年。

「無忌哥哥,我們給這個大哥哥穿上衣服吧,他這樣趴在草地上,會生病的!」楊不悔抬起頭來,天真無邪的看着張無忌。

「不悔妹妹說的對,他現在身體虛弱,受不得一點風寒。」張無忌轉頭環顧四周,就發現篝火旁還有一個粗布包裹。

他上前將包裹打開,裏面兩件破爛的大人衣裳,一整套比較乾淨的少年衣服。

他馬上就明白,這套衣服,就是少年自己的衣服,被那兩個吃人壞人收了起來。

張無忌拿出衣服,將少年翻過身來,就要為他穿上衣服。

無意間撇到少年兩腿之間,瞳孔收縮,想到在蝴蝶谷中看到的一本醫書上面的記載,嘴裏嘖嘖稱奇。

自己只以為書上是在杜撰,誇大其詞,沒想到世間真有如此奇人,一如古之嫪毐。

「蛇,蛇,大蛇,無忌哥哥……」楊不悔尖叫一聲,渾身顫抖,一雙小手死死抱着張無忌的大腿,雙眼恐懼的盯着趙無極的雙腿之間,就怕那條大蛇突然暴起,襲擊自己和無忌哥哥。

「蛇?咳咳咳,不能看!」張無忌伸手捂住楊不悔的眼睛,之後三下五除二,就將**的趙無極包裹在衣服之中。

「呼……沒事了,不悔妹妹!」張無忌呼出口氣,拿開了緊捂楊不悔眼睛的手掌。

「無忌哥哥,大蛇沒有咬到你吧?」重見光明的楊不悔,仔細打量無忌。

「沒事,不悔妹妹別擔心,我沒有事!」看着楊不悔擔心的小模樣,張無忌揮動手臂,跳了兩下,表示自己非常健康。

「奧,那……那……大蛇哪裡去了?」楊不悔知道無忌哥哥沒有受傷,馬上就關注起那條大蛇的去向,眼神也直往地上趙無極的雙腿之間瞅去。

可惜他已經穿上了衣服,大蛇也消失不見。

「咳咳咳……不悔妹妹,你找大蛇幹什麼?」張無忌感覺自己說話非常彆扭。

十四五歲的少年,已經明白男女之事,況且他還是醫術高超的名醫。

「嗅……嗅……」

楊不悔小巧的鼻子輕輕嗅了幾下,嘴角露出一絲濕潤。

「我……我……想吃肉了,在蝴蝶谷,無忌哥哥你就做過蛇羹,我……我……吸溜……」

張無忌低下頭去,地面上是幾塊從趙無極背上削下來的壞死皮膚,也就是烤肉,接着胃裡一陣翻騰,好容易控制住自己,沒有再次吐出來。

「不悔妹妹,大蛇跑了,不過沒關係,無忌哥哥一定會讓你吃上蛇肉的。」

張無忌說完之後,就開始仔細觀察樹林里的各種野草。

不一會,他就眼睛一亮,之後一臉喜色的從一大堆野草中,挑選出幾種。

他將那幾種野草纏繞在一起,成為一根草繩,再從自己的包裹中掏出一個瓷瓶,倒出裏面的液體,淋在草繩之上。

一種特殊的味道馬上就散發出來。

「無忌哥哥,好香,好香。」楊不悔好奇的看着張無忌一連串的動作,拍手叫好。

「嘿嘿,不悔妹妹,我們馬上就有蛇肉吃了!」張無忌的臉上也露出了笑容。

他將那根散發著香味的草繩放在篝火上面炙烤,奇特的香味瞬間濃郁十倍。

短短几分鐘後,樹林里就響起一陣悉悉索索的聲音,張無忌馬上將草繩從篝火上拿下來,接着將另一種藥粉撒在草繩上,香味瞬間消失。

這時楊不悔也已經看到了,草叢中爬出了十多條蛇,有大有小,顏色各異。

「啊……」

一聲尖叫,藏在張無忌的身後開始瑟瑟發抖。

張無忌手中銀針飛出,準確的射入蛇頭之中,十幾條大蛇瞬間癱軟,不再動彈。

之後他掏出另外一個瓷瓶,將其中的粉末倒出一點,撒到篝火之中,一股惡臭瞬間出現。

「嘔……無忌……嘔……哥哥……嘔……」

「來……捂住鼻子!」張無忌將一塊手帕交到了眼淚汪汪的楊不悔手中。

說來奇怪,那幾條被張無忌放過的小蛇,如同逃命一般,嗖的一聲就鑽入草叢,消失不見。

更遠的地方,草叢晃動,可以想像,其它的蛇也已經離開了這裡。

「不悔妹妹,我們可以吃蛇肉了!」

「好啊……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