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都市›純潔的玫瑰
純潔的玫瑰 連載中

純潔的玫瑰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多多二號 分類:都市

標籤: 多多二號 都市

玫瑰未開放時,我將枝幹的刺剪下,只想讓它開放時有純粹而又不傷人的美麗
當玫瑰開放時,我觸摸,一點血跡落下,枝幹的刺終究是長了出來,我明白美麗而又純潔的事物並不可能屬於我一個人
最終在玫瑰枯萎時,帶刺的枝幹也隨之變黑,這時,它雖然已經卸下了防備,但也融入到了泥土之中,我終是不能佔有它純粹的美
(神經病男主,第一人稱心理描寫居多,不簽約,不斷更
展開

《純潔的玫瑰》章節試讀:

第3章 散落的紅玫瑰


她並沒有給我發來辭職的消息,心中莫名其妙的感覺,或是失望又或是喜悅。

同往常那個時間點一樣,出了書房,踩着那乾淨地反光的地板,下樓仍然看見了她。

心中的不安感如同鉛一樣綁在我的腳上,讓我的腳步逐漸放輕。

我不想看她,但一種奇怪的魔力將我的目光扯到她身上去,她還是昨日那一身,還是昨日那背影。這瘦弱的,像是沒有開花被剪掉刺的玫瑰枝一樣,彷彿一陣強風就能將這玫瑰枝折斷。

我搖搖頭,將自己的視線移到食物上來,內心的如同回聲般響起一陣陣聲音:她本應該辭職的。

我吃着東西,她上樓(往往是在我吃飯的時候,她會進入我的卧室或者書房)打掃。空氣中的不安和尷尬消失了,只剩下我使用餐具碰撞瓷器的聲音響起。

「嗡……嗡……」手機響起打破了單調的聲音,一個陌生的號碼,已經很久沒有人給我打電話了,好奇心驅使,我便接通了。

「赤玫老師您好,我是xx出版社的編輯,我們出版社想和您商談出書的事。」是一個女人的聲音,上一次接到這種電話已經是上月了,我不想讓我寫的東西散發出金錢的惡臭,這些文字應該是純潔的。

我沒有說話,只是將電話掛掉,繼續細嚼慢咽。

「滋~」電鈴的聲音響起,我生氣,原本該安靜享受着早餐的時刻,這不斷響起嘈雜的聲音像是要把我的耳朵撕裂了一般。

「啊!」我怒叫一聲,像瘋了一般,沖向別墅門外的花園,當我穿過長滿雜草的花園時候,我的憤怒已經消失了一半。

我太久沒出來了,花園裡的花早已經枯萎腐爛,還有達到腳踝的雜草,但那幾棵樹仍然是綠葉常青。或許樹比花好罷,它們不需要人澆灌,也不會春生夏死。

我看見,鐵柵欄大門外站着一個女人,不斷地按着大門上已經覆滿灰的電鈴。

她看見了我,臉上帶着笑容,「刺玫老師!」,她看着我喊。

能聽見她的聲音很熟悉,就是剛才與我打電話的那個。我不理,見她不按電鈴了,只是想轉身走。剛轉身我又聽見她的聲音,「請等一等!我們出版社給的條件很優厚。」

目的很明顯,這些文字是我的,它們是純潔的,我不能讓惡臭埋沒它們,雙手握着拳,另外一個我彷彿又要跳出來了。

忍住,但不做聲,我仍然繼續回去,只要她不按那吵鬧的電鈴便好。

「滋~」她很沒有禮貌,不知道是微風還是因為電鈴震動的原因,兩旁常青的樹葉落下。她傷害了它們,它們是無辜的,那些落葉離開了樹便會枯黃便會腐爛。

如同人一般……

「我只想和您談一談!我不進去,請您過來就行!」她似乎看到我駐足的腳步。

不得已,她的吵鬧會將我的寧靜打破,那個和我一樣的我出現在了樹邊,他戲謔地笑着:「哈哈哈,蠢貨,難道你只是因為那吵鬧的電鈴而停下腳步的嗎?承認吧,你只是因為她是女人,你不敢面對!懦夫!蠢貨!要是我是你,我不如死了!!!」

他得意地將頭撞向樹,如同玫瑰花瓣鮮艷的紅色在他額頭上,他在笑我!

他消失了,但我內心的恥辱感並沒有經過我那可笑的心,而是直接在我的大腦中就如同血液流入大腦一般,腦充血或是什麼的,頭腦發熱,所以想法都沒有了,只剩下麻木的一片。

我轉身,像是夢一般,我將鐵門打開。直到打開的那一刻,我的麻木感才消失。

但風吹動鐵門「啪」的一聲關閉的時候,我才意識到自己做了些什麼。

她身上可惡的香氣,讓我覺得噁心。我看向她,她眉似初春柳葉,眼含雨愁雲恨,臉如三月桃花,暗帶風情月意,纖腰梟娜,光滑黑色包裹直雲柳玉,又是口不點而紅,眉不畫而魅。在我眼中,這種漂亮女人如同那潘金蓮,金瓶兒一般,只不過古代沒有那精緻的金絲眼鏡和包裹直雲柳玉的光滑黑色罷了。

「您終於開門了,對不起,我私自打聽到了你的住處,可能有些突兀。」她這一串話是喘着氣說的,沒等她那口氣繼續喘上來,繼續說。

我開了口,或許是很久沒有說話的原因,我的喉嚨感到粗重。「走吧……我只是愛好寫作而已,並沒有打算出版。」很粗重的聲音,我的聲帶震動時發出,通過震動骨頭傳入到我的耳膜。

我轉身,這是我經常打發那些人的一句話,或許我早該在她沒進來之前說的。

沒有管她,只是踏着這雜草往裡走,光着的腳,踩得滿是泥。

「你的故事,那個主角不是你虛構的!而是你!」身後的聲音伴隨着腳踩着的泥「吧唧」陷入傳來。

只是讓我停頓了一下,或許她知道又如何,講到底,她為何知道,就是因為她自己的目的而為,真正能懂我的只有我自己和那曾經腐爛的。

「吧唧」的聲音已經完全變成了兩道,我光着腳產生的,或是高跟鞋陷入產生的。

我能感受到身後的人,她沒有走,仍在跟着我。「您寫的,我全都讀過,我真的很想了解您,了解您的……」

我加快腳步,或許這樣她就會自覺地離開了。

但當我進入別墅內部的時候,我腳上的泥將光滑的地板污染的時候。脫鞋的聲音,還有同時光腳踩地板的聲音跟隨在我的後面。

她還沒有走。

「或許將我的心血浸泡在惡臭裏面,你就能得到那些惡臭的紙嗎?」

我只是拋下這一句,或許能夠趕走她的方法也只有她得到她渴望的東西。

她或許在之後在說些什麼,我卻沒有聽見,進入那是曾經父親的地下室,那裡充滿了惡臭的閃着金光的黃色,還有鮮艷的紅色。

我抱起一把那些紅色的紙,她屈身來討好我,對我敬語相加,纏着我,都是為了這些吧。

她仍然站在那。

「為了這些東西,你到底討好過多少人。」來到她面前,將環抱中的紅色撒向空中,如同綻放的玫瑰一樣,花瓣在空中散開,落下,只留下那惡臭的氣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