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敢砸店?全城的鬼給我撐腰
敢砸店?全城的鬼給我撐腰 連載中

敢砸店?全城的鬼給我撐腰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砒霜二兩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張楚 懸疑驚悚 秋月

【輕鬆靈異懸疑+單元故事】 髒亂不堪的衚衕裡邊,一排排紙紮店早已打烊
走到最裏面,一家燈火通明的鋪子赫然出現
「回,首,書,店
」 小女孩拉着爸爸的褲腳,一個字一個字的讀了出來
小女孩的聲音吵醒了在櫃檯假寐的張楚,她抬眼看了看父女倆
「活人不回首,亡魂了前生
謝謝你把你爸爸的亡魂帶了過來
說吧,你有什麼心愿
展開

《敢砸店?全城的鬼給我撐腰》章節試讀:

第5章 原配讓我綠她


馮玉蘭看着這一幕,不禁感嘆:「要是不知道程鴻宇的真面目,這一出美女配富豪的戲碼還是挺養眼的,讓我驚訝的是,張楚小姐竟然還有幾分才華。」

哪裡相配,這老東西油頭粉面的,一看就不是什麼好東西。

秋月冷冷的目光掃過去,話語中沒有一絲溫度。

「她有心還你的恩,你要知足。」

馮玉蘭被看的有些心虛,悻悻地閉上了嘴。

明亮的燈光直直的打在張楚身上,白色的琴身和她今天的裝扮相得益彰,一首夜的鋼琴曲,緩緩響起。

燈光師迅速反應過來,現場的氣氛逐漸恢復了正常。

程鴻宇隨手拿了一杯香檳,靜靜地端詳起這個恰好鋼琴師堵車,又恰好救了場的女人。

一曲終了,每個人都在忙着各自的交際,等着下一步的舞曲交流感情,程鴻宇遞給了員工一個眼神,為張楚鼓起了掌。

突兀的掌聲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張楚望着程鴻宇那張看上去色令智昏的臉,眼裡卻滿是精明算計,這人,可不是個簡單角色。

恰逢大堂經理走到台前,說著有人點了一首鋼琴曲,《月光》,送給今天晚上在座的各位。

原來是這樣,張楚暗自搓了搓手心,她是學過幾年的鋼琴,考到八級就中斷了,以她的水平,應付尋常的演奏是沒問題的,像《月光》這種級別的曲子,就是尋常拿了十級證書的琴師,怕是也不敢隨便彈奏。

本想簡單應付過去,現在怕是不能了。

張楚咬緊了牙,撇了一眼看上去漠不關心的程鴻宇,這老東西,怕是多疑慣了,可此時要是說自己不會,勾引程鴻宇的計劃便落空了。

秋月的面孔緊緊繃著,看不出清喜怒,聽到《月光》兩個字的時候,倒是有了些許動容,看向張楚的瞳仁,顯得愈發黝黑深邃,這首曲子,是他為數不多愛聽的曲子。

這一下鬧得有些僵,宴會廳裏面不少人都望了過來,看場子的保安面色不善,蠢蠢欲動,她若是彈不出來,怕是下一秒就要把她扔出去了。

怎麼辦?

指尖淡淡的溫熱感傳來,張楚的腦海里乍然出現了一些奇怪的畫面。

記憶勾連着十指,出現了熟悉的律動感,彷彿已經練習過了無數遍。

雖然自己也不清楚是怎麼回事,可顯然現在並不是疑惑的時候。

張楚笑容明靜清透,輕輕的鞠了一躬,短短几瞬,調整的好似烏雲消散的月空。

「技藝粗陋,還請大家海涵。」

她嗓音輕柔,如夏夜微風拂過耳畔,瞬間吹散了程鴻宇想要看戲的心情,也緩解了馮玉蘭的緊張。

輕柔舒緩的高音響起,由高到低,輕微起伏,樂聲交織着燈光,逐漸朦朧起來,張楚閉上眼睛,感受着指尖由不確定的生疏,到綿長流暢的細膩,漸入佳境。

從輕柔過渡到激進,伴隨着沉重壓抑的節奏,又舒緩下來,張楚沉浸其中,好像體會了一場男女之間的愛情,從相識到戀愛,從激情到冷淡,從分開又到思念……

街面上的風沙呼呼的刮著,捲起了還未落下的樹葉,噼噼啪啪的打在宴會廳的玻璃上,似有人影飄過,廳內人潮暗涌,樂聲流轉,絲毫沒有人惦記外邊的天氣如何,只沉浸在這場完全不輸於殿堂級別表演的鋼琴獨奏上。

