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都市生活›我真不是臭流氓
我真不是臭流氓 連載中

我真不是臭流氓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i坤充斥宇宙 分類:都市生活

標籤: 李瑞雪 楚浩 都市生活

我和她在一起了六年,最後以一頓晚餐結束了這段可笑的感情,我本以為我的世界從此再無一點光亮
直到某天,家裡來了一個美女,她哭着求我讓她進去,原因竟是……展開

《我真不是臭流氓》章節試讀:

第4章 緣,妙不可言


說著我就從地上跳了起來:「快快快,鑰匙拿來,烏漆嘛黑的車燈也壞了,你個新手上路駕馭不了這隻怪獸,我來送你回去吧。」

我故意調戲她,其實我並不是真要她把車賠給我,只是想蹭她的車回去,畢竟我渾身是傷,一個人回去也太可憐了。

女人猶豫了片刻,隨後從包包里翻找什麼東西,我以為她是想拿鑰匙給我,結果她掏出了手機,並且迅速撥打了三個數字!

「喂,妖妖靈嗎?我要報警!」

「靠!」我驚呼:「你特么至於嗎?」

女人不理我,繼續打着電話說道:「對,我在護城河附近發生了車禍……」

我氣炸了,直接衝到女人身邊,一把奪過了她的手機,女人尖叫了一聲,想把手機搶回去。

我當然不會給她這個機會,藉著身高的優勢舉着手機,就這樣在她面前掛斷了電話,看着她怒道:「你幹嘛報警!」

光線很暗,再加上女人的頭髮很長,所以我並沒有看清她的臉。

「把手機還給我!」女人凄厲的叫喊着,在黑夜中劃破了寂靜。

「憑什麼?我摩托車都沒了,你他媽憑什麼報警!你知道它對我來說意味着什麼嗎?」

我的怒吼完全蓋過了女人的呼喊:「報警,我讓你報警!」說著我奮力的將女人的手機扔了出去。

手機在夜空中划過一個誇張的弧度,隨後撲通一聲,掉進了河裡。

女人尖叫了一聲,沖向護欄,像我尋找摩托車一樣,尋找着手機的蹤影。

然而留給她的只有失望。

「你瘋了嗎!」女人轉過身怒視着我,語氣堅決卻又帶着哭腔。

我意識到自己做的確實有點過了,想安慰,卻又不知說什麼好。

「無賴,我討厭你!」女人尖叫着跑到我的身邊,用拳頭拚命捶打我的胸膛。

一連打了十幾下,最後力氣越來越小,突然一陣驚雷響起,女人像個小貓受驚似的抖了一下,終於停止了動作。

片刻,她恢復了平靜,用冷冰冰的語氣說道:「你知不知道,這個手機同樣對我很重要,你憑什麼把它給扔了?」

「我……對不起……」

女人不再看我,氣沖沖的上了車,她好像一刻也不想多呆,猛踩油門,飛快離去……我望着女人離開的方向,呆立得像個傻子一樣。

我拖着沉重的步伐,在道路上走着,任憑雨水沖刷着我這隻落湯雞,我用雙手拚命撕扯着頭髮,我到底是怎麼了……我怎麼會如此狼狽……

我感到前所未有的失落,我承認自己現在活的像個小丑,獨自扮演着「我很快樂」的喜劇,我想哭,卻又不得不笑,我想抽煙,可所有煙都被雨水浸透……

我感覺整個世界都在把我拋棄,而我卻又心甘情願的跌入深淵!

「楚浩……你他媽是怎麼了啊!」我無力的哀嚎着,直到喉嚨發不出一點聲音,心裏的壓力才勉強得到釋放。

我不知自己走了多久,直到走出了這片黑暗,找到了一處光明,勉強成了我的依靠,我就這麼坐在了路燈下。

長時間的暴雨早已讓我身心俱疲,眼皮越來越重,也許今晚我就該這麼睡去。

忽然,暴雨中傳來了一絲刺耳的鳴笛,粉紅色的奔馳大G從遠處駛來,在我身邊停下,車門關閉的聲音後,一個女人走了下來。

「喂,無賴!」又是那個女人。

我心想這女人冒着這麼大的雨去而復返,多半是帶了人,準備回來向我索要賠償的,不過想要我賠錢是不可能的。

「無賴!」女人衝到了我的身邊,伸手想把我扶起來。

「別……別碰我,你先賠我摩托車錢。」我冷得渾身發抖,雙臂抱在胸前,沒有給她一絲機會。

女人焦急的直跺腳,她有些委屈的對我說:「你……是不是受傷了?要不我載你回去吧。」

我後知後覺的感覺到後背有撕裂般的疼痛,多半是因為酒精和撞擊雙重麻痹所導致的。

女人繞到了後面,也看到了我背部的傷,急道:「快點跟我來!」

接着,她拉着我的手,向她車子急忙忙的跑去。她的手很冰涼,也很細嫩,恍惚中我以為牽的是舒曼的手。

我望着她的背影,本能地拉回了她的手……

路燈下,她被迫轉過了身,這一次我清晰的看到了她的臉,這是一張完美無瑕,卻不屬於舒曼的臉,而她也在驚訝中,將我的手握得更緊了。

「是你?!」我們兩人同時出聲。

我沒想到,上天讓我們再次見了面,並且還安排了一場鬧劇。

沒錯,她便是深夜造訪我家,哭着求我讓她進去的女人。

女人開車帶我來到附近的一家醫院,幫我掛了急症後,我趴在了病床上。

進來的是一位女護士,她戴上手套,準備給我縫針。

女人則坐門外的的長椅上,透過門框,我看到她身上早已濕透,短袖緊緊地貼附着每一寸肌膚,我直勾勾的看着她,越發覺得她美的實在不像話,她冷的渾身發抖,雙臂抱在胸前,似乎想蓋住那片被我血跡侵染的嫣紅。

「嘶……你輕點啊!」我對醫生吼道。

「你一個大男人,打了麻藥還喊疼啊?」醫生怨道。

門外的女人朝裏面看了一眼,眼神中依然帶着埋怨,我知道她還在因為我丟了她手機而生氣,我和她的目光短暫的碰撞在一起,我眼睛躲閃的看向了別處。

我想到一晚上跟她撞了兩次,問她:「喂,尊貴的大G車主,你不覺得我們太有緣分了嗎?一晚上見了兩次面,這也太巧了點吧,巧得我甚至有點懷疑,這是不是你自導自演的鬧劇?」

她沒鳥我。

我繼續不要臉的搭訕:「美女,理我一下嘛,我還不知道你叫啥名呢,我可是差點死在你手裡的,你起碼得讓我知道是誰想要我小命吧?」

女人皺了皺眉頭,繼續保持沉默。

倒是醫生抱怨了一句:「安靜點,別動來動去的了,我給你縫歪了好看嗎?」

醫生幫我縫好了傷口,又打了一隻破傷風,隨後給我臉上抹了一些葯,「這就好了,一個星期後過來拆線,你去把錢交了吧。」

我下意識摸了摸口袋,這才想起來錢包留在了摩托車側兜里,現在肯定被河裡的王八吃了,哪還有錢繳費啊。

  • 上一篇:暫無文章
  • 下一篇:暫無文章