秋月眼神一眯,又望了一眼張楚的方向,下一瞬,已消失在這五光十色的宴會廳中。

感受着琴聲中最後陷入的無盡孤獨與思念,張楚急流勇退般的進入尾聲,一切歸於悵然與平淡,再次睜開雙眼,已經眼含淚花。她不僅震驚於突如其來的記憶,更是感動於這場演奏的嫻熟度,竟然還會帶給自己從沒體會過的相思。

抹去眼角即將流出來的淚水,張楚不禁覺得好笑,她都沒談過戀愛,現在竟然敢說知道相思是什麼感覺了?

燈光再次變換,張楚起身後第一時間尋找秋月,卻沒看到人,躲在角落裡的馮玉蘭朝她搖了搖頭,顯然也不知道秋月去了哪裡。

程鴻宇眼神中藏不住的驚喜,顯然是給予了張楚高度肯定,直到順着張楚的眼神,瞄到馮玉蘭......

程鴻宇拿着酒杯,猛灌了一口,邁着略有蹣跚的步子走到馮玉蘭身邊,勾住了自家老婆的肩膀。

「老婆,你來了怎麼也不跟我說一聲。」

「我來我的公司,還要和你知會一聲?」

察覺到程鴻宇臉色一變,馮玉蘭立刻意識到了自己的錯誤,這個時候的自己並沒有揭穿程鴻宇出軌的事情,憤怒確實有些說不過去了。

「你今天,有些不一樣。」

馮玉蘭笑了笑,強忍着仇恨和噁心,將話題引到了張楚身上。

「聽了這麼好聽的鋼琴曲,滿是愛情里的悲歡離合,我正沉醉其中呢,你個死鬼,有多少天沒回家了?」

程鴻宇嘿嘿一笑,定了心,這娘們,原來是想他了。

「這鋼琴師,你認識?」

「嗯,今天剛認識的姑娘,聊的投機,聽說要租一間鋼琴教室,想到咱們遠程建材什麼樣的房子沒有,就把她帶來了。」

「哦,鋼琴教室......」

程鴻宇眼神冒着精光,在張楚的身上來回打量着,張楚看在眼裡,只覺得厭惡,皺着眉頭躲開了他的目光。

看着周圍漸漸靠近想要和她搭訕的人,張楚和馮玉蘭打了個招呼,偷偷退出了宴會廳。

扒開人群,一個男人舉着酒杯出現在了張楚剛剛消失的地方,剛剛那個艷羨全場的姑娘,應該就是她心心念念的了十幾年的張楚啊,她怎麼會在這?

男人隨手撥通了張楚爸爸的手機號:「喂,張叔叔,我是從容呀。」

「嘿嘿,你這臭小子,還記得你張叔我啊?」

「我想問問,楚楚是不是也在北城工作啊?」

「她那算是什麼工作,大學畢業不聽家裡的安排,竟然去開了間破書店,天天擺爛,提起她我就來氣,這都多久沒回來了?」電話那頭響起張楚媽媽叫嚷聲:「老張,你趕緊過來看看,咱們兒子是不是發燒了?」

「從容啊,我不和你說了,我家這老二生病了,我得趕緊去看看。張楚是在北城,你有空多去看看她哈。」

掛了電話,張從容露出了微笑,恰逢遠處有人過來拍他的肩膀:「你小子,來這躲清閑了?快快快,那邊新來的劉總經理,我介紹你們認識認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